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44章 剿杀山贼

姜述沉吟片刻,道:“路遇不平之事,合应拔刀相助。”命令众人停止前行,让荀彧、陈郡两人引领护卫保护车马,命姜乙聚齐家丁,排好阵列,一齐上前。
“撤!”尹观见势不妙,呼喝一声,撒丫子要跑。
尹观在高处看着战局,一见死了十余兄弟,顿时急了,呼喝一声,围杀那群人的山贼跳出战圈,愈要合力夹击典韦这十余骑。
魏延心怀大志,自是不甘心碌碌无为,闻言大喜,道:“蒙公子看重,敢不效命。不过此次奉命护送夫人至京,应校尉重伤,不得不率众前去,待在下完成使命,必归公子调遣。”
山贼向前跑了百余米,大喊道:“泰山尹观首领在此,无关人众暂避,两不相犯。”
姜述道:“举手之劳,安敢望报?在下青州姜述。”
转过山包,姜述驻马高处,只见下面山道宽阔处,百余山贼围着一群人厮杀激烈。那群人虽然只有十余人,却似皆是行伍出身,围绕马车,排成两个玄襄散阵,两阵皆有一人为阵眼,骁勇异常,山贼虽众,却一时杀不进去。
护卫道:“近百人。”
众人合成一行,姜述见黄家伤者甚众,让出马车,骑马而行。到了济南城门口,魏延与众人分手,派人报官,自引领余人进城安置,姜述一行绕城而过,直赴临淄。
姜述安排好青州诸事,与郭嘉、典韦、史阿等和_图_书人赶赴洛阳,在济南与魏延等会合。此时何风铃已经恢复,闻听救命恩人到了,连忙出来拜谢。
“原来是青州神童姜大人,在下失敬。”魏延惊呼一声,重又施礼道。
典韦杀得性起,不知挑落几人,终于眼前一亮,已将山贼凿穿。
一行人到了青州,众人安置完毕,姜述引领荀彧三人去见郑玄。荀彧、陈群有君子之风,颇得郑玄喜爱。独有郭嘉性情洒脱,不为郑玄所喜,不免闷闷不乐。姜述见状,私谓郭嘉道:“奉孝处事与我性情仿佛,郑先生性情稳重,因此性情不合。若在国学不如意,不如随我左右,遇事我也有人商议。”
典韦杀得性起,见尹观欲逃,从腰间取出小戟,大喝一声:“中!”奋力掷去,只见小戟飞速奔向尹观,大家尚未来得及反应,只见正在奔跑的尹观惨叫一声,被小戟击中后背,戟尖从前心露出,已是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观战的姜述差一点吐了,但这是非常时期,他的身体晃了几下,强行忍住。
郭嘉在国学处处觉得不顺,正是心情烦闷之时,闻言亦无异议,当下向郑玄辞了学职,每日随在姜述左右,却是自由自在,相处极为融洽。
典韦看似莽撞,近期跟着学习兵科,已经开了眼,见状招呼一声,转了个半圆,扭转马头,又杀了回来。山贼的www•hetushu•com本性显示出来,人心摇动,有的便想往后退。场面顿时乱将起来,山贼有的往前冲,有的往后退,有的被吓怕了胆子。典韦一个冲锋,顺利又凿穿了,顺便又杀了十余贼人。
姜述问道:“山贼多少人马?”
姜述又问:“所截何人?”
前番姜述派人去请魏延,当初魏家已经破落,魏延已离开义阳,遍寻不到,不想此次无意间遇上,姜述自是不容错过,道:“江湖之中曾闻文长武勇,前些时日曾派人去义阳相请,怎奈无缘得见,今日既然相遇,若文长不弃,请至临淄如何?”
