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40章 书童孙仁

原来,颍川学院底蕴深厚,分为大、中、小班,各班又按人数分为甲乙丙丁诸班,郭嘉、陈群皆在大丙班。荀彧虽与郭嘉、陈群交好,但此时已非学院学子,已经结业,现在学院担任助教。
“我不回去,整天闷在家里,都快憋死了,这次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怎能现在回去?”蛮横的语气说明这位小姐在家中十分娇惯。
黄盖刚才攀谈,听闻是青州姜家人,晓得是大族人家,也被这个小祖宗烦怕了,随口答道:“只要小公子同意就行。”
老者道:“可入中班,读史有何心得?”
姜述心想如郭嘉、荀彧之流,必然都在大班,当下言道:“若要学业长进快些,名师是一方面,还须有益友相辅,传言书院如荀彧、郭嘉、陈群等皆有名在外,虽是学子,但其才不下乃师,小子若能有缘与此等人才接触,必然会受益匪浅。”
姜述道:“有史为鉴,可以知过失。”
姜述施礼毕,道:“小子自小深慕颍川学院名声,此次赖郑先生推荐,有缘来此,请先生收留。”
姜述道:“正是族兄。”
少女说道:“不如我扮成你的侍女,一道进去可好?”
此少女不是别人,正是孙坚幼女孙仁,又名尚香,孙家男丁甚多,嫡出只有这一个女娃,从小被惯得不成人样,一向天不怕地不怕,此次黄盖来荀家送一封书信,她听说后偷偷在路上等hetushu.com候,黄盖硬是送不回去,只得派一名从人回去报信,带着她一同赶来颍川。不料这位小祖宗玩疯了,黄盖百般央求,只是不走,黄盖差点让她逼疯,但又无可奈何。
黄盖见孙仁与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搭话,倍觉清静,也没理会他们谈些什么,见典韦身材魁伟,是一条好汉,上前攀谈起来。不过此行姜述隐瞒身份,典韦只说是青州姜家人,至于姜述的身份,也统一说是姜家族人姜艺。
姜述答道:“兄之才乃天生,小子自不能相比。然兄曾言,天才常有,但若不苦读,天才便变为庸才。即使天份不佳,若是努力上进,亦可以后天成才。小子非天才,因此须努力上进,又得族兄指点,近年学业长进不少。但是欲是如此,越觉得学海无涯,自己所学渺茫得很,故而来此处求学。”
沿湖边拐过弯去,眼前一道大门横亘面前,门口有人守着。姜述上前说明一下,递上郑玄写的荐书,一行人在外等候。不一会工夫,终于被允许进入,一行人过了一道青石拱桥,正式进入学院内,一旁有人拦下车驾,告知随从人员不得前行,学子只能带一名书童入院。典韦、黄盖等只得停下车驾,望着姜述带着孙仁步行进去。典韦在外面临时租个院子,权当歇脚之处,邀请黄盖一起安顿好车马静候。
“这可如何是http://www.hetushu.com好?家主让我来荀家办些事务,如今事务已妥,不可能停留太长时间。”粗声粗气的声音又说道。
后面一位短须猛汉在后面追着,一边喊道:“慢点,别摔着。”
“你家大人同意吗?”姜述又问。
少女见姜述方才大笑,本来已是怒上心头,到了爆发的边缘,听姜述这么一说,知道方才不经意间露了破绽,神态立时恢复常态,连忙改口道:“扮成你的书童如何?”
“黄叔叔,看您急成这样……”微停一下,这位小姐又说道:“这样吧,我听说颍川书院天下闻名,不若你想法让我混进去呆上几天,我们再回去成不成?”
“那怎么成?颍川学院天下闻名,从不收女弟子,这事万万不成。”那粗声粗气的声音想必就是黄叔,此时越说越急。
姜述不由恍然大悟,心道原来是那位主儿,怪不得如此刁蛮,黄叔应是孙坚四大家将之一的黄盖。姜述转了一个念头,道:“带你去也不是不可,可是你会干活吗?”
孙仁达成心愿,自是欢天喜地,与姜述约好时间,先行回房准备去了。孙仁年纪还小,姜述又没有诱骗幼女的想法,心中只是为了名人效应,旅途忧闷,正好有了一个开心果。
听到这里,姜述知道犯了偷听机密之嫌,急忙向旁边岔道走去,还没走出几步,只见南边路上蹦蹦跳跳出来一位m.hetushu.com少年,年约十来岁,眉目清秀,眼睛灵动,细看一下却是女孩,不用猜便知道此人就是方才那位刁蛮小姐。
老者见姜述少年老成,印象颇佳,道:“读过何书?”
