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33章 辽东激战(二)

“全军穿寨而过,兵发襄阳城!”听说汉军居然撤走,李继宗登时有些火大,冷冰冰下达了追击令。
已经过河的李继宗侥幸没被大水波及,看着部下在洪水里挣扎求生,李继宗似是傻了一般,面色惨白,口角抽搐,喃喃说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李继宗并未因为巨大的伤亡而停止攻击,斩杀刚才溃败回来的军官,下令以逸待劳的后军出动,接替损失惨重的前军,不打算给汉军丝毫喘息之机。
高句丽后军亲眼目睹攻城兵将的惨状,又不敢违犯军令,磨磨蹭蹭扛着云梯向前,但是寨子却很平静,箭矢皆无,反让后军将领更是心里发虚,命令部下收缩阵型,小心戒备。如此这般,小心翼翼试探前行,一刻钟有余才靠近城墙,发下军令,众军齐攻,却发现寨墙上已无一人,后军将领不由长出一口气,让部下占领军寨,亲自去向李继宗禀报:“汉军逃走,军寨已下!”
李存会力大,田豫招巧,两人这一斗将起来,自是杀得个难解难分,但见枪影重重、刀光霍霍,周边数丈之地皆被一扫而空,无人敢于靠近,不经意间将高句丽人好不容易打开的豁口生生堵死。与此同时,又压缩了寨墙不宽的正面空间,令兵力不敷使用的汉军占了不小便宜,硬是顶住了高句丽军一浪高过一浪的拼命攻击,胜负的关键着落在两将之间的对决上。
李继宗军令和-图-书下达,诸军立马行动起来,甚至连战场都顾不上打扫,排好队列,鱼贯穿过军寨,一路急行出了山谷,来到了纪杨河边,派人试探一下水深,下令全军蹚水向对岸行去。
田豫这声长啸着实惊人,两军士兵被惊得愣在当场,一时间几乎忘了厮杀,片刻之后,汉军士兵全都激动地呼喝:“大人威武,大人武威!”士气陡然暴涨。反观原本疯狂攻击的高句丽官兵,皆心惊胆寒,再无争雄之心,丢下一地尸体,再次败退回了本阵。
李存会显然没想到田豫刀法如此之快,一见刀光耀眼,不由大吃一惊,暴吼一声,拼力将铁枪收回到胸前,堪堪挡住了大刀的攻击。只听“锵锵……”之声接连不断,刀枪连续对碰十数记,火花四溅,两道人影皆立足不住,向后趔趄不已。
一败再败之下,李继宗再也无法沉稳,抽出腰间大刀,猛然高举过头,高声大喝:“来人,将溃兵校官以上者斩首示众,余者尽贬为奴,全军听令,三千人为一队,不间断攻城,兵退将死,给我猛攻!”
李继守认为襄阳城虽然高大,但是地势开阔,部下尚存二万余兵马,拿下守军稀少的襄阳不在话下。望着尸骨横陈的战场,李继宗心中恨极,喃喃自语道:“攻下襄阳城,定要屠城泄恨。”
血战,从辰时一刻一直打到申时三刻,高句丽人的攻势一浪http://www.hetushu.com接着一浪,几乎没有消停的时候。尽管汉军依旧牢牢守住寨墙,然则伤亡却到了极限,三千大汉将士死伤接近两千,协守民兵也已战死过半,田豫也已身被数创,浑身上下鲜血淋漓,整个人如同血泊里捞出来一般。仰攻的高句丽兵马伤亡更大,足有近万名士兵倒在城下,尸体横陈,惨不忍睹。相比于高句丽三万兵力而言,三分之一损失还谈不上伤筋动骨,但对于兵微将寡的辽东官兵来说,形势已经到了生死一线,纵使再撑,也断然撑不了多久。
李存会号称高句丽第一勇士,从未如今天这样憋屈,往日无论遇到何等强敌,只消手中铁枪一出,强敌莫不授首,碰上田豫这等油滑至极的打法,李存会郁闷得要死,此际见田豫脚下拌蒜,登时兴奋起来,大吼一声,手中长枪疾出,几乎使出了全身力量,打算将田豫一枪毙命。
李存会虽然力大如牛,但收枪自卫是强行变招,下盘也未立稳,在这硬碰硬的对撞中,非但没有占到上风,反而吃了暗亏,被震得胸口发闷,气怒交加之下,双眼圆瞪,顾不得调息气息,再次挥枪进击。
为了这场洪水,辽东郡出动数千壮丁,准备了五六天时间,在上游筑了一道坝,此番部署就是想给高句丽一个惊喜,若是贮水时间足够,威力还会提升不少,只是田豫部下兵力太少,在和_图_书高句丽人强大的攻势面前,无法按照计划坚守。为了确保襄阳城安全,田豫无奈之下只能提前发动,战果虽然不算太差,但是没有发挥出最佳效果。
