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71章 东莱新政(一)

姜述大喜,道:“仲德果然大才,所言与我所谋甚合。我数年间聚集文武,已得贤者十余,又因神人所授,明晓大势所向。若汉室有明主,我当鞠躬尽瘁,助汉室成就中兴之业。若汉室无明主,正与仲德方才所言,待时机成熟,退则割据自立,进则雄据天下。望仲德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细化的试行版规章制度,每个属吏的职责范围、评判标准、奖罚制度、监察制度,皆十分明确,做好了会重奖,做得不好会受到严惩。
程立行下大礼,道:“程立拜见主公。”
治理一个地方,头绪很多,不能乱动急动,要按照部署,分清轻急快慢,按部就班执行。东莱身处大汉东端,没有兵革之灾,太平年代其实没有多少事务。但是要大治东莱,这些官吏必须改变,给了机会再不改变者,那就马上走人。
姜述到任以后,另外一件大事是改造属吏。古代官员职位设置不多,因此多聘请本地读书人担任属吏。这些属吏出身本地,熟悉情况,暗中勾结操控,往往能驾空上官。庸碌无为者完全置于诸吏股掌之中,任其摆弄。即便精明强干者,也多受其影响。想要大治东莱,属吏是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。
奏折中讲明兴修水利与富民利国的关系,一旦兴修水利,河道水面全部收为国有,以便统一规划。私人兴修水利不规范,因此要服从大规划。再三讲明兴修水利势在必行,水利大兴,和*图*书沼泽变良田,农业产量高了,会养活许多人口。水利是利国利民之举,姜述没指望讨要钱粮,要的是优惠政策和诏书。有了诏书,行事就有借口,农业大开发就可以执行。而不是像去冬今春那样小打小闹,打几眼井,拦几处河坝。
人事问题解决好,许多事情就可以做了,有些事情属于新创,没有先例,规划好之后不敢轻易实行,姜述将几件大事写好奏折,送往京城。同时又给刘辩、张让分别写了封信。
以上官吏有多少人?三十六个编制,这些称之为郡吏,是由朝廷任命或是郡守征召去州衙报备者,如果将这些吏也称为官员,郡衙在编人员共多少人?四十三人。以这四十三人治理一郡,够吗?
这些织女只是种子,新式织机将要研发成熟,待新织机批量生产之后,在这些织女的带动下,纺织将成为东莱妇女最重要的赚钱手段,妇女有了经济地位,将会提前步入男耕女织的年代。纺织业也将成为东莱的大产业,当前棉花、蚕丝只能从外地购买,在纺织产业达到一定程度,蚕丝、麻葛、棉花等基础种植产业将会应运而生。
答案是否定的,因此各个职官职吏都配有属吏,职官的薪俸由朝廷负责,职吏的薪俸由朝廷和郡衙分担,属吏的薪俸由郡衙负责。县级还有一批属吏薪俸由县衙负责,县级以下还有无告无薪辅助性质的非正式吏。用属吏有许多和*图*书弊端,想治理地方,又不能全部丢弃,有些事情离不开这些人。
“别提这些,知道姜家为吏的多少人吗?青州一地,职吏以上者近千。”一位关系要好的属吏小声说道。
大面积兴修水利、规划商埠等事,牵扯事情很多,占地、移民、钱粮筹集分配等,不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许多事情百姓不明白,没有朝廷旨意会有许多额外麻烦。
这份奏折,特别在水利方面提出了一些好的建议,总体规划很有远见,荀攸看完奏折抄本,对刘辩道:“昌邑侯爱国爱民之心,凭此远景规划可见一斑。”
姜述上前扶起程立,道:“有仲德相助,成算大增矣。”
“让我们走了,谁能接替?他们行吗?”一位属吏小声嘟囔。
产业布局虽好,运作起来却不能太急,没有基础的情况下,勉强为之也是空中楼阁。姜述已经撒下种子,只需用心照料,自能茁壮成长,最终成为参天大树。
老者见这群人没有恶意,带着他们穿过村庄,走向村西口,指着一个破烂院落,道:“就在这里。”然后对着院落喊道:“驹子,有官爷来看你了。”
其他部门的官吏,则无需更换太多,开会交代一下,让属吏明白各自位置、权责、义务,这是底线,拿着国家薪俸,就要做好手头差事,不能敷衍了事,更不能以权谋私,若不努力做事,马上滚蛋走人。
