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24章 网罗名嫒(二)

孙尚香忽然意识到已经成人,让姜述抱在怀里实是不妥,挣了两下没有挣动,又不好翻脸,眼睛转了转,忽然笑眯眯地说:“咱们现在去寻父亲如何?”
议郎属于光禄勋属下六百石官员,光禄丞属于光禄卿副手,秩俸千石,是个要害职务。伏完闻言大喜,道:“谢过丞相。”
孙坚张罗家人安顿下,见孙尚香风风火火跑了进来,没好气地说道:“香儿,你都成人了,到了京城,还这般胡闹,日后谁敢娶你?”
伏完想了半天,实无对策,无奈说道:“既是丞相高看,不知何时下聘?”
贾诩从怀中取出一份婚书,道:“既然如此,当即便将婚书填了吧。”
很长很长的湿吻,姜述方才放开孙尚香,道:“想死我了,我这就提亲去。”
贾诩道:“婚约既成,目前局势混乱,丞相担心贵女有失,待会派人上门接贵女入侯府安置,冯君请先行准备。”
贾诩笑道:“想不到冯君如此高看丞相,丞相有事欲求冯君,未知冯君能否相助?”
姜述观察孙尚香的表情,自能猜出她的心意,道:“郎有心妾无意,原想今天去府上提亲,看来去不得了。”
此日,冯方在衙中当值,贾诩派人来召,冯方不知祸福,心中忐忑不安,来到公房。贾诩笑请冯方就座,挥退左右,道:www.hetushu.com“初来就任,无缘与冯君谈论,冯君以为丞相此人如何?”
姜述道:“你不同意,去了有什么用?”
伏完无可奈何,只得唤出女儿,嘱咐几句,眼睁睁地看着女儿上了车驾远去,却又无可奈何。
孙尚香俏脸一红,道:“你变得我都认不出来了,怎好意思开口。”
伏完还不放心,问道:“未知安置何处?”
典韦道:“此丞相家事,我等不知。”
姜述方才一直在观察她,见她眼睛灵动,知晓她心中有坏主意,不理她的话头,忽然失声道:“香儿,你的腰好细。”
孙坚在洛阳就职,安顿好后,家属随之迁了过来,孙尚香进了洛阳,到自家府第还未落座,先带几名护卫奔丞相府而来。姜述正好在府上,让人引孙尚香到书房见面,两人数年未见,彼此变化太大,孙尚香已长成亭亭玉立的绝代佳人,姜述亦成为风度翩翩的有为青年。
贾诩道:“丞相闻冯君有女美且贤,欲娶入府中,未知冯君意下如何?”
伏完在历史上属于悲剧人物,结连王子服、马腾、刘备等人欲除曹操,事败被曹操族诛,伏后身为皇后,亦被曹操派人绞杀。这充分说明伏完忠心,如今成了姻亲,姜述自然不能闲置此人。
说完,孙尚香做个鬼脸,http://m.hetushu.com得意地笑笑,一溜烟跑得没影没踪。姜述不由哭笑不得,想想孙坚家眷来京,得过去拜访一下,顺便去提一下亲事。姜述招呼典韦一声,坐上车驾赶往讨逆将军府。
冯方答道:“丞相文武全才,名扬天下,大汉之栋梁,万民之福星。”
冯方心道自己这般小官,能帮丞相何忙?能入丞相法眼,已是天大的幸事,道:“力所能及之事,属下全力而为。”
典韦道:“已为夫人准备好居处,安全问题不劳费心。”
孙尚香又急又怒,道:“你……”说到这里,想想又不知如何措词,轻声说道:“谁说去不得?”
姜述恃强抢了伏寿儿,不单为了伏寿儿美艳,而是要打刘协一个嘴巴,激怒刘协出手。刘协自从到了长安,封住关隘,闷头发展,又有曹操辅佐,如此下去将成为心腹大患。长安实力派将领不少,暗地里虽然免不了勾心斗角,但大约形成一个制衡。刘协若是出兵,有人攻有人守,有人胜有人败,便会打破这种平衡局面,若起内讧,便会有机可乘。
说完,松开孙尚香,脚上突然传来剧烈的疼痛,却是被孙尚香一脚狠狠踹在脚面上,不由翘起脚来,用手揉着。疼痛感未消,只听房门响处,门口处传来一个声音,道:“让你欺负我,我先回府了hetushu.com。”
冯方闻言大喜,忙道:“得蒙丞相看顾,自当遵命。”
孙尚香娇嗔道:“少年时像个小老头,现在却像一个小色鬼。”
话说出口意识到失言,羞得欲走,却被姜述一把拉住,抱在怀里,道:“想了这么多年,既然来了别急着回去。”
伏完最初认识姜述之时,姜述还是九岁少年,不想数年过去,姜述已是翩翩郎君,俊郎潇洒,不怒自威,独掌朝廷权柄,心道寿儿嫁给此人也不算委屈,心中愤愤不平之意消了大半,道:“无妨,只求丞相别委屈了寿儿。”
聘礼摆在院中,伏完知道万难拒绝,道:“也罢,不知何时过门?”
