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60章 长山工坊

姜述道:“子尼比我等早来十余日,却有如此见的,想必情况了解不少。以子尼看,此地如何改造?”
听见震天一声巨响,不远处冒出暗红色火光,继而升腾起蘑菇状的烟云。贾诩、郭嘉即使捂着耳朵,也给震得发晕,见姜述走了过去,也随同一起上前。
国渊道:“自应尽心尽力。”
姜述目测距离,往外走出百步停下,又让人搬取掩体遮挡。贾诩、郭嘉不明缘由,只是依姜述所言捂住耳朵仔细观看。只见姜述一声令下,魏九开始指挥工匠疏散,打火点燃引线,迅速跑到五十米开外的掩体内,不敢探头观看。
“你在炸药上方多加铁钉、石块之类的硬物,再在前后左右上方各加一个木人。”姜述明白单纯火药爆炸威力不大,但是加些硬物,威力应当加大不少。
姜述道:“诸位或许瞧不起商人,看不上商利,圣人尚言齐家治天下,何谓齐家?是让家中安定,安定少得了钱粮吗?饭都吃不饱,如何治国治民?做为一郡之首,如家长一样,首先得让一郡百姓吃饱穿暖,这才能算是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商埠发达,百姓在种地之余可以做些生意,补贴家用。无地流民可以到商埠出力,挣口饭吃。何况商业发达,税收高到一定程度,田税就可减免,百姓因此受益,何乐而不为?”
从长山岛沿海路往南,不久到达黄县码头,姜丁现任黄县县尉,早已得到消息,与县长丁纪等在码头等候。丁纪是姜述四爷爷的姑爷,辈份比姜述高一辈,属于半个姜家人。丁纪家境好,精明宽厚,亲民实干,是不可多得的治政好手,沿途百姓见到他都热情招呼,姜述看在眼里暗自点头。
姜述道:“子尼所言甚是,很快m.hetushu•com就到年关,正月我还要去趟京城,劳烦子尼多多费心。”
看到火药如此威力,郭嘉、贾诩皆有些不敢置信,直到海船开航时,两人似乎才大梦方醒。郭嘉问道:“主公给我的是此物配方?”
姜述道:“若是数量足够,自然可以。”
东莱民风彪悍,因为水利不兴,土地虽多,产量很低,百姓生活很苦,性情刚直。前方发生械斗起因只是口角,于家庄村民与江家庄村民因琐事发生口角,继而大打出手。于家庄上来数人,将江家庄村民打了,两庄相距又近,江家庄村民听到消息,当下招呼些人赶了过去,两方村民越积越多,几乎都是全村出动。
贾诩、郭嘉都是首次来到此处,处处觉得新奇,不停发问,姜述详细解释。诸人转到研究军火的地方,管事魏九听说东家要看试验结果,自然想表现一番,用了足足十多斤火药,用油麻纸层层包裹。在东边试验场上挖了一个浅坑,上面盖了一些浮泥,留下引线接到外边。
姜述道:“此物主要成分为硫、硝、碳,碳倒是好找,硫磺、硝石国内所产纯度不够,还需设法提炼。若想提升威力,奉孝要多费心思。此物易爆,要注意储存方式,研究如何防火防爆。”
为首一人道:“在下于大宝。”
国渊字子尼,乐安盖人,师事郑玄。史上曾与邴原、管宁等避乱辽东。既还旧土,曹操辟为司空掾属,每于公朝论议,常直言正色,退无私焉。曹操广置屯田,使国渊典其事。国渊屡陈损益,相土处民,计民置吏,明功课之法,五年仓廪丰实,百姓竞劝乐业。曹操征关中,以国渊为居府长史,统留事。迁太仆。居列卿位,布衣和图书蔬食,禄赐散之旧故宗族,以恭俭自守,卒官。
姜述大声说道:“诸位百姓,本官为新任东莱太守姜述。”
这么一说,百姓没听明白,新太守不提斗殴之事,反而说起闲话,正在纳闷时,姜述问东面这方为首一人,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所用原料都是精心选制,又运入许多优质石炭,采取高炉炼铁工艺,打造的兵器盔甲皆属上等,质量超过京城武库所藏。硫磺、硝石是制造火药的主要原料,皆从倭岛运回,比国内所产硫磺、硝石纯度要高得多。姜述在此制定了系列制度,安排心腹管理,护卫全是姜家族人或家丁,保密制度十分严格。
姜述前世记忆对国渊印象很深,得知其为郑玄弟子之时大喜过望,刻意交纳此人,求取东莱太守之职时,将国渊与郭嘉、贾诩等一同荐为属官。国渊向在国学任教,得官以后先到东莱,他为人亲和,很快与吏员百姓打成一片,到东莱时间虽然不长,大致情况却已经摸透。
姜述又向另一方为首之人,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姜述径直走到两方中间空地,百姓感觉有些怪异,这少年身着官袍,县长随在其后,应该是位大官,但是年纪太小,不知轻重危险,一头扎入对峙中间最危险的位置。
不仅国渊,郭嘉、贾诩等也大为好奇,齐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都伯见官道行来一拨人马,一看诸人官服,知道是新太守来了,连忙上前见礼。姜述道:“正事要紧,一同上前看看。”
此人是县衙小吏,丁纪将小吏带到姜述近前,姜述让众人暂歇,询问小吏详细情况。小吏在东莱任职多年,对附近人文地貌非常熟悉,姜述所问都能说出大概。
