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44章 恢复并州(一)

袁绍闻言大喜,兵马杀到现在,粮秣辎重早已丢弃干净,袁军从昨夜至今尚未就餐,兵将马匹体力难以为继。此时进入县城,部下歇息之余,还可补充粮秣辎重,袁绍想到这里,下令道:“苏由,你先带些人马去县城安排,接应兵将入城。”
吕布急行军数日,刚刚夺城建功,此时士气正旺,见袁绍北逃,统兵直追上去。孙坚、公孙瓒两部马力已尽,见吕布已追将下去,传令部下到河边饮食歇息。
袁绍闻言,抬头远望前方城池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。前方数道烟柱冲天而起,浓浓的烟雾若亡灵般随风飘荡,显然前方城郭大火冲天。袁绍知晓起火地点正是雁门治所阴馆城,毫无疑问,阴馆肯定出了大事,袁绍的心登时沉到谷底,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咬紧双唇,一时并未立刻做出决断。
袁绍与姜述在高柳大战,曹操、韩遂、马腾等诸侯,密切关注战事动态,做好随时应变的相应准备。曹操根据姜述南线的部队部署,频繁调动兵马,准备在袁绍牵制姜述大量兵力之际,发力攻打司隶。
审配道:“急赴云中,结连马韩。”
袁绍军令下达,号手吹响突围的号角,正与汉军交锋的鞠义、文丑、颜良等将立马撇下对手,统领部下迅速向袁绍中军靠拢,虽然损失了不少士兵,但是诸将一鼓作气,很快联成一体,向北方急急逃去。hetushu.com
吕布策马上前,道:“我正是吕布,你是何人?”
审配见袁绍沉吟不决,策马上前,小声说道:“主公,敌军须臾便至,此地不可久留,还请主公明鉴。”
“弃之。”审配道。
吕布阅完军令,大喜道:“命令诸军退后五里扎营。”
吕布统兵追至崞县县城,天色渐黑,正欲命令部下安营,情报官来报,道:“主公传来军令。”
骑卒答道:“回大人,敌军是从南方杀来,旗号是安东将军吕,兵力一万五千余众。”
刚刚立完营寨,公孙瓒、孙坚两部兵马赶到,吕布谓两将道:“奉主公将令,我统兵悄然赴北方埋伏,你等驻守此寨。”
“兵马疲惫,如何急行?”袁绍叹道。
审配道:“如何向余人解释?”
吕布说完,让侯成统领本部兵马协助辛毗守城,吹号聚齐众将,统兵杀奔东方而去。
袁绍见审配脸色郑重,打发左右去稍远处护卫,道:“有话请讲。”
袁绍望着审配,良久未语,长吁一口气,道:“你与颜良、文丑只选千骑,我们夜间北上。”
袁绍能在乱世中崛起,历史上曾是汉末最大的诸侯,自然不是无能之辈,听完审配之言,回忆从开战以来至现在的经过,推断姜述布局,脸色数变,下令停止行军,兵将就地歇息,跳下马来,与审配两人席地商议。
苏由引兵前去接应和-图-书袁绍,郡丞辛毗聚些衙役散兵杀近,见敌将威猛异常,座骑一匹红色宝驹,手中握着方天画戟,问道:“莫非温侯大驾在此?”
雁门太守苏由就在左近,答道:“雁门属县崞县。”
公孙瓒杀散杂兵赶来,比孙坚兵马晚到片刻,不甘落后,统兵杀上,呼道:“丞相有令:活捉袁绍者,赏金千两,官升三级,杀啊!”
“南方?吕布?”一听兵马来自南方,袁绍不由一愣,阴馆城南没有官路,又有一条河流阻隔,人马涉渡不便,以木筏强渡方可。如此想来,吕布此番引兵攻城早有谋划,并非临时起意,如此一来,目前处境怕是堪忧。
袁绍何尝不知应该急速离去,奈何敌情未明,无法断定该往何处,一时间心神不宁,因此迟迟没下军令。没等袁绍作出决断,却听马蹄声轰然响起,欲行欲近,却是孙坚统领骑兵追到,人马虽然不多,气势却是雄壮。孙坚一马当先,大呼道:“休走了袁绍,杀啊!”
袁绍着急逃命,见吕布统兵追得甚急,忙令颜良、文丑率领残兵拦截。颜良不是吕布对手,不到三合,已是难支,文丑看见,连忙催马上前,与颜良合力双战吕布,方才挡住吕布。鞠义趁机保护袁绍继续北逃,兵丁马匹体力将要耗尽,沿路逃兵渐多,卫护袁绍的士兵越来越少。
袁绍方才见到烟柱冲天,便已猜http://www.hetushu.com到阴馆城难保,还存些侥幸心理,此时听到准信,心里一阵气闷,军心不定之时,不敢表现出来,故作从容道:“何处兵马?”
