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39章 细腰尚香

孙尚香玉手被姜述握住,见他眼里满含疼惜之意,胆子不由大了起来,道:“虽然苦些,比待在家里要好得多。不若夫君许我组建一支女兵,卫护夫君可好?”
孙尚香闻言,知晓姜述气消,走到炭火旁坐下,道:“我不放心你的安危,随着长兄一路为你护卫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你什么也不问,上来就是一顿责骂,不知最伤人心吗?”
“报,将军,汉军已在营外列阵,并未前来迎敌。”
又对孙尚香道:“你随我过来。”
“将军,属下以为此事蹊跷,贼军兵力不足,战斗力又不及我军,强自对战,败多胜少,高览乃并州名将,不会行此无智之举,其中必然有诈。我部孤军深入,后续没有接应,战事谨慎方好。”张燕原为黄巾中军副将,年纪不大,行兵稳健异常,同样怀疑并州军用意不纯,但也猜不透其中蹊跷所在。
姜述笑道:“你是觉得众人打仗立功,手痒了吧。也罢,我分派你个任务,看起来不是大事,实则十分重要,办好之后记你一功。”
姜述甚觉奇怪,道:“仲康,有事吗?”
孙尚香大喜,接过手令,嘻笑道:“属下听令。”
此语触发姜述灵感,这就有办法可以绕过军法,拿起纸笔,写了几行字,盖上印章,递给孙尚香,道:“既然你不嫌苦累,命你为女卫尉,职级为校尉,编制五十,卫护本侯及家中m.hetushu.com内堂。回京招募五十名女兵,挑选身世可靠又武艺高强的青年女子,宁缺勿滥。”
郭嘉愣了愣,摇头道:“此物还是不尝得好。”
张燕上前请战,关羽并没有答应,沉思片刻,断喝一声,道:“来人,擂鼓聚将!”
姜述道:“牛肠尔。”
今夜,姜述把尘封许久的宝物打开,发掘其中让人爱怜、让人喜欢、让人无法自拔的妙处,小心翼翼,细细观察,仔细体味……好东西无法让人割舍,姜述发掘了许久,一次大汗淋漓再一次大汗淋漓……最后,在孙尚香苦尽甘来之后,方才沉沉睡去。
姜述知道这是孙尚香惯用的伎俩,胡搅蛮缠一通,借此逃避处罚,正要斥责几句,见她小手冻着通红,上前握住,一试小手冰凉,心道这些日子必然吃苦不少,心软了下来,道:“行军可是苦差事,近日尝到滋味了?”
“其中必有蹊跷,敌军既来,迎战已是必然,到时随机应变!”关羽见张燕与自己顾虑相仿,心头疑惑更深几分,不过对于送上门来的肥肉,自是不愿轻易放过,当即下了决断。
“报,将军,汉军已出了大营。”
姜述笑道:“牛羊猪诸畜牲内脏,皆可食用,回京之后,我研究一个菜谱,全部由内脏烹调,保管胜似日常馆舍美味。”
“报,将军,并州军距离大营七里!”
郭嘉和-图-书辞去,许褚进来,欲言又止,甚是踌躇。
往前行了数步,忽然发现孙策身后一位亲卫身材有异,心思亲卫经过千挑万选,皆是身材彪悍之辈,怎会有如此单薄之人?姜述起了疑心,指着那名亲卫,道:“你近前来。”
姜述自出洛阳,一路行军不近女色,握着孙尚香的玉手,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,不由心猿意马。烛光下看向孙尚香,花容月貌,更是妩媚动人。
一万并州兵马乃是经过精选的精锐,战术素养相当了得,随着号角声响起,纷纷跃下马背,步卒手持枪盾排成紧密阵型,骑兵牵马排阵两翼,不长时间,一个严整阵型已经完成。偏将吕旷率领两千步卒为前军,骑都尉吕翔统领两千骑兵为左翼,门尉杨柞统领两千骑兵为右翼,高览自率四千马步军为中军,整个阵型气度森严,颇合兵法精要。
“哦?再探!”自打进兵并州以来,关羽所部尚未打过大仗,县级小城袁绍统统放弃,兵马全都聚在郡城固守,愣是让关羽八千铁骑毫无用武之地。这等情形着实令人力气无处使出,关羽正盘算如何将并州军诱出大打一场,没想到并州军此时大举杀来,让关羽十分兴奋。然而关羽历经沙场,并未因为大块肥肉到口而忘乎所以,深吸一口气,压下兴奋的心情,道:“扩大侦探范围。”
那亲卫踌躇不前,孙策表情也尴尬异常,和*图*书姜述见状,上前几步,看清此人确非亲卫,乃是惯会调皮捣蛋的孙尚香。孙策连忙上前请罪,姜述知道孙尚香一向无法无天,必是想法逼着孙策就范,道:“此事不怪伯符。”然后吩咐道:“伯符代我巡夜,不得怠慢。”
姜述道:“有空让你品尝一下油炸蝎子,那才是纯正的美味。”
姜述点点头,道:“兵事凶危,不敢有一点大意。”
“报,将军,并州军已至六十里处!”
