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79章 工农奠基(二)

现代有照相机、卫星图,占地补偿尚且生出许多纠纷。古代地图都不精致,百姓在田间立一块石碑,简单划分一下界限,有的私下约定,官府处没有备案登记,姜述又不想强行压制百姓,这就需要提前做好准备工作。
管亥和郭嘉两位主将心中有数,每次作战皆是控制交战规模,都是佯战,一触既撤。后来发现这种练兵办法很好,两人默契地三天一大仗,两天一小仗。郭嘉又将各标兵马轮换,将各郡守军和新兵次第调到战场作战,数月下来为青州练成五万精兵。
随后姜述的奏折到了,汇报了青州百姓战后恢复情况,与黄巾军的近期交战情况及各军部署现状,都是应该汇报的军政事务。接着说本欲进京面圣,未料到百姓误以为朝廷想调其入京,以致流言四起,担心生变,因此不敢动身。又得知部分郡县将奏折送达京城,惊扰朝廷,感觉十分不安。还说政令不畅,青州大乱始平,调集钱粮、征调兵丁等,各级官员常有推托拖延之事,刺史虽有权力,但是受到诸多限制,许多事情不能杀伐立断,往往耽误军机。又因道路不通,诸事往来请示不便,请求朝廷战时在青州设立一职,代天子牧守一方,管辖境内军民。最后讲到钱粮,自黄巾作乱以来,州衙钱粮早已耗尽,各郡县因为前期战事耗费不少,又需安置数十万流民,如今多数郡县库房已经见底。前期姜家已经尽了全力,合族钱粮皆已垫付一空,田产商铺也全http://m.hetushu.com部抵押,但支撑不了太长时间,请求朝廷支援钱粮。然后附上最近调整的青州文武名单。
姜述说完,签完州衙公文,让国渊先不忙向下传达,先做好相关布置,对安置赔偿一系列工作细致嘱咐一遍。实质上安置不是难事,只须银钱到位,官员称职就能办好,最难办的是占地补偿。
隐瞒田产此时已成习惯,不仅豪族大家,上行下效,百姓也是能瞒则瞒。汉末耕地总数量比东汉初低了三成,加上新开荒地,可以想象瞒了多少?第三遍统计表文报上来了,增加幅度还是不大。
姜述大约有个底,闻言并未吃惊,心中盘算一下,银两能够挤出来,道:“静若处子,动若狡兔。要动就抓紧时间,正好还有不少流民没有安置,充分利用起来,可以省不少钱粮。”
按照规制,各州主官年前要赴京面圣,汇报本州情况。姜述心中有亏,担心东窗事发,不愿赴京。程立想出一个主意,使人放出流言,谓朝廷欲调姜述入京。这下百姓不答应了,自从黄巾入境以来,青州百姓受祸极轻,姜述治政清明仅是一个方面,以一郡之兵尽复青州全境,这份武功不仅是平头百姓,就是富绅大家也是认同。在这大乱之时,若无文武全才支撑,倘若黄巾军再入青州,谁能应付得了?因此各郡百姓听到传言,陆续上书官府,恳请朝廷留下姜述继任。
君臣之间由此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最终双www.hetushu.com方妥协下来,按照一比二的比例,内府出三分之一,朝廷诸臣筹集三分之二。达成协议以后,诸臣开始忙活起来,与各大家在京里的代表谈判。距离战乱之地近的大族内心发急,担心黄巾军攻破老巢,听说朝廷缺少钱粮,二话没说,捐出不少。远离战乱远之地的大族就不好商议了,惜钱如命,众朝臣说破了嘴皮,但是收效甚微。
姜述现在非常舒服,夺了青州全境,大户虽被残害不少,但是郡县城池多数保全,百姓没有受到太大骚扰,元气恢复很快。豪门大户就是毒瘤,如今被管亥和太史慈联手除去不少,姜述非但没有心痛,反而为此欣喜不已。
“下官打算先从凤凰山与歪子顶着手,这样可能效果最好,而且存下充裕的水源,天旱时下游逐步筑坝截水,可以惠及更多农户。大人订出大目标,下官稳妥行动,很快就会见到成效。”国渊兴奋地说道。
国渊又拿出几张草图,全是姜述所授的素描画法,上面有各种数据,山脉湖泽河流的地形图,一共绘制了二十多张图纸。这些图纸与数据,是国渊一班属下费了数月时间绘制而成。
姜述在东莱操办水利、商埠诸事,战场上以郭嘉为首,关羽诸将为辅,实则也在练兵。间或列出兵阵小战一场,等同演练,伤亡的人不多。众将士见血之后,开了眼,战力提升很快。对恃还有一个好处,众将士不知双方私下有约,在实战中心理也磨合成熟,知晓了战http://m.hetushu.com场上刀枪无眼,平时操练主动性很高。
历史上黄巾军劫掠成性,所过之处如蝗虫过境,寸草不留,百姓因为一无所有,无奈之下只得从贼,因此黄巾军人数众多,但是缺少兵甲,战斗力不行,又没有后勤补充体系,进入相持阶段,很快现出劣势,导致张角死后一溃千里。
姜述的点子很管用,国渊在下达公文前,先让库区涉及各亭报各家占地面积。各家接到通知,想不到是官府占地补偿,以为重新核定田赋。统计数据交上来,田渊不由乐了,各家报的面积不仅没多,反而大大缩水。
掌握在朝廷手中的钱粮将尽,大部分钱粮都为豪族大家控制,朝廷又不能如黄巾军般劫掠,因此日子过得非常凄惨。实在挤不出钱粮,朝臣会同商议,上书灵帝请开内府。灵帝看完群臣奏折,心中怒火直冒,心道这些朝臣平常不与皇家一心也就罢了,如今天下大乱,不设法向世家大族求助,反将手伸进内府,这不是欺负人吗?但是朝堂上又离不开这帮人,钱粮也是急需解决的大事,钱粮不足前线兵丁如何打仗?若是前方大军溃败,重演赤眉军的往事,反贼杀入京城灭了朝廷怎么办?
