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36章 匈奴暗子

丘力居顿首谢罪,道:“两人皆大部首领,辖下族人比末将略少,平常属下亦不敢轻易得罪。前日请我饮宴,曾经言及此事,为我叱责一番。”
陈登出帐一看,广陵兵纷纷嚷嚷,正与甘宁部下理论,见到陈登露面,方才安静下来。陈登大声道:“今陶谦背弃朝廷,又使郡兵假扮盗贼,劫掠同胞,诚小人之举。今奉大汉丞相姜述之令,恢复广陵。诸位若是信任陈登,暂且在此静候数日,诸位家小我自会看护,数日以后局势平定,诸位就可回城。待会吃饱喝足,解下衣甲,我有他用。”
陈登此时已经得到密报,知晓曹豹部全军覆灭,又闻姜述派兵袭击广陵,正在思考如何配合夺城,心腹家人来报:“冀州刘成来访。”
姜述详细交代丘力居诸事,丘力居不由生出一身冷汗,心道幸亏合族归附,如此毒计若是用在乌恒身上,合族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再说东莱水军,配合诸葛谨逼降曹豹,当夜起航,直奔东海港。到了港口,魏延统领两万兵马在此相候,两军拿出兵符对上,即刻合兵一处,登船偷袭广陵。
丘力居道:“我等族人皆崇尚武力,若我只身逃离,身边无兵,苏仆延、乌延不会甘居我下。”
丘力居没了王位,但也得了军职,没有受啥委屈,族人安置也让人放心,日子蛮过得去,觉得不比为王之时差多和_图_书少,对现状甚是满意,连忙说道:“还好,托丞相的福,合族上下皆已安置妥当。”
刘成三十四五岁,是姜信最初成立情报体系的老人,行事沉稳,而且颇有计谋。来到室内,将一封书信递给陈登,道:“主公回信,请大人依计行事。”
“这就好,听闻将军与匈奴王呼厨泉相识?”姜述问道。
姜述道:“两人亲信精壮尚有多少?”
苏仆延、乌延当初便不同意投降,碍于当时形势,不得不随降,本就有意外逃,今闻丘力居此言,不由大喜,道:“本有此意,定当从命。”
姜述道:“吾闻你族苏仆延、乌延暗中串联,欲逃往草原,此事你知否?”
摩利听闻丘力居叛逃,急忙前来请罪,姜述密谓摩利实情,摩利这才放下心来,自去安抚族人不提。
两将离帐回去,典韦陪着丘力居进来。一见姜述笑容满脸看将过来,丘力居没来由打了一个哆嗦,不敢胡乱心思,恭谦万分行礼道:“末将参见丞相!”
丘力居道:“愿听丞相示下。”
不一会工夫,刘成带领数人回来,谓陈登道:“请将军下令,士兵置兵器于船上,下船到岛上饮食。”
丘力居得了姜述军令,秘密串连部众,邀请苏仆延、乌延商议,道:“前番听了摩利所言,降了大汉,怎知规矩颇多,想逃往匈奴,两位和图书可有意同往?”
夜间,丘力居、苏仆延、乌延三人引领万余族人,趁夜出城潜逃。徐晃向姜述报告,姜述道:“让摩利出面,约束乌恒族人,余事容后再议。”
东莱得以擒拿曹豹等人,皆是广陵郡丞陈登通报消息。陈登字符龙,忠亮高爽,沉深有大略,少有扶世济民之志。博览载籍,雅有文艺,旧典文章,莫不贯综。二十五岁出任东阳县长,养耆育孤,视民如伤。因黄巾大乱,陶谦表陈登为广陵郡丞。陈登之父陈硅,曾任下邳相,素有知人之名,姜述任东莱太守时,诸事传遍天下,陈硅谓陈登道:“姜东莱得民心,必列三公。”后来姜述领兵平定青州,恢复琅琊、东海等郡,陈硅私谓陈登道:“此子明文武之事,行事不依常理,又厚待左右,此为明主。若汉室无明主,久后必得天下。”
姜述倚重的情报机构名为神鸟,寓有飞鸽立功甚伟之意。神鸟发展很快,探子遍及天下,甚至开始在周边小国安插暗子。陈登暗自投奔姜述,居间联络由神鸟安排专人负责。
此番大战下来,两将始终无仗可打,绝大部分战事都是姜述嫡系在唱主角,本想借攻打高句丽建立功劳,一听后面还有许多大仗要打,两将不复多言,齐道:“丞相英明,末将等追随骥尾!下次交锋,我等愿为先锋。”
姜述道:“呼厨泉和_图_书已经趁乱逃回,若你率众往投,他能接纳吗?”
