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86章 轻取下邳

就在众人揪心之时,只听应力说道:“我乃应力,奉任老大命令巡视四门。”
果然不出所料,过了数日,陶谦闻知下邳恢复,领兵前来讨要。姜述此时已经布置妥当,将陶谦接进城中。陶谦字恭祖,丹杨人,年近五十,与历史记载不符,此人颇知兵事,黄巾之乱起,危急时出任徐州剌史,徐州西南皆赖其领兵平复。
何十一道:“下邳外城比内城坚固许多,防御重点皆在外城,内城只有少数兵丁把守。夜间任平亲信经常巡夜,内城门并不关闭,倘若进入外城以后快速抢门,会一击即破。”
姜述道:“此应为之事。怎奈天下纷乱,圣上有旨,让吾出兵讨贼,今吾欲引军北上,奈何青州钱粮不继,不知大人能否给些钱粮。”
青州军来到下邳城下扎营,姜述绕城看了一圈,见城墙高大厚实,比齐郡尚要坚固几分,若无内应,就得动用火药攻城,否则如此坚城即便攻下,也会损折许多士兵。
这队兵丁渐渐去远,敬江众人这才放下心,应力道:“两位莫非要献城门?”
姜述道:“你回去与敬江说,就在今夜入城。三更时分伏兵到达城门附近,若是准备妥当,从城上往下连扔三个火把为号,随即打开城门即可。”
值夜兵丁只有二十四五位,一下少了一半,余人虽未伤到,但被吓得头皮和图书发麻,一位兵丁见典韦气势汹汹上来,吓得急往城中跑去。俗话说“一人逃命,合军受累”,他这一跑,其余兵丁不理都伯呼喝,大都随着此人往城内逃去。都伯身边只剩下四人,一齐用力去关城门。典韦此时离城门尚有二十余米,见城门将要合拢,将右手短戟往大门掷去。短戟全是铁制,自重二十五斤,被典韦全力掷出,击中城门发出咚的一声巨响,虽有数人使劲前推,还是一下震开米余口子。众人被震得一怔,回过神再欲关门之时,典韦手持左手短戟杀将过来,一下一个,连杀两人。剩余几人见势不妙,不管城门是否有失,先顾自家性命,各自抱头鼠窜。
应力看清是敬江,道:“任老大今夜感觉眼皮直跳,担心发生什么事儿,让我来巡查一下城墙。敬老大还没有回去安歇?”
姜述道:“大人莫要夸奖,我等皆赖陛下信赖,得以镇守一方,今天下扰乱,平乱本是该为之事。”
何十一道:“众人皆以为大人初来,今夜不会攻城,因此吩咐手下今夜好好休息,明日打好精神守城。”
何十一道:“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”
敬江与何十一两人分头通知,急速赶到西城门时,付纪等众未到。敬江看约定时间将到,刚要让付十一往下扔火把,只见十余人沿和图书城墙从南边巡查过来,近前看时,却是任平心腹应力。敬江问道:“应老大怎么到这边来了?”
陶谦道:“下邳是大汉著名上郡,吾自任徐州刺史,尚初次到此,心中却是感触颇深,惭愧得很。”
姜述道:“今夜城中形势如何?”
巡街头目听出是应力声音,知道他是任平心腹,当即放下心来,道:“原来是应老大,我等巡视至此,该往回走了。”
何十一回到城中,寻敬江言明此事,敬江道:“是不是有些急了。”
姜述笑道:“下邳本属徐州之地,大人有话且请明言。”
当日夜间,何十一又秘密来到大营,道:“敬江依大人之意,未敢告诉他人,只与付纪两人商议。不知大人何时攻城?”
听闻敬江回报得手,姜述命令诸军进城,敬江等佯装不敌,押着金银钱粮出城,往城外去寻典韦。姜述又命人打开仓库,将能送走的钱粮财物悄悄送出城外,让典韦引着五千兵马先行押回青州。
何十一道:“小的知道了,小的告辞。”
两人相见各自心生感叹,陶谦心想这姜家子如此少年,做得如此大事,不得不让人佩服。姜述心想史书实在忽悠人,这陶谦英气逼人,十分精干,怎是史书描写那般懦弱之人?
