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7章 姜府家酿

青州国学顺利开办的同时,“姜府家酿”正式面世,这是自古以来首批高酒精度蒸溜酒。高度酒搭配天然香科,口感醇厚,回味香浓,很快风行青州各郡,一时间供不应求。商业巨鳄翼州甄家、徐州糜家,品尝“姜府家酿”以后,出于其市场敏锐性,皆派人赶赴临淄,商谈与姜家合作事宜。
姜述停顿一会,道:“并股合作。”
甄姜默思一会,点头道:“小女子并不认同区域专营之法,不知大人还有其他合作方式吗?”
姜述听闻甄姜所言,表面不动声色,暗地里却动了心思,暗想这酿酒之法除了少数心腹,余人皆以为是姜家祖传秘方,甄姜一言道破配方出处,想是已经派人摸过底,若非酿酒配方已被严格控制,恐怕早就落于此女手中。
“此法实为家族祖传,先人不曾放在心上,时间久长也就搁下,小弟翻看家中藏书,无意中得到此方而已,并非小弟所创。”姜述答道。
甄姜异道:“公子产酒,商家售酒,如何会受制于人?”
姜述道:“曾听神人讲述,人体器官功能、位置等,与往常医学略有不符,以此与神医交流,或为神医借鉴。”
甄姜亲手端起茶杯,请姜述品茶,道:“传闻姜家佳酿制作秘法为大人所创,大人除了文才扬名天下,还能思出此等绝妙之法,令小女子佩服不已。”
“大人欲要如何处理?”甄姜又问道。
姜述http://m.hetushu.com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份合约,道:“合约小弟已经拟好,姐姐先看一遍,若无不妥之处,现在就可签约。”
华佗当即应诺。姜述又道:“神医可知在下曾得神授?”
“拍卖。”
沿着红漆实木搭建的宽大木梯拾步而上,姜述游目四顾,酒楼厅壁上挂着各种布画,风格淡雅,书法端正,一看便知出自名家之手。到了三楼迎面先见一个檀木屏风,环首又见十余开放式小包间,皆用屏风相隔,高达八尺余,接近楼顶,屏风上面画着牡丹山水花鸟,笔墨简洁,意境深远,让人赏心悦目。
“未知此酒产量如何?”甄姜并未在此处纠缠,淡然一笑,转了一个话题。
姜述两世为人,见识自非常人,但是面对这位美女,心情却火烧火燎一般,似是浑身血液瞬间点燃,表面虽然平静,内心委实发慌,连忙上前还礼,在艳光四射之下不由感觉有些手忙脚乱,道:“不想甄家来的是如此美貌的女子。”
华佗喜道:“此为好事!”
姜述点头道:“此酒利润空间很大,甄家又十分关心,姐姐亲自出马,自然不会轻易放手。小弟所提条件不算苛刻,料想姐姐不会拒绝。”
“笔墨伺候。”姜述心情特佳,对眼前美女又是莫名的心仪,借着酒意,抑制不住显摆一番的欲望。
小包厢之后是正式包间,最里和_图_书面一个包间南墙、西墙各开一个窗户,明亮透风,又可欣赏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景,显然是甄家特地留下。美女引领姜述到包间坐下,奉上一杯花茶,施了一礼,道:“大人稍坐片刻,小婢去通知家主人。”
“谁说女子不如男?自姐姐接掌甄家,听闻生意越发兴隆,姐姐之才令人敬佩。”姜述心情逐渐平静,言语顿时甜了起来。
“姜家以酿酒配方、生产工艺及生产设备等机密作价入股,并要求万金现款,然后由姜甄两家派人共同打理生意,独立记帐,财务共管,每年按照利润分配,四六分成,姜家只要四成。”
姜述笑道:“姜家本钱太小,只求占得青州市场,外州姜家不会派人经销。”
甄姜看完,将合约放在几案上,道:“莫非大人未卜先知?认定甄家会与大人合作不成?”
姜述喝了一口茶,皱了一下眉头,此时花茶非后世花茶,虽也称为花茶,只是用花瓣等物煮些老茶叶,远远不及后世炒茶。姜述正触起炒茶之事,只见门外进来一行人,美婢当前引领,中间簇拥着一名艳丽少女,应是甄家主事之人。少女身着淡紫大袖对襟丝衫,下着拽地同色长裙,披着淡黄颜色绵帛,在素衣小婢陪同下袅袅走近。
甄姜此次前来,就是来谈购买配方一事,姜述既然不愿放弃青州市场,退而合作也未尝不可,道:“如何合作?”
