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38章 并州袁绍

姜述吩咐下去,一会功夫,左右端上热腾腾的两大碗汤上来。郭嘉先喝了一口汤,道:“非肉汤,味道甚好。”再举箸品尝,道:“此物温润滑口,与寻常牛肉大不相同,确实好吃得很,想是花费许多气力寻到的异种野味。”
姜述道:“有何策可解?”
“战!不单要战,还要大胜一场!”袁绍脸上露出笑容,果断给出一个明确答案。
袁绍派出的使者陆续返回晋阳,匈奴答应出兵相助,长安接受袁绍举地归附,也应允出兵策应。袁绍兴奋之余,并未真正放下心来,在室内默立片刻,缓步走到门外,神情肃然远眺东边的天空,良久再无一言。
诸将方才纷纷求战,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表忠心,这是一种政治态度,真正进入作战思维,想起姜述连番大胜的战绩,早去了方才藐视天下的雄心,都在思考稳中求胜的办法,如今袁绍攻敌以自守,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十分危险,因此纷纷出言劝说。
十月十二日,袁绍宣布依附长安朝廷,即日宣誓起兵,攻打幽州,率领大军七万出雁门。匈奴王呼厨泉响应,五万精兵沿边境草原东上,两路兵马同时攻打代郡治所高柳。
郭嘉道:“马腾、韩遂势弱,若是袁绍灭亡,凉州与并州疆界互通,担心朝廷讨伐,或会起兵相助。”
郭嘉最好腹中之物,闻有美酒佳肴,急道:“自是www.hetushu.com先尝为快。”
“主公,若是不能即刻破城,主力在外,洛阳偏师若是北上,并州如何防守?不得不慎重!”文丑道。
姜述笑道:“非也,北疆到处皆是。”
见手下将领当众争执,袁绍脸色立马沉了下来,一拍几案,断喝道:“好了!”
郭嘉道:“不若启用县级情报站,情报送达附近县城,用快马报告,虽然繁琐耗费人力,但是稳妥得很。”
鞠义虽然稳重,但并不惧战,一听袁绍说出心里话,不敢固持己见,面色肃然躬身施礼,没再多言,匆匆告辞而去。
“诺!”众人见袁绍如此,不敢再劝,各自上前施礼,告辞回去。
幽州新任兵曹荡寇将军张合统领两万五千守军坚守高柳,任由袁绍邀战,只是坚守不出。姜述统领六万汉军已出上谷,三日内就可抵达高柳。这场决定袁绍生死存亡的大战即将爆发。
众将目光顺着袁绍手指看去,见是代郡,面色顿时变得丰富多彩。沉稳过人的鞠义也为之讶然,赶紧出言道:“代郡?主公,这……恐怕不妥。”
至夜,扎下大营,许褚送来张合发来的军报,姜述看完军报,皱眉道:“仲康,去请奉孝过来。”
“请主公下令,我等愿与姜述决死一战!”在场诸将半数出身袁家,剩下的也尽是袁家死忠,此时明白形势严峻,再次www.hetushu•com奋勇请战,群情激奋之下,士气陡然间高涨到了顶峰。
鞠义稳住情绪,还是出言进谏一番,道:“主公见谅,末将失礼,只是战事须得谨慎些方好,望主公明鉴。”
郭嘉正色道:“敢不从命。”
姜述道:“张合统领两万余精兵,又有诸多新式武器,代郡安如泰山。呼厨泉手下训鹰者十分麻烦,今日又损失数只信鸽。”
鞠义脾气不好,但是难得的大将之才,历史上就是此人杀得公孙瓒落花流水,此时见诸将纷纷求战,忍不住出言进谏,道:“主公,若无外援,怕是难胜,一旦失利,恐遭覆巢之祸,建议主公谋定而后动。”
诸将满心疑惑,碍于袁绍素日威严,无人敢提出质疑。鞠义实在放心不下,跟着众人出门以后,又寻个由头转了回来,满脸愁容地望向袁绍,斟酌一下言语,再次进谏道:“主公,时局如此艰难,当以稳守为妥,您……”
“主公英明,我等愿战!”
袁绍主意已决,不听诸将劝谏,面色一肃,止住诸将,下令道:“我意已决,诸位不必多言,只要外援赶到,就可按计划行事,众将速去整顿兵马,等候军令,不得有误!”
“好!诸公能有此心,此战我军必胜无疑!”说一千,道一万,袁绍摆了半天的谱,目的其实只有一个,鼓起诸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。这和-图-书下目的已经达成,不再故弄玄虚,霍然而起,豪气十足地一抖左手,将搁在几子边的大幅地图甩了开来,右手极之有力地往地图上一点,眼神闪烁,环视诸将,道:“我已有了胜算,决战之地便在于此!”
