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10章 黄巾归心

于吉道:“师父早已推出结局,此为天意,师弟尽力而为,无须怀有愧意。师父命我两人辅佐贵人时,便已告知师弟大限将至,黄巾军日后必败。今日师弟既然已将黄巾军托付贵人,是循天道而为,数十万黄巾将士化凶为吉,不须挂念。”
姜述答道:“喏。”
张角见此场景,顿时放下心来,让诸将退下,谓张宁道:“你夫得了神授,又善法术,与你有缘结为夫妻,数十万性命皆付你夫妇手中,望你辅佐夫君,共成大业。”
刘辩强笑道:“你年已十五,又是一州大员,早该举行冠礼。你平常忙着处置公务,我身体又不好,冠礼一事拖到现在,今日我亲自为你行冠礼。”
贾诩、关羽领命赶到南皮,开始接手军政事务,贾诩、关羽才能出众,处事公正,凡事讲究法度,黄巾诸将很快归心。诸事还未交接完毕,姜述忽然接到飞鸽急报:“刘辩病危!”
刘辩当初病危,华佗用麻沸散开胸接了心脉,用尽各种手段,延缓了数月生命。姜述赶回临淄,刘辩已到弥留之际,见姜述风尘仆仆进门,脸上不由露出答容,道:“你总算回来了。”
张宁点头应喏。
张角喘了几口气,道:“贤婿上前接书!”
张角离世,张宁身为女子,姜述不便露面,夫妇皆不适合直接掌管原张角嫡系七万精兵。姜述与张牛角、管亥商议此和_图_书事,管亥道:“八师弟程远志武勇过人,向为师父中军将领,屡立大功,可以服众。可让师妹暂时代理此路军主将,八师弟为副将,八师弟谋略不足,最好配备一名智将。”
众人拜伏于地,皆言并无去意。官亥道:“我等身受师父大恩,跟随起兵至今,安有自立之心?皆按师父之令行事。”
姜述又道:“近日我巡视各营,了解一些我军情况,诸将所习阵法不全,排列军阵不精,交锋之时多倚仗兵将勇力。要想提升我军战力,诸位需要精习兵法,再依阵法操练各军。我将姜家兵书《太公兵法》授于诸位,未知诸位意下如何?”
姜述忽然触起一人,问张牛角道:“传闻黑山褚燕身手矫捷,剽悍过人,武勇有智,你军可有此人?”
姜述与刘辩相识以来,关系非常要好,此时见刘辩相貌枯槁,病入膏肓,伏在刘辩榻前,不由悲从心来,道:“殿下……”说到此处,已是泣不成声。
姜述此次火速前来,全因张角是张宁的亲生父亲,虽然想过拉拢部分黄巾将领,却没有想到竟有这般好事,自然不会错过如此良机,上前下拜道:“小婿在此。”
姜述拜道:“宁儿长子,改姓张氏,传承张氏宗祠。”
张角面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道:“贤婿听令。”
张角示意一下,众人一起退到屋外。张角苦笑道http://www.hetushu.com:“自得师父授书,本想一举推翻朝廷,让百姓安居乐业,怎奈征战数年,反致诸州战火不断,百姓死伤无数,真是愧对当年师父赠书之恩。”
说完,刘辩让马凝取来一顶新冠,费尽全身力气,强撑着用颤抖的双手给姜述戴在头上,道:“你的愿望是开万民之太平,继往圣之大道,取字开继。”
张角又唤心腹将领入室,指着姜述道:“我婿胸怀天下,久后必成大业,你等忠心相随,久后必会封相拜将,万勿生出异心。”
黄巾诸将以张牛角、管亥为首,管亥问道:“余兵如何安置?”