姜述摇头道:“m.hetushu.com道理确实如此,将来或会受制于人。”
刚至酒楼门口,一名美女带着两名小婢迎上前来,道:“家主人出门相迎不便,让婢子在楼下迎候,请大人见谅。”说完,施礼让姜述先行。
史实上的曹操超级保镖典韦被姜述提前撬来,摇身一变成了姜述的贴身亲卫,卫护左右,形影不离。今天典韦带着十余名护卫,卫护姜述前往和富楼,与甄家代表商谈姜府家酿的合作事宜。
少女云鬓高挽,眉目如画,全身上下透着迷人的风韵,看年纪不过十五六岁,给人淡雅高贵的纯情美感。女子款款行到姜述面前,施了一礼,娇笑道:“小女甄姜见过大人,门前迎候不便,又让大人久候,万分抱歉,请大人勿怪。”
姜述道:“明日我与先生去国学挑选学生,现在合校学生人员不多,不宜挑选太多,以十人为限。下期国学弟子先生可以挑选二十人,先生意下如何?”
姜述笑道:“姑娘真会说话,怪不得甄家生意这般兴隆。”心中却是暗自惊奇,此女落落大方,言谈举止有礼,如此人物在甄家只是下人,甄家实力确实不容小觑。
签约以后,甄姜留下姜述饮宴,春光明媚,和风轻吹,菜式精美,美酒醇香,美人在侧,姜述心情十分愉快。甄姜也格外兴奋,喝了两小杯酒,脸色红扑扑的,忽然转个话题,道:“传言大人自创字体,又能即口成文,今日心情愉悦http://www.hetushu.com,小女子厚颜求墨宝一幅。”
姜家不少子弟从商,管理各地姜家商铺,姜家势力相对集中在青州,商铺也多设在青州诸郡。姜述每季度开课三天,召集从商子弟授课,传授术数计算新法以及经济商业理论。后来姜述诸事颇多,让姜怀业代授术数,择其中成绩优异者代授理论,诸子弟自后皆习珠算,使用阿拉伯数字记账,因为众人皆有实际经验,数年以后皆成为姜家产业的高层管理人才。
“家父数年前过世,家兄又不理世务,小女子只得抛头露面,让大人取笑了。”甄姜笑道。
姜述道:“除非货物全价先付,而且典押额度巨大的违约金。”看甄姜正在认真倾听,姜述接着说:“举个例子,小弟去贵家粮铺定下十万石粮食,定金付三成,贵家粮铺备好全部粮食就需垫钱采购,若是长时间不来提货,是否压了贵家本钱?”
“目前每日最多生产百桶,两月以后能达到五百桶。”姜述也不隐瞒,实话实说。
姜述执笔勾出一幅人形草图,按照脑中记忆,讲述一些现代医学知识。姜述前世不是医科专业,仅知一点皮毛,饶是如此,依然让华佗倍感震惊。听完姜述所言,华佗头脑如同开了一扇天窗,平常不通之处顿时通畅。华佗便听便提问题,与姜述沟通近两个时辰,浑浑噩噩地回去闭门静思。次日清晨,华佗前来求见姜述,行下大礼道:“老夫代天下医者感谢hetushu.com大人大恩。”
华佗道:“路人皆知,自是晓得。”
甄姜闻言便知大意,顿时来了兴趣,道:“如何合作?”
“大人过誉。”甄姜笑道,绝无做作之态,自然美态更是倾国倾城。甄姜等小婢摆上香茶,只留贴身美婢侍候,挥手让余人转身去门外侍候。
甄姜略一停顿,示意美婢续茶,道:“青州一地每日最多销售一百五十桶,两月后就需外地销售。”
“专营权拍卖。小弟欲将此酒按照大汉各州地域,邀请各州有实力的商家,竟价而卖经销权,价高者得。”姜述简单讲解一下他的想法,商家拍得专营权后,成为此区域唯一专营商,按姜府酒价出厂价格购货,然后加价销售,如此实现各地商家加盟合作。
甄姜虽是商业天才,毕竟未接触过类似现代营销手段,但她悟性极高,沉思一会,展颜笑道:“大人若将青州以外专营权全部卖给一家,运作起来岂不是更简单?”
姜述笑道:“合作。”
姜述提出的条件非常合理,甄姜盘算一下,心道不算吃亏,道:“小女子同意大人所言,不知何时签约?”
小婢们拿上笔墨,却没拿来纸张,而是送上布帛。布帛价植与后世不同,即便刘辩平常也没奢侈到拿布帛练字的地步,姜述暗自感叹一声,心道甄家果然豪富,随即让小婢铺好布帛,定神冥思,继而奋笔疾书。
甄姜听到这个新名词,感觉十分新鲜,道:“拍卖?如官奴那样拍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