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89章 东莱遇刺

蔡琰转起这个念头,不由感觉有些尴尬,但是已经上车,下车已是不及。正在此时,马车忽然一阵剧烈晃动,蔡琰没有防备,一下扑在姜述怀里。
姜述想了想,路上满脑子都是水利工程,随行车驾又多,确实没有在意其他,心中感觉有些亏欠,道:“琰儿,公事已经处理完了,我们去城外转转?”
秋意已深,数片树叶随风飘落,绿叶已在不知不觉间染上土黄之色。姜述坐着马车回家,看着路旁店铺林立,百姓人来人往,脸色皆是热情洋溢,目光里满含希望。其实百姓要求最是简单,追求的只是温饱安逸而已。
姜述为人谨慎,即使在东莱根基之地,出行亦有上百人护卫,车厢全部镶嵌了铁板,还布置了厉害机关。即使威力强劲的巨驽,短时间也无法穿透车厢。姜述猜测应是有人行刺,当下不顾与蔡琰缠绵,按下座下机关,只听“吱吱”之声响起,车厢内壁缓缓落下数块铁板,车厢门窗也同时封闭起来。姜述打开了望孔往外张望,只见数百黑衣人围在外围,不停拉弓搭箭,还有十余驽手正在操作强驽。
为首刺客见状,知晓此行成功机率渺茫,但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呼喝部下拼命杀上,希望侥幸突破防守,接近马车,寻找机会刺杀姜述。
姜述吩咐姜虎先行带着蔡琰从人回府安顿,请蔡琰上了自己车驾,出城和*图*书游览城外山水。两人要好多年,蔡琰想都未想,不假思索上了姜述车驾。
蔡琰道:“自是经过允许,我随国大人来的。”
土地突然增多许多,当地劳力数量不足,正好吸纳无地流民。今年诸事刚刚开始,又要养活大量流民,只能外购粮食补充。明年多出几千顷良田,水利条件又好,会多出几百万石粮食,足以养活多出的几十万流民。州衙贷钱粮给流民,流民有了基本生产资料,凭力气就可养活家小,很快就会安顿下来。许多人嫌弃流民,认为收容流民耗费钱粮,其实人口才是乱世立足的本钱,也是地方发展的必要条件。
行养贼自重之策,使周边郡县处于战乱之中,从而达到自立的目的,姜述有时感觉十分残忍,但是没有办法,即使姜述是个穿越客,一帆风顺发展至今,若与大汉朝廷交战,还是孩童与成人的较量,没有多少胜算。只有借此良机,增加人口,积蓄钱粮,聚拢人心,尽可能积攒实力,打下扎实的基础,才会在乱世中坐大。姜述的野心随着势力的膨胀越来越大,已经开始布局未来发展,东莱若是改革成功,必会引领青州飞速发展,从经济、观念、军事各个方面遥遥领先,继而统一汉境,改变未来五胡乱华的悲惨历史,也许这才是姜述真正的使命。
亲卫往常训练,便是研究如何hetushu.com应对突发情况,张辽曾率特种兵与亲卫演练无数次,史阿亦带着师兄弟搞过模拟刺杀训练,因此典韦、许褚虽然初逢刺杀,但是并未慌乱,指挥应对之举甚是稳妥。
众人算不出大账,其实最大的利益点不是农田,而是黄县、威海港口附近新规划的商埠,以后两处必然成为巨埠,现在皆是真空地带,建城区域核心已让姜述买了下来。未来规划好了,建成商铺、货栈、客栈,配上民居,是地地道道的房地产概念,何必在意修建水库的损失?购买商铺做生意,都是有钱人的事,赚有钱人的钱,同时收买民心,增加官府收入,花小钱办大事,何乐而不为?
见险情已过,典韦顿时放下心来,命令身边亲卫救治伤者。姜述恢复机关,待要下车之时,潜意识忽然感受到一股强烈杀气,不由大呼道:“御敌!”
