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77章 情定张宁

两人面对面对着眼出神,不知道内情的人肯定以为两人含情脉脉,正以眼神交流感情。两人如今的状态很相似,但绝不是认真看着对方,而是一种视若不见,思绪都已飘到远方。
“想学吗?晚上请吃酒,我跟你说说。”典韦很骄傲地说道,他随姜述时间最长,姜述泡甄姜的花招见识了不少。
时间似乎静止下来,在柳绿花红的季节,少男少女相偎相拥,从美丽的水榭跳向清凉的湖面。将要落水之际,少男妖异地一扭身,抱着女子借力一跃,又跳回了水榭。
“疼,疼得说不话来了。”姜述说道。
“得了,听了也学不会。这顿酒钱还是省下来吧。”许褚不傻,看问题很透彻,他知道主公泡妞的手段学来没用,不同的人使用同样的手段不一定会有同样的效果。
长吻,似乎忘掉了时间的长吻。如果说刚才的吻是一时冲动,如今的吻就是定情的吻了。
红唇软软的,有股水果天然的香味,还有些微微的凉意,诱惑姜述想品尝里面的丁香。但是他忍住了,因为他看到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泪光闪烁,妩媚的娇容露出惊讶或是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“别……前边有水。”姜述大呼道。
姜述连忙将她放开,道:“美女,请原谅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“不疼了?”张宁笑着问道,她非常欣赏和-图-书姜述方才的模样,有些敢怒不敢言的味道,或许是因为好男不跟女斗,看到他吃亏后愤愤不平、欲言又止的样子,张宁感觉十分舒心。
这让姜述感觉很满足,有一种俘获了女孩芳心后的成就感。
姜述道:“不过我已经大婚了,你的身份又不便暴露,不过未来我一定会给你名份,还要用我的一生去爱你,守护你。”
“以后与我谈话时不准无视,尤其不许盯着我看时却在想别的事。”张宁正色说道。
“你放不放。”张宁的声音高了起来。
张宁做了一个让人很无语的动作,上前扭着姜述的鼻子,道:“我比你大,是你姐姐,我应该骄傲,而你不能。”
去倭岛采矿的矿工问题也解决了,倭岛那边发展顺利,又新开了一座硫磺矿、一座硝石矿,这两个矿由姜述个人投资,暂时由臧霸的副手吴敦管理。
张宁一点也不害怕,近日相处她已摸透了姜述的脾气。姜述的心肠很软,尤其是对女孩,甚至可以用放纵形容。
“幸亏绳子长度刚刚好,不然我们就成了落汤鸡了。”姜述没有良心地笑道。
姜述滔滔不绝地讲着,似是后世招商引资的官员,无意中发觉张宁竟然走了神,这让他心中有些恼怒。费了好多脑筋,讲述了半天,最终却发现对方没听进去,这种感觉让人m.hetushu.com非常失落,格外沮丧。姜述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闭上了,毕竟张宁还是一个小女孩,在后世只是一个初中生,浑然忘了已经同床的正妻万年公主比这个小女孩年纪还小。
“投降。”姜述认为这个决定非常英明,他话音刚落,张宁的小手马上缩了回去。
“不放。”姜述坏坏地笑笑,然后正色说道。
“我就喜欢欺负你。”姜述的声音更低。
“啊!”一声惨叫声响起,吓了张宁一跳,她方才不过想让姜述从那种状态中醒来,不料因为恼怒,手上略加了些劲道,却闹出这惊天动地的一声。张宁心虚地看了看周围,门口处只有两个傻大个,一个叫典韦,一个叫许褚,这两个傻子有些耳聋,如此惊天动地的声音竟似没有听到,只是扭头看看随即回过头去,视若无睹。张宁不由对姜叙选择的护卫感到悲哀,若是出现意外情况,这两个傻大个根本不能及时做出反应。张宁心中暗道,回到岛上定要挑选几名精明的护卫送给姜述。
“我喜欢欺负你一辈子。”姜述的声音非常轻柔。
张宁很喜欢这种感觉,很快她就软了下来,整个人似是挂在姜述身上,继而身子直往下坠,因为姜述的手不老实地动了起来。
