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02章 练师穗儿

成为正经人家正妻是婢女极好的归宿,但是穗儿的念头却不在那里,很坚决地摇头道:“不想。”
穗儿一脸娇羞,脱下衣物,钻入被中,却不知如何伺候,躺在姜述身边大气也不敢喘,一动也不敢动。穗儿胸大腰细臀肥,除了皮肤略黑一点,身材确实很好。姜述方才心火就已按捺不住,这下又被勾起,大手开始抚摸起来,穗儿身体圆滑珠润,与步练师的骨感相比另有一番趣味。
随着手指动作,穗儿已是娇喘连连,玉体不时向上耸动,姜述见时机已到,翻身上马,一枪毙敌。榻上落红飘飘,娇呼连连。
姜述一听,哑然笑了笑,道:“你坏得很,还想拖别人下水。”
姜述见她较真,轻搂着她,道:“投降。是我坏。”
姜述道:“那可不行,那里不消,岂能让你安睡?”
姜述自觉方才行事有些糊涂,再行逼迫,有些欺负弱女子之嫌。但是下边却硬得难受,将步练师的小手放在硬物上,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这里难受得很,怎么处置?”
距离大成还有很远的路要走,但是奇迹一再发生,许多百姓更加迷信姜述,认为得了神授的姜述是百姓的福星,让他们看到了希望,看到了美丽的前景。
步练师刚刚从九霄云外飘回来,浑身气力都已耗尽,还未恢复过来,忽然觉察到异状,睁开美眸一看,见姜述又要上www•hetushu.com马,不由求饶道:“夫君,初经风雨,不经征伐,饶过妾身吧。”
步练师到了如今这般程度,反而不敢乱嚷,担心被别人听见,只得咬紧牙关硬挺,旁边又有穗儿看着,心中倍感屈辱,真是身心俱痛。这事儿却是奇怪,疼痛慢慢变成麻痒,继而变成酸痒,再变成痒,最后竟然生出一丝愉悦,而这一丝愉悦开始慢慢膨胀,最终无边的舒适取代了所有感觉。步练师无意识中开始大声娇喘,强烈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,娇吟声再也抑制不住,这时只听姜述一声呼喝,股股热浪开始大力冲击,步练师舒服得似是到了九霄云外,开始不能抑制地紧缩抽搐,直至浑身软瘫下来。
姜述身边妻妾已多,不愿动府中丫环婢女,但今夜却弄得不上不下,难受得很。穗儿小时长得十分清秀,如今长开了,实则算得上是个美人,不过姜述的妻妾太美,相比之下自然略有不如。
穗儿是姜述贴身女婢,姜述说话,哪敢不听?规规矩矩低头站在榻前,脸色羞红,不敢抬头。姜述又认真端相步练师美丽的螓首,虽没有貂婵精致无双的美貌,也有沉鱼落雁之容,闭月羞花之貌。
姜述打量一下穗儿,想起以前她随在左右的情景,不忍糟蹋她,道:“穗儿,你今年十六岁了,想寻个好人家做正妻吗?”
hetushu.com儿愣在那里,烛光下看了整整一台戏,浑身滚烫,那里早已泛滥成灾,呆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。只见步练师美眸紧闭,俏脸挂着无限春情,还在迷离中没有清醒过来。再抬头去看姜述,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清醒过来,正看着身下美人发怔。穗儿不由惊呼一声,继而发觉不对,用小手捂住自己的红唇。
穗儿羞得无地自容,轻声道:“公子莫笑话我。”
姜述故意曲解话意,道:“谁说的?明日白天试试?”
