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73章 黄巾起义

贾诩道:“主公之意,若非想以豪族钱粮相诱?”
张让打听清楚,寻机向灵帝说道:“陛下,如今太平教兴旺,规模已经超过道教正统。听闻八州信众数百万,势力十分庞大。”
姜述接到姜战来信,急与贾诩、郭嘉、程立商议,程立道:“田楷虽有清名,但是为人迂腐,又方正固执,不能为我所用,不如除之。”
司隶校尉周异奉旨连夜审讯,安排得力属下分别独审,动了大刑,数人没挺过去,太平教详情逐渐清晰。周异读了诸人供状,知晓事关重大,命令属下继续审讯,带着供状火速来到宫中。
郭嘉道:“此法倒是妙计,只是可惜了许多钱粮。”
姜战道:“刺史大人为人正直,一心为国,下官甚为敬服。昌邑侯有书信在此,请大人过目。”
田楷思索一会,道:“召募壮丁训练成军,需朝廷明旨方可行之,如此不合律法。”
姜述掌握飞鸽传书这个秘密武器,京城近期举动和张角起事信息第一时间传到东莱,姜述与贾诩、郭嘉、程立等连日商议。朝廷宣布太平教为逆教之时,姜述已下令姜家族人进入战时状态。在青州各郡县任正职者,皆以防备叛民为名,开始招募训练壮丁;商铺开始大量储备粮草,采购战争物资;长山岛工坊打造的武器兵甲,秘密分批送达东莱郡城。
田楷读完书信,皱和_图_书眉思索片刻,道:“若想保全青州一境,目前青州兵马确实少些,昌邑侯此言有理,如今无旨便行此事,若为他人弹劾,会连累合州官员,此事还须谨慎行事。既然已让太子殿下请旨,何不略等些时日?”
七州之地顿时乱成一团,黄巾军攻占郡县,劫掠富豪。至六月十三日,黄巾军共攻占郡城十六座,县城不计其数。
姜述见贾诩微笑不语,道:“文和已有成算否?”
姜战为齐郡太守,郡治所与州治所皆在临淄,也依姜述之令招募壮丁三千,让族人善练兵者训练。田家在青州势力不弱,田楷很快得知姜家异动消息,此时让各地官府练兵讨贼的圣旨尚未传来,田楷怀疑姜家有不臣之心,召姜战到府上询问。
五月十七日,太平教徒马元义等十三位教首在西市车裂,三百八十人斩首,四千余众流边。
程立摇头道:“黄巾若入青州,青州必会糜烂。青州为我等根基,还是设法保全为好。”
张让道:“太平教势力发展很快,这几天老奴大略问了问,两个月前太平教开始在军中和宫中传教,目前北军入教者已有上百人,宫中内侍约有四十余人入教。”
郭嘉道:“不若行贼喊抓贼之计,使黄巾派兵入境,借机除去田楷等人。”
姜战历经官场,明白田楷之意,又得了姜述嘱咐,http://www.hetushu.com因此并不慌张,谓田楷道:“青州逆教信徒甚众,倘若黄巾大军来攻,内有逆徒响应,以青州如今兵力,能保全城池否?”
五月十四日,司隶校尉周异派遣兵马,分赴城外各县抓拿太平教众,至五月十六日下午,共抓捕太平教众三千余人。
五月二十日凌晨,太平教众在兖州、徐州、冀州、幽州等七州同时发动,太平教众头裹黄巾,称为黄巾军。张角称天公将军,二弟张梁称地公将军,三弟张宝称人公将军,各自率领兵马,攻掠郡县。
姜战从怀中取出一信,递给田楷。田楷接过信,信上言:“叔祖,黄巾荼毒天下,必将波及青州。贼子势众,以青州目前兵力不足保境安民。我已使太子殿下求取圣旨,使各郡县募兵自保。叔祖为辖下子民计,可先招募壮丁训练,免得贼兵入境时无兵可用。此次招募壮丁,先以乡兵名义征之,待朝廷圣旨下达,将乡兵列入战兵即可。贼兵主力距离临淄甚近,一旦决定向青州用兵,十余日便可到达临淄城下,训练兵丁千万不能怠慢。此举或不合律法,然为辖下子民计,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。”
姜战闻听此言,便知田楷不懂武事,道:“所谓兵贵神速,若是黄巾一端用兵,郡县仓促征兵,如何上得战阵?万望刺史允准,暂时以乡兵名义http://m•hetushu.com训练。”
众人平常皆听说过太平教,仅知道一些皮毛,此时才知太平教势力如此庞大,不由都倒吸一口凉气。刘辩道:“太平教实力非同小可,若是应对失策,恐怕骚乱天下。不若秘密抓捕洛阳教首,询问其间详情。若其果有反意,再思平叛之策。”
姜述摇头道:“豪门钱粮能为我等所用否?”