李存会疲态一显,田豫立马知晓机会来了,一反先前的谨慎,刀光猛地展开,着着抢攻,杀得李存会手忙脚乱,奈何李存会力量实在太大,田豫有所顾忌,接连抢攻十数招,虽然稳占上风,却始终拿对方不下,似乎有些急了,一招抢攻之际,没留神踏在一滩鲜血之上,脚下一滑,重心瞬间歪到一旁,招式散乱不说,整个人摇摇欲坠。
田豫不是易与之辈,岂能容李存会大耍威风,一刀劈空,怒吼一声,不退反进,身形展开,抢在枪杆扫到之前,冲进李存会的防御圈中,手中大刀一振,瞬间劈出十数刀,冷冽无比的刀光将李存会的上半身全都罩了进去。
李存会显然高兴得早了些,田豫这等文武全才之人,怎会在激战中犯下这种低级错误?李存会长枪方出,只听田豫暴吼一声,原本歪斜的身子突然一拧,险而又险地避过长枪,紧接着脚跟用力,已如猛虎般从李存会身旁掠过,手中大刀只是顺势一带,一颗斗大的头颅便高高飞起,一腔热血从刀口处猛然喷出,在丈余高处绽出一片血花,无头躯体如同醉酒般在原地晃荡几下,终于不甘地栽倒在地。
李继宗下令道:“回河东岸,扎营!”
和-图-书管打了不少仗,但是如此艰难的恶战却是首次,田豫一刀斩杀李存会,心中豪情暴涨,不等李存会人头落地,左手一捞,将人头拽在手中,高高举起,发出一声长啸,声如雷震,生生将两军激战的噪杂声压了下去。
李存会见刀风隐含风雷之声,吓了一跳,忙不迭地向侧后方退去,就势抡起长枪,当成铁棍来用,破空之声顿生,势大力沉的枪杆朝着田豫腰部横扫而来。
田豫武艺传自其父,原本霸道无双,后来糅合了徐晃刀法的灵动飘逸,刚柔并济,虽远未至大成之境,可用来对付力大而招式无甚过人之处的李存会,却是足够了,只因李存会力量实在太大,田豫不敢与其硬碰,只能以巧招游斗,于间不容发中躲闪,以消耗李存会的体力,战术谈不上高妙,但是实用得很,双方来来往往交手数十回合,李存会气息渐渐紊乱,体力消耗已是到了极限。
无论是人还是马,在瞬间而下的山洪而前,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,是死是活只能听天由命。大水席卷而下,无数人马如同蝼蚁一般在水中沉浮,顷刻间被冲得不知去向。
就在高句丽人疑惑不解之际,巨大的浪头突然涌现,沿着河谷奇快无比地席卷而来,眼尖的士卒看出是山洪暴发,不由惊恐万分,喊道:“大水来了,快逃啊!”正在渡河的大军顿时乱跑乱窜。
高句丽兵将被洪水之威骇得失魂落魄,襄阳城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头上的田豫却对洪水的效果并不满意,叹道:“可惜了。”
此令一下,三军凛然,目睹十余名军官的头颅高悬阵前,高句丽士兵更是不敢言退,士气陡然高涨,一队队士兵随着进攻号令,抱着决死之心再次发动强攻。
大水来得快,退得也快,就在几个呼吸之间,河水已经变成涓涓缓流,饶是如此,近万名被波及的士兵也有近半不知所终,幸存者全在泥水里慌乱挣扎,好在此时汉军并无出城作战的兵力,高句丽军可以全力救助那些惊恐万状的落水士兵。
高句丽军对于蹚水过河并无戒心,全军上下也未做任何准备,兵力过了三分之一,突然听到“轰轰”的轰鸣声,欲来欲响,很快临近,正在渡河的高句丽兵马不明所以,皆扭头望向声音传来的上游方向。
先前攻寨已经战死近万士兵,如今又损失四五千人马,三万大军去了一半。李继宗军法严酷,辽东兵马又不敢出城野战,高句丽兵将虽然士气低落,但还能执行军令。按照惯例,伤亡率如此之高,寻常军队早已崩溃。
“撤!”一见高句丽后军开始动作,田豫知道己方已经无力挡住敌军接下来的强攻,当机立断下了撤退令。旋即几只鸽子从寨中飞向天空,寨中兵丁、壮丁迅速损毁各种守御器具,然后快捷有序地走下寨墙,从后方撤出军寨,一路急行军,匆匆出了山谷,淌过水不没膝的纪杨河,退往远方的襄阳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