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18章 恢复洛阳(五)

乱军之中董昊不知所终,李肃、李摧聚拢兵马,在战场上遍寻刘协、董太后,四处不见踪影。至于百官早已四散,诸官家眷皆在洛阳,许多人趁乱伺机出逃,乱军中死了不少,存者半数为姜述部下所获,还有部分继续随西凉兵马西行。
刘协实际并不晓得刘辩存亡真相,方才不过在诈曹操,想说服曹操放他一马,因此信口胡说,见曹操有些犹疑,又道:“父皇认为姜述有不臣之心,吾兄被其以药物控制,因此让袁家联合董卓而除之,以坏姜述之计。然董卓暴虐,深负众望,今幸战亡,使朕得以脱离牢笼。朕知孟德心怀汉室,望卿不负朕望,助朕中兴汉室。”
曹操一怔,道:“奉令除董卓旧部,然……”
再说李催得到董卓身亡消息,惧祸不敢投降姜述,又不想投降关东群雄,连夜统兵出关,西行去投郭汜大营。
姜述需要处理的大事很多,无心待在潼关城下,相持数日,众诸侯见大局已定,再无便宜可沾,纷纷托词请辞。唯有孙坚、公孙瓒两军暂留潼关军营。
赵云统兵入城,史阿、姜信等派人带路,迅速控制住重点区域,众官官眷大多拦在城中,又得樊稠分兵护住仓库、武库、皇宫,城中迅速平静下来。
姜述此次出兵,占领人口稠密的司隶,面积扩大不多,人口增加不少,防御线也成倍拉长。司隶久遭西凉兵肆虐,人口虽未减少太多,但钱粮几乎见底,各郡县都有和*图*书大量流民,粮食缺口很大。所幸没有出现历史上的洛阳大火,董卓也未来得及挖掘历代皇陵,否则姜述遇到的麻烦还会更多。
到了天亮之时,刘协周边只余百余士兵护驾,董太后、董昊、李催、李肃等皆不见踪影,忽见一彪兵马过来,为首者正是东郡太守曹操。刘协年纪虽小,自小生于宫廷,心机自非一般,并不惧怕,上前喝问道:“前方可是曹孟德?”
姜述作为穿越客,受史书影响,对曹操、孙坚印象很差,后来发现曹操决非《三国演义》描述那般,虽然奸诈精明,但是一心为公,决非一心谋逆的大奸大恶之徒。与孙坚接触时日渐长,发现这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将才,但非优秀政客,史书言孙坚早有谋逆之心并不靠谱。
刘协不待曹操说完,道:“孟德忠义之心,朕自知晓。卿以为吾兄犹存乎?”
董昊部下虽众,但是军心涣散,眼看不敌之时,有彪兵马趁黑杀至战场,却是李催行至半途,得到讯息,引兵前来救援。这下两军合力,袁术、曹操两军转而落于下风,形势十分危急。关键时刻,赵云、张飞领兵杀来,救了袁术、曹操两军。夜黑之时,战场处处喊声大作,正在激烈厮杀之际,又有一彪兵马杀来,却是黄忠、张牛角两将统兵赶到。杀到此时,战场已是乱了套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若非姜述部下甲衣与西凉兵马不同,黑夜中怕会误伤不http://www.hetushu.com少。
众人皆言此计可行,唯有曹操、袁术提出异议,曹操确实一片公心,认为当依姜述之令行事。袁术则是因为与董家有灭家之仇,断了西归之路,董卓余部插翅难飞。众人讨论半天,最后定议,曹操、袁术引军往西,余人皆赴洛阳助战。
众人听闻董卓已死,虎牢关已破,洛阳城中钱粮颇丰,若能参与洛阳之战,功劳自是不小,还会分些钱粮。众人各自转着心思,刘岱道:“洛阳为京城,攻下则破贼胆,不若我军分军,一军往劫伪帝,一军助攻洛阳,诸位以为如何?”
董璜死后,部下四散而逃,有逃兵次日追上董昊队伍,董昊闻讯大惊,下令加速前行,又让人通知郭汜统兵接应。往前行了半天,将至天黑之时,到了一处峡谷,只听两边喊声大作,箭矢齐发,正是袁术、曹操两军伏兵发动。
两李哀军大胜,又有守兵接应,顺利进了潼关,依凭天险站稳脚跟,虽然元气大伤,但是军势仍不可小觑。众人推举牛辅为首,军心逐渐稳定,顽强抵挡数日,守军士气渐复。
曹操又是一怔,道:“陛下坐镇临淄,安能不存?”
