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70章 田六报恩

青年校尉又问道:“方才求见过田大人?还呈上相关物事?”
候谟虽是出身大户,平时只是识些小官小吏,太守、郡尉便已可望而不可及,刺史品级虽然不高,却是权势显赫的一方要员,又值候谟失意之时,当下随在校尉身后进房,不敢抬头,约莫到了近前,拜伏于地,呼道:“大人,小的冤枉,我候府满门六十余口,身负奇冤,望大人明察,还我候家清白。”
一行人七走八拐,走到城西北一所小院,候谟久居此城,自是熟识道路,心道这田大人果然谨慎,竟然会寻到如此僻静所在,确实有些门道。
“小的实叫候谟,家遭横祸那日,在下侥幸出城查账得免,后来探听家人被诬为谋反之罪,知晓其中必有蹊跷,设法求得狱卒王二,允我入狱探望,取得众人证词。候家素日行事虽然张狂,三哥也非清廉之辈,但是谋反却是遭人诬陷,请大人明察。”候谟将事情一一道来,涕泪交加,满腹冤屈,让人见状十分同情。
候谟回到客栈,心道田楷素有清名,如果看到证词,或会重审此案,三哥虽然难免,合府老小却是有了生机。潜伏了许多时日,整日焦虑万分,此时生机出现,候谟心情大好,叫伙计备些酒菜,在房中自斟自酌。小酒喝了半壶,外面忽然传来掌柜喊声:“王七,有军爷过来寻你。”
程立与郭嘉出身类似,没和_图_书有世家子弟的诸多顾虑,对汉室并非忠心耿耿。姜述与程立相谈,论到大乱将生之时,程立道:“所谓乱世出英雄,自侯爷初次相召,虽因故不能应召,但对侯爷言行知之甚详。侯爷得蒙神授,名扬天下,识见非凡,身份尊贵,又知人善用,若是乱世崛起,或可成就一番大业。”
“押下去。”姜述冷声说道。
候谟将希望都寄托在这位大人身上,忽听此言,却是万万没有料到竟是这般结果,不由如遭雷击,顿觉万念皆灰,猛然抬起头来,刚要张口大骂,却一下愣在那里。原来他抬头所见之人,却非留着长须、面带威仪的青州刺史田楷,而是一位少年官员——东莱太守姜述。
候谟答道:“正是小人。”
“来人,将候谟打入大牢,抓拿狱卒王二归案。”
门卫得了好处,心中有鬼,又见田六脸色郑重,知晓此事不小,当下肃容道:“诺。多谢六哥提点。”
程立道:“当前太平教教众无数,遍及中原诸州,倘若举旗叛乱,中原之地立时风起云涌,侯爷本可以处于朝堂之上,安享清福,出仕东莱之地,是为自保之策。青州民众甚多,钱粮颇丰,可为立业之根基。待彼时乱起,侯爷振臂一呼,青州之地响应者必众,退可割据自保,进可窥视天下。”
田六此次冒险相助,姜述得以从容应对,避免了好www.hetushu.com大麻烦。此案证供确凿,案宗没有任何疑点,姜述抓了候谟,再无苦主告状,田楷又不会主动提审犯人,此事再未生出波折。处斩三家合族之前,贾诩又暗令狱卒在主要人员嘴中塞上麻核胡,直至开刀问斩,再未发生异常状况。
青年校尉道:“你叫王七?”
