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00章 大堤安全

姜述前世少年时经历过计划经济,知晓官营体制弊端太多,道:“这办法似乎是好,但是这个体制可行否?人人清政,或许可行。只要贪腐存在,此法断不可行。”
姜琏知道东莱府第共有四房,正妻万年公主,虽未见面,但是公主何等排场?若来此处,必会有人提前过来安排。另外一位是甄姜,大婚之前曾经来过姜府,姜琏早就认识。另两位新妇一位是任红昌,在姜府住了数年,大家也都熟悉。如此想来,小兰所说少夫人,必是另一位新妇。姜琏想到这里,以为小兰是新妇的婢女,连忙招呼道:“荷叶,你引这位姑娘去少夫人新房;阿林,你引诸位护卫去外院安顿。”两人听命上前,各自引人安置去了。
姜述拍掌称妙,道:“文和之策,应可为之。”
看到糜贞从人得到安置,步练师贴身婢女巧儿,虽然性格弱些,却觉得似是受了欺辱,心道步练师与姜述也有婚约,未来在姜家地位未必低于糜贞,如此厚此薄彼,让人感觉很不舒服,上前对姜琏说道:“这位管事,我等也是少夫人从人,晾在这里什么意思?莫非瞧不起我家小姐?”
贾诩现在辅佐处置合州政事,税收也是其中之一,道:“以主公之见如何行之?”
小兰道:“我等跟随少夫人过来,怎么没人帮着安顿?”
姜亚喜道:“遵命。”
姜述笑道:“这些都是小事,待与子仲好好商议和-图-书一下,得重新制定商税,蛋糕越做越大,总不能光做亏本生意。”
姜述笑道:“沼泽不是沧海,若是沧海,我们就无能为力了。”
姜亚道:“有一件事需与家主商议,县里大户找了数次,想联合官府共同成立织坊,如何处置?”
姜述想了一会,道:“盐铁等均按常规,硫硝石炭诸物涉及军事,暂以官营先行控制,太平之时再行放开。”
诸葛亮突然提出一个问题,道:“若将国家分为三个群体,官府、富者、贫者。官府、贫者占据财富少,而富者占据财富多,若官府出资统一经营商业,如此官府坐收巨利,产品直接售给贫民,富者将会逐渐消失,此法是否可行?”
汉代的税收很杂,管理很乱,有些官员弄不明白,索性不管细节,以收税名义摊派,弄得百姓苦不堪言。其实按照汉制,只有几个大宗税,田宅等不动产与农畜等大宗商品交易必须立契约,官府从中征一定的税率,称为契税。城廓税分为屋税与地税,屋税分十个等级按间交纳税务,地税是指屋舍地基与空闲地段或者菜园子,税率不是很高,胜在量大,也是朝廷重要的税种之一。还有各种形式的商税,包括匠役、和买、科配、买卖,还有榷场税、舶税、矿税等。
到达齐郡,姜述手头事务太多,让两小暂回国学学习,两小互视一眼,磨磨蹭蹭不走。姜述问道m•hetushu.com:“为何不走?”
贾诩感叹道:“看到这些,今年粮草不愁了。”
姜亚正在视察路桥工程,从远处望见姜述车驾前来,领着数人走近前来。姜述见姜亚晒黑了不少,想是近期费了不少心,说道:“黑了不少,吃苦了。”
贾诩笑道:“若是教导有方,可为济世之才。”
贾诩道:“喏。”
姜述道:“朝廷规制商税繁多,不宜管理,我想将商税按规模分为两类,规模大的按照交易额征收,小规模的按铺面征收定额税。再按货品分为三类,如盐、铁、硫、硝等官营或官民合营者为一类,高档奢侈品为一类,日常物品为一类,至于实施细则,还得请文和会同相关人等仔细考虑。”
姜亚是姜家族人,所以称姜述为家主。
周氏搬到东莱,大宅也留有不少家丁、婢女,都不认识糜贞、步练师,见两女跟随姜述同来,想要安排宿处,又不知两女底细,一时不知如何安置。管家姜琏望着两女随同姜述到了书房,不好进房去问,有些左右为难。
两小欢呼一声,自去国学寻找郑玄。姜述目送两小远去,对贾诩道:“文和看两个小家伙如何?”
诸葛亮问道:“官营体制不行,为何民营体制能行?”
