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90章 说服童渊

老者一怔,停下手来,道:“你是何人?”
童渊满面愧色,还礼道:“老朽糊涂,误信贼子之言,真是无地自容。”
典韦道:“我是青州牧辖下门下贼曹典韦。”
童渊摇头道:“做出这等事情,有何面目去见子龙?”
姜述笑而不答,道:“看你是条硬汉,也不为难你,好好养伤。留你一条性命,擦亮眼睛看清袁家所为。”
两位少女也在偷偷观察姜述,少年州牧,权倾一方,身材单薄些,想是身体蹿得快的缘故,长相俊俏,有世家公子的风度,眼睛不仅有神,似乎还有穿透力。
这话说出口来,众女心思不一,公主、甄姜脸色顿变,两人进门一年有余,肚子至今还无动静,当下顾不得嫉妒任红昌,同时上前谢罪道:“媳妇不孝。”
此人大惊,道:“莫非你提前得到消息?”
姜述正色道:“不知者不罪,前辈为人蒙蔽,非前辈之过。前辈年岁已大,应该安度晚年,若不嫌弃,请前辈担任青州国学武学教头,请前辈应允。”
步练师答道:“并无姐妹,只有兄妹两人。”
任红昌坐在周氏身边,周氏拉着她的手,开口道:“述儿,昌儿进门三年,好圆房了。”
众女见姜述表情淡定,不由自主放下心来,只听周氏温言道:“昌儿,到我这边坐。”
姜述笑道:“若是袁家人,前辈和-图-书无须再理此事。袁家居心叵测,圣驾都敢刺杀,何况此事?前辈若去问罪,其担心真相泄露,必会设下毒计陷害。既知是袁家所为,我自有办法对付。前辈不妨在东莱住下,子龙正好在黄县城练兵,师徒好好相聚一番。”
押到姜述眼前,姜述上下打量一遍,道:“倒是一条汉子,请问阁下尊姓大名。”
姜述哈哈大笑,心道袁家姓纪而又拿得出手的猛将,似乎只有纪灵,笑道:“不说我亦知道,你是袁家所派,名叫纪灵。”
古代娶妻有严格限制,士大夫才能拥有正妻、平妻、媵妻各一名,有爵位的人可以多娶妻妾,但要为妻须取得圣旨或皇后诰命才算认可,如若不然,娶进门来也只能终生顶着妾室的身份。
姜述道:“前辈无须如此,慢慢道来,我们共同应对。”
姜述更加确定了步练师的身份,心道倒是有缘,想不到今日所见却是两位三国名媛,史上两位枭雄夫人在此相聚,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。
任红昌一向非常低调,自父亲病故以后,她一直在姜家居住,性格很是娴静。周氏怜其孤单,待她若同己出,知道她可能没有做妻的福分,但是心中早将她看成姜述的人了。
“述儿,给昌儿什么名份?”周氏问道。
姜述方才见此人与典韦交手,招数与赵云www.hetushu.com有八分相似,正在疑惑之时,却被典韦喝破,闻得两人对话,猜度此人应是赵云授业恩师童渊,不知何故与刺客搅在一起。
这下兴致全无,姜述随即回府,安顿好蔡琰。刚回居室,温柔的甄姜过来为其擦脸,公主和张宁听到消息也赶了过来,望着生命里的三个女人,姜述感觉封建社会真好。与三位美妻聊了几句,因为数月未回东莱,一起去给周氏请安。
姜述大喜,派人送童渊先去东莱,又命人通知赵云。童渊离开不久,许褚统兵押着俘虏过来,为首之人腿上中了数箭,身上数处受伤,尤在破口大骂,果真是一条硬汉。
此人道:“姓乃祖宗所赐,不能不说,老子姓纪。既然被擒,要杀要剐随你。为下人者当忠上之事,余事不问也罢。”
童渊一怔,随而说道:“正是。”
步练师史上曾为孙权夫人、吴国皇后,现在年纪虽小,举止言谈已是十分稳重。姜述又问道:“家中姐妹几人?”
姜述道:“前辈勿急,莫非是袁家人?”