火药坊管事魏九原和_图_书是崂山道士,性喜研究丹药,后因操作不慎引燃道观,被主持赶了出来。魏九无法生存,装神弄鬼愚弄百姓,有一秘法唤为破邪雷,将符咒点燃后放在手心,往外一抛,立即发出响声,前方出现一个火球。百姓不知原理,以为是符咒之威,击中并焚烧邪物,魏九因此骗些钱财度日。后来魏九辗转来到临淄,百姓见识到破邪雷的威力,纷纷传言他道术神通。姜述听说以后却晓得原理,不由如获重宝,令人将魏九请来,验明其道具确似火药,不过配方不对,主要以硫为主,威力极小。但这样也足以让姜述兴奋,以高薪聘请他为管事,让他挑选工匠,专门研究火药。魏九装神弄鬼,无非为了混饱肚皮,如今得任执事,又投所好,做事十分尽心尽力。
木人最远的飞出三十多米,三个被炸得粉碎,其余也炸飞出去断成几截。贾诩、郭嘉骇得目瞪口呆,半天说不出话。魏九上前看了看,喜道:“主公,这个主意好,威力果然大了许多。”
魏九应命下去,招呼工匠忙活一会,回来说道:“主公,准备完毕。”
国渊道:“单从此处来看,南界有小山,延绵百里,山溪无数,但是缺少治理,因此水不能用,皆流归大海。四周皆是沼泽滩涂,面积相加足有三十余万亩,若是蓄水以治,足可养活十万余众。”
如此言论在此时有些激进,诸人有的话能理解,有的话理解不了,但是都在深思。只听姜述又说道:“目标可以远大,但是欲速则不达。富民要有一个过程,但是需要扎实的根基,根基是什么?人的流动,只要人流动过来,就有商机,就有财富,即使不计商税,藏富于民不也是惠民吗?”
一位都伯带着手下hetushu.com兵丁已经来到现场,见互殴还在进行,抬下数人全身是伤,有的昏迷不醒,都伯吆喝一声,兵丁上前连打带骂,将两拨人分开。两方村民见官府来人,不敢再动,但仍在对峙。
姜述又道:“兴水利、造良田很重要,还有一件事非常重要。”
郭嘉与贾诩内心震惊不已,互视一眼,郭嘉又问:“若是此物用于攻城,城墙能炸开吗?”
姜述道:“这是新配方,比刚才看的威力要大些。不过还是不行,还得想法加以改进。”
“江四勇,你到我近前。”姜述道。
国渊道:“我只是想出大体方略,具体办法却不是那么简单,堤岸高低大小、水流宽细缓急、人工民夫来源、粮钱耗费多少等等,都要提前考察,不可急切决断。”
汉代言商让人瞧不起,朝廷历来对商税也不重视,姜述可不畏人言,言真切而近人情,不言商不言利,那是夸夸其谈,能当粮食?能当薪俸?
“禀大人,小老儿叫江四勇。”
“东莱身处极东,商业并不发达。有利便有弊,有弊亦有利。东莱距离三韩、倭国均近,与辽东亦是隔海相望,距离黄河入海口亦不远,海路与徐州、扬州、交州相通,此是交通之利。我想在牟平城以东海岸择地设立商埠,增设一标士兵卫护,称为威海卫,以为海贸集散之地,集中力量发展,五年内让东莱成为最大的海商聚散之地。”
气氛立时松驰下来,姜述是青州神童、驸马爷,如今又是太守大人,百姓不顾开打,一起挤着瞻望小太守的风采。年纪是小些,但是气度俨然,有人窃窃私语道:“别看年纪小,听说是天上神仙下凡,所以皇帝才将女儿嫁给他。”
魏九准备工作做好,过来问道:“能不能施放?”
m.hetushu•com从码头往西南方向行出三里余,国渊引些从人在路旁等候,接到姜述一行,众人一齐赶往东莱治地黄县。此处多为丘陵,翻过丘陵下行,茫茫一大片全是沼泽,围着沼泽边缘才有些人家,确实人烟稀少。姜述道:“山中水源充足,却没有固定河道束缚,这才形成沼泽。实则只须开挖河道,拦坝截水,形成水库,此间沼泽便是数万亩良田。”
只听姜述又说道:“诸位,本官上任之前,对太子说,东莱是个好地方,有山有水,物华天宝,百姓淳朴。一路过来,真是不错,就是水利不兴,土地薄了些,百姓受苦了。”
两边各有百余村民,拿着刀棒棍叉,万一士兵压制不住,再行开打,出人命十分正常。姜述边走边问,都伯已经打听明白,将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。
众人一边行路,一边思索姜述所言,大家心里似是打开一道门,固有的认识开始发生变化。一骑快马突然赶了过来,道:“诸位大人,前方两村村民殴斗,打得不可开交。”
太守有令,江四勇不敢违抗,迟疑一下还是走上前来。
姜述道:“你也到我眼前来。”
郭嘉喜道:“如此利器在手,我等将横行天下。”
顺路抵达长山岛,岛上已经建得初具规模,岛中央高处有一处院落,高墙围绕,守护森严,这是研究火药、驽箭、兵甲等武器的绝密区域。从太仆考工令偷偷弄出不少工匠,其中不少是京城知名匠人,其家人也一同安置在岛上。
姜述道:“能不能做个薄铁壳,将炸药放在壳内,再搅上一些铁钉之类的硬物,密封越好威力越大,你等多试验几次。注意火药数量,不能放得太多,免得出现意外。另外,无论是作坊还是试验,一定要注意匠人的人身安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