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75章 贼喊捉贼(一)

亲兵护送田楷退入内城,见箭头透胸而过,已是难以医治,田楷自知难免,却猜不到背后乃姜家设计,命人将姜战等内城文武召来,道:“我深受重伤,已是难免。临淄内城坚固,请公等坚守。前番昌邑侯让各郡县募兵,先见之明令吾惭愧。黄巾势大,能保全合州百姓,驱逐黄巾之人,唯有昌邑侯可以胜任。请诸公以我及州衙名义行文,推荐昌邑侯兼任本官职务,如今青州面临大难,诸公请齐心协力,共保青州……”
校尉答道:“皆传逆教信众内应,于夜杀开城门。”
裴元绍拍马上前,喝道:“吾义阳裴元绍,特来会你。”
是夜月白风清,管亥部依约来到城下,已是半夜,姜战暗使心腹打开城门,黄巾军鼓噪直进。田楷住在内城,闻听外城呼喝连连,慌忙统兵到外城来看,正遇守军慌乱,众将各自统兵混战。田楷询问郡兵校尉,道:“黄巾贼如何进城?”
姜丙出阵,日不移影,连败黄巾六名大将,管亥最后上阵,连战五十余合,回马便走。姜丙呼喝一声,统兵追击,怎奈黄巾兵马众多,又有强军断后,姜丙见状不敢追击,引军返回城中。
连折两将,兵曹刘江脸上挂不住,见手下已无勇将,亲自披挂上阵,但见其披烂银铠,头裹赤帻,手横长枪,骑花鬃马,正是一员猛将,出城搦战。裴元绍出阵迎战,刘江飞马挺矛,直取裴元绍,两人相战激烈,两边士兵喝采不断,大战四十余合,裴元绍气和-图-书力不加,拨马奔回。管亥挥刀上前拦上刘江,救得裴元绍,两人大战二十余合,刘江不敌,欲待奔回,管亥取弓搭箭,正中刘江后心,众军救得刘江回城,刘江重伤昏迷不醒。
黄巾军攻下城池无数,所过之境,大户人家伤亡惨重,钱粮皆被劫掠一空,这次随去东莱的船只足有十船,其中满载金银财宝,即便黄巾兵败,张氏一族赖此亦可成为世上巨富。
姜述笑道:“请将军放心,我必会尽力而为。”
晚上安排姜述等人住下,周仓谓张角道:“师父只有师妹一女,姜述虽与师父盟约,然而交情甚浅,其后若有异变,或会挟师妹为人质,或会抓拿师妹邀功,不能不防之。”
外城皆为贫穷百姓所居,黄巾军并未杀戮,虽然攻入城中,但是损失不大。待天亮之时,百姓闭门在家,不敢出门。听得街上鼓声大振,喊声大举,如天摧地塌,岳撼山崩,众皆失惊。至午时,官府出榜安民,敲锣通知贼军已退,百姓方才出门探听,却见城中皆是官兵,这才放下心来。
姜丙统兵入城,士兵一齐欢呼,田楷见士气复起,不由大喜过望,重赏姜丙。因为无将可用,将守城重担委于姜战。姜战奉令暗自高兴,命令心腹把守四门,将州军都调入内城防守。
同一时间,管亥统兵杀至临淄城下。临淄城驻有州、郡、县兵马共计两万余众,田楷见黄巾兵马与守军相若,惶恐之心大减,会同辖下文武至城和图书墙观看,见管亥部下披甲之众一半有余,身形长大,确为精兵,谓姜战道:“昌邑侯果然神机妙算,黄巾贼确非普通贼人,委实不易对付。此般情形来看,昌邑侯以一郡兵马应对七万贼众,处境恐是艰难。”
裴元绍回阵交上首级,听闻敌将搦战,重又拍马上阵,两将挥刀挺枪,厮杀起来。齐猛比黄楚武艺高些,勉强支撑十余合,不是裴元绍对手,拨马回走,又被裴元绍策马赶上,一刀劈下马来,复一刀取了首级。
早在黄巾起事之初,姜述便公开招募壮丁五千,接到州衙募兵自保的文书以后,姜述发布紧急征兵令,三日内各县又招募壮丁两万余,在各县紧急训练。姜述得知黄巾军东进消息,聚集郡兵及各县精兵三千,会同粗训成军的东莱新兵两万西行,至胶莱河畔与黄巾主力隔河相持。
田楷喝令州军向前,摆设军阵护住主道,欲将黄巾军挤出城去。正逢管亥杀到,火光下望见田楷,暗自取弓拿箭,连放数箭,前两箭皆被田楷亲兵挡住,第三箭正中田楷前胸。众军见田楷受伤,军心尽失,正好姜战领众过来,呼喝众军退往内城。
如此神兵有价无市,张角因此不问价格,大喜道:“如此多谢,需用多少银钱,尽管跟宁儿说,彼处银钱足用。”
