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28章 乌恒招祸(一)

辽东太守田豫,继徐晃担任辽东兵曹,后为程立推荐,升辽东太守。田豫年纪不大,但是久居边疆,熟悉边事,做事干练,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双全之才。探知高句丽起兵三万,组织各县民兵,分赴要塞据守,自领精兵前去边境阻击。
“伍长,如何分得清是谁射死的?”小黑连续射出数箭,见箭程之内已无站立之人,停下手问道。
徐晃笑谓副将李克道:“炮驽营威力虽大,但也不能过于依赖,部下日常操练不许放松。”
陷入沉思的徐晃忽然惊醒过来,脚上传来一阵震颤,他朝远处瞭望一会,道:“通知诸军,蛮子到了。”
姜成是姜东三子,年仅十八,正是热血沸腾的年纪,闻言笑道:“将军放心,皆已安排就绪,这些宝贝自从运达辽东,还未曾用过,正好拿这些蛮子练练手艺。”姜成一边说话,一边用手拍拍被黑布遮盖的秘密武器。
一位小将纵马近前,在马上拱手为礼,道:“王子,在下带子弟攻上一阵,试探一下虚实?”
李克道:“将军不必担心,士兵家眷多在城中,便是不去着重强调,他们也不敢怠慢。”
姜成随在徐晃身侧,道:“是否动用一下宝贝,给蛮子来得下马威?”
众人轻松笑谈着,紧张不安的情绪立减,伍长忽然说道:“别说话,有人hetushu•com来了。”
乌恒兵丁哭喊着往后奔来,一个个火人发出绝望的嘶喊,移动中不时有兵丁停顿下来,变成一堆篝火,间或有数人跑回队伍,如见到亲人般拉着同胞大喊救命,兵丁有上前帮忙者,被其抓住者也很快被引燃,吓得前列兵丁连忙往后挪动,生怕被这些同胞祸害。
“上弩箭,瞄准,发射。”弩兵都伯几乎同时下达军令。
丘力居上前拥抱一下摩利,拍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这才是我的好弟弟,如此良机不容错过。汉朝内乱,又有张纯相助,我等即使占不得右北平,也要掠夺那里的财富。放心吧,若是形势不利,我等就撤出塞外。我任命你为先锋,去砍掉徐晃的人头!”
乐安火油此时已经批量生产,辽东、右北平配置许多。当初徐晃讨要此物,原是想在秋后至蛮族草原烧荒,没想到成了守城利器。
伍长一乐,笑道:“你小子心倒不小,徐将军以前护卫齐侯,立下许多汗马功劳,得封辽东郡尉,在辽东与周边胡族相战,数十场未尝一败,方才封为护乌恒校尉。齐侯恢复京城,封为丞相,得掌文武诸事,记起徐将军战功,又授振威将军。若说尉官之职,杀得蛮子多了,凭功可以取得。将军职位,已是朝中重要职官,岂是杀几个蛮子www.hetushu.com能得的?”
老兵是个伍长,当兵多年,明白新兵的想法,笑着拍拍小黑的肩膀,道:“好好打仗,多砍几个蛮子首级,就能当军官了。”
口令下达,诸军依法动作,只见城头上硬弓强弩齐射,城下顿时传来声声惨叫,乌恒前军倒下一半,箭弩皆没入身体,倒下者死多伤少。
“都准备好了?”徐晃巡视到城头,询问炮驽营校尉姜成。
右北平百姓得知消息,人心惶惶,徐晃让人散出消息,说齐侯姜述统领大军,正火速来援。姜述此时声望,若同定海神针,消息散出次日,城中立时平静下来。徐晃每日巡视城防,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紧张神色,他自到达辽东之后,与周边各族大小战事已有数十次,心理素质十分成熟,因此不是故作镇定,而是他认为在援军到达之前,守住右北平不是难事。
军令开始下达,兵丁们紧握武器,有条不紊进入岗位,脸上除了些许紧张,还隐隐有些期待。朝廷新政首重军功,在战场上奋勇杀敌,累积军功就会获得升迁,倘若立下大功,则会光耀门楣,封妻荫子。
