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41章 高览诈败(二)

“冲,不许停,敌军没箭了,追上去,杀光他们!”吕翔不愧有勇将之名,他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,乃是汉军骑兵火力最为集中的目标,凭借着手中长枪拨打,竟然躲过了被射成刺猬的命运,只是大腿上中了一箭,虽是吃疼不已,但并不畏惧反而生出一股狠劲,挥军依旧狂冲不已。
整个战场乱成一团,各处战火纷飞,唯有关羽率领右军骑兵稳稳地屹立在原地不动。
虽是对方大将,言语却让人不容拒绝,亲兵都看向高展。高展是高览的族弟,为亲兵首领。此时到了这般田地,高展将眼一闭,手中兵器一扔,道:“降了吧。”
看着前方打得热火朝天,在营门观战的张燕求战心切,望着不动声色的关羽,高声请战道:“贼军已乱,末将请求率部出击。”
信使答道:“敌军追击十五里即回。”
吕翔的判断没有错,哪怕汉军装填水平再高,在纵马飞奔的当口,要想瞬间装好驽匣也不可能,但是汉军骑兵还有一招,左右马腹上各挂有一个小型踏驽,只需调整踏驽方向对准敌方,就又是一轮驽箭疾飞,虽然许多骑兵担心误伤队友未射,但是队尾的百余汉军却无所顾忌,并州军前锋纷纷跌落马下,一向勇悍的吕翔也被射中要害而亡。
左贤王引兵进城,逢纪引文武属下出门相迎。众人进府落座,左贤王道www.hetushu.com:“前番计划失败,未知后续如何行止?”
这员武将为南阳人,姓陈名震字孝起,被袁绍征辟为上党郡尉,文武双全,胆略过人,观看片刻,谓逢纪道:“旗鼓不整,衣甲皆弃,士兵鼠窜,降者无数,必非诈败。”
这队骑兵成为压倒并州军的最后一根稻草,胶着战况立时分明,并州军开始出现逃兵,高览见关羽统兵杀到,不由呼喊一声:“撤!”
左贤王似是吃了只苍蝇,脸色骤然难看起来,道:“我等在此埋伏是空等了?”
刘辟是张角弟子之一,以勇悍著称,尽管前锋死伤不少,但却不愿放过一举冲破敌阵的良机,抽出腰刀,吼道:“随我杀上去,冲!”刘辟部冒着并州军的箭雨,悍然发动突击,立马引来并州军一拨拨箭雨,损伤骤然大了起来。
关羽与张燕互视一眼,不由暗道侥幸,关羽道:“高览部以弱搦强,应为诈败之军,若我军追击,匈奴军突起,猝不及防间,或会大败。若再会合长子守军,趁胜夺我大营,我部甚或全军覆灭。”
高览此时真打算拼命了,不去管前军被汉军两路兵马夹攻,一心只想以优势兵力一举击垮龚都部,取得战场的局部优势,从而扳回一局。
信使道:“太守只是让我通报情况,其余在下不敢过问。”
率部等待时和_图_书机的周仓见刘辟攻击受挫,登时便火冒三丈,不去理会高览军中军,大呼道:“随我上!”率部加速向吕旷部冲杀过去,打算与刘辟一道形成夹击。
斥侯道:“至少两万骑兵,从西北方向过来,从时间判断,午时我军相战之时,其部距离战场应在五十里内。”
太守逢纪笑道:“孝起勿忧,必为诈败。”
“传令:前军以弓弩压住阵脚,不管何人冲阵,皆杀无赦,中军跟随本将出击,击溃敌军左翼!”高览没有想到两翼骑兵败得如此之惨,眼见战局已显颓势,再也无法稳坐中军,黑着脸下达命令,率领中军骑兵向紧追乱兵而来的龚都部冲去,试图打龚都一个措手不及。
“放箭!放箭!”眼见己方败兵汹涌而来,并州军前军将领吕旷心中有些不忍,然则军令难违,下令早已张弓多时的弓弩手发起覆盖式射击,毫不客气地将亡命奔逃而来的败军,连同衔尾追杀而来的刘辟部前军罩入其中,但听箭声大起,溃兵固然是死伤无数,急追而来的汉军也遭了池鱼之殃,数十名冲在最前方的汉军骑兵也被射杀,追击势头不由一窒。
上党城外大汉军营,斥候报道:“方才大批匈奴骑兵入城。”
出击的并州军左翼,除了部分见机快的散兵逃回,余者大多倒在追击或逃跑的路上,主将吕翔也没有和_图_书幸免。于此同时,并州军右翼骑军也没躲过崩溃的命运,同样被龚都打得落花流水,唯一不同的是右翼主将杨柞运气较好,虽然受伤,并未丧命,只是心胆俱丧之下,狼狈不堪率残部向着本阵逃去。
高柳城外,高空中飞来一只大鹰,突然发现下面有只大野兔,从半空中猛扑下来,将要抓住大野兔时,十余只利箭疾射而来,大鹰身中数箭顿时毙命。
匈奴左贤王引领部下在上党西北埋伏,忽有信使急驰而来,道:“高览将军大败,败军或逃入长子城,或逃往此处。”
眼看形势不妙,高览不由大急,大呼道:“随我冲锋!”实际上,此番高览所领军令是诈败,诱使汉军主力追击。但是如此打法,败是定了,可怕的是全军覆没,如何完成军令?
