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92章 张宁貂婵

“若是能与你执手偕老,便是现下死了,也是心甘情愿。”貂婵喃喃道。
“不要啊,我真得不行了……”张宁又开始讨饶道。
张宁一开始还正气凛然,却很快被大手抚摸得没了气力,说到最后,只剩下重重的喘息声,想说什么话早就忘了,只感觉心跳得厉害,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,浑身火烫。
几绺披散的青丝贴在美丽的脸庞上,晶莹的泪珠终于没能忍住,顺着乌亮的发丝滑到了姜述的胸口,温暖而湿润的感觉,浸入了姜述的心灵深处。
娇艳的容颜如梨花带雨,份外惹人爱怜,貂婵的眼神里满含无限的感动,无限的幸福,还有执手偕老的坚定。她噙着眼泪淡淡笑起来,若能永远依偎在一起,人生复有何求?
“我没找到她,我找了三年,一直没有找到。我派人去王家探听过,派人在宫里探听过,派人到并州探听过,所有女子都没有传说中的她那般美丽,因此我一直没找到她。”姜述道。
昨夜姜述没来,自卑的任红昌没有多想什么,因为昨日的新娘有两位,姜述定是去了宁儿那边。想着昨日姜述匆匆进来,挑下她的盖头时,她心中的幸福感是如此强烈,姜述临行前的目光里,似是深含无奈,这让她感觉十分满足。
“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,你就是和*图*书我心目中的貂婵。”姜述轻声说道。
异样的舒畅一点点从下面扩散到全身,疼痛转变成酸痛,又转变成无法描述的痒痛,继而所有一切感觉都逐渐消退,下体的舒畅取代了一切,抑制不住的收缩,再收缩……
姜述将貂婵抱在怀里,起身移到案几前面,伴着外面有些凄凉的风声,在貂婵温情如水的幸福里,《梁祝》优美的旋律流淌而出,美妙的声音缓缓溢散开来,在姜家后宅化成美丽的精灵,貂婵的眼神随着旋律渐渐飞扬起来。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他的权力很大,他名扬天下,他在百姓中声望很高……她从未理会姜述这些,她心里看重的不是姜述的名望与地位,而是很单纯的看重姜述这个人。
这让她很自豪,美丽是她唯一可以自豪的地方,其他方面她无法与他相比,即便她非常用心练习琴艺,也被他渐渐抛下。进了姜家三年,姜述对她说过七百三十七句话,她都记在心里。姜述从进京至今,封官、升官、尚公主……所有这些,她由衷感到高兴,听到姜述大婚的时候,她心中发酸的同时真心为他祝福。
任红昌伏在姜述的怀里,忽然感觉方才的忧怨一散而尽,甚至没有在心底留下一点影子,她此时沉浸http://m.hetushu.com在无边无际的幸福里,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“这些年委屈你了,旨意还没下来,不知是平妻还是媵妻。”姜述抚摸着貂婵柔软的背部,轻声说道。
“那,不要……”张宁突然意识到什么,刚欲叫停,却如何能阻挡得住?一声娇呼,几点红珠,张宁从一名美丽少女蜕变成了迷人的少妇。
也许是太入戏了,太注重名人效用,姜述不由自主地想道。而那份记忆却似受到诱发,越发清晰起来,这种巧合吓了姜述一跳,眼前这位女子的身份几乎可以断定,她就是历史上真正的貂婵。
“谁不会想你?”一个满含磁力的声音说道。
“貂婵很美吗?”任红昌偎在姜述怀中,轻声问道。
“妾身没有想谁。”任红昌的声音很低,她不好意思说出心底的秘密,因此话语间没有任何底气。
姜述道:“你信我吗?”
两人激战多时,张宁求饶数次,才将汹涌的大潮推向极端。彻底软下来的张宁小声说道:“别光欺负我,待我与姐妹们联手,让你也讨饶。”
“我知道你心里委屈,昨夜我本该到你这里来的。”姜述不再逗她,上前将任红昌拥在怀里,在她晶莹的耳朵旁轻声说道。
“是的,她很美,她有个传奇的故事,但结和*图*书果很凄凉。”姜述道。
在这些女子中,任红昌觉得自己的身份卑微得可怜,她只是一个乐工的女儿,而大妇是当朝嫡公主,二妇出身著名大商,只有宁儿与她同病相怜,昨夜他在那边,宁儿一定很幸福吧。
“哎,他不会想着我的。”任红昌长叹一口气,低声说道。
“几个人啊?”姜述眼前浮现出数位美人同在帐内的景象,那不是男人梦寐以求的美事吗?
