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42章 高柳之战(一)

许褚从草丛中爬出来,问道:“这是第几头?”
许攸道:“匈奴驯鹰者亦感到奇怪,近日接到情报甚少。大鹰毕竟为禽类,近处可以传讯,远处效果不佳,亦是自然。”
呼厨泉身边兵将骑马者不过十之二三,其余皆无马可骑,只能做为步卒使用。匈奴兵战斗力本就弱于大汉精锐,武器兵甲要低几个档次,没了战马战斗力又降下大半,不久便被杀得东跑西颠,鬼哭狼嚎。呼厨泉见不是路,急忙呼喝众军撤退,孙坚从远处望见,弃了匈奴余将,统领部下直奔呼厨泉而去。
袁绍略一思忖,道:“众将听令,尽起营中兵马,全力攻城。”
姜述近日接连得到各方情报,闻知曹操、刘岱、陶谦等均有异动,正与郭嘉商议,定下各个击破、速战速决的战术,以张合统领步卒守城,尽起大军先攻匈奴大营。
许褚笑道:“这群匈奴人,怎会养了那么多大鹰,发现情报了吗?”
姜述亲自率军攻营,张飞为前锋,人马皆着甲,以火油烧开寨门,重骑兵长驱而入。匈奴兵不善防御,兵甲不齐,向以弓箭御敌为主,而弓箭力不能透铁甲,如何抵挡重骑兵?半个时辰不到,大营皆乱。呼厨泉见势不好,急令全军撤退,忽有部将报道:“乌恒人作乱,夺了马场,正在军营中乱杀。”
张合在城墙上督战,命令巨驽手将火油www.hetushu.com罐捆在驽箭上,瞄准楼车发射。驽车发射准度很高,射距长,威力极大。油罐随巨驽箭击中楼车,罐体破碎,火油洒在楼车表面。十余架驽车同时发射,楼车表面顿时淋满火油,随即发射火箭引燃。不到半个时辰,十余架楼车逐一点燃,车内弓手死伤无数,楼车全部被毁。
《三国演义》言投石车是刘晔在官渡之战时献于曹操的利器,其实不然,投石车在战国时已经出现,因为载重不高,又无准头,攻击距离近,一直没有得到重视。
袁绍道:“姜述部下精锐,当急救之。”
许褚笑了笑,拿过纸卷看了一遍,道:“云长倒是了得,又打了胜仗,还抓住了高览。”然后将纸卷塞入竹筒,对大汉道:“三儿,速送到主公处,路上小心,别被敌军斥候抓到。”
呼厨泉不由大惊失色,马匹若是有失,即便撤退亦不能行,急统亲军往内营夺马。正逢乌延统兵赶至,呼厨泉二话不说,挥兵杀上,乌延部兵马甚少,急促间尚不知详情,见匈奴兵不问青红皂白挥刀便杀,只得下令还击。乌延部兵少,很快被杀了大半,正在危急之时,苏仆延统兵赶来。乌恒三部同气连枝,苏仆延见乌延部危急,急忙统兵上前去救。
审配连忙止住,道:“主公万万不可,我军绕城与敌军主力野战http://www.hetushu.com,恐怕不利。其主力出城,城中兵力空虚,可以趁机攻城。”
此时张飞统兵已经杀透营盘,孙坚、公孙瓒等将各引部兵随之杀上前来,各按部署分头行动,张飞引部下救应丘力居,孙坚、公孙瓒引领骑兵开始追杀匈奴兵。
孙坚一马当先,古绽刀起落之间,便是斑斑血花,呼厨泉见不是事,拨马就走。那边黄盖引兵过来,呼喝众兵一齐放箭,一时间箭如雨下,呼厨泉等一干人多丧命于箭阵之下。
许褚道:“写些什么?”
匈奴人扎寨,与汉卒不同,其兵丁居于外围,内围一圈为马场,最中心是草料存放之所。丘力居自得姜述密令投奔匈奴,本就是为了内应,今奉姜述军令,在汉军攻营之时,统领部下夺了马场,放火点燃草料。乌延、苏仆延事先并不知道实情,引兵前来探视,不想却做了替罪羊。
袁军从午时攻到入夜,不仅没有破城,反而损折万余士兵。此时匈奴大败消息传来,诸路汉军又渐自归城,袁绍见事已不谐,无可奈何之下,只能停止攻城引兵回营。
孙坚手下四员部将程普、祖茂、黄盖、韩当,皆负勇力,如同五个箭头划了一道微妙弧线,都奔呼厨泉而去。呼厨泉身边兵马不足三千,见祖茂引兵近前,分出兵马阻挡,又见程普领军杀至,复又分兵阻拦,待孙坚和_图_书杀至呼厨泉近前,呼厨泉身边只有五百余兵马。
匈奴王呼厨泉趁京城大乱逃回属地,因大汉内乱势弱,雄心遂起,此次袁绍厚赠金银财宝,又闻长安起兵响应,因此应袁绍所请,使左贤王统兵三万往援上党,自统五万骑兵来到代郡。与袁绍约期攻打数次,均无功而返,损失惨重。呼厨泉见高柳城难克,已有回兵之意,不料汉军突然出城攻打,连忙分派众将严防死守。
呼厨泉战死,匈奴人更是胆寒,伏地乞降者无数。入夜时,诸事已经停妥,诸将各自押着俘虏辎重马匹渐次回城。匈奴五万兵马只有五六千人得以逃脱,汉军损折不足两千。丘力居建了大功,族人损失惨重,只余两千余人。
袁绍问道:“诸路兵马已动否?”
