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68章 迎娶万年(二)

万年公主面色一僵,脸色沉了下来,上前携了姜述的手,一同走进门去,理都不理刘协。姜述侧脸瞧着万年公主,心中如释重负,嘴角不由浮起一丝微笑,心道这才是自家媳妇。
姜述出来,司仪宣布晚宴开始,姜述略坐一会,便开始敬酒。刚刚敬完,女官来催,请去洞房。此时陪嫁女官还没有后世那般恶劣,至少不敢为难姑爷,不让夫妇同床。
论起古代闷骚诗人所做的情诗,这首堪称巅峰之作,要是连这首都不行的话,姜述真的毫无办法了。这下东海公主总算满意,只是在闪身之际,目光流波,狠狠看了姜述一眼,似要将姜述吃下肚中,让姜述感觉后背发冷。
万年公主不理众人,移步到了周氏跟前,行了半礼,上前搀住周氏,回眸过来,温言道,“协儿,我既嫁入姜家,自然是姜家的媳妇!自家事自家管,为姐能处理得了。”
姜述接了白帛进房,见室内除了公主,还有两位贴身宫女,分别叫芍药、牡丹,年约十余岁,生得皆是貌美。两女都很机灵,见姜述进来,一同上前问安。姜述见公主蒙着大红溜黄盖头,满头插满首饰,盘腿坐在榻上,此时芍药递上一根溜金短竿,姜述接过将盖头挑开,公主一脸娇羞望着他,相貌清秀迷人,只是年纪小些,略显青涩。
然后,迎亲队伍离开皇宫,朝昌邑侯府而去,诸位皇室男子http://www.hetushu•com一同前去送亲。早有人将万年公主扶进婚车之中,一路上热热闹闹,在百姓的喧嚷声中前往侯府。
刘辩不乐意了,心道都知道姜述是我的人,这不是让自己难看吗?道:“二弟这是作甚,今日大喜之日,莫要胡闹!”
“莫要……莫要忘了你的身份。”刘协恼羞成怒,刘辩、万年公主嫡亲兄妹联手,没给他留一点面子。
姜述和万年公主饮完合卺酒,两位宫女出房,新房之中只剩下这对新婚夫妇。婚前两天,早有专人把洞房诸物全部换成新物,一切显得有些陌生。
万年公主听到这话,更是娇羞不已,一旁众女也在旁调笑,更让万年公主的俏脸红得几乎滴出血来!又闹了一阵,接着在一干皇室女子的拱围中,姜述和万年公主携手步入大殿,先拜了高坐的董后,然后又朝灵帝和何后三拜九叩。
正伴着万年公主往府中走的姜述,听到这突然的一声,不由讶然出声:“什么?”
众人再次叫好,姜述也是无奈,遇上这般没学问的公主,也真是头疼!没办法,只好再次诵读道:“昨夜星辰昨夜风,画楼西畔桂堂东,若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隔座送钩春酒暖,分曹射覆蜡灯红。嗟余听鼓应官去,走马兰台类转蓬。”
刘协年纪比姜述还小两岁,平常很是低调,如今随着宗亲和图书来到姜府,一瞧正是原来董家府第。自母亲王美人死去,刘协一直是董太后抚养,对董家感情很深,又听董太后讲起姜述对刘辩帮助很大,董家出事他在背后没少出坏主意,当下抑制不住,想当众给姜述来个难堪。
周氏看往姜述,表情很是愕然,姜述看向万年公主,见她不做声,不禁心中嘀咕,难道她真想让周氏给她叩头不成?
刘协闻言却不给面子,道:“小弟如何胡闹,规矩便是规矩,岂能因人而异,太子乃是一国储君,难道不知道维护皇家脸面吗?”
陪嫁女官姓魏,自小看着公主长大,甚得公主信赖,此时在洞房门外守候,见姜述到了,上前行了礼,将一方白帛递给姜述。这个规矩与大户人家相仿,白帛表示女方纯洁无瑕之意,还有一个作用,合体之时铺在身下,验证是否处子。
姜述不由扭头看向万年公主,万年公主似乎也很难为情,周围达官贵人们一时间嗡声作响,似乎有人欲言,但见说话之人是二皇子,便没一人站出来。
万年公主羞意盎然地朝姜述移步而来,停到身前,轻展眉头,扬起精雕细琢的俏脸,烟波荡漾的双眸,在青绿华服衬显下,格外妩媚娇艳。万年公主此时觉得幸福极了,婚事如今已得完满,心愿达成,得了如意郎君,如何能够不喜?
