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48章 恢复并州(五)

袁强道:“我军新败,兵力又少于敌军,如何退敌?”
关羽见大局已定,让邓茂分兵招纳降兵,引到大营安置。降兵渐次被押出战场,纷乱场面逐渐变得清晰分明。关羽部下步骑将袁军围在核心,逐渐集成一个圆圈。
袁希猜出关羽部的战术,自是不愿让兵马坐等挨箭,其下令侧翼骑兵发动冲锋,试图趁着敌军侧翼暴露之际,将敌军拦腰截断,战术没有问题,军令虽略有耽误,尚算来得及,致命的是袁希漏了一事,此法若是攻击阵型尚可,但是先前转为防御阵型,一万五千步兵皆排在阵列前方,数排弓箭手、盾刀手挡在骑军前面,此时出击,骑兵如何按令行事?如此致命军令下达,整个侧翼顿时乱成一团,步骑挤在一起,人马相互践踏,不等敌军攻击过来,军阵已经崩溃。
关羽见胜机已现,立即下了决断,进入决战阶段。身为主将,关羽自然不会再冲锋陷阵,让龚都等部将各自指挥部下作战,引领亲军驻马高处指挥,让步兵截断晋阳军退路。又招呼一名校尉过来,让他带领五百步卒,依计行事。
关羽引领部下来取晋阳,在城下扎寨。袁强召集众人商议,袁希道:“本初被困崞县,形势危急,并州主力皆在晋阳,若不出援,本初势危。然今日关羽统兵来攻,援军不得出,须得想法退了此路兵马,再设法营救本初。”
袁强和-图-书思忖片刻,道:“既然如此,趁敌军立营未稳,可急击之。”
阵形经此变化,更是隐含杀机。围在核心的晋阳兵马却不知晓,何处压力轻就自然而然拥往此处,很快晋阳军发现了此处空隙,开始有意向这边挪动,浑然不知已经进入对方设下的陷阱。
晋阳守军四万,并州兵曹袁强、晋阳郡尉袁希,皆为袁氏族叔,素得袁绍信赖。袁希前期统兵往救袁绍,被姜述伏兵击败,死伤万余,无奈退回晋阳。诸人见崞县形势危急,近日操练兵马,欲再出兵援救崞县,却闻关羽大军杀来,不敢启行。
关羽亲军此时不断齐呼道:“皆是汉家儿郎,弃械者不罪。”随即诸军开始响应,声音越来越大,整齐划一在战场上空飘荡,最终完全掩盖住了战场上的其他声音。
在如此声威之下,早有心志不坚的晋阳兵丁弃械,弃械一经开始,随即无限放大,晋阳军士气尽泄,很快战场上就跪满弃械投降的兵丁。
袁希道:“我等倚城相战,兵力虽然稍少,但城中壮丁可征,占得地利人和,出战或有胜机。”
袁希与姜述部下交过手,吃过此种战术的大亏,来不及告知身侧的指挥官袁强,代替袁希下令道:“侧翼骑兵立即冲锋!”
袁希道:“我部下勇将潘凤,有万夫莫挡之勇,可以敌之。”
跟随关羽进攻的全是骑兵http://www.hetushu.com,速度奇快,瞬间已经接近晋阳军战阵,关羽冲锋在前,并未停下整顿阵型,率部毫不停歇,发动猛烈冲锋。
公孙度字升济,辽东襄平人,历史上公孙度出任辽东太守,东伐高句丽,西击乌恒,威行海外。以辽东为基业,扩土千里,分设数郡,奠定了三国魏、吴、蜀之外之燕国根基,其孙公孙渊立国。
孙策见袁朋近前,大喝一声,挺抢直取袁朋,一合之间,袁朋两臂发麻,拿刀不住,不敢交锋,拨马便走。孙策引众军随后掩杀。袁朋逃至城边,城上乱箭射下。袁朋惊视之,见公孙度立于城上,道:“你不顺天时,自取败亡,我与百姓自降朝廷矣。”
袁朋问部将:“谁敢出战?”众皆畏惧,莫敢向前。袁朋无奈,自骤马舞刀迎之。
“弓弩准备!”望着汹涌而来的敌军骑兵,袁强心里立马打起鼓来,不敢下令反冲锋应战,只想稳固防御。
晋阳军尽管士气不高,可底子是大汉并州边军,令行禁止,闻主将下令,排在全军正前方的三千弓弩手立马举起强弓,人人张弓搭箭,准备给冲锋而来的敌军迎头痛击。晋阳军算盘打得不错,奈何却在做无用之功。
号鼓手、传令兵未闻袁强下令,不敢妄行,袁强闻言去看袁希,见他神色惶急,知道必有原因,不待细问,喝道:“依此下令!”