护卫道:“隔得较远,看不清楚,看其车马仆从,应是大户人家。”
尹观一死,剩下的山贼更是四散而逃,典韦带人又追杀了七八人,见余人皆奔入山林,方才退了回来。
典韦之勇自非山贼可挡,短戟左右开弓,挥下去顺势一拉,一名山贼从颈脖处被削断,人头飞得远远的,人往前冲了两步,鲜血才从断处喷出。
百余山贼,前面已死了十余人,典韦率众两个来回,山贼又死了二十余。
姜乙一声呼喝,姜家诸人停下马,两帮人马峙立,气氛十分紧张。姜乙言道:“尹观为泰山贼二头领,武艺还算说得过去。”
姜述道:“文长莫要为难,在下此次返家,安置诸事,数日内也需到京城,不若你等至济南城m.hetushu.com休养几日,到时与我等同行,路上相互有个照应。”
方才受困众人这才长松一口气,先行救治伤者,一时间忙忙碌碌。一位枣红脸庞的高大汉子走近前来,对姜述施礼道:“义阳人魏延,谢过公子出手相助。夫人惊吓过度,校尉也受重伤,不能亲来拜谢,望公子恕罪。”
姜家为兵家大族,家丁皆习练兵阵,姜乙呼喝几句,只见家丁披上兵甲,二人一排,次第前进,虽然只有十余人,却有军阵气势。典韦、史阿两人护着姜述排在最后,指挥众人上前。
此战虽是小战,但是如此干脆利落的取胜却是不易。姜述让姜乙去通知后面众人上前汇合,让典韦率众就地歇息。
魏延出身大户门弟,自小文武双修,本来前途一片光明,其母出身义阳安氏,安氏遭人陷害,被诬以谋反,魏家因此受到牵连,逐渐败落。魏延流落江湖,无人敢用,不得已投靠琅琊太守黄玄。黄玄乃皇亲,其妻何风铃为何皇后之姐,见魏延甚勇,收留做了一名伍长。此次派手下校尉应服并魏延等人护送何风铃至洛阳探亲,所带财物甚多,想是露了风被山贼盯上。所幸应服为精细之人,担心路途遥远,护送之人除了十余亲兵,所选家丁皆是老卒出身,虽未着甲,但是战力不俗,这才勉强抵挡住。等到解围之时,应服受了重伤,护卫死伤一半有余http://www.hetushu.com,何风铃惊吓过度不能理事。众人群龙无首,因魏延武力最高,因此出面答谢。
山贼注意到有人杀来,分兵来迎,其人马调动,却也颇合章法。贼首三十余岁,身材魁伟,阔脸短须,手执一把鬼头刀,算是有些英气。见大路上有十余骑驰上前来,贼首派一位山贼前去喊话。
姜述在默默计算对方战力,只见家丁们额头上流着汗水,长途跋涉而来,消耗了部分体力。但是对方亦是缠斗良久,已经算是疲军,若是不考虑贼人有外援,此战必胜。但他绝不能忽视山贼援军,这是胜负的关键。
魏延道:“正是在下。敢问公子大名,廷日后必报。”
泰山贼并非寻常盗伙,贼首尹礼更非简单人物,自小父母皆亡,与弟弟尹观相依为命,好不容易长大成人。后来为生活所迫,兄弟两人入伙泰山,尹氏兄弟皆身材魁伟,力大无穷,又凶狠成性,很快在泰山贼中闯出名声。老首领后来得病故去,众贼共推尹礼为首领,尹观为二首领。尹礼自此当了首领,做了几单大买卖,山上钱粮丰足。又绑了数个书生,教导兄弟两人学文识字,尹观被尹礼逼迫无奈,认得数百字,年余也能读书。尹礼十分刻苦,数年以后竟能作文,又从仓库赃物中翻出数本兵书,按照兵书操练山贼,战斗力提升不少,即便对上大股县兵也不吃亏,为泰山贼闯下好大和图书名声。
十分老竦的安排,虽然姜述目前所学,还是纸上谈兵,但是山贼又懂得什么兵阵?姜家家丁战斗力强悍,至少与山贼相比是如此,这些姜家精英武术娴熟,很快与山贼接战,两方绞战在一起。
另外,他在寻找山贼的破绽,盘算如何以最低损失战胜山贼的办法,他的脑里快速转动,最后下了决断,道:“以典韦为锥首,锥形阵破阵,击穿过去,然后回马,再行击穿。”
魏延大喜,道:“敢不从命。”
姜乙呼喝几声,姜家家丁立即摆成锥形阵,典韦策马过去,担任突将。人马虽少,但是这番变化却是令行禁止,继而典韦呼喝一声,众人策马加速,开始往前冲击。
姜述看着下面战场,他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,但不能说他害怕这种场面。他不会相信山贼的话,若是这些山贼击败了那群人,又来攻击己方怎么办?与前面这群人合力,击败山贼才是正理。何况他是官身,见死不救,朝廷法度不容。
典韦带头,如狼似虎般冲入山贼之中,一下将山贼切断。典韦在前面,两柄短戟连续挑翻数名山贼,山贼已经心寒,被健马撞翻的山贼受伤后凄惨的叫声,更是扰乱了山贼的战心,挡在前面的山贼开始避让,山贼开始纷乱。
姜述闻言一怔,想不到随手救人,便是后世大大有名的人物,道:“无妨,路遇不平,自当拔刀相助。敢问可是文长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