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49章 刘辩遇刺

后院围堵的士兵已经破开后门,鼓噪着从后边包抄掩杀过来。门外惨叫声连连,虚掩的大厅后门轰然洞开,拦截的几位黑衣人被无数劲箭射中,劲箭的余力将他们的躯体轰进厅中,这就是汉代箭阵之威。
皇宫大内,张让正焦急不安地在大殿门前走动,外面刚刚传来信息,大皇子刘辩遇刺,情形不明。而此时灵帝尚未起身,张让再急也不敢贸然打扰。
赵忠问道:“我等当如何行事?”
冯尚狠狠说道:“火速派人确认刺客身份,竟敢行刺大皇子,以谋反罪论,参与之人皆族灭之。”
黄忠奉召进殿,道:“臣南宫卫士令黄忠叩见陛下。”
众宦官闻言心中有了底,正在此时,只见一队卫士护着何后、刘辩过来,行到殿外,卫士令黄忠率领部下在外围警戒,十余位内侍宫女簇拥着何后、刘辩行近,张让等连忙行礼,道:“参见娘娘、殿下。”
屋内的格斗声很快沉寂下来,一位校尉从屋内出来,道:“大人,再无一个活口。”
前厅门外苦苦支撑的黑衣人已经倒下半数,剩余之人个个身上带伤,却在奋力挥舞着手中的兵刃抵挡,很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张让急问:“受伤否?”
刘辩并无惧怕之色,淡然道:“不曾。”
“投降者免死。”冯尚m.hetushu•com的声音显得非常阴森。
刘辩道:“今晨去姜述府上宣旨完毕,回宫途中遭人加害,当时儿臣在马车内,卫士令不让儿臣出来,因此不知现场详情。路上儿臣问过卫士令,刺杀者上百人之众,还动用了十余架强驽。”
灵帝放下心来,道:“将情况细述一遍。”
何后拉着刘辩随张让进殿。灵帝刚刚起身,宫女正在为他梳理头发,见何后、刘辩进来,灵帝挥手让宫女先下去,将披散着的头发随意绾了一下,让刘辩过来,仔细打量一番,道:“辩儿可曾受伤?”
刺杀皇子本来安排得天衣无缝,派出许多精锐,又有十余架强驽,谁知最后却是这个结局。董重自知难以交待,但是此事到了这种程度,又岂是自己所能抗下的?详情现在还未打探出来,若是留下活口,这罪责也只有自己承担了。
灵帝听完黄忠所述,想像当时场面之凶险,心中不由大怒,道:“爱卿有功,赏千金。伤亡卫士抚恤加倍,有功者以军功赏。爱卿暂且下去。”
冯尚指挥弓箭手又射了两轮弓箭,门外的黑衣人全部倒下。一队兵丁往屋内冲击,但是里面的黑衣人很是棘手,只听惨呼数声,屋内安静下来,想是这队兵丁已经全部殉职。
和_图_书疤面人死后,南宫卫士士气大振,开始控制住局面,见远处有兵丁前来接应,黄忠一声令下,盾兵放开铁盾,拔出腰刀加入战团。巡街的执金吾将领统兵迅速赶上前来,封住周围路口,将行刺者渐次逼入左边一个胡同内。
室内黑衣人此时只剩下十余人,与进屋的兵丁对恃,一位黑衣人突然弃械,冲近兵丁道:“我等受上司蒙蔽,绝无谋反之意。”
赵忠和声悦色道:“老奴传旨各官,无诏不得进宫。”
卫士令黄忠指挥之余,仍然在仔细观察周围,潜意识里忽然感觉到杀机,开始四顾寻找危机的来源。待发现疤面人时,对方利箭已疾如闪电,直奔黄忠喉咙而来。黄忠并未惊慌,而是冷笑一声,手中长刀一拨,已将来箭拨到一侧。
执金吾冯尚为何进心腹,明白这群黑衣人来历不简单,但是战到现在,也不得不佩服这群人战斗力非常强悍,已经落到如此绝境,竟然还在以命博命。
何后服侍灵帝穿戴好衣物,灵帝拉着刘辩的手,转到前厅坐下,道:“皇儿不必担心,父皇定会查明此事。”
“传卫士令晋见。”灵帝此时显出枭雄本色,冷静地说道。
何后指着张让,恶恨恨地说道:“进去通报,说本后求见。”
“准备车驾,进宫求见太后www•hetushu•com。”董重长叹一声,吩咐下人道。
董重心中咯噔一下,心知大事不好,又问道:“听闻大殿下遇刺,受伤否?”