淳于琼在《三国演义》着墨不小,就是那位失了乌巢粮草,导致袁绍官渡大败的酒鬼将军。鞠义甚得袁绍重用,一听这个酒鬼唱反调,火气“噌”地蹿了上来,怒目圆睁,指着淳于琼便要出言怒斥。
众将顿觉不可思议,战是可以,众将来此就是为了求战,可袁绍这强烈的自信从何而来?众将实在想不出胜机何在,不由都望向袁绍。
姜述点点头,转个话题道:“奉孝以为马腾、韩遂会否起兵?”
姜述道:“不除驯鹰者,即使到了高柳,信息传递不便,也是烦恼之事。”
“无须再说,你等顾忌我何尝不知,若是真能稳守,我又何尝不愿?”袁绍面带苦色,止住鞠义之言,长叹一口气,又道:“你有所不知,姜述已经调兵遣将,诸路兵马已动,我等即便防守,南边、东边接连千里,诸郡皆有路可通,如何防得住?值此微妙时刻,唯有大胜方能遏制姜述的狼子野心,若他战败兵撤洛阳,我等就能多些时间发展,养精蓄锐,未必不能雄起。若不能胜,刀兵之祸便在眼前,此事难以两全,唯有全力向前!”
郭嘉苦思一会,http://www.hetushu.com道:“此事不好应对,通知张合若无紧急军情,不用一日一报。我等明日抓紧行军,快些到达便是。”
……
姜述道:“厨子新制美食,可有兴趣品尝?”
郭嘉道:“我认为韩遂善于把握时局,即使袁绍灭亡,中间还隔着马腾,时局不明朗之前,出兵可能性不大。马腾治地苦寒,粮草不足,即使有心也是无力。何况马腾实力不强,即使出兵,我军也足可应付。”
郭嘉就在左近,很快来到,问道:“莫非袁军猛攻高柳?”
姜述点头道:“奉孝全权主持此事。”
“主公,您说咋打便咋打,末将听您的!”
郭嘉问道:“何物?”
鞠义乃是精明之辈,自是听得懂袁绍话意,不再固持己见,面色肃然,请战道:“主公所言甚是,末将别无异议,愿为主公决胜沙场,请主公明示行止。”
在场诸将听到这里,都觉得如今之势,以并州之力实难阻挡姜述大军,虽有求战之心,却无取胜之道,皆有些黯然神伤。姜述这头猛虎在近旁窥视,形势对于并州来说,着实不容乐观,从目前形势来看,迟战真不若早战好。
颜良附合道:“主公,代郡素为军事重镇,城高墙厚,地势险峻,我军兵马并不占优,怕是难以破城,请主公三思。”
淳于琼原为何进部将,与袁绍私交很好,自洛阳大乱便跟随袁绍左右,一直没有立功机会,见鞠义与众人和-图-书意见相抵,不管不顾跳了出来,出言指责道:“鞠义将军,休要长他人威风,灭自家志气,姜述兵力分散,四周全是敌人,重兵屯于幽州,其心昭然若揭,不战怎么成?再说,有主公主持,这仗又如何胜不得!”
颜良、文丑等对袁绍忠心耿耿,虽然猜不出袁绍有何妙计,但若没有动作,待姜述稳住幽州,挺兵西进,并州只有覆灭一途。两将率先站了出来,高声表态支持。余将自是不甘落后,全都跟着请战,人人喊打,个个要战,室内士气暴涨。
“你无须多言,此事我心里有数。”袁绍面色凝重,长叹一口气,道:“世易时移,敌我之势已经明朗,我军若稳守,或能苟安一隅,这就是我掌管并州不曾兴兵之根由,所求者不外乎外联诸侯,众人合力与姜述相争。便是韩馥让出幽州,不过是将我推往风浪尖罢了。韩馥为人懦弱,诸郡太守各怀心思,皆不归心,本想借姜述与异族交战之际,大军从西向东,逐步接管幽州,怎奈异族败得太快,不等结连外援,幽州诸郡已被姜述恃强平定。现在姜述寸步不让,又咄咄逼人,均衡之势已破,稳守亦不可得。纵使我不兴兵,姜述也断不会错过这等良机,张合屯兵两万于高柳,就是动兵并州的预兆。与其待敌万事俱备而来,不若我们占得先手,前番我之所以让高览统兵驻于雁门不动,是因为时机未到,外援不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