姜述微微一笑,道:“但请岳丈放心。岳丈赋闲在家,委屈了一身才学,以前做过议郎,如今光禄丞空缺,未知岳丈有意否?”
司隶校尉辖下奏事掾史冯方,出身洛阳大户,其女见之者皆言国色。贾诩出任司隶校尉,诸事稳定,开始整顿人事。冯方出仕时为袁家所荐,意不自安,闻听袁术以南阳为根基,占据豫州全境,生出投奔之心,未曾去职,还未成行。
两人聊到这里,气氛调整过来,那份尴尬悄然消失,姜述拉着孙尚香坐下,道:“还没找婆家?”
伏完听完上半句,知晓若求两后旨意,定非妾室身份,内心不免欣喜,听完全www.hetushu.com句,不由愕然道:“这是为何?”
孙尚香心情本来一片大好,闻言怒火悄然升腾,随即黑下脸来,道:“我这般丑丫头,哪有人家愿意要我?”
孙尚香挣扎一下,望着姜述笑吟吟的模样,芳心生出温柔之意,借势偎在他怀里,嗔怨道:“你妻妾成群,怎会想我?就知道骗我,不然早就上门提亲了。”
典韦呼喝一声,十余名兵丁抬上聘礼,道:“今日便下聘。”
典韦道:“婚约既成,丞相自会去求两后旨意。今日夫人却要跟我们回去,成婚之前再送回来。”
孙尚香脸色一红,道:“不理你了,你轻薄我。”
典韦道:“近日城内长安细作颇多,既然婚约已成,丞相自然不敢将夫人留在外面,万一护卫不利,为细作劫去,丞相面子可丢不起。”
“谁愿意嫁你?”孙尚香心情不佳,没来由地先顶了一句。话刚出口,又回过味来,心情如同多云转睛,不由暗自后悔随意顶嘴,碍着面子又不好改口,当下转着心思,脸色阴晴不定。
姜述走近前去,道:“这些年我非常想念你,心中想的是你以前的样子,没想到越变越美,竟然如此美艳动人。”
冯方一看,却是媵妻,比意想中的妾室更高一层,岂有不愿之理?当下在室内将婚书填书,心中兴奋异常。
姜述见她面色大变,知晓玩笑和_图_书有些过火,正色道:“不跟你玩笑了,愿意嫁给我吗?”
姜述最擅长的是打一个嘴巴再塞一个甜枣,次日伏完接到丞相府传令,跟随来人来到相府。姜述迎其到书房落座,道:“部下兵将粗野,昨日惊扰岳丈,今日特地赔个不是。”
冯君告辞出来,感觉腿脚轻快不少,一溜烟跑回家中,将这喜讯说给家人。姜述年少权重,风流倜傥,正是妙龄少女的梦中偶像,冯玉儿闻得消息,也是喜不自胜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直至外面典韦引领车驾来接,冯玉儿这才缓过神来,急匆匆收拾一番,在欢天喜地的家人簇拥中上了车驾。
两人见面,不复有以前的契合,彼此感觉非常陌生,孙尚香愣在那里,默不作声,姜述笑道:“欢天喜地进来,怎么见面反而没有话了?”
姜述坏笑一声,突然吻向略厚却非常性感的红唇,淡淡的水果香味,似吃了蜜般的甘甜。孙尚香即使再胆大包天,到了这时候也软了下来,脸上滚烫似火,早已羞不可抑。
姜述笑道:“就是想看你脾气改了没有,若如以前那般,娶进门来,还不知会将府中闹腾成什么样子。”见孙尚香神色一变,欲要翻脸,忙道:“今日一见,比以前好得多了,若知晓你这般乖巧,早就上门提亲去了。”
孙尚香又羞又恼,跺脚道:“你不会去求我父亲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