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05章 刘辟龚都

太史慈道:“在下近期未曾见过,也未听说过。”
今日姜述前来,并非为了造纸工坊,而是专门考察雕印坊。糜家雕印坊在徐州十分出名,黄巾大乱之前避祸迁至此处。此时印刷为雕板印刷,雕板是将字或画刻在整版上,工期长,效率低,易损坏,印刷成本很高,因此市场上印刷品价格极高。
姜述轻笑一下,又道:“我还可以保证效率更快,无论是制板,还是印刷。”
姜述见糜贞拿手巾擦嘴,知晓她已经吃饱,递给糜贞一个水壶,道:“里面泡的绿茶,可解油腻。既然你吃饱了,这炉肉串就归我了。”
姜述正在解决腹中饥饿,浑然没有发现糜贞的异状。这在现代实属正常,约女朋友郊游,就要搞好服务,否则别人会看不起你,女朋友会看不起你,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。
姜述笑道:“利益。”
糜贞在旁聚精会神观看,很快,火炉上方飘出肉香,第一炉烤肉出炉,姜述将烤好的肉串全部递给糜贞,道:“用皮子垫着,拿着铁条后头,千万别烫着手。”
姜述没留心糜贞在旁偷偷抹泪,不停地问这问那,类似现代人约女朋友郊游那般殷勤,可越是如此越让糜贞感动,眼泪止不住的流。
糜贞道:“何时签约?”
姜述笑道:“价格若是公道,自然没和_图_书有问题。”
糜贞点了点头,抿了抿嘴道:“好,请说。”
糜贞寻思一会,道:“有个附加条件,以后青州官府印刷生意不能给别家印坊。”
糜贞盯着姜述看了一会,道:“我相信你,你可以谈你的条件。”
天气转暖,四周翠绿,阳光明媚,山清水秀。一条小河从山上缓缓流下,行至山谷洼处形成十余亩的水面,河水十分清澈,阳光直接照射到河水深处,可以清楚看到河底轻轻摇曵的水草,无数小鱼逍遥地游来游去。糜竺毕竟少女心性,见到下面那些小鱼可爱,便缠着姜述捉鱼。
姜述道:“十倍。”
太史慈道:“是。”
刘辟、龚都听到这里,知道再无回旋余地,当即行下大礼,辞别张角,到军营挑选五百精锐,又交接军权给周仓,随同太史慈赶往青州。
姜述为美人所请,不得不为,让护卫去工坊取些短竹竿、细网等物,指挥几名亲卫依法制作渔具,然后插到近岸河底上,形成简单的迷魂阵。这本是姜述前世少年时玩的游戏,未想到竟然用在此处讨美人欢心。
张角道:“张道长没有随你去汝南?”
糜贞盯着姜述看了一会,道:“若不是你的信用够好,我肯定不信。”
两人谈完商业合作,马上恢复了身份,此时有些小鱼hetushu.com已经入了阵,姜述指点护卫将小鱼捞起放在陶罐里,糜贞在旁边观看,欢喜得像个孩子。一罐小鱼值不了几文钱,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了捉鱼,而是为了捉鱼时的心情。
姜述笑着点了点头,对典韦打出一个信号,典韦点头示意一下,吹了几个口哨。亲卫跟随典韦日久,明白口哨隐含的军令,很快有序撤到远处去了。典韦表面粗野,实则心思十分细致,手下护卫虽然走远,但皆守在进出要害之处。
云门山,姜述、糜贞正在视察,造纸工坊是姜糜两家合作,规模很大,基本垄断造纸行业,这些年又陆续开发出不少新品种,为姜糜两家盈利无数。
迷魂阵摆好,姜述让糜贞少安毋躁,拉着她的玉手寻一块平整大石向阳处坐下等待。利用这个空档,姜述说道:“我有办法让雕印坊成为大汉第一印坊。”
姜述笑笑,从怀里掏出三张纸,道:“合约在此,只须将附加条款填到后面空白处即可。”
糜贞看完合同,盯着姜述看了半晌,道:“你如何知道糜家会签约?”
糜竺在青州州衙任职,其弟糜芳出任乐安郡尉,糜贞尚未出嫁,现在掌管糜家商业。姜述既然决定启用活字印刷,最简单的办法便是与糜家合作,虽与糜贞已有婚约,但商业合作与私和*图*书人关系并不冲突,两人各自代表家族,在新项目合作上也须正式谈判。
张角对周仓说道:“你让刘辟、龚都两个逆徒过来。”
糜贞异道:“果真?”
