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99章 一娘收房

年后周瑜、诸葛亮随姜述又去看大堤,显得兴奋异常,诸葛亮道:“若是都如这般开发,江东、江南、岭南等地都会开发出无数良田,百姓便有地可种了。”
杜一娘今日身着一件葱绿色外罩,映衬着俏丽的粉脸更是诱人遐思,姜述克制不住,轻轻在她如玉的娇容上轻吻一下。在甜言蜜语的攻击下,一娘不由羞得抬不起头来,芳心怯怯之际,再次被姜述搂在怀里。
杜一娘自小强梁,很有主见,但是面对姜述,再也强梁不起来,甚至没有一点刁蛮影子。心中既然装着少年的影子,而那少年却又高高在上,只能以柔克刚。或许还有一丝自卑,文事与少年无法相比,就连深以为傲的武艺,也比不上少年,如何强梁起来?
姜述十分感动,将杜一娘拥在怀中,双手轻抚她柔软的背部,忽然一段记忆涌将上来,不由喃喃说道:“秦宜禄,不是吕布的部将吗?”那段记忆渐自清晰,姜述断定若非自己穿越,引起种种变化,杜一娘与秦宜禄原本应是夫妻,后来秦宜禄战死,杜一娘被曹操强行纳入房中,其子秦朗被曹操收为义子。
“邻家少年?叫什么名字?长得什么模样?”姜述被勾起强烈的好奇心。
姜述道:“众人合力,三二天的事。”
“少年姓秦名宜禄,很俗的一个名字,面色很黑,长相普通。他家里很穷,但他很好和图书强,后来去了北疆从军。现在想起来,可能那不是喜欢,而是怜悯。”杜一娘说完,深情地望着姜述,又道:“自从你上次放了我,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你,你的身份高贵,许多次我强迫要忘记你,但都没有成功,那时我才知道什么是爱。”
一娘练完字,左手揉捏着右手手腕,见姜述痴痴地望着她,脸色变得透红,芳心又有些窃喜,嗔怪道: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
她的神情纯真羞涩,宛若空谷幽兰,楚楚动人。姜述见佳人明媚的双眸饱含春意,神情又羞又怯,甚是惹人怜爱,平昔英气勃勃的美女,却是如此纯真羞涩。
周瑜问道:“惠民堤何时竣工?”
姜述大呼道:“再锤一百下,大伙儿一齐喊起号子!”
时间似乎停下脚步,连凄厉的寒风也停了下来,古朴典雅的书房内,只剩下澎湃的热情。杜一娘沉浸在幸福中,所有的一切似乎变得无关紧要,只剩下让人沉迷的浓情蜜意。高挑窈窕的娇躯被姜述压在下面,杜一娘已经春光外泄,裸露在外的玉肤腻滑雪白,晶莹如玉,令人目眩神迷。
姜述笑着摇摇头,道:“你的实务还是欠缺,大堤只是主体工程,还有许多事情要做。下边的沼泽地要改造成良田,中间要修成道路,每两十顷地就有一个方格道路,至少得忙到春耕时候。还要种植桑柳,http://www.hetushu.com挖渠建桥,怎会如此简单?”
西汉以肥腴为美,东汉则以苗条为美,人比黄花瘦,才是美人的最佳境界。所以士人看女子之美,不在乎胸部大小,屁股大小,而在乎苗条。杜一娘很苗条,胸臀却不小,也许与从小练武有关,苗条而又婀娜多姿。
姜述摇头道:“很难,寻常官员很难做到,即使能做到,中原百姓乡土观念浓郁,若无天灾人祸,很难说服他们迁移。江东、江南近些,还有无地百姓愿意去,至于岭南,又热又潮又远,有多少百姓愿意去?”