貂婵没有答话,回应姜述的是无怨无悔的眼神,姜述望着这双美丽的眼睛,几分情丝在心里蔓延,生在这个年代,大丈夫三妻四妾最是平常。实际上在他心里,妻妾的地位都是一样的。
“莫不成外面有野男人?”姜述已经变声,没了原先的童稚,含着一股威严。
貂婵依偎在姜述怀里,玉手轻轻抚摸着姜述的胸膛,展颜一笑,说道:“即使是你的妾室,我也十分满足。在我心里,无论什么名份都远远不及在你身边重要。”
“那我以后就是貂婵,别人再问我名字的时候,我就说我叫貂婵。”任红昌说道。
任红昌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,她一直十分低调,她从来没想过去争什么,如今她已经十分知足。姜述与常人不同,她少女的时候就与他相识,那时他是贵家公子,而自己只是卑贱的乐娘。后来,他跟父亲学和图书琴,叫自己姐姐,那时他是个早熟的儿童,但是对自己一直极好。自从他上门来学琴,似乎上天对她张开眷顾的臂膀,她开始发育,而且越来越美丽。那时他还是一个少年,但是却会轻轻地说:“姐姐,你真漂亮。”
夜了,深秋的凉风似也暖起来,偶尔不知名的鸟儿无声地滑在树梢之间。貂婵双眼含春,依偎在姜述怀里,笑容是那般甜密,剪水双眸凝望着眼前的爱人,幸福在她心房里涌动。
任红昌吓了一跳,似是内心的秘密被别人窥知,有些慌乱,她忙不迭地转过身来,发现来人正用深情而关注的目光盯着她,在看她的眼睛,解读她心底的秘密。
姜述从任红昌的美眸中解读出了那份幸福,他知道这份幸福的真挚,这份幸福里面包含了许多内容,其中最大的内容是她对自己的爱。
“那你在想谁?”他还在追问。
东莱有件很怪的事情,每年的雪都很大。姜述知道这件事的原理:东莱处于山东半岛的东部,三面环海,水气很重,每年冬天,西北风将渤海上空的水气刮过来,与黄海上空飘来的温湿水气交锋,雪就下来了。任红昌不知道这是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的,她相信民间的传说,说雪婆婆就住在东莱北边的大海中,所以东莱的雪格外大。
“在九原住过,父亲又是太原人和-图-书,还与太原王家有亲……”姜述想到这里,兴奋地对任红昌说道:“你就是貂婵,是真正的貂婵。”
“快要下雪了吧。”任红昌望着天边不断舒展伸缩的乌云,悠悠地想道。
任红昌从来没有想过什么是爱情,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了他,她只知道父亲将自己托付给他,坚定的认定自己就是他的人,因此关注他,祝福他,想念他。
“我不知道她有多美,应该和你差不多美丽。”姜述道。
落叶飘零,已是深秋渐去,有些凉意。
“我有这么美吗?”任红昌道。
“不知那该是何等幸福滋味?”想到这里,任红昌绝美的脸儿红了,如同涂上了一层薄薄的胭脂。
“没有,妾身一直居住在内宅,怎会去想别人?”任红昌有些慌乱地答道。
“貂婵,你就是貂婵。”姜述一边说着,突然触起一点模糊的记忆,记忆里貂婵的本名似乎就叫任红昌。
“他心里还是有我的。”任红昌低声说道,声音虽小,却很坚定。
“你就是我心目的貂婵。”姜述轻声低语道。
“没有谁。”任红昌低声说道。
“你很喜欢她,就娶进门来吧。”任红昌很认真地说道。
这样想着,又起来了。
“夫君认为我是貂婵,从现在起我叫貂婵。”任红昌将头埋在姜述怀里,柔声答道。
“她有多美?”任红昌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