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54章 周瑜为徒

田希夫妇接到密旨,知晓丰儿为灵帝指婚,早已大喜过望,不由转怒为喜。虽是平妻,但属御封,正妻又是嫡公主,也算十分光彩之事,欢天喜地捧了圣旨,又向周氏母子致歉,回去供奉圣旨去了。
姜述道:“舅父尽管讲来,但有力所能及之事,自当尽力而为。”
周异见状放下心来,将周瑜留在姜家,引家人赶去洛阳赴任。周瑜在姜述、贾诩指导下习文练武,因其自小聪慧,理解力特强,进步甚是神速。
周异闻言大喜,郑玄等三人择徒皆严,求其为师并非易事。不料周瑜却不愿意,道:“不行。弟闻兄大名已久,只愿跟随兄长学习。”
姜述瞧这少年,长相俊秀,看起来甚是聪明伶俐,眼中却透出桀骜不驯的神色。姜述道:“既得舅父看重,安敢不从,瑜弟……”说到这里,猛然触起此人十有八九就是史上名人周瑜周公谨了,内心不由一阵狂喜,接着说道:“青州国学大儒郑玄、蔡邑、胡昭三位大家,皆名闻天下,瑜弟年少,正好跟随学习数年。”
周异指着身后少年道:“长子瑜,年方九岁,因是中年得子,平时甚是宠爱,导致顽劣非常,想为此子寻找一位名师,或入青州国学就读,学些知识,长些见识。”
兖州境内发生一件大事,泰山郡华县狱椽臧戒犯法,太守使人将他捉拿,从华县押回郡城。臧戒之子臧霸,年方十八,素有侠名,知晓父亲若被押至郡城,必将不免,聚集朋友二十余人,准备于半途劫人。
周瑜心中却打着鬼主意,想姜述年纪轻轻,虽然名声很大,肯定也很贪玩,与他一起学习,定然不会枯燥无味。周瑜不知姜述平时十分努力,上午练武,下午习文,平常还要应付各种事务,忙得一塌糊涂,那似寻常世家少年?
目前关羽等m.hetushu.com人的能力,实则与姜丁、姜乙相差不大,武艺高强不提,兵阵等方面皆是纸上谈兵,根本没有实战经验,别说统兵打仗,就是做好一名称职的将领都在两可之间。
泰山贼首尹礼与姜述却有大仇,其弟尹观去年被姜述护卫典韦杀死,但因距离临淄较远,姜家又人多势众,因此不敢前去寻仇。尹礼部众五百余,见臧霸此行人数虽然不多,其中却多剽悍之辈,担心鸠占鹊巢,因此闭门不纳。
姜述道:“舅父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久后定会官运亨通。请到家里坐。”
周氏见田氏夫妇面有不悦之意,所言话中有话,知道田希夫妇有问罪之意,连忙请罪道:“此事原是不该,却又不得不为之。”
周异笑道:“都是自家人,三妹勿要多礼。”
臧霸被拒之门外,却也不急,暗使人打探林间小路。待查明之后,臧霸派人对尹礼言,欲投东海贼,但是缺少盘缠。尹礼闻言,令人送去两百两银子。次日闻听臧霸等一行已经启行,当即放下心来,山寨防备随之松懈。至夜,臧霸率众间小路杀入山寨,借着夜色入寨杀人放火,山寨混乱一片,人仰马翻。尹礼见状不妙,带着十余心腹逃了出去。臧霸占了寨子,招兵买马,势力大增,随即攻下数家大户,聚集不少钱粮,声威大振,竟至封闭官道。