张宁似乎没有听到,她感觉遭受了天大的屈辱,她不知如何处理才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好,所以她要寻找一处僻静的地方冷静一下。奔跑中她的双眸突然充满恐惧,因为她的娇驱从水榭直接冲向了水面,身体突然失衡让她不由自主惊呼一声。
“你敢哭我就吻你。”张宁无耻地威胁道。
“你放开我。”张宁想大声斥责,但是话说出口声音却变得很低。
姜述并没有传说中的轻功,他飞奔之时,急中生智抓紧水榭边的一条绳索,才借力跳了回来。很惊险也很精彩,可惜美丽的水榭毁了。两人刚刚站稳脚根,还未完工的木榭被方才的巨力一挣,向一边缓缓歪去。姜述此时抱着张宁,大步飞跃,刚刚到达岸边,只听一阵吱吱的响声,木榭已经歪在水中。
典韦无意间扭头发现,转过身去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,耸着肩弊得难受。许褚发现典韦的异状也扭头望了一眼,更是弊不住笑,捂着嘴冲着院外跑去,不一会远处传来压抑的笑声。
良久,两人才分开,姜述盯着那双诱人的双眼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嫁给我吧。”
“老典,公子手段的确不一般,看看,又上一起去了。”许褚虽然没有回头,但却明白后面发生了什么。
“你欺负我。”张宁突然将脸埋在姜述怀里。
“那会伤你的心吗?”话一出口姜述就后悔不迭,这张嘴最近与甄姜调笑惯了,冷不丁和图书说出这么一句话,显得十分轻浮,会让别人轻视。
姜述如今自我感觉良好,说服张宁花钱很难,因为张宁不懂经济,内行说服外行同样十分艰难,说服她兴办工坊不太容易。但将张宁变成他的女人似乎不难,从刚才发生的一切来看,姜述似乎已经成功了。
这句话让姜述良好的感觉顿时烟消云散,于是他恶狠狠地说道:“我也很骄傲。”。
张宁刚要习惯性地顶嘴,话在嘴边,一下打住,脸色一红,低声道:“嗡。”
夸张的神情让张宁不由感到很好笑,她的小手轻轻抚摸着姜述的大腿,有些暧昧的味道。但是姜述却不这样想,他知道小美女如此这般,是想让他再品尝一下刚才的滋味。
“会。”张宁很妩媚地点了点头,笑着说道。
似乎有一双手抱住了她,张宁惊恐之余睁开眼睛,却看见一双满含关爱担忧的眼睛,她似乎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,心头升起很安详、很愉悦的感觉。
“你不放,我要哭了。”张宁无奈地威胁道。
张宁首先醒过神来,她发现姜述正愣愣的盯着自己,不由有些羞涩,又有一些小小的自得,继而发现姜述眼神飘忽,应是将自己无视了,这种感觉如同姜述方才的感觉相仿,正以为被别人重视而沾沾自喜时,却发现真实情况却是被别人直接无视,这让张宁与姜述方才的感觉http://www.hetushu•com相仿,不由自主心生怒意。
“抱着你的感觉真好,真舍不得放开。”姜述嬉皮笑脸地说道。
姜述对这位越来越放肆的女孩简直无法忍耐,他恶作剧地想报复一下,顺势将张宁抱在怀里,恶狠狠地说道:“我让你骄傲。”继而吻向那娇艳的红唇。
姜述痛呼一声,刚待斥责张宁几句,见张宁的眼神在恼怒之余还有怜悯之意,这让他顿时无语,也许对美女视若无睹确实让人伤心,既然伤了别人的心,这也算是自作自受。
张宁比姜述大两岁,非常妩媚,眼睛很大,水灵灵的勾人魂魄,此时神游在外,连姜述停住话头也没有注意。姜述识趣地闭上嘴看着张宁,他忽然发现张宁的眼睛很美,他想起何后的话,认真研究这双眼睛里隐藏着什么秘密。他感觉到一份纯真,一份担忧,一份怜悯,这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,姜述不由觉得忽悠如此善良的女孩有些不该。
甄姜、张宁跟随姜述来到长山岛,这里有最新生产的新织机。长山岛的工坊又扩大了数倍,流民的到来虽然费了姜述不少粮食储备,但也带来了不少好处,长山岛的工匠基本饱和。
张宁嘤咛一声,流着眼泪往外跑去,六神无主间却跑错了方向,反向水榭尽头奔去。
“因为,我很骄傲。”张宁接着说道。
“我相信你。”张宁将头埋在姜述怀里,再也不想分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