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84章 南华真人(二)

“贵人好走,老道不送,他日若有大难,记得利往东方。”南华真人没有挽留,在姜述转过屏风之际,突然出言说了一句。
姜述将话记在心里,出了琅琊观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观中安置不下众人,只能摸黑下山。左慈、于吉因要侍候南华真人闭关,不能立即随姜述启行,送姜述出了观门,回去侍候真人去了。
军营扎在郯城西五里,也沿河水下寨,修建一座水门,通过浮桥与北岸相接。东海水军海贼出身,通晓水性,狡诈异常,隔段时间就骚扰一下,或劫粮草,或烧浮桥,大军赶到,马上乘船远走,似是滑溜溜的泥鳅,让众将甚是烦恼。
南华真人道:“贵人切记,要持身以正,心系万民者,就是逆天改命,也会无往而不利,老道言尽于此,贵人宜行矣。”
面对这听来甚觉悚然的批语,姜述不单不慌,反倒激起心中豪气,道:“人生在世,未经波折又安能成就大业?只要汉人少些劫难,便是劳心劳力又何妨?”
“妥与不妥却非老道可以断言。”南华真人并没有隐瞒,捋了捋胸前长须,道:“老道略懂阴阳,顺天或可,逆命却是难料,贵人之额宽而饱满,本是贵极之象,却因眉间有浅纹,历劫必多,今竟又生暗纹,是吉是凶,殊难逆料。然大势所趋,应当无虞,但是其中恐多m.hetushu.com波折。百姓未来受益,贵人却要劳心劳力。只要贵人行事平和,持心以正,或可化解数厄。”
南华真人长叹一声,道:“一啄一饮皆有定数,此次逆天改命,定数改动,变数即生,兴亡成败已出掌控矣!”
糜竺笑道:“此次讨这趟差事,正是为了攻取此城。”
许褚苦笑道:“没想到子龙身材如此单薄,力气却不小,武艺也娴熟得很,主公识才之能,确实让人佩服。”
姜述道:“本想推荐子龙担任辽东郡尉,怎奈缺少军功资历,不好越级提拔。今正值英雄用武之时,子龙统领一队亲军,暂时护卫本侯左右。”
“真人此言何意,莫非在下可有不妥?”姜述阅历过人,闻言心中虽惊,外表却看不出慌乱,索性将话挑明。
“多谢真人指点迷津,时辰不早,在下告辞。”姜述虽然尚有无数疑虑,可一听南华真人下了逐客令,只得顺势站起,将小匣放在怀里,出言请辞。
姜述仔细打量赵云一番,赵云后世鼎鼎大名,如今尚算初出茅庐,观其神色坚毅,步履沉稳,若是历练数年,必可成为镇守一方的将帅之才。姜述下马扶起赵云,道:“向闻子龙英名,今日方得相见。”
大军到了东海,安下营寨,至晚,典韦对许褚道:“主公既让我等与赵云和-图-书比试一番,我先去试试他的份量,你在此守护主公,”
“此匣存了一封书信,可解贵人一次大难,到了危急万分之时,开匣以观。”南华真人留下一个悬念。
姜述连忙欠身而起,双手躬身接过,脸露疑惑,问道:“此是何物?”