贾诩一直忙着手头诸事,第一次来到大堤,站在大堤上,看着下边新开的良田,道:“主公,沧海变成了桑田。”
姜述笑道:“此中涉及利http://www.hetushu.com益分配制度问题。民营经商,得利归自己,多劳多得,自会尽心尽力。官营体制,利润皆归官府,性质截然不同。做事者尽心去做,受益归了官府,其心理失衡,就会产生贪腐。做事者不尽心去做,产生损失,皆由官府承担。其中人为因素太重,人都有私心,所以官营体制很难管理。再则无商不兴,全部官营体制,市场僵化,再无活力,经济就会衰败,甚至倒退。”
姜述随即召集相关文武,详细研究一番,即刻成立护堤营,为常设民兵编制,郡衙提供武器,县衙负责组织,周边壮丁轮换入营,结合民兵制度,出台相应政策,研究制度细则,每日两班巡防,确保大堤安全。
姜述道:“明日我去齐郡,县里有什么事吗?”
姜述笑道:“官府不要参与,他们想搞就让他们搞,没有经验去郡城织坊学习,让他们控制好质量,别砸了东莱织品的品牌。”
姜述对两小道:“文和先生答应了,以后我为你们布置作业,不懂之处多问我和文和先生。去吧,跟郑先生打个招呼,就说我让你两人跟随见习实务。国学新开兵科、医科,安排时间定期过去学习,对未来有益无害。”
其余税收还好说,商税最是混乱。商税在朝廷税赋里占的份额不大,最高时不到六分之一,现今仅占二十分之一。东莱发展以农为本,以商为纲,因此理顺商税是件大事。以前蓬莱、http://m.hetushu.com威海实行免税优惠政策,下半年开始征收商税,以现今的交易额看,依最新规定的比例罗列征收,商税得占财政收入的二分之一以上。因此商税问题急待研究确定,这几日姜述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。
贾诩说完告辞先回州衙,周瑜、诸葛亮已走,车厢内只剩下姜述、糜贞、步练师,两女都不提去见兄长一事。毕竟是未过门的妻妾,姜述也不会赶两女下车,两女也卯上了劲,随姜述直至齐郡姜府大宅,神色自然,下了马车,跟随姜述入府。
姜述围着大堤转了一圈,仔细观察一遍,没有发现不妥之处,也就放下心来。贾诩在旁忽道:“若是有人蓄意破坏,却是甚难防范。”
周瑜道:“国学诸先生学问虽高,却讲不出治政治民的道理,只是学些大而空洞的死知识,如今我与亮儿皆读完四书五经,能做文章诗赋,回到国学受益不大,想跟随兄长身边,一边读书,一边长些见识。”
贾诩曾经教过周瑜,道:“主公之命,安敢不从。”
姜述又道:“商税理出头绪,要尽快完善,尽早公布实施。否则待交易量上来了,再改税制阻力就会大上许多。”
“不敢,再苦也没有家主苦。”姜亚搓着手道。
姜述笑谓贾诩道:“文和,这两个家伙甚是聪慧,想学些实务,再去国学不太合适,空闲之时,你多指教他们一下。”
姜琏上前,道:“此处是我主事,不知姑娘有何吩咐和图书?”
糜贞是糜家嫡女,在糜家派头很大,贴身婢女小兰也不是善茬,嚷嚷道:“这里是谁主事?”
寻出不安的来源,彻底去了心病,姜述顿觉心清气爽。贾诩又道:“盐铁专营为朝廷规制,其余物品执行专营,是否有与民争利之嫌?”
从大坝开工建设开始,姜述心中就稳稳感觉不安,此言直接点中根源所在。姜述当即停下脚步,沉思半晌,道:“堤岸太长,确实不好防备。”
州牧整天待在东莱不合适,本想年后马上赶去齐郡,但是东莱大局全面铺开,诸事繁多,一直呆到二月初。大堤太过重要,出事不仅会冲毁良田,还会让百姓死伤无数,临行前姜述又去视察大堤,贾诩等文武随行。
贾诩寻思半晌,道:“安排兵丁巡防,少则效果不大,多则耗费兵力。若县中组织附近民兵,配发武器,成立护堤营,日夜巡防,或可防范。”
巡完大堤,一行人赶往齐郡,糜贞、步练师两女随行。两位名媛皆以去齐郡看望兄长为名,实际目的大家心知肚明。姜述担心旅程劳顿,让糜贞、步练师坐自己的车驾,虽有婚约,但是担心惹人议论,又让周瑜、诸葛亮上车同行以避嫌,车驾宽敞,人多也热闹。沿途姜述巡防军政民政,发现许多问题,大多都即时解决,不能当场解决的,也让随行属官记录下来,回去研究解决方案。周瑜、诸葛亮一路跟随左右,姜述又刻意教导,两人受益匪浅,长了不少见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