姜述身边亲卫皆知根知底,除了武艺高强的自家家丁,便是关羽、张合、许诸等心腹的近支族人,又从特种兵挑选了数十名良家子,忠诚度很高。亲卫皆配备最新打制的武器甲衣,虽然人数略少,但是战力异常强悍。
蔡琰比姜述大两岁,今年已经十五,出落得亭亭玉立,国色天香。蔡邑到青州任教,一家人皆住在姜家老宅,蔡琰年纪渐长,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但众人皆知蔡琰与姜述要好,虽然没有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婚约,但无人敢上门提亲。蔡邑知晓内情,心中虽是着急,但见姜述整日忙碌,不好主动提及此事。蔡邑此次允许蔡琰来东莱,名义来给周氏请安,实则是为了蔡琰的婚事。
亲卫所持大刀与众不同,刀刃长九十三公分,两边开刃,是姜述模仿唐制陌刀打制,材料皆是精钢,虽然沉重,但是锋利无比。刀阵一出,随即步步向前,反而向外逼去。刺客初见此等神兵利器,一时没有应对之策,瞬间死伤一片。
两人正要缠绵之时,忽闻车外典韦、许褚不断呼喊下令,弓矢声同时发作,外面传来声声痛呼,又有箭矢击中盾牌的声音。车厢亦被箭矢击中,连续响了十余下。又闻战马嘶鸣,想是拉车的马匹亦被射中。
两人玩得很是尽兴,姜述看天色将晚,扶蔡琰上了车驾,招呼一声,护卫簇拥着车驾返城。走到半路,游兴已尽的蔡琰有些倦意,望着对面姜述英俊的面容,忽然意识到姜述已经不是少年,孤男寡女同处一车,却是不合礼仪,不由脸色一红。
来人正是蔡邑之女蔡琰,蔡琰娇笑一声,道:“听说东莱热闹得很,因此过来看看。”
众人竖起巨盾,先用手驽集中攒射敌军强驽兵。护卫所配手驽皆是利器,射程达百步,箭杆虽短,皆是铁制,威力极大,百步内能破铁甲。手驽集中攒射,来敌强弩很快哑http://www•hetushu.com火。亲卫每人配发驽匣十只,此时轮换上前发射,数轮手驽过后,敌方伤亡已达百余。
姜述奇道:“子尼与我一道,怎没见到你?”
姜述道:“老师允许你来?”
姜述与蔡琰相处日久,早将她视为室内之人,方才见蔡琰神色有异,就在暗自琢磨,车驾猛然晃动之时,方要大声喝问,美人已经入怀。姜述见蔡琰恐慌之余,俏脸露出羞涩之意,显得娇美如花,早忘了喝问车夫,将蔡琰搂在怀里不放。蔡琰举手来推,娇弱女子那有气力?见姜述眼神蕴情,含情脉脉地望着她,娇羞之余又有些心动,迷茫之时被姜述吻了个结结实实。
姜述从了望孔观察,见这批黑衣人非比寻常,深悉进退配合之道,而且身披软甲,应是久经训练的精锐。姜述心中明了,知晓这拨人并非寻常盗贼,若非军营出身,便是大族豢养的精锐死士。
为首刺客见大势已去,呼喝一声,下令撤退。怎奈来得容易去时却难,只听许褚一声令下,半数护卫立即上马,五人为一小队,开始追击刺客。官道两旁除了刺客掩身的小丘,其余皆是平坦坡地,刺客皆是步行,如何能摆脱骑兵追击?
蔡琰微嗔道:“一路上你只知道与国大人研究大事,哪有心思理会别人?”
典韦、许褚不为所动,命令护卫依然发射弩箭,黑衣人逐渐冲近,驽箭发射准确度欲高,穿透威力更大,短http://www.hetushu.com短百余步距离,刺客又折了上百人。
刺客为首者身材长大,异常威猛,手持一杆铁柄三尖刀。见姜述亲卫驽箭厉害,心思如此下去手下伤亡惨重,定会不战自溃,又见手下强驽手非死即伤,远战已明显处于劣势,当下呼喝一声,统领手下上前近战。
姜述停下马车,招呼美人一同上车,问道:“琰儿,你如何来了?”
眼看刺客扑到眼前,典韦猛喝一声,道:“撤盾,出刀。”
蔡琰喜道:“好啊。”
东莱这艘大船已经下水,目前开始启航,若无意外五年就可成为经济样板。开完动员大会,姜述拾步出室,仰天望着蔚蓝睛空,不由轻轻吁了一口气。从布局到规划,从前期考察到通盘筹划,无数人绞尽脑汁,终于拉开了超越时代的帷幕。
快至家门,有位小婢在前面拦住去路,姜述撩起车帘,认得此女,转眼瞅向四周,却见路旁停着一辆马车,一位貌美如花的小美人正站在车旁顽皮地与他打招呼。
前排亲卫盾兵闻令将盾牌侧立,后退到马车旁边,在车驾四周重新立盾保护。前排亲卫刚撤,后排亲卫立即收起手驽,亮出大刀,排好刀阵,敌人一端接近,众人便依令挥击。刺客都是骁勇之辈,挥刃猛扑,但在刀阵之下,如同飞蛾扑火。众亲卫大刀挥劈之下,刺客所穿软甲如同纸糊般脆弱,根本起不到防卫作用,一旦靠近刀阵,不是身首异处便是被劈为两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