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17章 恢复洛阳(四)

正在大乱之时,有亲信急报董昊,道:“贼将赵云已引兵马进入东城。”
吕布身边兵少,姜述部下又有器械相助,周围兵阵发动,强驽硬弓一拨拨齐射,吕布部下损失严重,只余高顺统领百余亲卫,带伤迎战。吕布部将魏续、侯成、曹性诸将皆被生擒活捉。
董昊大惊失色,道:“东门由樊稠派人把守,兵力不少,贼兵怎会快速攻入城中?”
何苗入关之后,见到董卓尸首,不由放声大哭,道:“兄长宽厚,却为贼子所害,今日见贼首,吾兄却魂归天外,悲兮哀哉。”随即请示姜述,要求碎其尸以泄其愤。
城中开始纷乱起来,刘协与董太后不知详情,见董昊、董璜引兵入宫,董太后出面斥责,董昊冷笑道:“吾兄已为贼兵杀害,贼军已入虎牢关,太后欲待在洛阳,我等即刻请辞前往长安。”
吕布道:“如何行事?”
话音刚落,吕布一身浴血,身着兵丁军服,入内请罪道:“儿大败失兵,仅得身免,请义父降罪。”
董卓死讯传入洛阳,城中顿时乱成一团,城中以董昊、董璜、李肃、樊稠四人为首,董昊、董璜能力平平,赖是董卓亲人而掌重权,樊稠已暗中投了姜述,李肃颇有智谋,道:“今太师故去,众将士战心已散,为今之计,当劫了帝后百官,投奔长安。牛辅为太师之婿,可以信任。”
吕布遂决和_图_书,策马行到姜述近前,解甲拜伏于地,道:“我等愿意归降明公。”
董卓上前扶起吕布,笑道:“贼人势大,失兵为正常之事,只须奉先无恙便好。奉先如何这般模样?”
姜述见大势已定,拍马上前,喝道:“我乃姜述,欲与温侯一见。”
董卓闻言大喜,谓李儒道:“奉先英猛,又有赤兔神驹,料想不至陷于阵中,想不到果然如此。”
董昊闻言,急令董璜引兵巷战,自领一军护着帝后、家眷,往西门急退。李肃聚齐百官,也不管百官家眷,押着就往城外走,途中与董昊一行合兵,急急出了西门赶往潼关。
姜述道:“归去之人若多,恐怕此间事情泄露,奉先以为何人可以信赖?”
董卓大惊,连忙传令退兵,行至后门处,只见吕布聚了千余败军守住关门。董卓大喜,呼道:“奉先吾儿,护为父先回洛阳。”
吕布见姜述如此诚意,心中感动,道:“明公不以布降将之身而见疑,布日后定肝脑涂地,以报明公。”
姜述私谓何苗道:“卫将军仇人,袁家为元凶,董卓、董氏、刘协皆是协从。如今西凉兵马甚众,若碎卓尸,其部必与我等死战。不如暂不计较,待捉拿董氏与刘协后,任由卫将军一并处置。”何苗闻言乃止。
吕布本就兵少,部下兵马多被杀散,身侧只剩千余。眼看将要www•hetushu.com透阵而出,只见四周军阵发动,四面兵马排出车盾方阵,顿将吕布残部围在核心。
姜述又道:“吾欲使奉先回关,以为内应,奉先以为如何?”
吕布英勇无敌,甚受董卓器重,但对董卓却无忠心,正在犹疑之时,高顺在侧说道:“兄弟们皆已尽力,如若不降,众人俱亡。董卓此人残忍暴虐,众人若死,家人谁给照料?齐侯名动天下,又有仁义之名,必不会薄待我等。兄长天纵奇才,替董卓卖命却是不值。”
亲信道:“正是樊稠打开城门接应。”
赵云、关羽、张飞三将接到军令,早在半路列阵等候,吕布率众而来,却被三将统兵截住。三将也不单挑,上前合击,吕布战了半天,早已疲累不堪,三员虎将上前,却是十分难缠,得高顺等将相助,这才得脱大噩。
董卓在关上观战,见远方战阵渐次平静,吕布部应是全军覆灭。城下徐荣部亦陷于苦战,兵马又少,已是落在下风,犹豫片刻,叹道:“天意如此,奉先安危全依天命吧。”说完,下令鸣金收兵。
此番一场大战,董卓部下损折兵马四万余众,姜述部下损伤也近三万。西凉兵马向为天下精锐,今日野战青州军大占上风,诸将不由信心大增,士兵战心振奋。
只见一将正气浩然,长须飘飘,手持大杆刀,坐下大苑马,正是大将黄忠和_图_书黄汉升,飞马冲上前来。吕布闻言,心中暗怒,弃了程普,来战黄忠。黄忠抖擞精神,酣战吕布。连斗五十余合,不分胜负。只见场上战况激烈,两人武艺高超,技艺出众,众人都看得呆了。吕布连战数场,体力不及,架隔遮拦不住,对着黄忠虚刺一戟,乘黄忠闪避之时,倒拖画戟,飞马便回。黄忠那里肯舍,拍马赶来。姜述见状,统兵压上,只听场上喊声大震,众将引军一齐掩杀。吕布军马兵少,又值新败,守不住营寨,皆败往虎牢关。
姜述道:“如此你等先往东行,绕路回关,以免董卓见疑。”然后附耳向吕布交待良久。
董卓大喜,正欲开口,只听外面“轰隆隆”一声巨响,继而听见前面喊声大作。董卓、李儒皆知事出有因,连忙披挂整齐,招呼亲兵出门。往南行了半刻,只见徐荣引着败兵退了过来,道:“主公,贼兵引天雷击破关墙,敌军重兵已经入关,兵丁为声威所骇,都逃散四方,势已不可为,请主公即刻出关,返回洛阳再做他计。”
吕布穷途末路,却不失英雄本色,分开诸军,策马上前,定睛一看,却见阵前一员小将,面相俊俏,英气勃勃,吕布道:“可是齐侯当面?”
