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26章 李儒华雄

李儒目送亲卫离去,呆了一会,道:“敢问何人如此欺我?”
公主怀孕数月,今夜马凝刚刚产子,日间得知何后怀了身子,夜间又闻董太后有孕,这祖孙三代四女相继怀孕,这种马做得实在太牛逼了些。公主怀孕属于正常,马凝怀孕可以掩饰,何后生产就要费好多手脚,董太后如何掩饰?若是此事不慎传将出去,就成了天大的笑话,想到这里,姜述不由出了一身冷汗。
李儒行到姜述近前,叩拜道:“感念齐侯大恩,李儒愿降。”
次日早朝过后,何后与姜述议完政务,姜述道:“上次为你解恨,坏了董太后名节,昨日闻知怀了身孕,甚是难以料理。”
华雄摇头道:“受太师大恩,无家室拖累,今太师已逝,宁死不降。”
董太后期期艾艾,道:“今朝呕吐,我自懂些脉象,应是有孕在身。”
李儒关押日久,不知外面变化,细问其状,姜述如实回答。李儒叹道:“岳父已亡,诸将皆无谋略,牛辅非领袖之才,久之必失兵权,岳父旧部大势已去。”
姜述闻听此般消息,不免为自己种马之举自得,思及深处,却又忧心忡忡。见何后表情郁闷,上前轻抱住她,轻声道:“也不须忧郁,待掩饰不住时托病不出,生产时让左丰安排心腹伺候,生产之后托言抱养宗室子便是。”
此时m.hetushu.com,亲卫引领一位美妇进房,望见李儒,不由扑上前去,失声痛哭。李儒见妻子无恙,问道:“琦儿如何?”
董白指着姜述,道:“我如今无人可依,以后行走我左右,安危皆仰仗雄叔叔。”
李儒与夫人感情深厚,闻言色变道:“贼子敢尔?必杀之。”
自从董白现身,华雄已是软了下来,又见董白真情流露,铮铮铁汉顿时泪流满面,叩拜道:“拜见小姐。”
等到晚上,马凝产下一子,何后抱到外堂,让姜述来看。姜述见此子哭声洪亮,身体健康,眉目像极马凝,心事放下大半。又进屋去看马凝,见她产后脸色苍白,但是喜意盈于眉间,上前握着她的玉手,轻声抚慰几句。
姜述目前控制司隶、青州、冀州,兖州山阳郡、济阴郡,徐州琅琊郡、东海郡,幽州辽东郡、右北平郡,荆州长沙郡。因为地盘拓展太快,内部施行新政需要不少钱粮,财政无法支撑大规模的战事。恢复洛阳以来,诸事新立,诸事尚未理顺,也无精力出征。
李儒又问,道:“家中尚存何人?”
何后偎在姜述怀中,道:“想想我们也是可怜,皆坏在你这冤家手上,来往偷偷摸摸,生产也要百般遮掩。都是命苦之人,只要你多痛惜我,我不再与她计较便是。”
室外人多,和图书姜述避嫌,欲要出门。何后急止,脸色一红,道:“还有一件麻烦事。”
姜述闻言大惊,心道此事却不好处置。马凝有孕,众人皆以为是刘辩的遗腹子,再与荀攸、黄忠等解释抱宗室子私养,还可掩饰过去。灵帝死去数年,何后又临朝听政,如何可以掩饰?
李儒沉默不言,姜述唤亲卫道:“请李夫人前来。”
众人抬头去看,见一位美貌少妇从门外进来,众人定睛一看,却是董白。李儒妻子为董白嫡亲长姑母,历经战乱之后,以为董白死在乱军之中,今见董白无恙,喜极而泣,不由相抱痛哭。
华雄走到姜述近前,下拜道:“愿为主公效命。”
姜述观察何后眼色,见其无加害董太后之意,道:“此法尚可,只须你不加害,此事尚可遮掩。”
姜述收了李儒、华雄,却不使两人现身,仔细交代诸般事宜。又让许褚在府第外院收拾两处僻静别院,分别安置两人。华雄未婚,姜述指配府中一位婢女为妻。
何后见姜述较真,止住话头,细思此事甚难处置,又不能对万年主公明言,想了半晌,道:“莫若接进宫来安置。”
何后道:“我近日有娩娠之象,想必亦有了身孕。”
到了丞相府偏房,姜述进房,在主案坐下,让亲卫放开两人,道:“两位请坐。”
姜述道:“你和-图-书今身陷牢狱,又宁死不降,如何复仇?”
