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31章 赵云之威(二)

刘昕奇道:“皆籍籍无名之辈,安能与子龙将军相当?”
田豫丝毫没被高句丽人的气势唬住,默默估算敌军兵力,见前锋就有数千人马,不敢耽搁,对着身边情报官低声吩咐一句,情报官立即冲下寨墙,飞快跑到一个院落,数只鸽子旋即扑哧哧地冲上高空,在上空盘旋一圈,向四面八方飞去。
刘昕问道:“不知丞相有何妙计?”
亲兵道:“将军曾言,大将军麾下武功胜其者多人。”
李但死了嫡亲兄弟,自是不甘罢休,喝令众将一齐上前,赵云却是不惧,一枪一个,未及亲兵上前,已是杀了敌将八人。李但在后见了,不由胆战心寒,连忙呼喝收兵。
“弓弩手,准备!”望着渐渐逼近的高句丽兵马,田豫脸色平静依旧,内心却忐忑不安,只因雨水连绵,原本备下的陶罐炸弹皆受潮而无法使用,面对高句丽如此多兵力,想按预定计划支持到张辽援军赶到,显然极其艰难。
赵云笑道:“无妨,本将出征之前,已得丞相授计,粮草之事不需太守费心。”
这场大胜让乐浪军民扬眉吐气,刘昕引领众官迎接赵云入城,百姓们自发夹道相迎,齐呼道:“天降神将,佑我大汉。”
只听远方传来整齐的脚步声,高句丽人排着方形军阵整齐迈步向前,速度虽然不快,却如联成一体的巨大http://m.hetushu•com怪物,予人一种强烈的压仰感。田豫与高句丽人交手数场,从心底甚是认同那位高句丽将军,见到如此阵容,暗自点头道:“果然是名将。”
亲兵道:“安东将军吕布。”
亲兵道:“安南将军黄忠。”
刘昕皱眉道:“三韩道路不平,步骑可以通过,但是粮草怕是难行。”
刘昕点头道:“温侯英名传于天下,此人可算其一。”
赵云却不罢休,引领部下衔尾杀敌,敌军已是胆寒,只顾逃命回寨。赵云马快,未等敌军退入寨中,已据寨门而守,待亲兵杀至,敌军未敢上前者。
刘昕奇道:“均为何人?”
高句丽人距离约寨墙五百米时,身披黑甲的李继宗下令道:“停!”隆隆向前推进的高句丽人立马停在原地,从诸军方才动作来看,整齐划一的中军,应是李继宗的嫡部兵马。
当即整军出营厮杀,殷敬知道汉军厉害,急忙劝阻,李但道:“我军以精锐之师战疲惫之敌,何足道哉。”
赵云道:“我听闻太守治民有方,御敌有道,颇得民心,必向主公推荐。”
此时赵云引兵从后面杀来,当下两面夹击,杀得酣畅淋漓,马韩王李但、弁韩王殷敬俱被俘。三韩兵马逃脱者十不过一,余者非死即降。
刘昕见赵云之威,便知姜述和-图-书实力雄厚,内心生出投靠之心,道:“久闻丞相威名,怎奈乐浪偏远,无缘相见,欲投无门,请将军代我等转达忠诚之心。”
刘昕叹道:“如此神将,百年间难见其一,现今朝廷神将林立,传言丞相识人不凡,委实不假。”
赵云至郡守府落座,刘昕先行谢过,又问赵云行止,赵云道:“奉丞相军令,不灭三韩,不许回军。”
亲兵道:“中领军典韦、中护军许褚、征虏将军关羽、伏波将军太史慈、奋威将军张飞,武力皆不在我家将军之下。”
赵云拍马上前,用枪遥指敌军,喝道:“无胆鼠辈,可敢与我决一死战?”
刘昕叹道:“真神将也,大汉得此良将,中兴不远矣。”又问:“赵将军如此武功,为何只授奋武之职?”
开战已有半月之久,辽东战事依旧胶着,双方血战数场,各有胜负。辽宁精兵原有两万余,后来徐晃接管右北平,调了一半多过去,还未来得及征募新兵,高句丽人就侵入境内,田豫手中可用精兵只有万余,还需分兵守卫县城和数处关隘,防守压力很大。此次高句丽人聚集主力,气势汹汹直扑襄平而来,自从得到这个消息,田豫心底就似压了一块巨石。
赵云大喜,道:“谢过大人。”
刘昕复点头道:“虎牢关击败温侯者,此人可算其一。”
赵云解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了乐浪之危,抓了李但、殷敬,向姜述报捷。姜述大喜,传令赵云即刻领兵攻打三韩,让刘昕派郡兵押解俘虏送至辽东。
李但带着众人穿营径往南行,一路问道殷敬情况,殷敬如实相告,李但却是不信,道:“世间安有如此虎将?”