上党郡冶地长子城内,一群文武聚在城头观战,见高览部大败,一位武将来到太守面前,道:“大人,高将军兵败,末将请求统兵出城往救。”
关羽吩咐传令兵下达军令,动作却未停顿,拍马朝高览追去。高览原来在战场核心位置,撤退时被自家兵马阻挡,距离关羽并不很远。关羽早就瞄上高览退路,就在高览就要脱离战场之时,斜刺里忽然传来一声大喝,道:“纳命来!”
关羽并未盲目下达全军追击的命令,道:“各军追击十五里,马上退兵回营。”
和图书览亲兵上前来救,关羽冷声喝道:“你等若想不管你家将军性命,就尽管上来。”
高览亲兵皆为高览的族人亲信,闻言不敢上前,见高览昏迷不醒,生命控制在对方手中,若是对方发狠,高览性命立时难保。又听关羽喝道:“弃械!到我军营受降。”
关羽脸色郑重,道:“不急,看看再说。敌军似有诱敌之嫌,想必还有后手,你固守大营,我率右军上前帮忙,先胜了这场再说。”说完,关羽缓缓举起大刀,指向前方战场,下达军令:“随我杀!”右军骑兵开始加速,直奔敌军主将高览。
“破敌便在此时,众军随我突击!”高览一动,龚都马上察觉到其意图,但却丝毫不惧,大吼一声,率部向前狂飙猛进,与汹涌而来的并州中军撞在一起。
高览一惊,扭头一看,却见一位红面长须、威风凛凛的大将已到近前,青龙偃月刀带着凌厉的风声到了眼前。高览历史上与颜良、文丑、张合并称为河北四柱,一身武艺实不简单,危急时刻勒马避让,性命虽然保住,坐骑却被一刀劈为两段。
左贤王喜道:“计成矣。”又问信使道:“追兵多少?”
军令一下,战场顿时成了一边倒的局面,汉军开始高声喊叫:“缴械不杀。”随着越来越整齐的声音响起,大量来不及逃走的并州兵开始投降。
逢纪初时脸色轻松,闻言细观战场,和*图*书失声道:“高览失机败军,没有引出敌军,计谋已失。这……火速通报主公!”
关羽摇头道:“我军只是偏师,目的不在于攻城略地,而是牵扯并州兵力。我倒希望长子城内兵力充裕,如此主公那边压力也会小些。”
逢纪道:“此间战况已用贵族神鹰传给主公,尚未有回音。”
张燕道:“将军运筹帷幄,虽然战果小些,却破了对方奸计,可喜可贺。不过匈奴援军已至,我军又是骑兵,要是攻城还需步兵前来。”
吕翔战死,部下弄不清汉军到底还有多少驽箭可以发射,已被吓得有些傻了,狂野的气势瞬间落到底处,再无勇气追击,调转马头欲回本阵,奈何先前冲速已经到了极限,收住又岂是那么容易?于是整个队伍全乱了套,人吼马嘶挤成一团。
关羽问道:“人马多少?有无其余详情?”
关羽见高览落马,策马上前,朝着高览的头部劈去。高览听到风声近耳,此时左腿还压在马下,兵器也已脱手,避无可避,挡无可挡,只能闭目等死。不料关羽大刀近前,将刀一扭,刀锋转为刀面,拍在高览头上,高览惨呼一声,昏迷过去。
一见并州军骑兵乱了套,刘辟当然不肯放过歼敌良机,大呼一声:“回马冲阵!”率部在战场上兜个小圆弧,如利刃般切向混乱中的并州骑军。
左贤王沉思半晌,下令道:“儿郎们,先去长子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