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58章 大开矿业

糜竺恍然大悟,道:“前些时日借了我家船队,原来是去了此处,最后战果如何?”
糜竺又问:“多长时间回收成本?”
臧家首次与姜述谈判时,并未引起臧洪足够重视,只是派了三弟臧源出面,姜述也未见怪,两家合作一直十分顺畅。到了如今,臧洪弄清所经营的纸、酒、陶瓷等物所产生的暴利,也弄清这些物品皆出自姜家,对当初没有重视姜家后悔不迭,此次得到通知,料知必是大手笔,一路快马加鞭赶到京城。
众人听闻如此暴利,顿时来了兴趣,甄姜问道:“倘若如此,此处百姓富可敌国,为何允许我等开采?”
选择此处议事有两个原因:一来因为姜述喜欢水景,特地营造这个环境;二来为了保密,四面环水,只有一条木榭与外面相联,可以避免有人偷听。
姜述又道:“第二件事还是开矿。与内府联合,开采辽东、青州两地矿产,其中铁矿四座、金矿两座、石炭矿两座。本金两百万两,内府出资八十万两,我等出资一百二十万两。各占一半股份。”
如此分配,诸人皆觉合理,又商议其中细节,当场决断下来,诸家一同签约。
姜述笑道:“夷人刚刚开化,如同野人一般,还不知道银子如何使用,在他们眼中,白银与石头没有什么区别。我安排人手探察之时,与夷人交手一场,你们猜战果如何?”
姜述现在的居所原是故车骑将军董重的府邸,上月灵帝赐下,府名已改为昌邑侯府。此府原本占地面积就广,布局大方,房舍无数,姜述将其改造以后,多了不少典雅的意境。此时,姜述正在水榭处弹琴,只听m.hetushu.com琴音悠扬,和声吟诵一词: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白发渔樵江诸上,惯看春花秋月。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姜述取出一张布帛打开,却是一张精致的海图,道:“大家请看此图,此地是东莱,此地是乐浪,此地是三韩,此地便是倭岛。东莱往东,顺风行驶三天三夜便到,在东莱正东、带方东南。此地若同西域,约百余国,大国四千余户,小国千余户,沿此处登陆,上行五十里山上多有银矿,其白银质地与毛银相仿,几乎不需提炼。开矿成本低,只开露天矿即可。投资百万两,一年回收成本,第二年可以扩大规模一倍,获利约为二百万两。”
曲好,弹得是凤尾小调;琴好,用得是京匠弦琴;词好,这是罗贯中的佳作。小桥流水,柳绿花红,暖风拂面,水波荡漾,雅境、雅曲、雅词、雅人。
两件事情商议完毕,姜述道:“既然我等六家达成合作,我欲成立矿务局,专管矿务之事,六家各出一人,日常事务由六人商议决定,若有不能决断之大事,再上报上来,由我等六人商议如何?”
大家坐好,姜述道:“今日召集大家会议,有两件事情商议。一是我寻到产银大矿,储量极大,质地也好。诸位有谁愿意参与,可以入股。本金一百万两,诸位以实出资本占股。”
中平三年十一月,在张让暗中操持下,姜述被正式任命为东莱太守,郭嘉任东莱郡丞,贾诩任东莱长史,郑玄弟子国渊任东莱五官椽。姜述十一岁之和图书龄成为二千石大员,贾诩、郭嘉也成为食禄六百石的官员。
臧洪想想也是这个道理,笑道:“既然公子执意如此,洪客随主便尔。”
臧洪问道:“需要多少工匠?”
众人皆道:“但请侯爷吩咐。”
张让与姜述经过秘密谈判,寻机向灵帝建言,内府拿出四十万两银子出资,允许商家在青州和辽东两地建矿,占股二成,承诺三年之后每年至少返还二十万两的红利,盈利不足时银钱由民间股东补足。灵帝爱财如命,核算之后认定是件利事,当即同意张让执行。张让等大宦官共同出资四十万两,以姜述名义占股三成。
众人盘算一下,皆想多占些股份,但又不好说出口。甄姜道:“如此一本万利之事,但请侯爷分派,我等绝对听从。”
众人点头认同,此事亦确定下来。姜述道:“奉孝已将我等所言记录下来,待会抄录数份,诸人认可后签字,各持一份回去,除正规合约,余事以此约为准。”
“子源兄,你我虽是初见,但两家生意合作可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在我府中,凡是合作伙伴不须拘束,我们谈事之时,别把我看成侯爷、皇亲,我的身份就是商人。”姜述看出臧洪有些拘束,笑着说道。
“子源兄放松一下,你若如此,待会大家如何谈事?我的身份职务比大家高些,若行这尊卑之礼,我等如何谈平等合作?商业合作,最应当敬重的便是‘公平’两字,因此我与大家说了一个规矩,谈判场合之中大家平等相待,有何不同意见尽管提出,不然就成了一言堂了,谈何公平?”姜述笑道。
糜竺问道:“属于官营还是民营m.hetushu•com?”