一会儿工夫,张让匆匆出来,道:“娘娘,陛下有请。”
董重问道:“侯爷出宫何为?”
张让道:“诺。”继而进殿去了。
冯尚声音很大,显然屋内的黑衣人听到了,屋内突然传来互殴的声音和喝骂声,冯尚知道此时黑衣人士气全无,战心已乱,喝令兵丁全力出击。
灵帝道:“爱卿平身,将过程细述一遍。”
这轻蔑的一笑,让疤面人感觉有些不妙,只见卫士令挥刀、拨箭、取弓、发射一气呵成,疤面人待要退避之时,已是不及,只能奋力将刀劈向来箭,其刀法出众,从斜里将箭杆劈断,来箭力道很足,震得疤面人手臂发麻,疤面人出了一身冷汗,正在暗自庆幸之时,又一支箭飞驰而来,不待他反应过来,已经直插他的喉咙,“一弓……双……”未等他吐出后面的“箭”字,生命力已经流失,他的躯体倒在屋面上,再也一动不动。
张让道:“以目前情况来看,是那边出手了。”
张让道:“一击不成,必会遗祸无穷,看来这次大殿下因祸得福了。”
周围巡街的兵丁、衙役次第赶来,数量越聚越多。执金吾命令部下将院和-图-书落包围,兵丁开始砸门撞门,力道逐渐增大,院门承受不住连续踹踢,终于“哐当”一声倒在尘埃里,士兵们举着盾牌便往里冲,纷纷抢占有利位置,将院中一干黑衣人呈半圆形围困起来。
大汉承平多年,皇子遇刺这般大事很快就传扬开来。车骑将军董重此时神色不安,在室内踱来踱去。大皇子平安的消息传来,说明他的计划已经宣告失败。
灵帝又传张让、赵忠等人进殿,依序下令道:“传召,京城戒严。宫中上下人等无诏不得乱行,皆于室内候命。摆驾大成殿,召执金吾冯尚即刻见驾。传大将军、卫尉、太尉、司隶校尉进宫候旨。文武各官非轮值者,皆在府不得外出,非诏不得入宫。”
“强驽?”灵帝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强驽管制极严,一般将领绝对无法将其带出军营,看来必有高级将领参与此事。
小内侍喏了一声,匆匆跑了出去。
兵丁们发一声喊,列成小阵举刀往前冲击,刀剑碰击之声大作,眨眼间与黑衣人交上了手。其中一个黑衣人为首,带着众人缓缓退往正房,其余黑衣人在房门处排起圆形阵,组成密集防御阵型抵挡。可是谁都知道就算是这些人武艺再高,也难以抵挡住数千士兵的轮番进攻。盏茶工夫,兵丁倒下七八个,黑衣人也倒下十余个。
和*图*书让道:“再探。”
剩余诸位宦官知道此时是非常时期,皆不敢吭声,小心站在旁边伺候。
这群黑衣人显然训练有素,为首一人见势不妙,喝道:“先进院落。”当先冲向方才埋伏的院子。黄忠见北军赶到,先走近王驾请示一下,继而下令,不管黑衣人,统领卫士护着王驾先行回宫。
冯尚指着身边三名属官,道:“你等三人分别录下此三人口供,派心腹严加防护,若有差错,唯你等是问。”
这种阴森的声音却给了室内黑衣人生的希望,又有两人弃械走了出来。剩下的黑衣人似乎铁了心,冯尚又等了片刻,喝道:“不弃械者格杀勿论。”
小内侍道:“殿下未下马车,卫士令黄忠已护着去慈安殿了。”
又吩咐几位校尉道:“速去通知太尉、卫尉、司隶校尉前来,共同审理此案。”
执金吾冯尚亲自出马,步入院落,冷声喝道:“全部拿下,反抗者杀无赦。”
一个小内侍匆匆跑了过来,对张让道:“殿下已经进宫。”
皇宫南门,车骑将军董重正好碰上出宫传旨的赵忠。董重身为皇亲,赵忠不敢怠慢,上前见礼道:“见过将军。”
赵忠等此时亦得到消息,匆匆过来,见到张让,小声打探消息。张让挥了一下手,无关诸人散往远处,只留下张让、赵忠等几个为首的大宦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