袁绍攻城之时,见识了城中投石车的威力,寻找随军工匠,仿制了十余台投石车。但是此车非彼车,高柳城上投石车得姜述指点,经过数次改进,射距长,载重多,坚固耐用,配置瞄准装置,威力很大。
袁绍知晓此战为关键之战,若是匈奴败灭,并州军独力难支,攻打代郡时不计伤亡,轮番发起猛攻。袁军与匈奴人不同,并州军除了冲车、楼车之外,还有少量投石车。
呼厨泉见草料场燃起大火,心中更怒,自知若不能夺回马场,逃无可逃,已至绝境,因此呼喝部下集兵攻打乌恒人,匈奴人多和_图_书势众,很快杀光乌延、苏仆延两部。可怜乌延、苏仆延这两位部落首领,好容易引领族人来投匈奴,反倒死在匈奴人手中,至死也未弄清其中缘故,不明不白做了一双冤枉鬼。
正说话间,有亲兵来报:“城中守军出城,攻打匈奴军营,匈奴王派使紧急求援。”
袁绍大惊,道:“出兵多少?”
高柳城内,汉将渐次回城,姜述命人设宴庆功,席间对丘力居大加赞扬,众将这才明白丘力居前期脱逃乃是奉了姜述密令,一改方才冷嘲热讽的态度,大家欢聚一堂。
大汉苦笑一声,道:“将军莫取笑我,我不识字。”
许攸答道:“尚无消息传来,按照约定日期,后日应当全部发动。”
袁绍听闻造好一批投石车时,大喜过望,攻城时却发现威力尚不如驽车,因为不知其中原因,迁怒于军中工匠,幸得审配劝说,众多工匠方才得了性命。
高柳为边城要塞,城墙又高又厚,城门内已被土石塞满,冲车、巨木皆用不上,投石车作用不大,对守军威慑最大的是楼车。楼车高于城墙,其上可以存兵百余,弓手躲于其中居高临下发射,守军吃亏不小。
袁绍微有怒意,道:“按照计划,此战应该早就结束。匈奴人以鹰传讯,最是快捷,为何未传来消息?”
亲兵道:“不低于五万。”
大汉娴熟地从大鹰身上搜出一个小竹筒,打开取出和_图_书一物,道:“发现一个纸卷。”
袁绍大营,一众文武正在议事,文有审配、许攸、郭图,武有鞠义、文丑、颜良、牵招。审配负责攻城事宜,请罪道:“匈奴人不善攻城,近日连番攻城,损伤甚众。”
一位大汉答道:“今天猎了四头,共计二十七头。”
许攸摇头道:“尚无消息传来。”
袁绍扎营于高柳城西南十五里,匈奴扎营高柳城以北十里,高柳城依官路而建,周边地势陡峻,两营互通信息需要绕路而行,甚为不便,袁绍得到消息之时,匈奴大营形势已经十分危急。
攻城器具失效,只能采用蚁海战术,使用云梯攻城。城上准备充分,攻到城下的敌军人少,则用弓箭或擂木滚石,城下聚集的人多了,便用火油烧敌。
袁绍又问:“高览进展如何,计成否?”
许攸在王芬谋逆案时被通辑,得袁绍之助逃过大劫,一直在袁绍身边谋划,负责情报,参与机密。许攸道:“以现在的兵马势力,攻破高柳城甚难,我等主要目的是要牵制姜述主力。如今匈奴左贤王与高览设计歼灭关羽所部;长安已经同意出兵,李催统兵东进,威胁河东,牵制张济部;郭汜出兵潼关,威胁弘农,牵制黄忠部;陶谦出兵攻打广陵,牵制青徐兵马。刘岱出兵济阴,牵制冀兖兵马。诸路兵马皆动,姜述手中已无兵可调。等到韩遂、马腾援兵赶来,我军必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