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30章 三韩噩梦

丘力居见状,知道军心已不能用,统领兵马退回大寨驻扎。此时张纯引兵马到来,到丘力居大帐拜见,见丘力居神色不豫,道:“大王,战事可是不利?”
赵云统兵赶至东营,见东营兵马防卫严谨,部下马力已疲,分派一路兵马回去打扫战场,又分一些兵马集合降众,先行押解入城,自引三千铁骑在敌营门前就地歇息。
使者正是摩利,见到徐晃,先行告罪道:“前期受了张纯蛊惑,做了许多错事,大王闻知张纯为恶甚重,耻于与其为伍,因此派兵杀了张纯,降其部下。如今欲与汉室交好,送张纯首级及其部下兵将来此,不知将军能否赦我等之罪。”
三韩是指马韩、弁韩、辰韩三国,其时三韩占据朝鲜半岛中南部,极南还有无数小国,皆依附三国。三韩兵马不多,装备又差,此次之敢于进兵,也是因为大汉内乱,生出侥幸之心,再则乐浪兵马合共不足三千,三国合兵两万,以两万之众对敌三千汉卒,占了明显优势。
徐晃近日见敌军不来进攻,心中疑惑,却也不敢大意,每日巡防不误。这日忽闻城门尉官来报,道:“丘力居派使者前来议和。”
赵云统兵来到敌营前方,打量一下弁韩营盘,传令让百名骑兵人马皆披甲,备上挠钩长索。百骑不畏箭矢,一齐上前,待到营墙三十步左右,挠索齐出,勾住营墙大木一齐往后策马。寨墙为大木连结而成,抗不住hetushu.com百马奔腾之力,当即被连根拔起。
等到殷敬引领亲兵逃到南营之时,五千兵马只余四百余众。辰韩在马韩之东,其耆老传世,自言古之亡入避秦役来马韩国,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而成国。辰韩与弁韩势力相当,也由十二个部落组成,辰韩国王卫远驻于南军营,闻听殷敬兵败,打开寨门接进营中。
契合无奈,只能纵马向前,带领刚刚反应过来的乌恒兵继续进攻。可城上炮火无休无止,不断欢快地轰鸣着,在乌恒兵阵里划出一道道鲜红的通道。心惊胆战的乌恒兵好不容易来到城下,上面忽然淋下一桶桶液体,见过天火威力的乌恒人大吃一惊,不顾将领喝止,纷纷往后面奔去。
张纯从怀中掏出数张纸,道:“此为两份诏书抄本,还有姜述和曹操的檄文,请大王过目。”
丘力居见状,心中也是懊悔,近年生活虽然苦些,族中平安,人丁兴旺,万不该受了张纯蛊惑起兵滋事。摩利道:“近闻刘刺史虞复掌幽州,若是我等杀了张纯,奉其首而请罪,或可免祸。”
姜述见他出言谨慎,屏退他人,只留典韦、许褚左右随侍,道:“有事尽管讲来。”
丘力居心中正烦,叱道:“你军如何方至?”
丘力居沉思良久,亦无想出解祸之道,命人将摩利召来,将诏书、檄文递给摩利。摩利读完,脸色苍白如纸,拿纸张的手微微颤抖,喃喃说和-图-书道:“灭族之祸。”
张纯走后,丘力居呆呆坐在帐中,心思这下踢到铁板上了,本以为趁大汉内乱之时,能趁机讨些便宜,如今这个,形势,若是汉军重兵前来,乌恒确有灭族之祸。
赵云、张辽即刻起兵,又有军报传来,徐晃使人来报:丘力居杀了张纯,以张纯部下兵马献降,又欲出兵助攻渔阳。姜述冷笑一声,让来使先行归去,通知徐晃严加防备,不得懈怠,待大军到时再做商议。
又行了两日,刘虞使人来报,道:“韩馥违旨不遵,刘大人现在鲜于辅府上安顿,已传讯各郡太守勿遵韩馥之令,专候丞相大驾光临。”
徐晃道:“多谢美意,然渔阳为我大汉疆土,些许反贼,举手可灭。此事我自会派人报给丞相,你等且静候数日。”
张纯苦笑一声,道:“两个小皇帝都下了诏书,渔阳百姓作乱,平定了骚乱方才过来,因此耽误了数日。”
摩利又道:“刘刺史虽会饶恕我等,如今却做不得主,此事尚须取得齐侯谅解方可。不若我等设法抓捕张纯,攻其部下建功,再派兵协助攻取渔阳,如此齐侯或许不会见罪。”
摩利道:“张纯已死,渔阳正是大乱之际,我军欲助将军攻下此城,如何?”
