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38章 竹纸面世

糜竺道:“两万金,五成红利。”
糜竺饱读诗书,见了竹纸质量,再问一下成本,晓得这是天大利事,忙道:“此事糜家决定合作,有何条件尽管说出。”
姜述见糜竺有些气急败坏,不由笑道:“子仲不必上火,其实家酿只是小事一件,在下有一桩大生意,想与贵家合作,不知子仲有无兴趣?”
楷体字格外赏心悦目,甄姜大家闺秀,知书达理,自是晓得其中妙处。姜述心有成竹,一书而就。姜述所写是改编陶渊明的作品,原诗是一首五言诗《饮酒》: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姜述略作修改,“书庐在幽境,而无人马喧。问君何能尔?身静天地宽。采莲轻舟下,悠然见青山。朝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心高不须言。”
竹纸问世,又是一项暴利产业,竹纸原料丰富,生产工艺虽然复杂,但是成本比蔡候纸降低数倍,而且纸的质量已经接近现代纸。蔡候纸质量类似现代糙纸,竹纸质量接近现代书写纸,竹纸成本不到蔡候纸百分之二十,倘若行销天下,这是何等暴利的产业?
青年人正是徐州糜家嫡长子糜竺,字子仲,此人在史上也是大大有名。刘备在徐州与曹操争战,糜竺破家相助,其妹糜贞后来嫁给刘备为夫人,赵和_图_书云大战长坂坡勇救阿斗,那位跳井自尽的夫人就是糜贞。
糜竺皱眉道:“二分?”
竹纸这类暴利项目,谈到三七分成都有希望,但是姜述知道未来乱世中,最缺的不是金钱而是人才。糜竺身为糜家嫡长子,进入姜述阵营以后,糜家也会随即跟上,不会再去资助未来的竞争对手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糜家在东海有一家实力雄厚的造船厂和庞大的船队,在姜述未来布局中作用至关重要。
穿越客愿意将酒当成盈取暴利的手段之一,是因工艺简单易于操作,将普通白酒进行蒸溜过滤即可,加工设备是蒸溜器,让工匠用不同材料试制出成品,多试验几次,改进数次便能固定下设备图纸。生产材料随处可见,设备成本又低,又能卖出高价从而牟取暴利,高度酒就成为首选盈利手段。
糜竺方才光想着家酿之事,并没有心思留意四周,顺着姜述手指看去,发觉案上竹纸与众不同,拿到手中仔细观看,抬头问道:“此纸成本如何?”
糜竺大喜,拱手为礼,道:“大人真神人也,文名扬于天下,奇思妙想也是我等拍马难及。糜家占了如此大便宜,还有何条件尽管提出。”说到这里,糜竺神色忐忑,心想姜家让出如此暴利,肯定还有苛刻条件。
糜竺年纪尚轻,不是很沉稳,急忙问道:“甄家给出什么条件?”
姜述伸出二个手指m.hetushu.com晃了晃,调皮地笑笑,道:“你猜。”
姜述闻言不由心头狂喜,将姜丁和老者带入书房,挥手让左右下去。老者从怀里掏出几张淡黄色的纸片,姜述拿来铺在案上,试着写了数字,纸张颜色发黄,纸质略显粗糙,厚薄也不匀称,但比起又贵又不好用的蔡候纸却好了很多。
姜述笑道:“子仲诚意令我感动,可知竹纸成本低蔡候纸多少?”
这老者名叫黄光,是姜述重金聘请的著名造纸匠。姜述欣喜之余,询问选纸环节详细情况,沉思一会,让黄光试验用石灰漂白纸张,改造一下工艺细节,进一步提升竹纸质量。
糜竺不用猜也已明白,这次合作糜家占了天大便宜,笑道:“大人莫逗了,糜家这次肯定得益不少。”
糜竺沮丧之色顿减,问道:“何事?”
