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50章 族灭董家

董重道:“讲。”
董浑道:“车骑将军府内有护卫八百,辖下两标人马驻于城内,城外尚有辖下兵马五千余众。矫太后诏,召集兵马冲入宫中,或可拼出一条活路。”
董重顿时如同入了冰窖一般,寒意凉到了心底,知晓大祸临头,命人火速将心腹亲朋召集起来,道:“事急,刺杀之事已败,根据探来的消息,被生擒二十余人,为首者亦被擒拿。董家大祸将至,诸位各自逃生去吧。”
何进入殿,急道:“董重造反,统兵将至皇宫南门。”
董重也是一员勇将,见状策马来迎。不料黄忠名声不显,武艺却高,一个来回,就将董重生擒。董重被擒,亲信见大势已去,皆弃械拜伏于地。
姜述道:“若无意外,殿下即位已无异议。如今何家权势已是天下第一,又有扶助之功,殿下登基之后,何家权势欲大。主弱臣强,乃为祸之道。历来帝王御下之道,不外平衡两字。臣以为殿下年纪渐长,若能独立开府,则能培育自己势力。等到登基之时,羽翼已丰,对何家依赖则低。如此一来,殿下可以顺利掌控天下,而何家亦得长久富贵。目前殿下身边亲卫,有数人能力尚可,可以借机安插军中,以为殿下爪牙。”
董重知道已是入不得宫,无法探明详情,心中无奈,只得回和*图*书府。回府不久,有心腹来报,道:“从旁观者处得来消息,被生擒者二十余,称为首之人曾声称,皆上峰所令,有机密大事请求面圣。”
姜述又道:“若是陛下身后,何家尽掌天下兵马,殿下心安否?”
张兰所领北军皆军中精锐,人马众多,两标将领虽是董重部将,但见势力相差悬殊,自然不会上前拼命,沉默片刻,几乎同时下令,统领兵马去擒拿董浑。董浑身边只有十余名亲随,怎能抵挡得住?旋即被擒。
何进出门调兵,灵帝稍起疑心,以为何进与董重不和而欲陷害之,若是扳倒董重,京城军权大半就归到何进手中。正在狐疑之时,忽闻南宫卫士丞王前来报,道:“车骑将军统兵攻击皇宫南门,声称奉太后诏书,以清君侧,卫士令黄忠正统兵守御。”
姜述道:“何家掌握大权,皆陛下宠幸所致。若京城兵权尽归大将军,陛下心安否?”
对于何家来讲,这无疑是一场空前大捷,事后论功行赏,姜述当推为首功。何后召姜述入宫答谢,候姜述进殿,何后屏退左右,道:“此次除去董家,大快孤心,述儿当居首功。”
姜述道:“可使大将军面奏陛下,言车骑将军辖下兵马甚多,应尽快封车骑将军,以安抚部下。陛下定会征求大将军意见和-图-书,大将军言:‘天下兵马皆属天家,此重要职位臣下安能建言?只须陛下一言而决,谁敢不从?’陛下以为大将军没有私心,自此何家地位必固。”
何后沉思片刻,道:“述儿有何想法?”
姜述道:“左右数人随臣日久,欲为其求尉官。”
姜述道:“此事万万不可。”
姜述道:“据报,董重之弟董浑已持军令,入车骑将军辖下城内军营,又派心腹传令城外驻军入城,此时召集车骑将军府护卫,要攻打皇宫。”
董浑统领两标兵马,出得军营,忽见前方有兵马挡道。统兵大将张兰策马上前,呼道:“奉天子诏,车骑将军董重谋反,你等按兵不动者,可保无虞。捉拿附逆者,以军功论。”
董重见太后驾临,心知不妙,但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已是没有退路,呼道:“奸宦当道,清君侧尔。”
何进知道何后素重姜述,不敢以年少而忽视,问策道:“依昌邑侯之见,此事如何处置?”
史阿得到消息,急报给姜述。姜述谓郭嘉道:“奉孝之计果然精妙,此事成也。”随即入宫。
何后道:“为何?”