高览行军风格稳重,此番领了将令长驱直入,对上名将关羽,不敢有丝毫大意,率部到达汉军营地三里处停下,传令全军就地休整,派出数拨哨探打听情况,待见汉军始终没有压上,高览脸色阴晴不定,凝神细思,半晌未曾下达军令。
最终,尽管心头有些忐忑,高览还是不敢违犯军令,道:“来人,飞鹰传递情报,说我军已经到位。”
“请将军下令,属下愿为先锋。”张燕自为关羽副将以来,还不曾立过战功,亟需一场大胜在军中立威,此际见关羽战意已决,不免有些意动,躬身请战。
“报,将军,汉军依旧原地按兵不动,请将军明示!”
上党城下的汉军大营,中军大帐,关羽面对沙盘凝思苦想,听见甲胄摩擦声渐近,一位亲兵已从帐外大步行了进来,高声禀报道:“将军,袁绍部将高览统兵来援,距离上党八十里。”
“咚咚……”帐外和图书亲卫擂响聚将鼓令,鼓声隆隆,整个军营瞬间沸腾,各营将领纷纷冲出本营,急速向中军大帐汇集而来。
孙尚香晓得姜述讲究法度,自己这次惹了大祸,更是不敢开口,沉默不语以对。姜述沉思半晌,怒气渐消,见孙尚香站在门侧,冻得娇脸通红,不由又有些心痛,没好气地说道:“往里面点,靠着炭火暖和。”
古代人不食动物内脏,以为不洁。郭嘉闻言停箸,愣了半晌,见姜述狼吞虎咽,当下也不理其他,放开肚子大吃。吃饱喝足,抚腹道:“以后宰杀牛羊时让伙夫留些,实在好吃得很。”
“飞燕对此战有何看法?”关羽沉思片刻,未看出这支并州军目的所在,并不急于整军出营,将问题抛给副将张燕。
“全军止步,列阵!”高览虽说决心要跟汉军死磕一场,可真正面对大汉铁骑,心底不免有些发虚,拨马来到阵前,见汉军战阵严谨,喝令全军就地停下,话语间显得色厉内荏。
消息迅速传了回来,高览部虽是步骑合骗,但是并州产马,步兵也配有马匹,行军速度很快,前后两个时辰,便已行至大营七里之处,这等狂飙突进的情形出现,更让关羽心生疑惑。
郭嘉道:“那敢情好,我让家中厨师学习一下,原料便宜,肉铺屠宰时讨些便是。主公口味与众不同,前番吃蝗、吃虫、吃刺猬,今天又吃内脏,不过味道确实不错。”
和*图*书述叮嘱许褚一番,出帐巡视,孙策值夜,立在门外,见姜述出来,连忙带着数名亲卫跟随前行,问道:“主公可要巡夜?”
亲兵应诺一声,疾步出了中军大帐,出去传令。
孙策领命自去巡夜,姜述回去帅帐,让左右守在帐外,谓孙尚香道:“兵事乃凶事,军规不许女子入营,你已经触犯军法。”
“报,将军,并州军已到四十里外!”
许褚道:“主公,末将跟随左右时间已长,张飞、张合都有仗打,我这……”
一名亲卫应诺,转到阵后,不一会放出一只苍鹰,那鹰冲天而起,在军伍上空盘旋一圈,随即振翅向西北方向飞去。
一万并州精锐实力不低,与汉军也有一战之力,在关羽眼中,收拾这一万兵马实是举手之劳,但这显然不合情理,关羽没有看透内里蹊跷所在,派人仔细打探,但是除了上党守军,周边三十里方圆,除了这支突击而来的兵马,并无其它兵马存在。
孙尚香见姜述面色肃然,不敢顶嘴,站在帐内低头不语。姜述道:“按照军法,军棍八十,还会连累伯符,怎么办?”
在颖川初见之时,还是一个小女孩,数年过去真正长开,成了千娇百媚的刁蛮美人。姜述并不认为轻易得到的东西不值得珍惜,这个尤物不应再尘封下去。
“全军听令,跟随本将前出,进攻敌军大营!”高览仰着头,直到苍鹰飞远,翻身上了马背,高声下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