姜述摇摇手。
姜述拿出配酒配方与工艺与甄家合作,既可以一次性回笼全部投资,又利用了甄家发达的商业网络,甄家商业与姜家不可同日而语,商铺遍布大汉诸州,商队还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,最远能沿丝绸之路抵达现在的东欧地区。姜述认为,姜家不是不能做酒的生意,而是达不到想象中的暴利,结合甄家的销售网络和销售手段,会将家酿售量和利润提升到极至。这就是所谓的强强联合理论。姜述选择甄家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甄家发达的商业网络一经改造,便会成为庞hetushu.com大的情报系统,在未来乱世中将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。再说,大汉不久以后将会爆发黄巾之乱,大片富庶地区将沦为无人区,富豪数量下降,高档酒市场将会大幅缩水。到时粮食紧张也会让朝廷颁布禁酒令,考虑这些不利因素,不如将这块看来无比诱人的蛋糕转让出去,利润或会减少,但是风险却已降为零,管理上也会轻松不少。
原作表达了陶渊明厌倦官场腐败,决心归隐田园,超脱世俗的追求的思想感情。前四句为一层,写诗人摆脱世俗烦恼后的感受。后六句为一层,写南山的美好晚景和诗人从中获得的无限乐趣。表现了诗人热爱田园生活的真情和高洁人格。
黄光新来之时,以为姜述十岁少年,如何懂得造纸?对姜述所言工序改进并不信服。姜述何等手段?哄骗恐吓之下,黄光只得遵照姜述所言执行,今天试制出产品,效果之佳让黄光傻了半天,此时早没了倚老卖老的想法,认真倾听姜述所言,不懂之处主动提问,费了半个时辰时间,黄光这才弄清姜述意图,告辞回去。
姜述摇摇头,笑道:“为时已晚,午时已经签约。”
姜述道:“姜家提供秘法,两家按五五分成。”
姜述神色肃然,正色道:“最多等我三年,三年内必为子仲兄求得朝廷任命。”
姜述兴奋之余,招呼姜信进屋,吩咐道:“速将糜公子请到书房。”
姜述故和-图-书意拉长语调,道:“低于蔡候纸。”
姜述也不隐瞒,道:“一万金,四成红利。”
道理上讲确实十分简单,但是实际操作之时,却绝非如此简单,每项材料的选择、落后工艺的制约、工匠的局限性等,皆加大了生产优质高度酒的难度。姜述从头到尾安排专人花费数百金方将设备研究出来,而且生产成本并非想像中的那般低,特酿基本成本是普通酒的二十倍,成本决定了市场销路不会很大。
汉代修行的是四字诗,五字诗已经出现,但是佳作不多,姜述修改的这首五字诗,文词虽不秀丽,但读起来朗朗上口,内涵也简单易懂,很快就会成为名篇。
糜竺道:“二成?”
姜述目前的战略规划是自保,乱世之中自保的最佳手段是割据一方。而要割据一方,除了文韬武略之才,还需要精通财政管理的理财人才。姜述手上缺少人才,贾诩长于出谋划策,糜竺正是姜述内定的财政管理人员。
“条件只有一个。”姜述说到这里,言语一顿,接着说道:“若在下得授高官,希望子仲将家中产业交予他人打理,前来助在下一臂之力。”
姜述指着案上竹纸,道:“造纸。”
糜竺思索一会,点头道:“可。”
汉朝商人身份很低,糜竺饱读诗书,早有出仕打算,听完姜述所言,立即松了口气,笑道:“为兄本有出仕打算,此事不应当作条件,反是帮助为兄完成心愿。和-图-书
不一会,一位青年文士跟随姜信来到书房,年纪不到二十,身材修长,面如冠玉。姜述起身迎其坐下,卞玉儿奉上香茶,与姜信等人退到屋外。姜述道:“家酿一事已经选择与甄家合作,请子仲兄见谅。”
姜述正色道:“现在还是试制阶段,生产成本约为蔡候纸五成,生产工艺稳定以后,保证生产成本不会超过两成。”
姜述当初默写这首诗以后,认为诗意并不适合自己,便改了几个字,意境便截然不同,成了苦读学子的抒情之作,远离世俗交往,一心读书上进,甘与青山鸟木为伴,以期未来大展鸿图,十分贴切姜述的现状。
糜竺一怔,问道:“多少?”
姜述笑道:“差得越大了。”
从和富楼出来,姜述回到府上,见姜丁带着一名老者在书房外面等候。姜丁见到姜述回府,便迫不及待地嚷道:“家主,事成了,事成了!”
糜竺此次专程赶来,便是为了家酿一事,见事情难以挽回,不由有些气闷,不过主动权握在姜述手中,却是无可奈何。
历史上刘备的铁杆部下关羽、张飞,已经让姜述费尽手段网罗过来;外交活动家孙乾现在跟随郑玄左可,协助打理国学事务,若无意外也逃不出姜述掌控;财政大员糜竺再被姜述提前撬走,姜述想像不出刘备是否还能有所作为,失去了关羽、张飞、孙乾、糜竺的帮助,刘备能平安度过黄巾之乱吗?还能在汉末崭露头角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