青州守军连折数阵,士气低迷,刘江重伤,黄楚、齐猛皆亡,田楷回观属下诸将,皆面露惧色,田楷知不能再战,收兵回城,只是固守城池。贾诩夜间http://www•hetushu.com派亲信潜出城外,与官亥、官承筹划相关事宜,与姜战连夜安排妥当。次日下午,管亥复统兵到城下搦战,田楷不敢出战,让挂出免战牌。姜战谓田谐道:“姜家有数员勇将,或能胜上数阵,挽回士气。”
田楷部下已无勇将,正愁士气低落,遂应姜战所请。姜战使姜丙出阵,姜丙武艺还比不上二兄姜丁、四弟姜乙,实则不如裴元绍,明显不是管亥对手,但已得姜战嘱咐,心中有底,统领郡兵出城列阵。
次日上午,姜述告辞回去。张角换上便衣,一直将姜述送至码头。临上船时,一批护卫簇拥张宁前来,张角将张宁唤到眼前,道:“战事无常,不得不预留后路,宁儿随昌邑侯先去东莱安置,定要低调行事,不得张扬,以免让昌邑侯为难。昌邑侯年纪虽小,但思虑慎密,品德又好,可以依赖,平常有疑难之事,要多向其请教。若是为父兵败,海路是唯一退路,为父让五百忠诚亲卫随你同去,建设基地,储备粮草,以备后用。”
两将交锋,未及三合,黄楚气力不加,拨马回奔,怎奈坐骑久疏战阵,马前失蹄,被裴元绍上前一刀取了性命。府门亭长齐猛与黄楚交好,见状不顾请命,径直飞奔出城,策马大呼道:“裴元绍出来领死。”
仔细叮嘱张宁一会,上前又对姜述道:“我只有宁儿一女,平常娇纵得很,以后昌邑侯多加照顾。”
八月十一日夜间,姜述统领一万五千余兵丁,偷渡胶莱hetushu.com河,夜袭黄巾军主力大营。黄巾军主力不知虚实,交锋小半个时辰后撤出十里重新扎寨。东莱军俘虏黄巾军两万余众,缴获钱粮无数,解救被劫掠百姓十万余众,分到各县安置。
七月十七日,在诡异中沉寂的青州突然爆发战事。黄巾军渠帅管亥,统领大军进入青州,号称二十万,一路绕过郡县大城,只是攻打城外富豪大族的堡塞。青州守兵不足,姜家一系官员将领得了姜述命令,将兵马紧缩城内防御。高门豪族堡寨多在城外,虽有不少家丁,但在黄巾军庞大兵力面前不堪一击,管亥部绕过平原、乐安两郡城池,一路只是劫掠田庄粮草,到达北海之后分兵,主将管亥统领三万精兵往南攻打青州治所临淄,副将程远志统领其余大军往东攻打东莱。
姜述欲让张角成为前方屏障,日后隔绝朝廷信息,不想让张角败得太快,略一思忖,道:“既然将军开口,我卖给将军二万柄长枪、二千套精甲。”
管亥在城下呼喝挑战,青州门下督贼曹黄楚自谓弓马娴熟,上前请战,田楷允之。黄楚引领三千精兵出城,依城列阵,大呼道:“吾沛国黄楚,谁敢决一死战?”
管亥见有人出战,扭头问身侧蒙面人道:“此为姜家人?”蒙面人正是管承,隐瞒身份藏在管亥军中,答道:“此姜家家丁姜丙,武艺虽是不俗,但非长兄对手,还需长兄容让,令其取胜,配合今夜袭城。”
张角摇摇头,道:“姜述此子野心虽大,然而为人仁义,名声和_图_书又高,可为托孤之人。宁儿赴东莱定居,姜述必会保其平安。”
田楷在城上看见姜丙大发神威,谓姜战道:“想不到姜家竟有如此勇将,此次战事怕要多多依仗。”
饭后,张角召张宁过来。张宁十五岁,比姜述大了两岁,论起端庄漂亮,不如甄姜,但娇媚异常,可以说是妖媚,眼神所至,竟让姜述有些心神动摇。
管亥扭头一看,见是师弟裴元绍,知其武艺不俗,道:“此战为首战,务要取胜,以慑敌心。”
张辽在洛阳训练的特种兵隐在官亥军中,由太史慈统领,按照姜述提供的名单,借助乱势入城清理世家大户,城内皆有姜家族人亲信内应,行事十分顺利。官亥领兵所过之境,城外黄巾攻打堡寨,城内太史慈领兵清洗豪门大族,诸世家人财损失惨重,太史慈部抢劫无数细软银钱,皆按计划藏于城中预留地点。
此话未曾说完,田楷已经咽气,刺史、兵曹已亡,州衙属官无当大事者,众人推姜战为首安排诸事。姜战按照田楷遗言,用田楷名义书写公文加盖青州印章,安排亲信火速送往京城。又请出贾诩坐镇,调配州军,提拔姜家族人,尽夺州军将兵之权。
张角忽见姜述部下兵器锐利,要来一柄长枪,试试份量,又仔细观察,果真锋利无比,心道麾下兵马兵甲不全,若能配上如此神兵,战斗力必会大涨,道:“此枪锐利,能否卖我一些。”
管亥本欲上前,身后早有一人打马近前,道:“杀鸡焉用牛刀?师弟前去取其性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