泰山郡贼曹张清,为张让从侄,不善治军,又无才德,率领郡兵百余,负责押送臧戒。行至泰山城南二十里余,正是山道险峻之处,前方道路突然塌方,伤了十余位兵丁。张清派手下三十余位兵丁清理道路,未料山上突然又滚下十余块巨石,又伤了十余位兵丁。正在张清心神不宁之际,突闻山上有人大喝:“泰山英雄全伙在此,留下财物者和_图_书赦命。”继而山上喊声大震,箭矢齐发,随即有人杀下山来。张清猝不及防,不知贼人虚实,顿时丧了胆,打马往后就走。兵丁见状,皆弃了囚车往后逃跑。这伙人上前救了臧戒,攀山越岭逃往泰山入伙。
周异闻言大喜,道:“昌邑侯费心了。”
这下将田希夫妇吓了一跳,但是圣旨捧在姜述手中,心中便有再多怨言,也不敢造次。周氏欲让人准备香案,姜述道:“此为密旨,无须如此。原来应是丰儿妹妹接旨,丰儿太小,别吓坏了她,姑丈、姑母既然来了,就替丰儿接了圣旨吧。”
姜述见周瑜神色,自是猜出七八分来,笑道:“瑜弟既然要与兄一道学习,也可以。但有一事须要答应。”
次日清晨,天色尚黑,姜述起身练剑,让人将周瑜叫起来。周瑜睡眼朦胧,心中大不愿意,但见姜述早已脸挂汗珠,已是练了一段时间,虽然不情不愿,却也无可奈何。姜述习剑时间虽短,却已有小成。周瑜自小练武,对练之时远非姜述对手,越打心中越是不服,因此暗生好胜之心,让姜述省了许多激励手段。
姜述与朝中诸官虽然关系良好,但无心腹之人可以信赖。周异这位亲戚能够位列朝班,在朝堂上拥有不小的话语权,姜述自是不敢怠慢。周异尚未来到之前,姜述、周氏带着合族长者皆在城门外相候。
到了内堂,周异又让妻子出来相见。众人见礼毕,周异道:“自从三妹出阁,再未相见,如今赴京任职,绕路前来一见。相隔迢迢,妹夫英年早逝,实是悲伤。然三妹教子有方,年纪虽小,名列朝堂,足慰妹夫在天之灵。”
只见一行人从远方过来,随从上百人,声势很大,将至城门,周异停下车驾,步行过来,以示敬重。周氏、姜叙连忙上前迎接和_图_书,到了眼前,周氏行礼道:“给四兄请安。”
姜述道:“为兄平常练武习文,又要处置事务。兄练武习文之时,弟跟随兄一起即可。但为兄处理事务之时,却要听从为兄安排学习。倘若吃不得苦,却是不行。”
周氏为周家嫡女,恒、灵两朝周家比姜家显赫得多。周氏三祖父周景曾经担任太尉,周景之子周忠也曾任太尉一职。周异为二祖父周昌之孙,现为二千石高官。周氏与周异为从兄妹,同一太祖父,周氏属于嫡系长房,周异属于二房。在嫡系兄弟姐妹当中,周异在兄弟中排行第四,周氏在姐妹中排行第三。
周瑜道:“何事?”
周氏、姜述客套一番,周异又道:“有事须麻烦昌邑侯。”
候田希、姜飞叶跪下,姜述念道:“闻齐郡临淄县田氏与姜述青梅竹马,令为姜述平妻。”
练了一个上午,周瑜累得筋脉皆疲,吃过午饭,又随姜述习文。姜述习文与常人不同,他遍览书籍,从中寻找治国治民的道理。周瑜底子太薄,虽然识得字,读书亦没问题,但是所学肤浅,看书也领悟不出其中道理,与姜述问答之间,相差何异千里?好胜之心油然而生,姜述见周瑜受激奋发,便让贾诩指点他读书。
某些穿越客言得了历史记载的名将,年纪轻轻就能担当大任,其实诸位大家根本不懂。古时打仗,不仅需要个人武艺高强,能够服众。真正的将帅之才,不仅要深谙兵法,熟悉战阵,还要熟悉诸如安营扎寨、粮草征调、民夫运输等等,涉及知识面非常广泛。若是一个年轻人,没有军中历练过程,如何能够统领千军万马?
