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82章 诸葛家族

方才温播等人在山下迎接,姜述心里便犯嘀咕,当初还以为攻下开阳消息传出,南华真人猜测自己会来,因此安排诸徒在路上迎候。此时闻听玉丰子之言,这才相信南华真人有未卜先知的神通,愣神好一阵子,这才回过神来,点了下头道:“既然如此,在下就不客气了,还请道长代为引路。”
“两位真人不必多礼,尝闻两位大名,今日一见,果然不凡,当真出尘之士也!”姜述前番受过左慈恩德,见于吉亦是仙风道骨,不敢怠慢,连忙上前拜见。
姜述转世前原本不信鬼神,穿越之后因为奇特遭遇,对鬼神心存敬畏,如今未曾开口说话,信息跟随意念传达,这让姜述对南华真人更是敬畏有加,一时间气血不稳,竟有些情绪失控之状,不得不深吸一口气,这才勉强压制住心情波动。姜述、玉丰子进门显然惊扰到了另外两位老道,亭内三人突然同时一动,接着一片璀璨无比的耀眼亮光陡然乍现,非常突兀,令措不及防的姜述有些眼花脑眩。
结合史上所述和情报汇集,姜述认为南华真人是汉末最牛的避世高人,其徒左慈、于吉名满天下尚是小道,其传授天书《太平要术》给张角,直接导致黄巾之乱,摇动大汉根基,准确的讲此人才是大汉的真正掘墓者。
“贵人谬赞,两徒委实担待不起。”南华真人说了一句,m.hetushu.com引领姜述入室。
姜述又召诸葛亮上前询问,见他年少沉稳,心思机敏,识见不凡,少年时便与众不同,果然名不虚传。姜述谓诸葛玄道:“司隶校尉周异之子周瑜,昔日托付本侯教导,本侯今见诸葛亮聪慧,可为周瑜学友,欲索去青州就读,先生以为如何?”
道士再次打了个稽首,微笑着道:“贫道玉丰子失礼了,还请贵客海涵。师祖吩咐小道若是贵客到了,只管自行进门,无须通禀。”
诸葛玄子侄共十一人,成人者唯诸葛谨最贤,余者碌碌。诸葛亮年方九岁,诸葛均更是年幼。姜述见诸葛谨举止稳重,应对得体,道:“子喻才名甚佳,为本侯书记如何?”
诸葛玄以前为官只至县令,如今可为郡守,自是欣然应允。姜述又道:“听闻贵家书香传家,可否引见一下子侄?”
“你两人近年进展尚可,假以时日,大成有期。”南华真人起身,点评一句,不待两徒说话,身子一旋,未见其如何作势,数步便已迈到姜述近前,扫了姜述一眼,眼中立马掠过一丝异色。
“在下冒昧前来,多有打搅,还请真人多多海涵。”姜述心生敬畏之余,又被方才光亮扰了心神,礼数上却不肯有失,客气地拱手施礼道。
姜述少年成名,又首创青州国学,诸葛亮能入姜述法眼,可是天http://www.hetushu.com大的福分,诸葛玄安有不从之理?
姜述安排完诸事,盘算还有数天空闲,分配众人任务,在典韦、许褚等人卫护下赶往琅琊宫。琅琊宫位于琅琊县境内,建于青徐两州边界山海相连之处。姜述起初以为琅琊宫建于崂山,出任东莱太守以后才知崂山属于青州境内,此时赶到琅琊宫山脚之下,才知此处应是后世大珠山。
姜述一行刚至前山,见温播领十余老道早于路侧等候,姜述心中暗自生异,下马步行上前,道:“在下姜述,前来拜见南华真人。”
“还是在下亲自前去,方显敬意。”姜述一路步行过来,就是为了体现敬意,当下不想失了礼数,挥手示意护卫在原地等候,只带典韦、许褚向观门行去。温播等人见状,也不勉强,紧跟在姜述身后。
琅琊观占地不大,只有三进院子,不多会便已到了后院,温播诸人未奉号令,行到前院停下,只有典韦、许褚两人护卫姜述随同田丰子入内。转过一道照壁,入眼便见三位老道端坐院中石亭内,两位老道背对姜述而坐,从后面看须发皆白,面朝院门的老道须发却是半白半黑,脸色粉红,飘然有出世之态。
事务基本理毕,姜述省起琅琊宫之事,自从穿越以来,姜述屡次想去琅琊宫拜见南华真人,求其指点时空穿梭之道,但数次皆因事务耽搁。南和_图_书华真人并非后世唐代所封的庄周,而是另有其人,此人虽未成仙,但应已经得道,在姜述心中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。《三国演义》记录左慈戏弄曹操,于吉戏弄孙策,而这两位名传后世的大神,皆是南华真人之徒。《三国演义》记载,将三卷天书《太平要术》传给张角,让其普救世人者也自称南华老仙。