袁绍在得知阴馆城遇袭之时,心头就如压了块巨石,隐约感觉有些不安,听审配说到这里,点头示意认同。审配接着说道:“姜述收服乌恒,部下平添五六万骑兵,从前面布局来看,吕布攻击雁门应是配合大局,时间把握得恰到好处。只需三千骑兵,截断这条官道,我军便无路可逃。留下北路,放任我部逃脱,应是提前设计。我等若是进入县城休整,必遭敌人重军围困,此间利害请主公明察。”
袁绍此时最担心的不是明面上的追兵,而是前方看不清摸不着的陷阱,这种未知的危险最是致命。正在袁绍忧心忡忡之时,前方忽现出现一座城池,袁绍问道:“前方是何处?”
袁军此际极端被动,南边河流拦路,东西两个方向皆有兵马拦击,唯有北面敌踪全无。按照常理来说,北方确是袁军最佳突围方向,袁绍却不会如此简单考虑,他明白姜述行事策划周密,毫无动静的北方可能是真正的杀机所在。但并州军大败之后,一直没有时间休整,已无再战之力,只能先顾得眼前。袁绍下令道:“传令,全军向北突围!”
往救阴馆?显然不行,虽说此地距离城池只有十里,快马加鞭花不了多长和_图_书时间,然而如今敌情不明,骤然前去估计援求不成反遭埋伏。那边烟雾大起,阴馆城怕是已救不得。杂军拖不了太长时间,追兵将至,此地断不可久留。既然有兵马偷袭雁门郡城,想来姜述还有后招,若是稍作拖延,只怕逃脱不了。但是该往何处?优柔寡断的袁绍一时间无法决定。
阴馆城,吕布一马当先杀至郡衙,魏续引领亲兵护住身后,吕布肃清前方敌军,道:“侯成引部下先去控制四门,宋宪领兵护住仓库。曹性部下分为十队巡街,发现敌兵主力号角为号,我自会引军援救。”
鞠义、颜良分头引领兵马迎上,瞬间便混战在一起。公孙瓒挺枪与颜良战在一起,两将皆是英勇难敌,一时间杀得难解难分。袁绍紧张思忖对策之际,却见西方烟尘大起,无数铁骑出现在远处,负责警戒的亲卫发出警报:“大人,敌军从阴馆城杀来了!”
城外,就在袁绍沉吟不决之时,一名浑身是血的骑卒从阴馆方向疾驰而来,狂奔到近前,滚鞍下了马背,急报道:“报,大人,阴馆城丢了!”
袁绍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本想逃回并州之境,再谋东山之起,以现在形势来看,根基之地恐怕也难以保全,道:“诱入小城,重兵围困,围点打援,而后各个击破,并州不保也。应当何解?”
袁绍道:“如今形势危急,若让他人得知,不免会泄露消息,皆瞒之即可。http://m.hetushu•com
审配道:“配以为敌军此番图谋甚大,追兵气势汹汹,吕布、公孙瓒、孙坚三军次第追击,但又不曾以泰山压顶之势,一举致我军于死地。姜叙统兵守卫代郡,彼时兵力八万有余,公孙瓒、孙坚两路追兵相加不过万余。从衣甲上看,吕布部下非代郡守军,而是冀州骑兵。从种种迹像分析,敌军应当早有布置,故意给我等留了一条生路,让我等不得不按其设计的路线退兵,其背后必然隐含阴谋。倘若应付不当,估计危难就在眼前。”
吕布知道袁绍本人距离雁门不远,急欲引兵去捉袁绍,闻言大喜,道:“既然辛大人怀忠义之心,我留下部将协助你守城,以候丞相,我自引兵去城外厮杀。”
审配道:“主公,恕配直言,从敌军举止来看,所行皆处心居虑,背后应该还有文章,请主公明察。”
未等公孙瓒、孙坚兵马全部入营,吕布点起部下精兵,趁着夜色沿小路赶往北方设伏。
吕布原为并州第一勇将,并州境内声名十分响亮,众人闻知吕布亲至,皆无抵抗之心。辛毗见状,道:“下官为冀州人辛毗,现任郡丞一职。既然温侯来到,想必丞相将至。我兄辛评为丞相旧识,现在国学任职,我早有投奔丞相之心,怎奈往昔袁绍反意未露,一直未能成行。温侯既至,我愿助一臂之力。”
苏由刚走,审配策马追上袁绍,轻声道:“主公,请借一步说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