姜述上前施礼,道:“外甥见过舅父。”
司隶校尉是京师附近地区的军政长官,虽然与郡守同样为二千石官员,却可以上朝参政议政,与九卿职权相当http://www.hetushu.com,为朝中重臣之一。周异此行虽然低调,一路上仍瞒不住消息,前来拜见的官员络绎不绝,一路上耽误了不少时日。
刚送周异一行启程,田希、姜飞叶夫妇上门拜访,周氏、姜述出门迎之。至客房坐下,田希道:“闻昌邑侯尚公主,特来贺之。”
姜述说完,自去书房取出密旨,复来到前厅,道:“田希夫妇接旨。”
练好文武事,卖给帝王家,关羽等人皆有功利之心,出仕做官、光宗耀祖是古代人的梦想。但依照诸将家世,谋得县尉一职已是艰难,而追随姜述身后,谋取校尉之职只是探囊取物之事。
姜乙、姜丁、姜信等追随姜述,皆得校尉军职,对于家丁来讲这是天大前程。家丁实则就是家奴,家奴得官,在古代十分少见,因为在平常人心目中,家奴是奴仆,没有地位身份,若有机会皆给兄弟族人,没有特殊情况不会送予家奴。姜乙、姜丁、姜信等自然感激涕零,而这又给其余家丁树立了榜样,姜家家丁看到了光明的前程,打心底里愿意为姜述卖命。
周瑜心道表兄已是如此声望,又得了官爵,学习时间定然不多,比起跟随大儒定会轻松许多。周瑜答道:“定从兄命。”
姜述也不解释,只道:“姑丈、姑母且宽坐,述儿去去便来。”
周异上前扶起姜述,笑道:“昌邑侯如此年纪,却已闻名天下,又是皇亲,舅父却是沾了你的光了。”
当初刘备黄巾之乱时起兵,战功不小,最终只是得授县尉,没有庞大势力在后支撑,小户人家出仕很不容易,升迁更是艰难。典韦因为追随姜述左右,轻轻松松授了校尉,这在关羽等人看来是非常难得的机缘,而这些人自诩文武双全,从心底里瞧不起典韦这般武夫,但是现实却让他们看清,跟对人才会有大好前程。这不是说众人品www.hetushu.com德不好,只想升官发财,而是古代人讲究出仕,获取政治地位光宗耀祖,因此众人此时追随姜述算是水到渠成。
姜述闻言一怔,田希夫妇自小便以述儿称呼,如今称呼封爵,已有见外之意。而以尚公主一事叽讽,却是没有道理,两家没有婚约,只是口头说说,难道扔了与皇家联姻这天大好事不成?再则已为田丰儿求得平妻之位,此时田家还要见责,确实有些过份了。想到这里,忽然触起一事,不由自嘲一声,回家后诸事忙碌,将密旨一事忘在脑后。田希夫妇未见密旨,此次上门见责,也并非全无道理。
姜述又对周异道:“舅父既然将瑜弟交给外甥,但请放心便是。外甥左右有数位能人,其才不低于郑玄,又长于世事,定能管得了瑜弟,只是训斥之时,舅父莫要心疼。”
说完,姜述将圣旨交到田希手中,道:“姑丈回去之后,得让丰儿妹妹拜上几拜,免得代接旨意之事让别人得知,多些口舌。”
所有这一切,姜述运用得很好,其实关键点就是利益。如何整合文武贤才是一种艺术,将利益合理分割,让局中人心满意足,让局外人心生羡慕,能利用好关键点,把握好其间平衡度,就能证明个人能力。姜述能以少年之身,成为这个利益团体的核心,这种融合资源的能力显得十分突出。
再说尹礼被夺了巢穴,左右只余十一人,虽是彪悍凶恶之徒,但是势力单薄,与臧霸争竞已不可行。尹礼在山下停了半日,未得恢复山寨妙计,便引一行人投往莱芜城。
正月末,司隶校尉刘度因故被贬为零陵太守,汝南太守周异升为司隶校尉。周异为庐江人,为姜述从舅父,此次得任司隶校尉是刘辩大力推荐。周异历经仕途,家族势力不小,探明此次升职与姜述有关,赴洛阳就职之前绕路至临淄,前来看望妹妹周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