董重方决,派出心腹手持车骑将军军令出城,命令城外所属驻军将领统兵入城。又让董浑手持令牌去城中军营,统领营中两标兵马,约期至皇宫南门和图书聚集。又矫太后诏,召集府中护卫道:“今宫中为内侍把持,奉太后诏,入宫清君侧。”
灵帝道:“请母后同至南门往观。”
灵帝闻言大慰,道:“皇儿如此识见,甚得兵法精要,随父皇去见太后。”
何后道:“自使大将军兼并之。”
姜述谦道:“臣不过想些主意,大将军应居首功。”
何进道:“车骑将军府护卫八百,尚有董家及其心腹家丁,共约一千五六百人。另外,其弟董浑持军令去军营调董重辖下两标兵马,臣已命部将张兰统部下前去阻截。另闻,其心腹已到城外军营调兵,臣欲安排兵马严守诸门。没有明旨,诸军皆不敢动,因此前来请旨。”
赵忠道:“老奴亦不知详情。老奴传旨去了,将军见谅。”
何进正在宫中候旨,听闻姜述在宫门求见,说有火速事情禀报,急忙到宫门与姜述相见。姜述道:“事急矣,车骑将军董重欲反。”
太后怒骂董重不休。董重部下兵丁初时以为董重奉太后诏书而为,今见太后如此,知道受了董重蒙蔽,纷纷倒戈反击。董重见军心已乱,援兵不至,正欲率领亲信撤退,只见宫门大开,黄忠统领卫士杀奔过来。
何后道:“述儿身为女婿,也是半个何家人,想要什么封赏,尽管道来。”
一行人急行至南门,登上www.hetushu.com城楼下望,远远望见一群人簇拥董重在内,其部下兵丁正在盾牌掩护下,用大木撞击内城门。董后不由大怒,指着董承道:“天家待董家甚厚,为何造反?”
灵帝闻言疑心始消,心中怒火又生,正待去南门看看情形,刘辩前来求见,道:“听闻董重造反,又声称奉太后诏书,儿臣以为必是董重矫诏,若请太后同临南宫城墙现身,其势自消。”
太后惊道:“董重为孤亲弟,安敢如此,必遭人陷害。”
何后恍然大悟,道:“述儿所言甚是。”
姜述道:“城内兵马多为将军所控制,可以北军监视城中车骑将军麾下两标兵马,再派兵马巡防诸城门,不放城外兵马入城。车骑将军护卫人少势单,不足为惧。董重若是率少量兵马攻打皇宫,可借势将其一网打尽,殿下之位安矣。”
护卫不知内情,皆齐呼道:“喏。”
姜述道:“车骑将军原辖兵马,母后意欲何为?”
董浑道:“事急矣,此事若是查实,董家亦是族灭之祸。今上无道,可除之立皇子协为帝。上有太后,下有皇子协,或可成就大事。”
何后然之。
何后展颜笑道:“辩儿得你之助,真乃幸事。董氏已去,陛下未立太子,何故?”
董重脸露惊容,道:“这可是逆反大罪,安能如此。”
何后笑道:“和图书此事甚易,些许不入流的小官,大将军即可办理,只须将名单报来。”
董重犹豫半天,不能决断,董浑急道:“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。”
灵帝大惊,道:“兵马多少?”
城中既安,城外车骑将军辖下兵马奉命来到城下,见城门紧闭,洛阳城又是坚固,强攻断不可为。因此任凭董重亲信催促威胁,各军只在城门外按兵不动,未有多时,何进统兵将董重、董浑等人押至城头,张让宣读圣旨,道:“董重谋反,除首恶及同谋者外,余众除罪,诸将即各引部下回营,抓获附逆者记功。”
董重之弟董浑道:“此事尚未见胜负,岂可言败?何况我等尚有一丝生机。”
太后听闻刘辩平安回宫,正不自安,却见灵帝急速进来。灵帝见面略一施礼,道:“董重造反。”
何进大惊,道:“贼子安敢如此?”
何进当即秘密调拨人马,又去求见灵帝。此时冯尚已将刺客口供献上,灵帝看完口供,心中知晓此事应是董重指示,待要重办,又碍着太后脸面,正在犹豫之际,忽闻何进有急事来报。
这场轩然大波来得快,平息得也快,短短一天时间,洛阳城就平静下来。董氏一族被连根拔起,董太后外援已失,在后宫发言权随之降低。
灵帝心中大定,道:“如此安排甚合朕意,立即传旨依此行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