周瑜感谓道:“兄长考虑得真细。”
火焰在姜述心中熊熊燃烧,杜一娘明白将要发生什么,玉脸通红,胸口急促地起伏着,望着伏身下来的姜述,颤声道:“夫君,你……你……”
过完年,大家再去看时,只见两道大堤如同两个巨无霸,耸立在近山边缘。对于东莱百姓来说,这几乎就是神迹,无数百姓涌来观看。站在大堤上,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堤坝,再看堤下挥汗如雨的百姓,不由啧啧称奇。
姜述猛然醒过神来,不好意思地笑笑,道:“我刚才忽然发现,你的五官特别精致,正想如何将你的绝美容颜画下来。”
姜述将一娘抱在怀里,轻轻吻向她的樱唇,一娘挣扎一会,不慎被姜述捉住机会,不小心连丁香也被擒住。待姜述http://www.hetushu•com放开一娘时,她已是浑身发软,气喘吁吁。
两小沉默,无语以对。姜述又道:“就算江东、江南、岭南都如东莱这般开发好,百姓衣食无忧,就会多生子女,人口将会急速膨胀,国家就这么大,又能养活多少人?未来不能仅限于国内之地,外面还有新大陆,人口多了就移过去,这就是开疆拓土之大业。要实现大业,国内需要安定的环境,还要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支撑,未来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们去做。”
周瑜道:“年前干完活,百姓年后就会轻松下来。”
腊月二十一,护民大堤即将竣工。远处大锅里猪肉飘香,这是竣工典礼结束后犒劳民工的酒饭。所有百姓逐渐完成手中活计,涌将过来,黑压压挤满了长达数里的河堤。
姜述铺好纸,婢女上前研墨,杜一娘开始写字。一娘的字其实写得不错,虽然还没有神韵,但是十分工整。姜述接过笔,逐一指正,一娘认真地听,然后接过笔,又认真练习起来。
姜述笑了笑,道:“我们回吧,让他们热闹一天,明天都去惠民堤了。”
姜述道:“作为官员,不能随意拍板,要三思而后行,这些规划早在施工前就制定好了,不仅要考虑施工,还要考虑人的因素,平衡相关各方面的利益,让参与此事的人从中都能受益。”
被抢走初吻的一娘,并没有生气,贴在姜述怀和-图-书里,幽幽地说道:“我以前喜欢一个邻家少年,以为不会再喜欢别人,如今想起来真是好笑。”
姜述兴奋起来,再也忍耐不住,拦腰抱起佳人身体,把她轻轻地放在榻上。一娘玉颊晕红,星眸半闭,小口微张,不住喘息,如云的秀发散乱地披在肩上。烛光辉映,晕红的秀脸、媚骨天生的绝世身体,有说不尽的妩媚动人。
最后一声数完,欢声雷动,民工在跳跃,在欢呼,在流泪,在拥抱。看着百姓疯狂的样子,周瑜拭着眼泪,道:“太感人了。”
从刺客到义兄妹,又从义兄妹到夫妻,这是一个传奇故事。少年身上不知有什么魔力,不知何时偷走了一娘的芳心。或许从那次失手被擒而被放出,从那次他说怜悯心之时,便已情魔深种。
一曲终了,杜一娘还沉浸在回忆里,只听耳边有人说道:“最近还练字吗?”杜一娘如梦方醒,见姜述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道:“练过,却总是写不好。”
几十个大汉大力锤打,众人喊着号子数着数。
这个夜晚注定要成为两人最值得纪念的时刻,晃动的烛光下,杜一娘显得美丽优雅,秀丽无伦,那双蕴含无限深情的美眸,让姜述心神俱醉,不能自已。
“……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。”
杜一娘更是娇羞无限,低头说道:“我真得美吗?我感觉诸位姐姐都比我漂亮。”
姜述缓缓动作,佳人丽靥晕http://www.hetushu•com红,柳眉轻皱,香唇微分,秀眸轻合,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。她玉齿轻咬,微皱双眉,承受着一波重似一波的冲击,似痛苦,又似欢乐。娇音如诉如泣,似歌非歌,宛若仙声,不断地挑动着姜述的心弦,更加激起无限热情。良久,室内疾风骤雨方才停下,两人深情相拥。
还有不少百姓继续干活,日上中午时分,几十个百姓用大锤夯实最后数米堤坝。几十柄大锤不停打夯,许多民工已经按捺不住,不时发出欢呼之声。
一个男人认真做事时最有魅力,其实道理相通,看一个女人认真练字,也是极美的一种享受。姜述突然发现一娘的脸庞极美,平常并未注意,从近处仔细端相,五官异常精致,若非皮肤稍黑,甚至不差于貂婵。
她的腰身纤细狭长,富有韧性,线条极其优美诱人,肌肤白腻如玉,柔嫩光滑,微微起伏的脊椎和光滑圆润的曲线,透露出女性特有的柔美。她的玉臀圆润丰满,双腿浑圆结实,修长优美,在烛光辉映下充满了无与伦比的美感!
姜述紧紧盯着一娘如花的容颜,史上曹操宠爱有加的杜夫人,如今已是他的未婚妻。杜一娘不知姜述的内心变化,她自从认识姜述以来,尝到了少女的苦涩与甜蜜、相思和忧愁,尽管夜色已晚,可她打心底里不愿离开姜述,只要守在他的身旁,即使没有片言只语,她也感觉舒适如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