姜述连闻胜绩,又知公和_图_书孙度、田畴、陈琳归降,不由喜出望外。陈琳文名虽佳,姜述尚不放在心上,然公孙度、田畴皆非常人。
袁强等将竭力呼喝指挥,但在汉军整齐划一、震耳欲聋的吆喝声中,指挥体系几乎失效,只余近万中军士兵聚集在袁强等人周围,被关羽部下紧紧围住。
田畴字子泰,右北平无终人,文武双全,尤善边事,有军事才能,熟识边境地理,曾被曹操征为议郎,官职不高,却以德义闻于天下。
袁强又道:“关羽武艺高强,诸将皆非对手,奈何?”
众军紧急集合,袁强尽出晋阳守军,到城外列阵。袁强统兵出战,实是为形势所逼,内心对敌军的战斗力深为忌惮。见到敌军迅速摆出攻击战阵,袁强心里怯意已生。袁希前番统领两万兵马往救崞县兵败,收拢不足一万残军,吃过姜述的大亏。若非袁绍命在旦夕,袁希实在不想跟关羽部硬碰,但是又不得不为,此时见敌军阵势杀气冲天,方才的豪情壮志顿时消失,早看不见出城前的意气风发,强自控制不露怂相,表面自做镇静,内心却是提心吊胆。两位主将心理生出这番变化,各项军令不免有些迟缓,出城列阵后迁延不进。
战场上的口号声一直未停,士兵喊了许久,气力渐低,声音弱了下来,仍然足以扰乱袁强等现场指挥不畅,而且无法得到城中提示。随着兵马被关羽部下逼入狭小的通http://m•hetushu•com道,一见前方全无兵马,近前的晋阳军不理会通道两侧是否有埋伏,皆从此处缺口往外逃窜,方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士气顿时全消,阵形全失,丢盔卸甲,在逃命过程中溃不成军。
远程打击结束,正面冲击的时机到了,关羽喝道:“直冲!”率部直接杀入侧翼。
袁强尚未狠到射杀自家溃兵的程度,被溃兵瞬间冲散防线,中军亦乱了起来,晋阳诸将失去战阵,各自引领部下抵挡,可是军心已乱,逃兵不断出现,大败之势已不可逆转。
袁强官职最高,是此战第一指挥官,见敌军骑兵蜂拥而来,不免有些慌乱,挥舞大刀,吼道:“整理阵形,准备防御。”此令一下,各级将校嘶吼不断,开始整顿队形,口令声响成一片,将出城时列成的进攻阵型转换为防御阵型,阵型看来十分严整,但士兵战心因此低落不少。
袁强、袁希等主要指挥人员若是果断,合兵杀向一处,损折些兵马,大有突围可能。遗憾的是袁强等虽然知晓兵法,但实战经验不足,又无壮士断腕的决心,因此被诱入计中而未觉察。
关羽站在高处观看形势,打出旗语让诸将调整阵型,场中形势慢慢变化,部下兵丁围成的圆圈生出一个尾巴,这是为晋阳兵留出的逃生缺口,缺口两侧布满弓驽兵、刀盾兵,最末端是两排骑兵。
姜述得此三人,让其皆到洛阳丞相府候命。又传讯让贾诩、程www•hetushu.com立等商议文武官员人选,安排到并州新下诸郡就职。
关羽本就想对敌军侧翼动手,今见其侧翼乱得不可开交,自然不会放过破敌良机,没有下令直接扑击敌军,而是喝令全军弓驽齐射,只听机簧声、弓弦声、马蹄声齐响,前排骑兵侧转身,将手中弩机对着敌军侧翼直射,后面骑兵则是强弓侧上斜射,晋阳军更是人仰马翻,乱成一团,惨嚎连连。
关羽部骑兵皆习游猎战术,怎会傻到冲入弓弩有效射程挨揍?离晋阳军阵约一百五十步时,关羽高呼一声:“右转!”率部划出漂亮的弧线,如奔雷般直往敌军侧翼冲去。
关羽命令下达,部下将士轰然应命而动,关羽一马当先,龚都、刘辟、朱恒等部将随之杀出,一万五千铁骑如浪潮般向敌军席卷而去。
言未毕,忽有一箭射中袁朋面门,袁朋坠于马下,左右军士割头献给孙策。公孙度率众出城纳降,孙策让公孙度交接诸事,令其赍印绶,往崞县大营去见姜述。
守军举动早让关羽看在眼里,不由冷笑一声,抬头看了看天色,见日头已是西斜,不再多做耽搁,面色一肃,高声下令道:“骑兵随我身后,全军出击,违令者,杀无赦!”
晋阳军侧翼军阵已乱,如何抵挡精锐骑兵的攻击?侧翼步骑兵不及御敌,纷纷逃命,小部分逃往城门方向,大部分逃往中军。溃兵在前挡住中军弓驽,敌方骑兵在处追杀,结果自然可想而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