任红昌先向周氏问安,又向姜述、公主等人问安。众女见她进屋,不约而同停住话头,此女生得太美,让人不自觉间心生嫉妒。众女打量任红昌一番,又偷偷去看姜述的表情。姜述看在眼里,心中偷偷发笑,他与任红昌相识多年,早有免疫力了,和图书任红昌虽是越长越美,还不致于让他当众失态。
老者闻言跺脚道:“上了此贼大当,我去问个明白,再来请罪。”
周氏看着两个媳妇神色惶然,又有些于心不忍,两个媳妇十分贤惠,公主也没有架子,说道:“你们两个起来吧,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。述儿年纪还小,是我着急了。”
童渊思索半晌,长叹一声,道:“也罢,老朽定当尽力,权作赔罪。”
正在此时,一彪兵马从远处急速赶来,却是新任东莱郡尉乐进得了急报,统兵前来救应。乐进见姜述无恙,顿时放下心来,上前聆听姜述命令,随后指挥手下兵卒,收拾战场,救治伤员,押解俘虏回城。
给周氏请过安,姜述见周氏身后两个美女,皆十三四岁年纪,生得十分漂亮。姜述心中好奇之时,两女上前问安,一位叫步练师,一位叫糜贞。糜贞是糜竺嫡亲妹妹,史上曾是刘备夫人,姜述仔细打量一番,见其相貌端正,举止有礼,眼神却很灵动,看起来有大家闺秀风范,应该很有心计。再看步练师,十分温柔贤淑,眼神沉静如水,忽然触起此女身份,问道:“莫非是步子云的妹妹?”
此语一出,不仅姜述雷得浑身打颤,众女亦是雷得目瞪口呆。
老者又是一怔,道:“有何证明?”
姜述下了马车,近前施礼道:“姜述见过童前辈。hetushu•com
典韦道:“此马车为我家主公专乘,东莱地面多有识者。若非我家主公,东莱地面谁有此威势?”
称呼十分亲昵,众女不由又心生嫉妒。任红昌低着头走了过去,满室美女出身皆不简单,让她不由生出强烈的自卑感。正是这种身份上的自卑,她只敢在暗处偷偷注意姜述,而不敢轻易露面。
童渊道:“老朽往年闯荡江湖,欠了一个天大的人情。此人前些日子派人寻我,说与一人有深仇大恨,请老朽助其复仇。老朽询问详情,只说是朝中贵戚,作恶多端之辈。老夫误信人言,随同来此,险些酿成大错。”
其实不怪她们,关键是姜述不想要,不是浪费子孙弄在外面,就是帮两女计算日子。甄姜年纪倒是可以了,公主年纪太小,若是怀上了,生产的时候会有危险。现在婆婆发了话,两个媳妇自不必说,即使姜述也要认真对待,这下可得加倍努力了。
张宁与糜贞对上眼了,两女性格仿佛;步练师则与公主甚是投缘,很快聊到了一块。甄姜年纪比她们大些,或许有代沟,她与周氏聊得来。姜述悲惨了,没人理他,此时又进来一位美女,众人被那份艳丽晃晕了,摇了摇头仔细一看,却是任红昌来给周氏请安。
公主是正妻,婆婆发话了,得表示支持,否则犯了女德之“妒”,上前施了一礼,道:“母亲说得和*图*书是,媳妇这就安排。”
典韦下达军令之后,便已全神戒备,见老者疾奔上前,持戟迎上,两人以快打快,瞬间就是四十余招。典韦感觉老者招数,甚是熟识,拨开老者长枪,退后数步,喝道:“识得赵云赵子龙否?”
亲卫训练有素,闻令不顾伤员,纷纷回归位置。就在这时,旁侧短树丛中忽然窜出一名老者,身材魁伟,神态勇猛,胡须斑白,双目如电,手持长枪,疾奔而来,速度极快,瞬间即到眼前。
姜述内心乐开了花,正盘算如何吃掉这朵诱人魂魄的鲜花,母亲却似看透了自己的心事,表面却很淡定,立起身来,施礼道:“谨遵母亲大人之命。”
方才周氏所言,正中任红昌心意,心里早已乐开了花,这不就是她最想要的结果吗?此时她羞红了脸,低着头,欢喜还是抑制不住,眼神暴露了她心里的秘密。有心人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看来想达到目的,得到周氏认可就行,至于姜述和公主嘛,还不得乖乖听老夫人的?
数月时间未见,周氏见儿子又长高不少,与成人几乎无异,内心十分欣慰,心中忽然触起冠礼一事,道:“时间过得真快,述儿快行冠礼了。”
步练师脸色一红,答道:“正是。”
典韦刚有所松驰,闻令条件反射般立时精神抖擞,喝道:“戒备!”
周氏笑道:“母亲心中焦急,想抱孙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