贾诩道:“奉孝与仲德之言,皆有道理。我有一策,若请张角出兵,行止却须听我等安排。如此即可除去田楷等人,又能使主公建立功勋。”
程立急道:“张角如何信得?其兵势甚众,若是背信弃义,岂非引狼入室?”
张让接旨,手下立即行动起来,很快将详情查个水落石出。张让向灵帝汇报结果,灵帝闻听太平教规模如此庞大,触起当年姜述所言内乱,当即召集刘辩、何进及三公九卿等高官密议。
姜述略一思忖,道:“张角此人甚有信义,与我等也有同盟之谊,若予其利益,不是不能为之。”
天色未亮,灵帝从龙床上被惊起,刚欲发火,张让称太平教首供出重大反情。灵帝这才息了怒气,急趋前殿召见周异,阅完供状,道:“传旨封闭城门,命周异统兵抓拿城中太平教教众。命张让会同卫士令抓拿宫中教众。命何进统领亲兵抓拿军中教众。四镇以上在京将领,卫尉、太尉手下将领,火速进宫http://m•hetushu•com议事。三公九卿进宫候旨。”
姜述点头道:“不错。我等行使新法,豪族正是掣肘之人。借黄巾之手灭之,正好去了毒瘤,日后治理青州,也会轻松不少。”
五月二十九日,朝廷下旨出兵平叛,授卢植、朱隽、皇甫嵩三将以重任,各统一路大军,分头迎击张角、张梁、张宝三路兵马。
张让道:“教义与道教相仿,都是劝人向善。信众却不简单,成分非常复杂,听说北军兵丁都有不少入了教,就是宫中也有不少信众。”
六月六日,朝廷下旨,授权各郡县自行招募兵马,保家卫境,合力讨伐黄巾。
灵帝大惊失色,道:“从速调查,越详细越好。”
姜述既然已有除去田楷之心,当下不以为意,刚欲动身,典韦来报:“官承在外求见。”
当夜,中军校尉袁术率领部下奉命秘密抓捕马元义等教首十三人。袁术为袁家嫡子,为人傲慢,眼高手低,以为此事手到擒来,内心并未重视。待到抓捕之时,没想到教首皆通晓武艺,又有诸多教众相助,密捕变为公开抓捕,最终虽将十三人全部抓获,但是消息已经泄露出去。
田楷为人方正,性情固执,无论姜战如何劝说,只以违反律法不准,并以州衙名义下令,严禁郡县自募兵丁。姜战大失所望,见劝谏无效,当即依命退下,将消息火速飞鸽传给姜述。又派管承快马前往东莱http://m•hetushu.com方向,阻住秘密运送兵甲前来的姜家族人。
灵帝平时不理朝政,只是决择大事之时上朝拍板,太平教之事虽有耳闻,却从未放在心上,对实际情况并不清楚,闻言猛觉心中一沉,问道:“往昔也曾听说过太平教,不知竟有如此规模。教义是什么?教众都是些什么人?”
诸人皆大笑,此议商定下来,程立坐镇东莱,贾诩潜去齐郡协助姜战,姜述、郭嘉一同秘密前去渤海面见张角。诸人皆未动身,齐郡又有消息传来,圣旨已到临淄,允许各郡县自行训练兵马。
至天亮,洛阳城共抓捕太平教众为首者数百人。当天上午,大将军何进调兵遣将,逮捕军中教众,又按圣旨分派部队驻守京城周边要塞。下午圣旨下达,宣布太平教为邪教,各地教众十日内退教者免罪,十日内未退教者皆以谋反罪论处。
姜述穿越之初收伏管承一伙,前期探听消息,延请文武众人,立了不少功劳。姜述见管承甚是机智,断文识字,心思不少,又事母至孝,让他跟随族学学习兵课。管承因此感激万分,自从拜了姜述为主,为事一向干练,对姜述忠心耿耿。后来姜战担任齐郡太守,姜述安排其为齐郡门下小吏,管承也算有了正经出身。因为齐郡为姜家根本,姜述平常使管承掌握齐郡情报,颇为倚重。
灵帝闻言又是一怔,急问道:“北军有多少人入教?宫中又有多少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