敬江道:“独力难支,得与付纪共同行事。”
敬江等人心中十分紧张http://www.hetushu•com,因为时间仓促,周围敬江、付纪心腹不足百人,西门兵丁虽是属下,但是关键时候,是否能用还在两说之间,若是此时应力喝破,只怕好事泡汤,下场未可预料。
两人正说着话,付纪领着一群心腹过来,猛然看见应力在场,不由一愣。敬江不待他开言,道:“我睡不稳过来看看,刚巧碰到应老大巡城,想不到付老大也来了,今夜倒是热闹得很。”
任平饭后眼皮直跳,无来由觉得心里发慌,前番安排应力前去巡城,这份不安的感觉却越发强烈,一直没有睡下,忽然听到外面呼喊鼓噪,当即爬将起来,披上兵甲,招呼亲兵上街。此时街上已是乱成一片,身着黑色甲衣、黄衫红裤的汉卒密密麻麻。任平一见不好,当下招呼亲兵回府,护着家眷往城北杀去。
敬江道:“担着西门防守重任,晚上睡不沉,溜达过来看看。”
典韦一当先马,不理拦截兵丁,径直疾向内城门冲去。守门都伯见势不好,连忙呼喝部下关闭内城门。典韦见城门缓缓关闭,心中大急,狂喝一声,两手翻飞,挂于腰间的十支小戟片刻工夫全部射出。典韦小戟是绝招之一,出手向不虚发,门前应声倒下十位兵丁,非死即是重伤。
陶谦道:“下邳历来为徐州要郡,吾今前来,欲安排州军进城驻守,昌邑侯以为和*图*书如何?”
姜述又问:“内城城门能打开吗?”
敬江说话时,应力忽然听到城外传来轻微的异响,借着月光看去,发现远方似有若隐若现的亮点,好像兵刃刃锋的反光,正要开口说话,只觉脖子一凉,原来敬江已将短刀架在他颈上。此时应力手下反应过来,待要上前,老大却被人控制,两帮人在城墙上对峙起来。
看着何十一走远,姜述问贾诩道:“文和以为此事可行否?”
在郡衙落座,陶谦道:“向闻昌邑侯英名,今复徐州三郡,皆赖侯爷之力。”
夺得下邳本是好事,却与徐州刺史陶谦的地盘连接起来,夺了琅琊、东海却还罢了,下邳是徐州上郡,历来是徐州治所,若是陶谦来讨,却是不好不予。姜述闻知城中已安稳下来,与贾诩商议此事,贾诩笑道:“张梁与此接连,只须将此城让给张梁便是。”
应力笑道:“原有此意,奈无门路,若两位献城,我助两位一臂之力。”
两人到了付纪府上,付纪见他们来得匆忙,问了缘由,道:“事已至此,我等只能尽力而为。现在分头通知心腹,待会到西城门会合。”
正在这关键时刻,大道上巡街兵丁来到西门楼下,见城墙上聚着一大帮人,大声喝问道:“何人在上面?”
贾诩道:“此事合乎常规,依属下之见,可以为之。”
东海贼各分山头,此时乱和图书成一团,又听说有献城内应,彼此间不敢信任,几乎没有组织起有威胁的抵抗。敬江、付纪、应力三人分头招降,不降者立即被杀,城中很快安静下来。
敬江一听大喜,当下众人合力,打出暗号,随即打开城门。赵云、典韦等领兵进城,迅速占据重要位置,敬江分派人手在前领路,各部有序往前突进。过了南街路口,冲击内城门时,为巡街兵丁发现,当下呼喝起来,城中顿时乱成一团。
火光下看见一彪人马,为首者正是付纪,任平不由大喜,招呼付纪过来。这群人马将近,任平看清付纪身旁兵丁皆着黑甲,却是汉卒,立马意识到不对,未待付纪近前,招呼亲兵转而杀往城南。不一时又遇到一彪兵马,看清为首之人是应力,任平一向将应力视为亲信,不疑有他,招呼亲兵上前汇合。不料应力身后突然转出一位大将,策马上前一枪将任平挑落马下,正是张辽张文远建功。
贾诩详细说出计策,姜述连称妙计。姜述让典韦等统兵暂时撤到城外,只留赵云占据西门一角。而授予敬江等人计策,让他带领部下佯为巷战,洗劫城中大户富豪。徐州乃富裕之地,富家大户甚众,千余人抢了一天方才洗劫个大概。
敬江不敢放松,刀刃依然横在应力脖颈之处,答道:“不错,若是应老大不管此事,有功无过,此次也能躲过大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