相持三个月,天气逐渐寒冷,雪花开始飘了起来,姜述命令传达下来,诸军撤回各自防地。青州军撤回不久,管亥也接到军令,分兵后撤到附近各城休养过冬。
现在这支黄巾军与历史上大不相同,同样占据郡县,攻打豪强,劫掠钱粮,www•hetushu•com但是张角听从姜述建议,非常注意民生,聘请部分文士处置政事,又得了姜家部分族人相助,所过之处虽然免不了劫掠,重点皆放在大户人家,百姓不能说是毫发不伤,但至少能留下口粮种子。与朝廷大军进入相持阶段,钱粮尚能应付过去,兵丁能够吃饭喝足,所据郡县也没有出现大灾荒。
还有具体施工图,看得姜述快要晕了,道:“子尼,这件事就按你的想法来办,需要多少银两,你报一个数给我,我会想办法解决。”
洛阳城内却是愁云密布,车骑将军皇甫规统兵十万在西北平定羌人叛乱,卢植等三路兵马与黄巾军相战,打仗不仅要靠兵丁,还得有钱粮支撑,朝廷财政本就不足,如今四路大军每日耗费无数,诸位朝臣为了筹集钱粮焦头烂额。
各郡县文书报上来,姜述却坚持不接,程立、贾诩等稍微暗示一下,群县官员心知肚明,径直将文书报往京城。
灵帝与张让商议半天,下了旨意,不仅内府要出钱,朝廷重臣、世族大家都要出钱,按一比三的比例。诸臣一看全傻了眼,若是世族大家能出钱,朝臣用得着如此愁苦吗?国家危急之时,身为朝廷重臣,自家出钱出粮不是不可以,但是如何说服家族中的其他人和其他世家大族呢?
就在众臣愁眉苦脸之际,青州各郡县的奏折到了,事情不大,就是百姓请求朝廷不要调走姜述。如今青州四边除了大海,都是战乱之地,就是朝廷想派官员过去,也无人愿去。当今形势唯有姜http://m.hetushu.com述能稳住青州,调走姜述万万不行,因此众臣联手上了折子,附上青州郡县百姓的请愿书,灵帝本无调走姜述之意,当下允了。
官府已经仁至义尽,将公文行了下去,这下投机者哭了,实在人笑了,各家已经签字画押,那些隐瞒面积的只能自吞苦果。
地方少了世家大族的牵制,用人之时便少了掣肘,官员交接十分顺利,东莱实施的各项政策得以迅速在全州推广。青州百姓在秋收之后,元气已经恢复,被灭大户遗下不少无主耕地,许多百姓反而因此受惠。州、郡、县官府按照姜述命令,在冬季到来之前,救助孤寡,开设义舍,青州全境冻饿丧命者少之又少。百姓就是如此简单,受惠之后皆言姜述好处,姜述在青州声名日隆。
按照姜述的吩咐,又通知一遍,让涉及各户不得隐瞒,否则官府重办。几天之后,重新报来的面积有所增加,但是变动不大。国渊又派人通知一遍,不许隐瞒面积,将实际面积报上来,对各家有益无损。这次认真起来,让涉及各家家主在报表和草图上面签字画押。
“二十余万两。”这些工程全修下来,估计得三十余万两,国渊担心吓着姜述,将数字稍微往下降了降。
随着时间一步步推移,四处主战场都在相持。表面看来,与青州兵相持的管亥部人数不少,实际战斗力却非如此。张角、张梁、张宝所辖主力名副其实,都有百战历练出来的精兵。管亥大营只能算是练兵基地,声势虽然不小,除了嫡系三万兵马,其余全是新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