待到营前,见赵云引军在不远处静坐歇息,恍若无人,不由怒道:“引数千疲惫之师,竟敢如此行止,真是欺人太甚。”
李但此时胆寒,见赵云引亲兵占了寨门,知军营已不能守,引领众军弃营退往北营。将至北营,忽见北营大乱,却是赵云部将方略建功。方略年方十八,武艺甚高,办事精细,带些打扫完战场,押解缴获的物资辎重进城,听说敌军北营主力出营,料得敌营防守空虚,不及禀报赵云,集兵往夺敌营,一击而成。
敌军主将李继宗是高句丽最著名的将领,是战国时赵国名将李牧之后,兵阵战法自成一系,曾以两万步卒击退夫余三万骑兵,是高句丽的传奇人物,也让田豫此次防守处处受制。实则高句丽兵马并不可怕,但是李继宗嫡部士兵却很可怕,治军严酷士兵不惧生死。幸亏李继宗不善奉承,在国内很少排挤,职级虽高,平常所辖兵马只有两千,若是三万兵马皆如其嫡部一般,说不定辽东此时已有城市失陷。
高句丽人的号角刚刚和*图*书响起,田豫立马反应过来,大吼一声:“战兵上墙,备战!”说完,催促部下加快速度,士兵皆是久经沙场的老卒,按照预先演练迅速到达各自位置。
雨淅淅沥沥一直在下,从昨日入夜至今就没停过,足足下了一夜,冷硬的甲胄无法御寒,浸了雨水更觉沉重,然而巡哨的辽东兵马,却不敢有半点懈怠之心,顶风冒雨来回警戒。防御如此严密,原本并不让人担心,但辽东太守田豫内心并不放松。
众人心道连胜两阵,马力已疲,应该入城歇息,却见赵云又统兵赶去东营,不似在战场拼杀,却如携众出游一样轻松。有人询问报信兵丁道:“此将为何人?”
……
田豫认为防守再好,终有被敌军突破的时候,在斥候拼死送来敌军主力消息以后,他下了决断,决定引领三千精兵在此阻击敌军主力,多争取时间做些手脚,延缓高句丽人的进军速度。
众人见大局已定,正欲开门相迎,却见赵云引兵直趋南营,急忙绕到南城门楼观战。待见汉将单挑敌军营门,不由为其捏了一把冷汗,等到大破敌军南营时,皆觉汗透夹衣。
赵云笑道:“就食于敌尔。”
报信兵丁为赵云亲兵,自豪地说:“乃奋武将军赵云赵子龙。”
李丸勇猛,扬名三韩,闻言大怒,拍马上前,道:“狂妄之徒,看我李丸取你性命。”
刘昕心中http://m•hetushu•com大定,道:“既有成计,以将军武功,三韩必亡。本郡受将军救护之恩,下官让百姓制作肉脯,路上可为军粮。”
两将相交,未及三合,李丸两臂酸麻,气力不加,心知不能再战,虚晃一刀,往后便逃。赵云坐骑乃大苑良马,策马追至,一枪取其性命,下马割了首级,挑在枪上,道:“何人再敢出战?”
再说东营守将为马韩王弟李丸,接应盟军败兵入营,急使人赴北营告知马韩王李但。李但闻讯,忙起北营精锐三千往东营助战。从北门入营,未听有人厮杀,问李丸道:“汉军已撤?”
李丸道:“汉军分兵打扫战场,其余兵马在营前歇息。”
亲兵道:“数人原先皆为丞相护卫,听说武艺相当,他人武艺在下未见,奋威将军张飞是赵将军副将,平常军中切磋,实与赵将军不相上下。”
高句丽兵马在田豫眼中不算什么,若是正面野战,一万精锐汉卒对上三万胡兵,田豫也敢言战。但又不能不兼顾各处,若被高句丽兵马破城,那怕一个县城,遭难百姓会以千计,这是田豫无法接受的结局。就在田豫忧心忡忡之时,地面轻轻颤动起来,继而震感愈发强烈,众人从惊骇中醒过神来,毫无疑问,高句丽人马上就要到了。
当下李但引领诸将出营搦战,赵云见敌军出营,回观部下体力已复,大笑道:“三韩小儿,不怕死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