门卫走入内院,正好碰到田六从居室出来,连忙换个笑脸,道:“六哥,有件事麻烦通禀一下。”
送走田楷一行,又有程立来投。程立就是史上程昱,字仲德,东郡东阿人,史上曾是曹操五大谋士之一,出身寒门。以前姜述曾派人去请,程立治叔丧未至;创办国学之时,程立又因妻子患病不能远行;姜述知晓此人才能,并未放弃,去年赴东莱上任之前,以东莱郡督邮之位征召。程立恰好手头无事,接到姜述书信,为他诚意打动,又得授督邮之职,交代好家事,带着家人赶来东莱赴任。
候谟一路看来,亦无异常之处,到了院落里面,忽见其中兵丁不少,大约百余,个个身材彪悍,一见便知是军中精锐。进了正房门口,尉官入内禀报,道:“大人,王七带到。”
候谟道:“是。”
田楷确是一位好官,为人方正,不畏权贵,若是晓得此事真相,即便姜述是田家姻亲,也会复查此事。此事若是真相大白,将会造成严重后果,姜述斩草除根之举失m.hetushu.com败,威信也将大大降低,未来治政东莱会有很大负面影响。
门卫笑道:“求见之人说有重大事情,又送了件物事,说是状告昌邑侯的证据,在下认为事关重大,请六哥通传。”
田楷文士出身,不愿赴刑场监刑,委托一名属官前去。属官回来说起监斩前后情形,东莱百姓激愤汹涌,破菜乱石横飞,为首数名作恶多端之辈未及到达刑场,已让百姓砸个半死。其中以韦晓为恶最甚,一路之上吃了无数苦头,若非有兵丁卫护,怕是半路就要丧命。至监斩完毕,无数百姓跪拜于地,都道上苍垂怜,得了姜述这个好官,除了东莱三霸。田楷听完颔首道:“述儿年纪虽小,手段却非同一般,此等为恶之人一朝尽除,却是大快人心。”
田六望着候谟远去,私谓门卫道:“昌邑侯身份尊贵,又是大人姻亲,若是真事还罢,其中若有虚假,事关昌邑侯清誉,定然惹出是非。此事莫与别人谈起,出了乱子,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候谟心道定是田楷派人来召,不由喜不自胜,暗谓田楷果是好官,果然名不虚传。候谟急不迭地来到前面店堂,见为首者是位相貌英武的青年校尉,带着十余位彪悍兵丁,正在店堂坐候,连忙上前问安。
“你是候家之人?”大人发问。
姜述心中暗喜,道:“以仲德之见当如何行事?”
门卫道:“你且在门旁远和*图*书处等候,待我入内禀告。”
“你是……你是姜述?!天呐,自古说官官相护,果然如此,我诅咒你们,诅咒你们……”候谟此时再无想法,田楷将此事透露出去,候家再已无翻身可能,当下破口大骂。
田六略一思忖,道:“物事在何处?”
校尉招呼一声,众兵丁将王七夹在中间,往外便走。出了大街,方向却是不对,候谟问道:“将爷,田大人住在驿馆,如何往这边走?”
此事并非官官相护,田楷至今并不知晓此事,都是田六帮忙。田六本是田家家丁,当初陷害大妇姜飞叶时,田六正是阻挠姜家人进田家的门房,姜述为了立威,命家丁两次将他抛入水中。真相大白以后,姜飞叶本想严惩部分家丁,田六也在其中,原定要挨八十大板。彼时姜述在姜飞叶身侧,听闻此事,认为如此处置甚是严酷,向姜飞叶提议将相关人等分成等级,根据情况分别处罚。田六本以为一番严惩难免,不想姜述依据供状分类,将田六定为不得不为之类,因此免了家法。田六打听到此事缘由,认为姜述以德报怨,内心感念姜述之恩,便去姜府门前叩首谢恩。后来田楷回家探亲,身边缺少亲随,田希因为田六伶俐,将他推荐给田楷。田六是田家家生子,认识字,自从跟随田楷,一向最得重用,得以出入内堂。田六自小生在田家,与田希有主仆之情,知道姜叙是m•hetushu•com田家女婿,心里又念着姜叙恩德,又想田楷方正,若是当真扳起脸来,姜田两家结怨,也并非好事,因此私下截了物证,从后门出去悄悄交给姜述。
候谟道:“我在前边大街右手边的客栈居住,离此不远,只说是找王七,掌柜伙计都识得小人。”
青年校尉道:“随我来。”
校尉道:“我等奉命行事,此中关联,又岂能知?”
候谟不由狐疑不定,心道莫非官官相护,田楷将自己卖了?忽见方向一拐,又不是去郡衙方向,心中稍定,心想定是田楷担心姜述耳目众多,驿所人来人往,不便在那里召见,因此寻了处隐秘所在。
田六是田楷贴身家奴,颇受田楷信任,道:“大人刚刚歇下,有事明日再说。”
只听里面传出命令:“传他进来。”
听闻程立将到,姜述引领众官同往城门迎接。程立身体高大,好蓄美须,论这身板,不像文官却似武将。姜述命人安顿好程立家人,次日中午召集心腹为程立接风洗尘,饭后姜述屏退众人,与程立单独相谈。
候谟正在不远处等候,见门卫带着一人出来,连忙上前招呼。田六问道:“你居于何处?”
门卫递上物事,道:“正是此物。”
田六记下地赴,道:“你且回去静候,切莫四处乱走,大人召见时别寻不到人。”
田六接过物事,打开粗略一看,脸色微变,抬头问道:“此人在何处?带我见上一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