忽有护卫进门,道:“夫人来了。”
姜述上前扶起,道:“子让请起,且安坐片刻。”
华雄哈哈笑道:“太师诸子皆逝,长女有子让卫护,次女夫婿牛辅控弦数万。余人皆在长安,西凉诸将皆在,足以保护,虽欲报恩,然无用武之地。大人勿欲多言,吾死志已决。”
姜述又对华雄说道:“尚忠将军,愿降否?”
姜述望向何后,见她脸色娇羞,欲言又止,猜不出何事,道:“只管道来。”
司隶共有河东、平阳、河内、弘农、河南尹等四郡一尹,下辖五十五县,面积虽然不大,人口密度很大。百姓见识较广,对新生事物接受很快,尤其精耕细作,在官府推动下,发展速度明显快于冀州。
洛阳大牢,李儒、华雄被单独关押,一直无人过问。此日许褚引兵来到大牢,唤出牢吏,出示军令,道:“奉丞相之命,提李儒、华雄两人过堂。”
何后在宫中居住,内外皆姜述心腹,遮掩倒是可行。董太后居于姜府,又不能让公主等妻室知晓,如何掩饰过去?姜述抚慰董太后几句,让她宽心养胎,回去苦想办法。
何后闻言点了点头,道:“如此说来,倒也可行。”
姜述道:“曹操曹孟德向喜人妻,今董家没落,牛辅又领兵在外,受些欺压自是http://m.hetushu.com难免。”
姜述正色道:“董氏未怀子之前,无论你如何欺辱,我自不会去管。她这般年纪,生产十分危险,需要好好养胎,已是怀了我的孩子,不可再欺辱她。”
李儒、华雄两人出了大牢,望着蓝色的天空,嗅着干净的空气,方才发现自由的可贵和世界的美好。许褚也不多言,押解两人直赴丞相府,李儒、华雄不知祸福,心中忐忑不安。
姜述道:“你妻在长安,为人所欺,若非本侯派人营救,险些名节不保。”
两人哭了半晌,止住哭声,董白上前拜见姑丈李儒,忽然看见华雄在侧。往昔华雄卫护董卓左右,董白年纪幼小,与华雄最是投缘,喜爱缠在他左右,让华雄陪她游戏。董白见华雄蓬头垢面,衣衫褴褛,不由有些心酸,上前拉住华雄衣袖,泣道:“雄叔叔,如何这般模样?我这就让夫君放了你。”
李儒摇头道:“在下不过寻常儒生,得岳父赏识,拔于民间,又以女嫁之,恩重如山。今岳父虽亡,但为人当知忠义,宁死不能降。”
姜述道:“此间又无别人,有何不好启齿?”
回府来到书房,郭旭说祖母皇太后日间派人来请,姜述又去后堂拜见董太后。董太后自从何后进京,搬到姜府居住,又与姜述合谋消了何后恨意,姜家巨富,日常供给反比宫中还要丰富,小情郎间或过和图书来耕耘一番,却是逍遥自得。听侍女说姜述来到,董太后忙到门口来迎,入室坐下,屏下左右,道:“有件事不好启齿,但事关重大,又不得不提前商议。”
两人也不客气,自寻蒲团坐好,只听姜述道:“子让,你向为董卓谋主,董卓已亡,今既被擒,何不降之?”
何后娇笑一阵,道:“土地荒芜了许久,没想到却肥得冒油,老蚌怀子却是奇事一桩。待会我去探望一番,看看这皇家婆婆如今何等表情。”
姜述道:“董卓尚有后人,你武力惊人,可以保护左右,以报答董卓恩德。”
李妻道:“家中妾室,皆为曹操部将所夺。妹丈统兵驻守雍西,李催驻兵新平,郭汜驻守潼关,父亲旧部只有李肃驻守长安,去寻曹操理论,曹操委责于属下,斩了数名兵丁,赐币乃还。妾身思及皆是妾室,曹操势大,不想让父亲旧部因此与曹操交恶,因此劝说李肃忍让了事。未料曹操闻知妾身有些颜色,潜令部将扮为盗寇来抢,若非齐侯派人于半路夺回,妾身如今……”
董氏道:“与妾身同在丞相府安置。”
李儒听到此处,霍然起身,道:“与此贼不同戴天也。”
姜述去了一块心病,与何后温存一番,吩咐打扫宫室静室,将董太后迁进宫中。董太后初时心有余悸,见何后按礼前来问安,言语亦无欺辱之意,方才放下心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