徐晃笑着摇摇头,指着摩利道:“若是汉升在此,那边主将也会毙命。”说完,将弓箭挂于腰间,道:“传令下去,准备火油。”
徐晃摇头道:“不必,蛮hetushu•com子只是试探进攻,先让将士们热热身。”
摩利统领前锋兵马共有三万余众,其中有千余汉人奴隶,很快造好百余架云梯。摩利见准备停妥,下令攻城,耶峰带领千余部下,扛着云梯,呐喊一阵,蜂拥往城墙冲去。
两个千人队手持盾牌,迅速奔向城墙,不料城下弓弩不发,很快聚于城墙之下,众人竖起百余云梯,正欲攻来,只见城下砸下许多瓦罐,里面盛着发着怪味的液体,但却无甚威力,若非砸中要害,碰在身上只是一阵疼痛。兵丁放下心来,聚在云梯下面往上攀爬,不料城头突然射出无数火箭,迅速引燃洒在身上的液体,只见城下浑然成了人间地狱,乌恒人手中木盾、身上兽皮迅速燃烧起来,惊慌失措,大喊大叫,可是任凭他们扑打翻滚,这火却是不熄。
张纯引领乌恒人攻打右北平的同时,高句丽、三韩等小国也接到张纯信函,出兵攻打辽东和乐浪。这些大汉属国本无忠义之心,今见大汉势弱,被两郡财富诱惑,似是红了眼的饿狼一般,冲入大汉国境。
“起身,搭箭,射击。”弓兵都伯目测敌军距离,开始下令。
新兵不由有些脸红,方才远处黑压压的乌恒骑兵出现时,心中确实怕得要命。小黑不会说出真话,勉强笑笑,豪言壮志道:“蛮子有啥可怕的?他们和*图*书敢来,小爷不妨砍他们几个脑袋。”
小黑望着徐晃远去,满脸崇拜之色,小声道:“伍长,混到徐将军这般职司,要杀多少蛮人?”
摩利脸色郑重,摇头道:“你带人去砍伐树木,让汉人奴隶制造云梯。”指着右前方,扭头对身边一将道:“耶峰,你带千人准备一下,待会从那处攻城。”
徐晃站在城头上,放眼远眺,眼神除了冷静,还带着几许期待。来到右北平上任已经年余,已经摸清周边诸族实力,大汉主力将要抵达,未来必是大汉耀武扬威的年代,蛮胡的好日子该到头了。
城上箭如飞蝗,乌恒人云梯尚未搭上城头,千人队几乎全军覆灭。摩利在后观战,心中又忧又急:“科察、卢比各领部下同时进攻。”
“避箭!”汉军口令迅速下达,守军闻令立即蹲在女墙之下,只见敌箭嗖嗖飞过,因为躲避及时,兵丁一个也未曾伤到。
“将军好箭法,得有一百步吧。”姜成兴奋地说道。
伍长出身猎户,虽然职务不高,箭术却是出神入化,每箭必能中敌,闻言笑道:“各人箭上刻有字号,回头自有军功记检验并记录。”
徐晃打这边经过,看着士兵的状态很让人放心,对着周围兵将点头示意,道:“大家心态不错,待会这帮蛮夷攻城时,让他们知晓我们汉家子弟的厉害。”
乌恒人冲和*图*书至城墙百步之时,部分兵丁停住,纷纷引弓搭箭,朝城头射去。
乌恒大军十一万,张纯部下三万,合计十四万余兵马攻打右北平。徐晃部下只有两万精兵,实力非常悬殊,发出求援消息之后,徐晃下令右北平进入战时紧急状态,所有兵将备战,又组织民兵协助守城。
炮驽军队是姜述手中的秘密武器,共有五千编制,称为炮驽营。分为十队,每队千人设一校尉,校尉皆由姜家近支族人担任,士兵皆为姜家远支族人、佃户和东莱子弟组成。炮驽营统领由姜述亲自兼任,校尉向姜述直接负责,各军主将无权调动。
此时前方兵丁突然骚乱,却见一只羽箭疾飞而来,正中耶峰喉咙,箭势甚急,穿脖而过,耶峰身子倒飞,仆于马下,顿时死于非命。
徐晃环视四周,十分满意,道:“不可大意,加大巡城力度,日夜小心,别让蛮子钻了空子。”
“小黑子,没被吓得尿裤子吧。”一位老兵嘲笑身边一位刚入伍的新兵道。
乌恒蒙昧落后,云梯也不会制造,除了少数将领身穿汉卒衣甲,部下兵马多为皮甲,武器也是自带,更是五花八门,有的兵丁手中甚至拿着硬木棍棒。
两人说话时间,乌恒人兵马已经到了城下,为首者正是先锋摩利。摩利仔细观察,见城中防守森严,兵丁严阵以待,心底又多了几分担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