董太后大惊,知道此等大事董昊不敢说谎,遂让刘协下旨,各官即刻集结,火速前往长安。城中宫中又是一通忙乱,又有兵丁www.hetushu.com趁机抢劫,弄得人心惶惶。
吕布听到呼声,循声看到董卓,策马到了近前,一戟疾刺过来,董卓没有防备,被直接挑于马下。吕布上前砍了董卓首级,挑在戟下,大呼道:“董卓暴虐无道,我等迎王师入洛阳,不失富贵。”
姜述入关之后,分派亲信,持手书分别送予李催、郭汜、樊稠、张济、李肃诸人,招降诸将。李催、郭汜、李肃曾参与当年政变,意不自安而不敢降。张济、樊稠两将应允大军到来之际,自会率部归降。
吕布泣道:“贼军合围之始,妻弟魏续,换上儿衣甲自代,儿方得以从乱军中脱逃,只余高顺等十余亲信。”
关上董卓看见吕布势危,使徐荣统兵出关来救,却被管亥、张牛角等将引领冀州精兵截住。两军分为两拨,各自拼命厮杀,虎牢关下血流成河,两军损折甚众。
姜述随即召集降卒,道:“董卓暴虐无道,然其坐镇西凉,平定羌乱,于国亦有功劳,今既身死,当以礼厚葬,待陛下复京洛阳,再做盖棺论定。”
姜述笑道:“正是在下。温侯果然当世英雄,绝境中犹不失英雄本色。如今你部已是无幸,何不降之?”
众军向惧吕布之勇,皆下马请降,李儒欲逃,却被徐荣拿住。董卓死后,虎牢关兵马分为三系,一为凉州董卓旧部,向来以华雄、徐荣为首,华雄遭擒,徐荣已降,凉州兵皆聚其身http://m.hetushu.com后。二为并州丁原旧部,向以吕布为首,此时聚在吕布身后。三为平黄巾之兵,对董卓本无好感,自然不会反抗。姜述入关之时,关内七万余众,皆已排列整齐,依序归降。
徐荣等将因与何家有仇,初闻何苗之言,意不自安,此时听闻姜述所言,何苗在旁亦无异议,方才安下心来。姜述得兵七万,分别编入诸军,又让吕布组建骑兵两万,以徐荣、高顺为副将。降卒编入各军,初见军纪严峻,诸般规矩大异,但有兵饷可发,又不虞有人抢功,很快安心归服。
四人商议完毕,探到赵云、黄忠、张牛角、管亥四将各领大军已经行军,赶紧分头行事,董昊、董璜引兵去劫帝后,李肃引兵去劫百官,樊稠引兵搬运武库仓库所存兵甲钱粮。
董卓前番失了华雄,如今又折了吕布,不免又惊又惧,与李儒商议。正在密议之时,亲兵来报,道:“温侯引十数人从后门入关。”
吕布道:“高顺可信。”
姜述下马,不理众将劝阻,步行走到吕布身前,扶起吕布,道:“我得奉先,日后必能安定天下,靖平四境。”
董卓让左右先送吕布下去梳洗休息,与李儒继续商议,李儒道:“姜述势大,又得若干州郡相助,不若弃了洛阳,迁都长安,据关中之境,坐观形势。姜述目前只是掌握青、冀两州,其余诸侯心思不一,久后必会生隙,彼时伺机而动,或可恢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