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45章 恢复并州(二)

众人皆沉默不言,曹操道:“如今诸州不奉号令,钱粮赋税皆不向朝廷交纳,朝廷所得赋税不多,然而兵马甚众,已是不堪重负,诸位有何妙策?”
众人皆大惊失色。历史上曹操谋士众多,如今主要谋士皆被姜述提前挖走,当前谋主为戏志才。戏志才道:“姜述主力三十余万,皆百战精兵,实力在我朝兵马之上。高柳之战原本可以牵制姜述大量兵力,没想到袁绍败得如此迅速,并州元气大伤,已无牵制之力,姜述北方主力随时可以南下。前番谋划皆成空谈,在下以为目前不宜与其交锋。”
高怀想起丞相,不由想起那次丞相的讲话,不由干劲十足。高怀曾经见过丞相,那天完成训练之后,郎将集合全军,带到营前,道:“丞相今天前来视察,都打起精神,别给老子丢面子。”
在座文武多有知道内情者,知道此事是陶谦无理在先,内幕并不光彩,又牵扯到曹操,因此无人搭话。郭汜等将平常驻兵在外,不明真相,见李肃暗使眼色,郭汜也不再做声。
不久军中实行新政,管理制度参照青州军实行,这让他感到十分兴奋,因为青州兵丁都有军饷。第一次领军饷时,都伯陪着一位军官到军中,将兵丁召集起来,详细询问记录每位士兵的情况,并问军饷是否需要发给家人。高怀没有亲人,军官问明情况,拿着一张卡片问他,每月要现钱还是记帐,若m.hetushu.com是记帐就收下这张卡片,需要花钱的时候,凭卡到大汉钱庄提取现钱。尽管大汉钱庄信誉很好,已在各地建了数十家钱铺,但是高怀不相信卡片,他认为还是现钱让人感觉踏实。此后,每月月底军官都会到军中,给兵丁发饷,每个兵丁上前领饷或在卡片上按手印,军官都会随口说道:“饷钱是丞相的恩德。”
手下迅速将战马从树后拉出来,道:“伍长,快走吧,敌军快要到了。”
李催、李肃曾与姜述交过手,内心对姜述怀有畏惧之意,皆不愿与其为敌,听罢戏志才所言,纷纷出言附合。
牛辅道:“马腾依附洛阳,岂能与姜述交恶?”
张范摇头道:“不然。韩遂、马腾皆有自立之心,往昔依附洛阳,为远交近攻之故。并州若为姜述所得,马腾必不自安。闻韩马皆与袁本初暗通信息,便是此故。若朝廷下旨,赐予高官,资其钱粮,再派人说之,其或会兴兵。”
戏志才言:“姜述实力强大,目前不宜交锋,已成定议。我朝兵马虽多,然实力不如姜述,但是不弱于其他诸侯。南边刘表,西北韩遂马腾,北部袁绍,西南张鲁、刘焉。诸人以张鲁实力最弱,不奉号令,汉中又是富庶之地,可以屯兵。若下汉中,可望蜀矣。若得蜀地,天府之国,朝廷钱粮窘境可解。”
高怀是个孤儿,从小靠族人救济,吃百家饭长和*图*书大,身体一直健康得很,他与高顺的年纪相仿,却比高顺提前蹿高,十二岁长得便像个青年,为别人帮佣谋生。高顺家境不错,看他可怜,经常接济他,无事时教他认几个字。高怀认为识字的人都很高贵,学得很认真,虽未正式读过书,但是识字不少。
吕布是一条好汉,很能打仗,除了上次栽在丞相手中,从未败过。丞相年纪不大,相貌很英俊,有一种慑人的威势,他的眼睛似能看透人的心灵。丞相是大英雄,平常威风凛凛的吕布,在丞相面前像一个乖宝宝,恭恭敬敬跟在丞相身后。丞相讲话没有大道理,说得都很朴实,兵丁们都能听懂,一席话很暖人心,让兵丁们知道打仗不是目的,奋力杀敌最终是让天下和平,异族不敢欺凌,百姓安居乐业。高怀听完这席话,感觉浑身充满力量,原来当兵不仅可以吃饱饭、拿饷钱,而且很有意义,要负起保家卫国的光荣责任。
后来高顺当了校尉,让高怀做了随身亲兵,见他做事认真,头脑比较灵活,又将他推荐给吕布,进了斥候营,后来因功升为伍长。斥候身份比普通士兵要高得多,伍长待遇比什长还高,高怀为此兴奋了很长时间,因为他已算是一位低级军官了。
月亮渐渐移到西方,夜已经深了,伏在地上的高怀有些困意,他揪了几片身边的杂草,放在嘴里咀嚼,苦涩的滋味让他呸了www.hetushu•com几口,人却精神了不少,这是高怀自己琢磨的小窍门,犯困时十分有效。
议郎张范道:“雁门之西为新兴、云中,袁本初残部北上,应是投此两处。北地离新兴、云中很近,如今为马腾部下占据,不若传命马腾起兵。”
论起政事,西凉众人皆闭口不谈,这是他们的弱项。戏志才道:“姜述占据地盘甚大,人口众多,兵马精而不众,又注重内政,境内粮钱丰盈。此次袁绍即便不败,诸侯齐力协力,速战速决,或能取胜。倘若相持日久,彼钱粮可以为继,而我等钱粮定会不足,久战必败。丞相所言之事,不外乎人口、钱粮两事,朝廷不能养活太多兵丁,只有两策可能解决,裁兵或者拓土。”
曹操环视众人,道:“姜述新胜,兵马士气正高,袁绍新败,并州无还手之力。若不出兵牵制,姜述必会攻打并州。并州若失,长安东北门户洞开,若是姜述来攻,我等如何抵挡?”