陈登看完,拍案笑道:“丞相果然神人,如此广陵立下。”
姜述笑道:“将军不必多礼,近日可好?”
丘力居不知姜述之意,不由吓了一跳,忙道:“自归丞相以来,绝无外逃之心。”
陈登道:“曹豹耿直,不善谋划,不若我带一部兵马前去接应,先将船只货物押回,再帮他筹划一番。”
张京素来信任陈登,不疑有他,喜道:“符龙相助,此事可成。我即付与兵符,执此可去兵营调兵。”
丘力居道:“我已约好心腹部众,今夜偷出军营,先北逃出汉境,然后西上投奔呼厨泉。两位若是相从,日间使部众分批至城外相候。此事关乎生死,除了心腹,余人不许携带,以免事情泄露。”
姜述笑道:“既然让你为内应,岂能让你只身前去?让你统领五千乌恒骑兵同去,如此两人不得不奉你为首。待我恢复幽州,便是出兵并州之时。近闻袁绍结连匈奴,命你前去一是为了打探匈奴详情,二是为了未来配合大军作战,你意下如何?”
陈登得了兵符,径去调了两千精兵,一同坐船入海,午后行至一处海岛。众校尉见岛边停有海船无数,又有兵丁若干,心中不免生疑,但见陈登面无异色,谈笑自若,这才放下心来,以为是友军兵马。
陈登入帐,对帐内三位大将道:hetushu.com“不辱使命,诸军皆我家乡子弟,请勿加害。”
为首大将正是太史慈,左边是周泰,右边是甘宁。太史慈拱手道:“符龙兄请上坐,主公有言,东莱此祸得免,全赖符龙之功;未来徐州清平,尚需符龙出力。”
太守张京为徐州名士,写一手好字,好诗词文章,却不善治文武诸事,道:“前番来报,只是劫了些船只货物,近日再没送回消息。”
陈登听闻姜述如此评语,内心欢喜不迭,太史慈吩咐甘宁、周泰、蒋钦诸将分头行事,自与陈登商议偷袭细节。商议完毕,甘宁回帐来报:“广陵兵甚是桀骜,请符龙兄前去安抚。”
此时飞鸽传书仍是机密事情,信鸽员皆为姜家族人家丁,非心腹不知其中玄妙。有了这个便利条件,各地信息通达,姜述决策甚少失误,众人大多不明真相,以为姜述得神人眷顾,流言益盛,姜述名望更高。
次日,陈登往见太守,道:“曹豹等久无信息,行事顺利否?”
冀州刘成身份是冀州刘家广陵商铺的掌柜,实则是神鸟的地方情报负责人。陈登闻方眼光一亮,忙道:“请到书房见面。”
姜述道:“本侯让你与两人投奔呼厨泉为内应,你意下如何?”
神鸟用人十分讲究,除了控制其家人之外,还经常扮演敌人进行突袭抓捕审问,经不住考验者马上清除出去,因此能进入神鸟核心之人,和*图*书无一不是心志坚定之辈。神鸟自创建至今,尚未发生泄密情况,与当年姜述定下的残酷规矩大有关联。
陈登欲投姜述,因宗族皆在徐州,只能等待时机。时陶谦因下邳之事与姜述生怨,又被刘岱、张邈游说,公开归附长安。陶谦归附不久,便奉曹操密令,命令广陵水军乔装海匪袭击威海商埠,抢夺船只钱粮。陈登参与议事,知悉详情,派人通知东海太守步骘。步骘急忙传信与诸葛谨,东莱得以提前做出各种准备,曹豹只是前期劫了数船货物,并未给威海商埠带来太大损失。曹豹亲信胡会实是陈登暗子,往来信息通畅,东莱得以提前得到消息,布局致曹豹全军覆没。
陈登下令诸军下船,每船只留两伍士兵看守。众军见陈登随同,并未怀疑,依令而行,进入岛内大营。陈登让众军在营寨广场列阵相候,带了数名亲随进了大帐。
陈登先派刘成坐小船上岛,下令道:“诸军少安毋躁,静候军令指示。”
姜述笑道:“非疑你不忠,欲使你见功尔。”
丘力居道:“前期挑选精壮入军之时,两人暗自隐藏不少精壮,合计五千余众。”
丘力居与呼厨泉皆为大族首领,相识却无深交,丘力居据实答道:“与呼厨泉只是泛泛之交,闻其一直居于洛阳,使右贤王、左贤王轮番监国,近十年并未见面。”
丘力居略一思忖,道:“谨遵丞相之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