一个现代版的股东会议结束,此次会议实则将股份制、经营分权制度、董事会制度等现代企业管理的一些概念纳入其中,此次会议被称为圆桌商务会谈,奠定了之后商业合作的基本制度。
三孔小桥建到人工湖中心,湖中心有个人工岛,岛上精舍不大,只有三间房面积,里面通成一个大间,布置甚是简单,但是古朴典雅,正中间安放一张大圆桌,这是姜述平时议事之地。
“昌邑侯可是忙得很,到铺子瞧瞧都没有时间,倒是有时间做雅人。”只听异常娇媚的声音传来,可惜语气不对,满含叽讽,正是甄姜到了。
姜述玩笑道:“姐姐莫怪,不是等您亲自来请吗?”
姜述笑道:“内府事务由我负责运作,我等六家各出二十万两,我占一成,你等五家各占八分。内府只是投资并不出人管理,也不方便出面,以我个人名义与诸位签约,其后内府盈利部分都归于我名下,分配由我负责,诸位不得干涉。”
臧洪笑道:“早闻侯爷雅人,果然脱俗,我等俗人闻此一曲,也沾上些雅气。”
众人询问其中详情,姜述准备充分,逐一详细说明,诸人再无疑惑,又依姜述建议签约。
中平三年十月,由刘辩推荐,何进、张让等人在后出力,姜战被任命为齐郡太守,荀彧任齐郡郡丞、陈群任齐郡长史。关羽、张飞、太史慈、许褚、徐晃、张合、乐进、赵云均被提拔为校尉或郡尉,分至齐郡、东莱、辽东等郡任职。
姜述环视一下,笑道:“既然人齐了,大家亭内就座。”
“尊卑有别,这可不行。”臧洪道。
姜述示意大家落座,臧www.hetushu.com洪首次见到圆桌,一时不知坐在何处,有些不知所措。姜述笑道:“子源兄,这是圆桌,不分尊卑,大家随便坐。”
姜述道:“官民合营,对外说是民营。”
会后贾诩谓姜述道:“属下以为此等商机难得,公子所占股份应当多些,为何给商家如此大的让步?”
“这可不敢。”臧洪道。
众人说说笑笑,从外边又进来三人,前路引路之人三十左右,面容儒雅,留着长须,正是贾诩贾文和。身后左边一人年约四十,身宽体胖,眯着一双小眼,正是著名大商苏双。右边一人身高八尺,身材魁伟,神态威猛,却是著名马商张世平。
姜述答道:“两年达到收支平衡,其后投入少,产出大,第三年利润可达三百万两。”
“听君一曲,当真绕梁三日,三日不知肉味。”一位青年说话间已渐行至眼前。
“子源兄,方才侯爷所言皆是实话,你初次前来,还没摸到他的脾气,在下虽然无官无职,谈起生意却是随意得很。”糜竺笑道。
“与这几位脚前脚后,刚好听全这一曲。”糜竺说道。
众人亦无异议,姜述又道:“糜家有船队,倭岛银矿之事用船颇多,我认为让糜家掌管银矿日常经营之事,诸位以为如何?”
姜述道:“承蒙大家信赖,我说一下意见,苏、张、甄、臧四家各出二十万两,姜家与糜家各出十万两,姜家出护卫,糜家出船队。工匠各家凑凑。我占二成股份,你等五家各占一成六,如何?”
“子仲何时到的?”姜述笑道。
姜述笑道:“只有让商家认为有利可图,才会紧紧围绕在我们周围,我等只是让出小利,便可以得到诸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家鼎力相助,何乐而不为?我等最大的红利是未来的政治所得,这同样是以小搏大。而且其中还有些勾当,文和数年后再看便知。”
姜述道:“第一批需五百,银矿矿工百余,其余各色工匠数人即可,还需部分壮丁。此事需得保密,最好将其家人一并迁去。劳力若有不足,可以就地雇佣其国壮丁。其国食物与大汉不同,汉人一时难以适应,第一年需得运些粮食过去。次年便可以利用此间土地,耕种粮食,自力更生。人手分五批送去,达到三千基本便可满足。”
众人皆附合道:“听从侯爷分派。”
郭嘉身后紧随一人,身材魁伟,面色白净,似现代笑容满面的商人,面貌与臧源有五分相像,一双眼睛十分有神,显得精明异常,姜述立即猜到此人是谁,笑道:“原来是子源兄驾到,有失远迎,见谅。”
“好。”郭嘉走了过来,喜不自胜,一边走一边鼓掌喝彩。
臧洪在侧看着纳闷,这甄家女什么身份,怎敢与侯爷如此说话,当真无礼得很。但在此地他是客,姜述是主,心中虽看不惯甄家女,却不好开口说些什么。
甄姜道:“矿山在何地?”
臧洪经过此次会议,真正融入这个商业圈子核心,以姜家为核心,五大巨商为支点的庞大商业集团框架搭成,成为举世无双的巨无霸商业集团。五大巨商通过此次合作,与姜家结成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,彻底融入以姜述为首的政治集团。
姜述道:“其国约有二千余户,总共约三千士兵,被二百余人击败。战损比为十三比千余,如今此国国主已经臣服,你等只需投资、招募工匠,其余事情由我打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