姜述第一眼望见此人,便发现其双眼似有无穷魔力,内心感到一阵悸动,一缕信息忽然浮上脑际。南华真人姓李名俨,自幼习文练武,精通地理、道学、阴阳学,冠礼后四处拜师求道,游侠江湖。后来拜入一位无名道长门下,精研术数,善于技击剑术,曾亲手格杀十余江湖巨擎,游历江湖四十载,无人可敌。六十岁后在此处建观,专心悟道,间或教授弟子。
姜述此次阳都一行,延请诸葛玄出任太守,召诸葛谨为书记,收诸葛亮为徒,又费心安置诸葛族人。诸葛玄为之感动,当即下了投奔决心,拜伏于地,道:“诸葛合族为主公效命。”
大珠山位于琅琊城东五里,琅琊观建在后山半山腰处,名为道观,却无香客。琅琊观是南华真人修炼之地,其一生授徒无数,此观并不对外开放,只是为授徒之所。前山所建道观名为秩志宫,原为于吉主持,后来于吉游历江东,此宫为于吉师弟温播主持,香客平时皆在秩志宫上和*图*书香。
就在南华真人与姜述应答之际,两位老道已行到近旁,见二人见礼已毕,同时高声见礼道:“老道左慈、于吉见过贵人。”
左慈被姜述一问,便要出言之时,不料南华真人笑呵呵地开口打断道:“贵人乃是稀客,且进屋一叙如何?”说完,南华真人一摆手,请姜述当先而行。然后又谓左慈、于吉两人道:“贵人金贵之体,时间繁忙,今日一述也是有缘,你两人一同作陪吧。”
“贵人稍候,老道前去叫门。”温播年纪虽大,但是陪着姜述走了两个时辰,丝毫没有疲态,赶到观前,彬彬有礼对姜述道。
左慈细看姜述,面色微微一变,不由自主轻噫一声。左慈这一轻噫,姜述心头立马一跳,只因自家事情自家最是清楚,在这三位以异术闻名于世的高人面前,委实不敢掉以轻心,连忙问道:“谢过元放先生上次搭救之恩,在下有何异状否?”
众道上前施礼,温播道:“奉家师之令,前来接引贵人。”
“贵客请随我来。”玉丰子再未多言,示意众人随其进观。
“不敢,老道未能远迎,失礼之至,还请贵客多多包涵。”南华真人还了一礼,逊谢道。
未等姜述搞清情况,两位老道立起身来,对着南华真人躬身说道:“师父高明,弟子心性还是修炼不足。”
姜述又言:“琅琊虽复,周边未靖,可举族迁往东莱。本侯会妥善安http://www•hetushu.com排。”
姜述见这道士年纪虽轻,但是气度不凡,心中已对南华真人怀有敬畏之心,其近侍也不敢轻视,正容道:“在下姜述,特来求见真人,还请代为通禀。”
待到了观前,典韦急走数步,抢到前头,伸手抓起门环,欲重重敲打几下。正在此时,观门“咯吱”一声敞开,一名二十岁上下的青年道士从门内走出来,先与温播等人施礼道:“师兄们辛苦了。”然后打量姜述一行,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姜述护卫,并未有丝毫慌乱,打个稽首,出言道:“无量天尊,贵客辛苦了。”
姜述穿越之后与道士并无太多交集,但是听过不少南华真人神迹,知道此老能耐非比寻常,自是不敢在其面前摆谱,再说前有救命之恩,此行又有事求教,姜述更是现出求贤风姿,脸上满是笑意,道:“先行谢过真人搭救之恩。”
说完,潘播在前引路,众人绕过前观,直往后山而行。山景秀丽,绿树成荫,道路虽是崎岖难行,但并不觉疲累。姜述为表敬意,将马匹留在山下,与众人徒步上山。所幸大珠山面积不大,山也不高,晚饭前赶到琅琊宫。
诸葛谨随同姜述先行返回开阳,次日诸葛玄赶来,姜述当众授太守印绶,仔细嘱咐若干事项,又让张合暂代琅琊郡尉,统兵三千驻守开阳,收编训练开阳降兵。
诸葛谨不愠不火,脸色如常,上前拜谢道:“谢大人赏识之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