诸人皆无异议。曹操道:“诸位若无异议,暂罢前番出兵洛阳之议,集中兵力讨伐汉中。”
高怀过惯了苦日子,从不乱花钱,后来饷钱攒得多了,见战友将钱存入钱庄,换成一个卡片,携带十分方便,高怀也有些意动,到了钱庄,拿出银钱要换成卡片的时候,却又舍不得,最后将饷钱换成金子,一直随身藏在怀里。
李肃道:“姜述接掌洛阳大权以来,并未寻衅周边。幽州之战和*图*书是张纯作乱,引乌恒人入境劫掠,惹恼其统兵北上。后来韩馥不奉洛阳朝令,又欲让地与袁氏,姜述这才趁势夺了幽州。此次与袁绍交战,是袁绍联合匈奴攻打代郡在先。若我等不主动开战,我认为姜述短期内不会主动寻衅。”
曹操准备妥当,诸将皆已召至长安,正待下达出击将令,高柳传来急报,当即召集众人商议。文武聚齐,曹操道:“袁绍与匈奴联兵攻打代郡以前,曾经上表朝廷出兵策应,今已安排妥当。今日突然接到急报,袁绍、匈奴联军大败,匈奴王呼厨泉战死,袁绍残部逃回并州,伤亡惨重。”
高怀想到这里,摸了摸甲衣内的硬物,不自觉地笑了。正在这时,身下忽然传来轻微的颤抖,高怀猛然打了个激灵,快速跑到官道上,伏身倾听。远方传来急骤的马蹄声,从声音判断至少数百人以上,高怀立刻发出几声悦耳的鸟叫,这是斥候间传递的暗语,他的手下会依照暗语迅速行动。
众人面面相觑,室内顿时肃静下来。侍中凉盛道:“述军紧追不舍,袁本初危在旦夕。交兵之处,远在北疆,即便如今发兵,亦不可救。不若静观其变,袁本初倘若逃脱,必会遣人求援,可顺势遣将入并州。若袁公路真有难,我军鞭长莫及,安能救之?不若静观其变。”
秋天的夜晚略有些凉意,月光明亮,地面上似洒了一层银霜。高怀伏在官道旁的大树后面,正警惕地仔http://m.hetushu.com细甄别附近传来的声音。高怀是高顺的远支族人,现是吕布部下斥候营伍长,依令在附近区域监视,防范袁军趁夜逃跑。吕布担心走了袁绍,将手下斥候全部派了出来,分为二十个小队安排在不同区域,高怀这个小队负责监视这条大道。
郭汜道:“姜述无故夺了广陵,不是寻衅吗?”
再到后来吕布降了姜述,高怀也成为朝廷士兵,这在他看来实属正常,就如当初从丁原部转成董卓部一样,无论名义上最终属于谁,对于普通士兵来说没有太大的差别。
正在此时,曹纯匆匆进来,道:“报丞相,接到北方紧急军情,姜述统兵追杀袁绍,又遣吕布夺了阴馆,现袁绍残部北逃,生死未卜。”
众人大惊,议论纷纷,曹操与袁绍有旧谊,道:“袁绍新附朝廷,不好不救,诸位以为该如何行止?”
长安文臣因为刘协之故,大多依附曹操,西凉将领把持军职要职,曹操虽在军中安插夏侯淳、夏侯渊、曹仁、曹洪等将,毕竟时间急促,诸将威信未立,麾下兵马不多,军中影响力有限。西凉诸将向以兵丁为命根,裁兵之举自然不会同意,均赞成拓土之策。
高怀终于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金钱,他十分兴奋,他很感激丞相。传说丞相是天上的星星,下凡人间救助万民、造福百姓。传说虽然很美,毕竟只是故事,距离小人物十分遥远,饷钱却把丞相与他拉得很近,钱虽然不多,却是丞相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