姜述思索一番,道:“借问吹萧向紫烟,曾经学舞度芳年。和图书得成比目何辞死,顾作鸳鸯不羡仙。”
万年公主与刘协撕下脸皮,刘辩更不理他,一挥手,带着一干宗亲随之进府。众官自能看清形势,刘协只是失势皇子,怎能与太子相比?皆从刘协身边各自进府,瞧也不瞧他一眼。门口不一会只剩下刘协和几个护卫,刘协脸色白得吓人,狠狠盯着府门,觉得没脸再呆下去,拂袖返身就走。
傍晚来临,司仪向陪嫁女官讲明后续规程,算是完成使命回去交差。这时开始不讲皇家规矩,既入姜家,行得是姜家的礼。公主再次出来,带到影堂,与新郎共牵彩帛,彩帛结一同心结,焚香酹酒,跪拜祖先。两人起立,公主还要被扶入洞房,姜述敬完酒再行交拜礼、结发礼。
任谁受得了这般折腾?但是这话来得突然,姜述先是愕然,轻轻捏一下公主小手,轻声道:“我也是。”对于公主,姜述最初与她没有感情,允婚也是因为她身份高贵于后续发展有利的缘故。后来姜述发现万年公主不错,很聪明甚至有些狡黠,很会讨人欢心。再到后来万年公主对姜述关怀备至,又不妒,这让姜述对万年公主印象欲来欲好,内心自然生出好感,但单纯从感情来讲,还是不能与甄姜相比。
姜述看着万年公主,一张俏脸红扑扑的,煞是可爱,轻声说道:“真是漂亮!”
姜述颂罢,再次响起一阵喝彩声,这首诗比之方才和-图-书那首虽在意境上略有不如,论应景却要好上许多。谁料东海公主听了皱着眉头道:“这诗做得不好,明明是大喜日子,偏偏死啊死的,太不吉利,再做一首来!”
回到了正门大开的昌邑侯府,一家老小早候在门外,见迎亲队伍到了,连忙上前。万年公主下了车,迈步上了台阶,刚要进门,就在此时,一直默不做声的刘协似是受到刺激,突然挺身而出:“且慢,且稍待,尔举家上下还得跪见公主方可。”
接着何后上前叮嘱一番,姜述连声称是。
“述儿莫恼,我来处理。”万年公主见姜述眼神发寒,知道他动了真火,小声在姜述耳边说道。
午后,送走皇族百官,姜述真正的亲朋好友来贺,这是预先约好的,也符合礼仪。舅父周异为首,黄忠、荀攸、田丰等太子属官,臧洪、糜竺、张世平、苏双都来了,甄姜避嫌未至,来贺的是甄姜百货的大掌柜甄奇。
拜完祖先,两人共立,公主轻声说道:“夫君,今天太累,我快受不了啦。”
姜述忙应道:“臣不敢!”
闹了近半个时辰,总算是过了这一关,骤然间,后宫突然静了下来,环佩敲击声中,万年公主总算隆重现身,她的造型格外夸张,让姜述算见识什么叫做华服,描金绣银皆是花鸟鱼虫的大绿半透吉服,周礼的婚俗是男服赤红,女服青绿,也就是后世所说红男绿女的来由,一身绿服www.hetushu•com简直就是奢华繁琐到了极致,光是那裙尾,就有十来名宫女替她提着,也不知道费了多少时日方才制成。
烛火爆烈声让姜述和万年公主皆回过神来,不约而同向对方望去。万年公主被姜述灼热的眼神瞧着,小脸旋即红了,怯怯垂下头去,羞意如一朵大红牡丹盖住了她的俏脸。
礼毕之后,灵帝走上前来,亲手扶起两人,望着唯一的女儿已然一身吉服,转眼就要嫁作他人妇,灵帝尽现慈父本色,语气和缓叮嘱一会,又道:“日后莫恃宠而娇。”然后又扭脸看向姜述,道:“日后你便是皇家女婿,好好待她,莫要亏了她,不然,小心朕罚你!”
头上挽成了宝髻,中央镶着一朵巨大的粉红牡丹,后髻处是三对极长的步摇,四蝶银步摇、金镶玉步摇簪、云鬓花颜金步摇,几与肩等宽,眉心处不知道是贴了金片还是啥组成的五瓣梅状,亮晃晃耀眼得利害,画的是小山眉,眉色竟然是绿色,额头呈腊黄状,看了老半天才明白过来,那是粉扑出来的效果,唇红齿白,一笑百媚生。
面对这么一个彪悍至极的公主,姜述无法,只好道:“既然如此,述勉力为之!”
万年公主见状,不由得掩唇偷笑,道:“父皇,述儿不会的。”
入了门,到了前厅,姜述引着万年公主恭敬地叩头行礼,唤了婆婆,奉上脯茶等物,然后又是一番礼数,最后将万年公主送入装点一新的洞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