周仓应命而去,不一时,引刘辟、龚都两人进来。
刘辟、龚都大惊失色,急忙说道:“师父,这如何使得,万望师父收回成命。”
姜述吃饱喝足,让亲卫将物件收拾下去,糜贞走近身前,说道:“夫君,让亲卫离远些,我想单独与你在一起。”
姜述道:“五成。”
姜述最初以为纸张普及没有多久,印刷业发展还需要一段时间,虽然活字印刷研究成功,但并未对外公布。数日前与糜贞闲聊,听说雕板印刷可以印刷版画,不由来了兴趣,来到雕印坊仔细观察一番,认为活字印刷面世时机已经成熟。
姜述正色道:“我们谈谈商业合作的事,谈合作的时候,你代表糜家,我代表姜家,不许掺杂私人感情。”
糜贞道:“成本最低可以降低多少。”
张角道:“刘辟、龚都此次犯了军纪,本应军法从事,但念其心怀忠义,又有宁儿为两人说情,死罪可免,黄巾军却留其不得。我欲安排两人护卫宁儿,太史将军以为如何?”
姜述道:“我有一种技术,可以代替雕版印刷,而且印刷成本大幅度降低。使用我http://www.hetushu.com的技术,一年可执国内印刷业牛耳,三年内可以将国内同行业全部击垮。”
张角道:“刘辟、龚都,从即日起你两人不是我张角弟子,也非我军中之人。”
糜贞接过水壶,狠狠喝了一口,将头偏到一旁,偷偷抹掉眼泪。糜贞十分感动,身为姜家之主,一州之首,雄踞一方的豪雄,今日陪她捕鱼,为她做好吃的肉串,吃的喝的先让着她,如此百般照顾……
很快到了午时,姜述让人将准备的炉具、野味、调料拿出来,让亲卫杀了一头野猪,挑选好肉切成肉丁,串在细铁条上,炉具上已经点燃火炭。姜述打发亲卫分批到工坊吃饭,亲自下手,将肉串放在炉具上,一边缓缓转动,一边用小毛刷涂上调料。
张角摆手道:“不是师父不想要你们,而是黄巾军规在此,难道师父眼睁睁看着你们人头落地?如今将你两人除名,你们性命可保,亦不算坏了黄巾军规。你两人对宁儿忠心耿耿,刚才与太史将军商议一下,让你两人去青州护卫小姐。小姐身边护卫不多,你们再从汝南军挑选五百精壮,随太史将军一起启程。”
太史慈道:“不曾,在下按照主公吩咐行事,张真人神通广大,就是到过汝阳,依在下能耐,也察觉不到。”
姜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笑道:“别人没有和_图_书这个脑子,我有。”
太史慈与刘辟、龚都汝南合作一场,对两人颇有好感,本就有招纳之心,闻言喜道:“我替主公答应便是。”
糜贞拿过纸仔细看完,嘴上啧啧称奇,道:“这般奇妙主意亏你想得出来,不过你也有些太贪,十余张纸换了印坊一半的股份。”
糜贞将水壶递给姜述,顺势坐在姜述身旁,道:“你喝点茶吧。”
张角道:“此人现在青州?”
张角沉思半晌,道:“宁儿身边平常由谁护卫?”
野炊对于糜贞这种富家女来讲,十分新鲜,而这烤肉串确实又香又酥,又有些蒜香,糜贞大呼好吃,感觉自己已吃饱之时,这才发现姜述还未曾吃上一串。
太史慈道:“平常深居内宅,无需护卫,只有四名女婢伺候。出门时由典韦、许褚安排亲卫,城内安排二十名亲卫,出城安排百名亲卫,会合主母原有护卫,在青州境内安全能够保障。主母往昔护卫共六百人,其中三百人驻守海岛,其余三百人卫护左右,平时在外院居住,三个月轮换一次。”
两人各自取出私章在合约上盖章,合同就此生效。姜述从怀里掏出十几张纸,交给糜贞,道:“这是制版印刷的工艺,你安排可以信任的工匠,依法而为即可。其中有活字印刷的制模工艺、排版工艺、印刷工艺,还附赠一份造墨工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