将近潼关,前方又有大军拦路,却是刘岱、刘瑶等众奉命抵达。此时前有大军阻路,后有追兵尾随,两李狠下心来,对众兵道:“前方就是潼关,过了潼关就是我等根基之地,众军奋力向进,杀出一条生路。”
曹操确实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心怀忠义,又素有大志,定神思索片刻,姜述手中文武群集,要想成为朝堂高官怕是不易。刘协是灵帝次子,身边又无能臣,若在长安立朝,以护驾之功和手中精兵,自可在朝堂上谋得一席之地。曹操当即决断,步行上前行下大礼,道:“请陛下和左右弃了车驾,换上我军士兵衣装,臣设法送陛下到长安。”
所谓哀兵必胜,刘瑶等军败得惨不忍睹,本想讨个便宜,打个落水狗,不想遇上一群拼命三郎,一阵便被西凉精兵杀得血流成河,等到赵云等军杀到,众军已是去了半数,所幸各军首领未失。
刘瑶等人不明真相,见李催弃了武关,担心中计,只是占了关隘,使人打探消息。待闻知董卓身亡,欲要起兵之时,李催早已率部走远。此时姜述军令下达,命令各军立即起行赶往潼关,武关防御交接给官亥。
姜叙统兵赶到潼关以东,扎下大营,会合众人议事,诸人皆到,唯独少了曹操。初时姜叙以为出了什么意外,令人探听曹操近况,闻知曹操与袁术并肩伏击刘协等众,又探听到曹操主力附近发现遗弃的刘协车驾,姜叙隐隐感觉不对,后来又得知曹操统兵向西冒进,心中大约猜出个轮廓,以为曹操劫了刘协,绕路回了东郡。岂不知不是曹操劫了刘协,而是势单力薄、走投无路的刘协将精明强干的曹操忽悠到了长安。
刘协福分不小,如此胡言乱语,却正好击中曹操弱点和*图*书,曹操生性多疑,见刘协以少年之身侃侃而谈,所言甚有道理,不由细思姜述所为,不由怵然一惊。
刘协见曹操踌躇不定,又道:“向闻孟德果断,真相渐明,何必疑惑朕所言?朕欲去长安,身边无可用之臣,未知孟德能否助朕平定天下?朕当以丞相之位以待。”
将近天明,各军已经杀散,董太后一行离开主战场,被魏延部下兵丁截下,见此车驾豪华,当即团团围住。待到魏延赶到,一问正是董太后车驾,不由大喜,分出一军押送董太后返回洛阳。
赵云见洛阳大局已定,让张合在城中主持,史阿、姜信、樊稠辅助,自与张飞各引五千铁骑,出城追赶刘协等众。
夺回京城是件振奋人心的大事,朝廷可以迁回洛阳,拥有玉玺、后玺、太后玺,理所当然可以称为汉室正朔。但又面临一件大事,迁都洛阳之后,朝堂官员多有熟识刘辩者,假刘辩能够维持多久?朝廷旧官兵乱死了三分之一,两李劫去三分之一,返回洛阳者也有三分之一,处理这些旧官也甚是棘手。
董璜引军巷战,拖后一段时间出城,见天色已晚,认为敌军不会出城追击,行速甚慢,被赵云、张飞两将追上。董璜引领亲兵列阵迎战,只是一个冲锋,便被张飞挑于马下,董璜部下顿时大乱,兵马虽众,战心皆无,降者无数。
武关距离潼关较近,出发又较早,曹操、袁术走到半途,听闻洛阳城破,当下两人定计,在途中设下埋伏。刘和*图*书瑶、刘岱等领兵出了武关向北,前行不到三十里,姜述军令又到,言洛阳已下,刘协逃往长安,众军火速赶往潼关。众人不由后悔不迭,急忙整军转向,去追袁术、曹操两军。
李催、李肃部下皆西凉精兵,当年羌部三十余万骑兵,被十万汉卒杀得溃不成军,几无还手之力,合族差点灰飞湮灭,若是两李有大将之风,稳住军心,以多击少,即使赵云、张飞、黄忠等部士兵再精锐,武器再锐利,最多亦是不胜不败的缠战之局。大军这一撤退,士气全部丧失,赵云、张飞所部又多是骑兵,西凉军损失惨重。
天明之后,诸将各自收拢部下,欲待交战之时,姜述统领亲卫赶来。李催、李肃皆被姜述吓破了胆,深存敬畏之心,大败之余不敢与姜述相争,也顾不上董太后、刘协,下令火速撤出战场,向潼关方向急行军。
待李催、李肃两人站稳脚跟,收聚兵马,去了一半有余,只剩四万余众,所幸兵甲齐整,多是董卓西凉旧部,虽败军魂尚存。众军会齐,军粮不济,抢了一座县城,兵丁吃饱喝足行军之时,城内已是一片狼藉,百姓死伤无数。
众人接令,不由面面相觑,坐下相商,刘瑶道:“大将军攻破虎牢关,斩了董卓,大军已经兵临洛阳城。命我等急赴潼关,截断刘协退路,诸位以为如何?”
曹操循声往观,见是刘协,不由大喜过望,正待下令士兵上前擒拿,只听刘协呼道:“孟德欲除朕,还是欲除董卓部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