郯城守将邹炎,任平初为东海贼之时就是副手,熟识东海海域,是水战好手,其凶名甚著,在东海周围威名很高。任平坐镇下邳,使其弟坐镇琅琊,而将根基之地委于邹炎,可想而知邹炎深为任平所重。
威海船厂虽已启动,但开工时间太短,现今只有部分小船下水,大船还是半成品,皆未下水。姜述日常皆依赖糜家船队,但其船队皆是商船,这让姜述对水军一时无法可施。
众将平常相互比试,众将以典韦武力最高,其下是关羽、张飞、许褚,太史慈再次,然后是张辽、张合、徐晃、乐进等。典韦与赵云比试百余合,感觉赵云武艺不在自己之下,千招之内难分胜负,担心继续下去出现误伤,主动中止比试。许褚武艺稍低,典韦猜测其与赵云比试定会灰头土脸。
姜述谢过南华真人,又对左慈、于吉两人行礼,道:“多谢两位相助。”
未有多时,许褚回来,左臂受点轻伤,典韦笑道:“吃亏了吧。我与其较量,不分上下,估计千招之内http://www.hetushu.com不能决出胜负。以仲康武艺,定会吃些小亏。”
姜述亲卫向来由典韦、许褚统领,赵云初来乍到,身材又有些单薄,典韦、许褚两人皆轻之。赵云不与两人争竞,两人反以为赵云才能有限,见面经常出言讥讽。姜述闻知此事,谓典韦、许褚道:“待到达郯县安下大营,我允许你们与子龙比试一番,行军途中不可胡为。”
姜述心道莫非赵云来了,喜道:“速让他过来。”
南华真人道:“不错。左慈、于吉、张角三人皆修天书,然而皆修上卷,下卷无字天书皆无缘得窥。我闭关之后,让左慈、于吉随贵人左右,闭暇时可以教习两书上卷。《太平要术》上卷与其余两书上卷皆通,两人虽未修习,亦可以帮你研习。至于无字天书,需靠你个人之力,余人实是无能为力。”
两将挨了训斥,不敢说话,诺诺而退。
次日上午,姜述早已听到消息,唤赵云、典韦、许褚近前,道:“天下英雄辈出,切忌骄傲自满,子龙并无名望,然其实力非同小可。天下武将以吕布、黄忠为最,你等以后若与两人为敌,一人决非对手。吕布武艺高强,你等两人合力或可与其打平,若想战胜此人,需三人合力。天下勇将甚多,西凉马超年纪虽小,武勇不凡,相敌之时不可轻视。再若荆州文聘、西川严颜和-图-书、李严、长沙孙坚及其子孙策,皆世之勇将。袁绍部将颜良、文丑、高览,袁术部将纪灵、雷薄,皆非易于之辈。”三人心中凛然,尤其是典韦、许褚跟随姜述已久,知晓姜述之语每言必中,当下用心记下这些名字。
“贵人豪情,老道感佩,惜乎老道明日闭关,不能亲见贵人力挽狂澜之英姿,可惜!”南华真人感慨数语,从怀中换出一个小匣子。
南华真人笑道:“天书只授有缘人,要探得其中秘密,需得三书合一,方才可行。张角寿数将尽,若无意外,此书亦会传于贵人。贵人得了三书,其中奥妙自会找到。”
姜述苦思无计,亲兵来报,道:“糜竺大人押粮来到。”
姜述道:“听闻左真人、于真人皆习天书,莫非不是一书?”
姜述大喜,连忙拜谢,道:“多谢真人。”
南华真人此言一出,姜述立马醒悟过来。左慈于江北,于吉于江南,施符治病,救人无数,在民间威信很高,若得两人相助,日后平定天下便少了许多波折。再则左慈、于吉精通玄学相术,还有惊天武略,便是医术也有独到心得,两人追随左右,又多了两位不可替代的超级保镖。
姜述喜道:“子仲有何妙策,且请道来。”
南华真人道:“左慈、于吉往年行道,积了一些善缘,贵人南征北战之时,或会有些助力。”
郯城沿河而和_图_书建,距入海口五十里左右,城中人口不多,城墙也没开阳城宽厚,合城兵力不足万人。郯城守兵倘若出城野战,只需三千青州兵就可胜之,但是邹炎狡猾异常,坚守不出,又派水军潜往后方骚扰。
又候数日,琅琊十三县全部收复,众军纷纷回开阳复命。姜述整顿兵马,往攻东海郡城郯县。前军已出城门,姜述随中军启行,忽有亲卫来报:“辽东兵曹求见大人。”
不一时,亲卫引一位披甲小将近前,小将身材修长,白面无须,俊郎无双,行下大礼,道:“辽东兵曹赵云拜见大人。”
“长有赐,不敢辞,真人美意,在下生受了。”姜述认定南华真人并无恶意,不再矜持,双手捧着小匣,脸色恭敬地说道。
赵云家境一般,若非姜述点名提拔,短期难有出头之日,因此对姜述满心感激,道:“多谢大人栽培之恩。”
郯城守军拥有百余艘战船,是东海贼逞威海上的大船;三千余水军战力不俗,军官皆是东海贼出身,兵丁原来都是东海渔民,熟悉水性,又知晓附近地理,甚是难缠。
赵云道:“诺。”
姜述心思糜家为东海大族,糜竺或有办法,使人召他前来,道:“子仲来得正好,正为攻城之事烦恼。”
典韦摇头不言,道:“你去试试便知。”
半个时辰之后,典韦回来,满面大汗,许褚问道:“如何?用了几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