自从穿越到了汉末,穗儿一直在姜述左右侍候,两人之间的感情与主仆之情不同,与姐弟之情也不同,与青梅竹马还是不同,姜述对穗儿的感情十分复杂,曾经有过收她为妾的念头,但后来想到妾室没有地位,就想为她寻个好人家做正妻,哪会想到穗儿内心最大的愿望就是给姜述做妾。
步练师的娇容似天使,身材瘦弱了些,穗儿补充了这一点,到了成熟的年纪,拥有魔鬼般的身材,比步练师相差最大的就是气质不如。此时穗儿浑身轻轻颤抖,姜述的手漫山攀岭,最后到达幽境溪谷,道:“大水漫堤了。”
步练师初经风雨,困顿不堪,道:“夫君,妾身困死了,容我歇会。”
虽逢战乱,信息不通,东莱消息几经辗转还是传到京城。因为战事平稳,已经将张氏兄弟压缩在冀州、兖州m.hetushu.com,朝廷大军占得优势,这班朝廷重臣逐渐放下心来,也有了空闲。别有用心的人在后推动,东莱初步取得成功的传言越来越邪乎,最后变成姜述自立的谣言,一时间京城流言飞扬。
穗儿很大胆地直视着姜述,姜述也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,两人对视了很长时间,穗儿双眼蒙上了一层薄雾,她能感觉到姜述很关心她,否则他不会问方才那个问题,也不会如此犹疑不定。
姜述自从修习五禽戏以来,勇猛异常,在东莱之时每日要穿梭诸妻之间,酒醒之后,虽然一度风雨,愿望却依然强烈,此时伏在步练师身上,贴胸并股,肌肤相亲,一时间又是蠢蠢欲动,想来个春风再渡。
穗儿已经十六,自小跟随姜述身边,早到了思春年纪,自然会产生非分之想,能与姜述一度风雨自是求之不得,往常以为出身低贱,不敢奢望,心中早是大大愿意,但是未得姜述言语,却是不敢乱动。
“做妾委屈了你。”姜述说完,招手让穗儿近前。
穗儿到了床上,却比步练师放开许多,所谓媚骨天成,与平昔小家碧玉的感觉大不相同,特殊的妩媚气质让姜述趋之如骛。
东莱日益繁荣,随着春暖花开,人流量逐渐多了起来。春耕过后,新开良田景象一新。良田基土经过无数年沉淀,积累了无数营养成份,又经过数月风吹日晒,土壤非http://m•hetushu•com常肥沃,庄稼疯狂生长。
姜述发泄过后,出了一身汗,酒意已解了大半,看着身下娇媚如花的步练师,明白方才潜意识中缠绵之至的女子不是貂婵,而是身下的绝代美娇娘。又听旁边有人惊呼,循声往视,原来贴身美婢穗儿。一瞅穗儿那副模样,估计应是欣赏了真人秀全程,细看穗儿身体已经长成,比身下步练师还要丰满几分。见穗儿要起身出帐,道:“莫走,在旁边伺候。”
步练师小手盈盈一握,只觉滚烫坚硬,不由吓了一跳,但是周身无力,舒服过后又痛得厉害,实在无法再行奉迎,软绵绵抬起胳膊,道:“那边室内还有一个夫人,你去寻她便是。”
步练师美眸露出哀怨之意,道:“你才坏,妾身在这洗浴,你一步就闯进门来。别人好心为你擦脸,你反而强迫人家。你说清楚,到底是谁坏?”
初春的略有些寒冷,室内温暖如春,榻上热火朝天,抑制不住的娇呼不断飘散到室外,除了外室的巧儿,还有几人夜不成寐?
穗儿透体通香,有股淡淡的脂粉味道,檀舌更是香甜,给人沁入心扉的甜蜜。再看穗儿娇羞无比的俏容,玉体上下透出晶莹的粉红颜色,与步练师并列一起,玲珑剔透的绝美裸体同榻,交相辉映,让人目眩神迷。
步练师内心正在忐忑,抬眼看到穗儿,眼神一亮,道:穗姐姐,侍候好公子,我要睡一会儿和*图*书。”
步练师不由痛呼一声,感觉身体似乎被撕成两半,那有半点美妙滋味?步练师痛得珠泪直流,娇媚的俏脸双眉紧皱。姜述此时还不知破了步练师身子,轻声在步练师耳边道:“感觉紧得很,真是舒爽。”继而用力耕耘,不自觉用上了虎腰动作,形神结合,绝似猛虎下山。
“以后再补酒吧,你上来吧。”姜述道。
步练师见他那副无赖样子,不由笑道:“想不到你与白天完全是两个样子。”
姜述从穗儿的眼神里看出了那份真挚,不禁有些动情,将她搂在怀里,望着那双温柔的美眸,吻向花瓣般的红唇,寻找甜美的小小丁香,缠绵悱恻之极,这是一个让人透不过气的深吻。
穗儿心中欢喜,眼里激动得流出泪来,道:“公子,只要你不嫌弃我,没有名分我也不会感到委屈。”
另一个奇迹悄然发生,国渊去了一趟海岛,去看育种中心的情况,乐得嘴巴一直没有合上。试验田所选种苗单株健壮,密度分配合适,岛上又有大量鸟粪,经过沤烂发酵成为绝佳的粪肥,岛上有数名老农主持。这个季节小麦渐渐抽苔,长势十分健壮,已经长出稚嫩的青色麦穗。国渊是个内行,知道这般长势,亩产估计得六石以上。又看育苗记录非常细致,精耕细作的各项数字都很精确,可以当作种植经验来推广,加上良种肥料,一经推广开来,农业产量必然会大幅度提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