黄盖听到小姐呼喊,道:“同意什么?”
姜述笑道:“去颍川书院读书需要人推荐,我好不容易拿到荐书,怎能带着你一起进去?”
这女扮男装的少年跑了几步,见前面不远处有位年纪相仿的少年,便停下脚步仔细观察。她见姜述扭头看了一眼,继而往前慢慢走去,不由生出一种被无视的感觉,两道淡淡的眉毛慢慢竖起,俊俏的鼻子也皱了起来,喝道:“哎,那个少年,叫你呢!”
“怎么会不同意?黄叔,你同意吗?”孙仁向不远处的黄盖喊道。
次日一早天色尚黑,姜述起身练了套剑法。天色刚亮,护卫们起来准备,大家草草吃些茶点,准备动身出城。姜述一行刚到门外,忽听后面有人喊道:“姜家哥哥,不是说好一起走吗?”
少女眼珠子转了几圈,忽然上前拉住姜述的胳膊,道:“这位小哥哥,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。”
于是两拨人合成一拨,可巧城门刚开,齐往城外学院驰去。驶出阳翟城门,眼前一片开阔,远远看去,晴天碧树,洋洋大观,晨风微拂,一汪碧湖如美玉嵌于远处。
少女嘴角翘了起来,讥诮道:“想不到是位小书呆子,你是颍www•hetushu•com川学院的弟子吗?”
姜述笑道:“今天还不是,明天说不定就是了。”
老者闻言挺直腰杆,正色道:“闻汝兄天资聪慧,少年老成,汝如何视之?”
姜述道:“你是何人?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
孙仁想去颍川学院,开始只是觉得好玩,学院大大有名,进去大闹一番,定然妙不可言。待看到姜述年纪与自己相若,谈吐彬彬有礼,又认为去学院学习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听到姜述这般问她,不由答道:“会干,不就是磨墨铺纸吗?”
荀爽捻须沉吟半晌,道:“所言有理,如此,老夫使人送你去大班。既然想与郭嘉、陈群等人结识,就分你去大丙班。”
“会,会,当然会了。”孙仁忙不迭地回答。
少女道:“我是长沙孙仁……仁义的仁。”
“小姐,明日还是启行吧,时间拖得久了,家主定会生气。”一个粗心粗气的声音焦急地说道。
精舍内简单整洁,外屋竹简整整齐齐,里面案几处坐着一位长相清俊的儒衫老者,此人便是荀家八子之一的荀爽,官至三公,致仕后便接手主持学院事务,见两位少年进来,招呼两人近前坐下。
姜述道:“经书已读完,还读过些史书。”
姜述何等样人?一猜便知她的问意,道:“我只是一个学生,又能帮你什么忙?”
下人引领姜述在宿舍放好行李,又来到后数第三排教舍,此时还未授课,学子们安http://www.hetushu.com静有序地坐在蒲团上,等待老师前来。下人引领姜述从后门进来,寻找一处让两人坐下,瞧了孙仁一眼,要开口说话,又咽了回去,施礼后退了下去,去寻授课老师交代去了。
老者微笑道:“孺子可教也。听汝之识见,可入大班。不过大班之人,没有如你这般年少者,这……”
少女道:“你明天去颍川学院,能不能带我一起去?”
姜述不由大笑不已,见少女变了脸色,不敢再逗她,道:“你明明是位少年,又如何扮成侍女?”
孙仁人小鬼大,抓小放大,道:“我要与这位小公子,一同去颍川学院见识一下,你同意吗?”
“黄叔,知道你最疼我了,你知道我的脾气,若我偷着跑了,看你如何回去交待?”看来这小姐确实不好对付,一个劲地胡搅蛮缠。
姜述听她喊了几句,慢慢转过身来,道:“这位姑……公子好,也出来透气吗?暑气刚消,夜风清凉,树下漫步,真是一件乐事。”
老者异道:“青州姜述识否?”
“好,好,我想法送你进学院,不过只能待三天时间,时间长了可不行。”黄叔最终还是妥协下来。
姜述有心逗她,道:“打扫房屋、浆洗衣物,还有许多杂活,可会吗?”
行不多时,带路人走到一所精舍前面,让姜述两人在外稍候,自入内禀报去了。姜述整理衣衫,扶正方巾,向孙仁叮嘱数句,此时带路人来请,姜述两人随其入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