众人齐声说道:“皆按师父(主公)之令行事。”
张牛角道:“褚燕为我义子,已从我姓,现名张燕。”
姜述坦然受了诸人之礼,也跪下立誓道:“我今奉命接掌黄巾,必以心腹对待诸位,若有偏颇之心,必遭五雷轰顶之灾。”
姜述即让管亥、张牛角各回驻地主持军务,向贾诩、关羽匆匆交代一番,留下张宁坐镇南皮,快马赶至渤海,乘坐快船急奔乐安,从乐安登岸,快马加鞭赶往临淄。
张角喜道:“张家有幸,不绝宗祀,皆祖宗之福。”
左慈从怀中取出一个紫金葫芦,在张角耳边轻声讲解一番,张角顿时面露喜色,当即依言而为。左慈、于吉合力运用道法,张角勉力运功配合,只见室内和*图*书异光闪闪,张角百会穴上方冒出一股青烟,继为化为一线,径被吸入紫金葫芦内。左慈、于吉法事完毕,出来报丧。此时雪又铺天盖地落下,仿佛在向天地万物宣示,隆冬并没有结束。
官亥连忙朗声说道:“拜见天公将军!”率领在场众人向姜述大礼参拜。
众人面向姜述再拜,齐道:“我等拜见主公,日后若有异志,必遭刀兵之灾。”
吩咐完毕,张角心事皆了,门外忽然进来两位老道,正是于吉、左慈两人。张角得授天书之时,曾经见过两人,强挣精神招呼一声。于吉行到榻前,谓张角道:“师弟,师父命我两人随同贵人前来,秘语交待于你。”
姜述与张角交际不多,加上此次总共见过四面,但之前与张角盟约,一向合作默契,如今又继承张角遗产,对突如其来的安排感到意外和忐忑。姜述见张角及黄巾诸将脸色郑重,意识到肩上的责任,一旦上前接过天书,从此就要为黄巾数十万兵马负责。姜述抬头望见张角殷切的眼神,心中不由自主燃起豪情壮志,上前接过天书,恭敬地收入怀中。
周仓拿出一个锦盒上前,打开捧在手中,见张角示意,从里面取出三本书交给姜述。姜述见书面纹龙云绕,正中四个阳文篆书:太平要术。正是当年南华真人赐予张角的三卷天书,怎奈张角只能读通上卷,中卷还未参详透彻和图书,大限便已临近。
大宅挂起预先准备好的素幡等丧事饰挂,南皮城内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。要走的留不住,要来的终究躲不过。一个枭雄的故事终结了,另一个人的故事又重新开始,生命总是充斥着悲欢离合,无人可以掌控得了。
张角重重咳嗽两声,接着谓周仓道:“仓儿将锦盒拿过来。”
兵书为兵家大族传家之宝,若非亲近弟子,甚少有外传者。众将闻言大喜,皆出列响应,踊跃报名。姜述道:“诸将好学是件好事,但若皆去学习,会耽误军中事务。人公将军在南皮城内择一隐秘场所,开设兵课,我派人前来授业。地公将军、人公将军、程远志将军,你等根据情况,诸将分为三批,每批授业一月,循环往复,如此不致耽误军务。”
姜述道:“东莱新开大量良田,余兵皆去东莱安置,分田耕种以养活家小。”
姜述身为张角女婿,接掌黄巾军,主持丧事义不容辞,因为身份敏感,对外称是张角义子,假称为张述。头七过后,姜述召集黄巾众将,道:“黄巾将士三十余万,兵力众而不精。我意挑精壮善战之兵十五万,训练战阵,配发精甲利器,如此战斗力未见削弱,又能节省大量粮草。未知诸位意下如何?”
众军整编完毕,姜述下令全军实行青州军制,士兵有了兵饷,即使训练辛苦,也是兴高采烈。又分派亲卫赴各http://m.hetushu.com军训练战阵,十五万黄巾精兵皆久经沙场,基础不错,训练效果很好,战斗力提升很快。海船来回接人之时,从长岛基地捎来大批兵甲武器,很快装备到各军。黄巾诸将见兵器皆精钢所制,兵甲皆为新式板甲,换装耗费银钱无数,皆言姜述确无见外之心,诸将猜忌之心渐消。
张角又谓众弟子道:“你等立誓于此。”
姜述道:“宁儿暂为中军主将,程远志、张燕为副将。我事务繁多,无法在冀州久留,已命文和、云长前来。文和既通政事,又通军事谋略,代我主持政事,战时可为军师。云长智勇双全,可为中军主将,战事一起代我主持军事。”
张角脸色郑重,道:“我命你接任天公将军,掌管黄巾军,以后黄巾兄弟就交给你了。希望你能推翻汉室,开创太平盛世,让百姓安居乐业,这是黄巾兄弟拼命流血所要达成的目标。”
月余,诸军整合完毕,张牛角部整合精兵四万,为左军;官亥部整合精兵四万,为右军;原张角嫡系整合精兵七万,为中军。退伍士兵按序携带家小至渤海聚齐,东莱派来无数海船,分批接众人去东莱安置。姜洪带领数名姜家族人随船来到渤海,从陆路赶到南皮,南皮兵课正式授业。
东莱大治传遍天下,管亥顿时放下心来,道:“属下代十余万兄弟谢过主公恩典。”
张角点点头,吃力地说道:“多谢师兄开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