入夜扎营,神鸟忽然传来紧急军情,道东莱海面聚得水匪数千,袭扰过往客商。神鸟同时传来情报,水匪欲集众攻打威海商埠。姜述大惊,立即传hetushu•com达数道命令,调派东莱兵马分头行动。
契合见部下跑了大半,进攻已成了一个笑话,无奈之下只得传令退兵。城墙上的汉兵哈哈大笑,方才那一桶桶不是火油,只是一桶桶水而已,却将攻城的乌恒人吓得落荒而逃。
徐晃知道姜述大军数日便至,蛮兵请降虽是好事,但不敢答复,道:“此等军国大事,非我所能决断。”
丘力居道:“噢?诏书说些什么?”
丘力居大喜,道:“正是,刘刺史仁慈,必不会为难我等。”
乐浪太守刘昕、郡尉鲜于嗣统兵防守十余日,守兵损折过半,正在危难之时,忽闻援军到达,不由大喜过望,统领属下官员去西门迎接。刚到西城门,闻听援军前去踹营,一齐上城观战,但见一员小将引领部下如入无人之境,一刻钟时间攻破敌军大营,一路杀得干脆利落,让人不由拍手称快。
姜述闻言更是开怀,写了回信,让来使带给刘虞。
有了解决思路,两人当即琢磨起来,最后定下计来,分派诸首领任务。候不多时,众首领准备停当,丘力居下令道:“各按军令行事。”
赵云一马当先,尾随败兵近得寨门,守兵待要关闭寨门,却被赵云单骑杀入,守兵聚兵来攻,怎敌得赵云之勇?赵云专杀着甲之兵,多为军中将校,连挑二十余众,守兵顿时乱将起来,赵云亲兵随即跟了上来,顿时杀出一条血路,后面主力趁势杀入踹营,杀得http://m.hetushu•com辰韩兵丢盔卸甲、溃不成军。
卫远自谓武艺精通,上前阻挡赵云,不料实力相差悬殊,一合便被赵云挑落马下。守兵被赵云威势所骇,拜伏乞降者无数。败军跟随殷敬往东逃去,一路上损伤甚众。
此人道:“下官乃幽州治中李历,今韩馥欲让幽州于袁绍,众官苦劝不听,下官前来禀告详情。”
赵云一马当先,从空档处杀入寨中,身后骑兵同时发动,弁韩士兵挂甲者十不足一,不到半刻钟,便被杀得抱头鼠窜。殷敬见大事不妙,呼喝兵马撤退,其部下多为步卒,这下生机更是渺茫,成了汉军精骑的活靶子。
姜述笑道:“倘若丘力居部不杀汉民,此事可以和议。如今我等纳降,如何向天下百姓交待?此次进兵,无论丘力居如何表白,自作孽不可活。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我朝强时俯首称臣,我朝弱时趁火打劫,可谓无耻之极。其与我朝交战,胜时杀我军民,抢劫人口财富;败时委屈求和,我朝君臣自谓仁义,根本不管战争损耗多少,兵丁死伤多少,为了所谓仁义而放其一马。我要为大汉立个规矩,凡敢侵犯大汉疆土、杀害大汉民众者,即使上刀山下火海,必将屠灭其族。以暴制暴,异族才不敢再生异心,长久以后四边无边患也。”
姜述不由拍案而起,命令赵云统领一万骑兵往援乐浪,不灭三韩,不准回兵。又让张辽统领五千骑兵往援田豫,以驱逐敌兵为要。
姜述心m.hetushu•com中暗喜,细问其间过程,李历细述一遍。姜述当即交待李历数事,让他带些细作返回涿郡。
丘力居内心正在翻天覆地,道:“将军且先归营,有事明日再议。”
次日,出历阳城三十里,先后接到田豫、刘虞传来的军情。辽东太守田豫报:高句丽起兵三万,劫掠辽东,聚郡兵与其相持,兵力太少,数战小胜,然不足退敌。刘虞报:三韩合兵两万,攻打乐浪,攻克县城一座,军民死伤三千余众。
郭嘉顿悟,道:“此语如警世良言,嘉受教也。”
此人道:“我乃幽州来客,有机密事禀告丞相。”
徐晃道:“既是来使,让他进城吧。”
姜述统兵行至广阳,有人拦路求见,姜述令人带上,见此人年纪四十上下,衣着整齐,仪表不凡,道:“你为何人?”
先说赵云一军,连夜行军急赴乐浪,来到乐浪城时,三韩兵马已经围了四门,昼夜攻打。赵云派亲兵去城中报信,引兵径直冲击敌军西门兵营。
郭嘉劝道:“丘力居既然来降,何不利用其平了渔阳,我军可以少些损伤。”
三国之中以马韩势力最强,出兵一万,分兵围住乐浪东、北两门,西门为弁韩军营。弁韩由十二个大部落组成,国王殷敬实则类似部落联盟首领,自谓是商代箕子之后,此时闻听有骑军杀到,命令部下皆回营中防守。
丘力居仔细看完,脸色变幻不停,最后冷汗满面。张纯道:“诏书很是蛊惑人心,百姓因此生事,十分麻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