姜述并没在坐等旨意,他送上奏www.hetushu.com折之后,第二天带了一大群人走访民众,这群人之中最惹人注意的是公主。公主当然不能抛头露面,乘坐马驾,面带羃罗,就是面帘。
院内有个憨厚大汉,正在浇院里几畦菜地,闻言出门一看,来了一大群官爷,愣在当场不知所措。姜述排众上前,道:“本官是东莱太守姜述,听闻你事母至孝,特与公主前来看望。”
在郭嘉、程立、贾诩等人眼中,姜述虽说精研儒学,行事却不讲儒家中庸、仁义,只有成与败;又注重商道,许多时候行事像个商人,追求利益最大化。与儒学大家行事风格殊异,如郑玄、胡昭讲究修身,性格温和,洁身自好;但与寻常商人也不同,寻常商人眼光短浅,见小利而忘大义。姜述融合了两方面优良之处,不好面子,不重过程,行事有些不择手段,只重视结果,但是绝对注重名声,不行天怨人怒之事。实际姜述无论外表如何包装,思想在现代清洗多年,实质上是一名典型的功利主义者。
甄姜嫁入姜家,带来许多嫁妆,最让姜述看重的并非金银财宝,而是织机和织女。当前东莱百姓思想封闭,穷苦人家女子除了帮助父兄做些农活,干些家务,纯粹是男人的附属品,没有经济地位。
大家不坑声了。没有实力,与姜家如何叫板?如何抗衡?那不是拿脚往铁板上踢吗?自处置三家大户以来,姜述行事非常高调,声名高,背景深,hetushu.com关系硬,族人多,有实力才有底气。
郡吏有多少?主记事掾史,主录记事;录事掾史,主记;奏事掾史,主奏议事;少府史,总典太守私家财务;门下督贼曹,主兵卫,巡查侍从;门下贼曹,主侍卫;府门亭长,主守卫;门下议曹史,主谋议;又有门下掾、门下史、门下书佐、门下小吏等杂务人员。涉及民政的官吏有:户曹掾史,主民户,祭祀,农桑;田曹掾史,主垦埴畜养;水曹掾史,主水利;时曹掾史,主时节祭祀;比曹掾史,主郡内财物,尾数之检核。涉及财政的吏有:仓曹掾史,主仓谷事;金曹掾史,主货币盐铁事;计曹掾史,主上计之事;市掾,主市政;涉及兵政的吏有:兵曹掾史,主兵事;尉曹掾史,主徒卒转运事。涉及政法的吏:贼曹掾史,主盗贼事;塞曹掾史,掌边塞之职;贼捕掾,主捕盗贼;决曹掾史,断罪决狱;辞曹掾史,主辟讼事。涉及交通的吏:督邮掾,主奉诏系捕,录送囚徒,催租点兵;法曹掾史,主邮驿;漕曹掾史,主漕运粮草事。涉及教育卫生的吏有:学官掾史,主郡学校事;郡掾祭酒、学经师、文学史皆主教育;医曹掾史,主医药事。
程立由此成为姜述心腹,进入集团核心,参与诸般机密。程立平时行事不瘟不火,慢条斯理,一旦决断,却是雷厉风行,张驰有道,委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织机和织女将给东莱妇女带来思想上的革和-图-书命,这些绝大部分人还没有意识到。姜述现在是多做少说,在城内择地建起一座工坊,将织机安装安毕,让织女当老师,传授织艺于众。这些织女熟悉丝绸和棉布的制作工艺,技艺精良,授徒也是尽心,织女数量增加很快,东莱百姓得益者众。
姜述雷厉风行清除丛家、候家,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,这就是杀鸡赅猴,对属吏来讲是杀猴赅鸡。猴都被杀了,鸡还敢生事?吏大多有实权,虽然不是正式官员,行的却是官事,因此不能听之任之。要大治东莱,就要进行人事改革,目前改革条件已经成熟,震慑力让属吏不敢生事,又有大量人才储备不虞无人可用。当然也不会全部换掉,皆换成姜家族人和亲信手下,不现实也不可能。
一大群人马浩浩荡荡,来到了一处村庄,庄里只有三十余户人家,皆是茅草屋子。张辽在前方开路,村头碰到一位老者,问道:“刘大驹家怎么走?”
姜述先是调整关键环节,要害部门全部换上心腹亲信。无论官吏是否效忠,要害职务统统不用外人。并非这些官吏皆不称职,而是因为姜述不了解,人心隔肚皮,将要害部门掌控手中,求得便是一个心安。
东莱郡设郡守一人,秩俸二千石,掌一郡大小事。都尉一人,比二千石,掌管军事;郡丞一人,六百石;长史一人,六百石,其余功曹史一人,五官掾一人,督邮一人。共有多少官员?七人。让七人治理一郡,行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