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49章 恢复并州(六)

关羽在高处观望,见袁强统兵拼死冲杀,为首一员晋阳战将,手持开山大斧,甚是英猛,正与董袭捉对厮杀,占尽上风。关羽生出好胜之心,策马进入战圈,替下董袭,呼道:“来将报名?”
“刚有一拨斥侯过去,难道敌军还会加派斥侯不成?老卫地势又熟,在这茂盛的林子里一窝,敌军除非大规模搜山,否则怎会发现我们?。”一名黑脸汉子道。
朱恒道:“守军多少兵马?”
“你懂什么?这伙敌兵押送大量辎重物资,随行保护的士兵数千,这么大的架势,护送的辎重物资肯定十分重要。当前敌军主力皆在崞县,若是毁了这批物资,对于我军意义重大。”
关羽道:“讨虏将军关羽关云长。”
来人道:“有机密事来见将军。”
孙礼道:“久闻休穆大名,胆略果然与众不同,丞相识人之明实在令人佩服。”
朱恒笑道:“关征虏部将朱恒,确是朝廷使者。”
……
三人定计。当夜孙礼、严刚各领心腹士兵,围住贾范府第。贾范闻外面喧哗,出门来看,却是孙礼、严纲领兵在此,问孙礼道:“德达,平常相处融洽,如何兴兵相逼?”
“大家注意一点,附近发现不少汉军斥侯,若是坏了大事,咱们可担待不起。”为首一人警惕地观察一下四方,让一人去潭中取水,对其余人叮嘱道。
潘凤闻言大喜,道:“m.hetushu.com正好寻你不到,没想到送上门来了。”说完抡起大斧杀上,关羽挥刀迎上,斗三十余合,潘凤气力不加,拨马要走,被关羽用刀背拍落下马,亲兵上前绑住。
此番攻伐并州,张辽部负责押送粮草。张经是张辽族人,在张辽手下担任伍长,此时引领手下先行,主要检查两侧有无伏兵。张辽行军谨慎,行军先防伏兵,扎寨先防劫营,因此姜述委以重任,让张辽统兵押送粮草辎重。
朱恒兵不血刃,夺了新兴,得兵万余,派人往关羽处报捷,又荐孙礼、严纲之功。刘辟、龚都两将行军走在半途,听闻消息尚不相信,到了新兴城下,见朱恒出门来迎,才知消息是真,两人谓朱恒道:“本想借此城建功,未想到功劳全让休穆抢去,以后战事可不许再与我等相争。”
关羽部将纷纷建功,并州全境除了孤城崞县,诸城皆下。姜述任命鲁肃为并州刺史、虎威将军魏延兼任并州兵曹、护匈奴中郎将。改晋阳郡为太原郡,任命荀谌为太原太守,鲜于银为上党太守,王粲为西河太守,徐干为上郡太守,邹丹为云中太守,尾敦为雁门太守,单经为定襄太守,孙权为五原太守,公仇称为朔方太守。
袁强说完,拔剑自尽。袁希在侧,泣道:“此战皆我失误,如今兵败失机,有何面目苟活?”然后亦拔剑www•hetushu.com自尽,倒在袁强身侧。两棵大树倒下,战心更加涣散,开始有将校统领残部集体投诚,到了最后,场上只剩下百余名袁氏死忠。
朱恒道:“贾范、孙礼忠于袁氏否?”
严纲闻言,连忙重新见礼,道:“久闻丞相十六亲随,皆为英才,不想今日得见尊容,失礼之处,且请见谅。”
朱恒笑道:“过誉,未知将军辖下兵马多少?”
严纲答道:“城中守军原有万余,数次去援崞县,数败失兵,只余五千余兵马。尚有别郡败兵,共有两千余众。”
孙礼道:“大势所趋,安敢以臂挡车?”
孙礼为历史名人,官至魏国三公,见识自是不凡,闻言打量朱恒一番,道:“莫非洛阳使者当面?”
袁强此时兵马只剩两千左右,勇将潘凤被擒,众人气力耗尽,已是突围无望。袁强十分硬气,呼道:“我军惨败,突围无望,晋阳已不可守,本初也救不得,并州已是覆灭之局,今有愧于本初重托,有死而已。众人自行归降。”
严纲与公孙度交好,闻公孙度投降洛阳,袁绍已无翻盘可能,想出降又无门路,也无法与公孙度联系,一直耽误在城中。此日忽有人来访,严纲出来相见,并不相识,道:“不识阁下,不知所来何事?”
张经行军多日,身上痒得难受,在谭水里泡了好长时间,这才神情舒爽地上岸穿衣。手www•hetushu.com下早已赶去前方,主力部队还未赶来,四周一片静谥。张经担心误事,正欲向前赶路,却听不远处噼啪一声,似是树枝断裂之声,张经一惊,以为道侧密林之中,会有野兽出没,连忙缩在一从野槐树后屏息窥视。
张经带着一伍斥侯,正沿小路检查两侧山林,忽然看见前方一潭清水,不由欢呼一声,让手下先往前巡视,将身上衣服扒个精光,噗通一声跳入潭水之中,大呼舒服。
孙礼道:“不欲新兴再起刀兵,因此请公同赴洛阳。”
脚步声响渐近,竟然还有数人轻声说话,王经不由有些纳闷,难道是自己耽搁时间过长,手下兵丁来寻自己不成?正在王经犹疑之时,只见四个身影从左侧树林现出身形,四人皆身着汉人衣饰,一人年纪大些,手持钢叉,腰间挂着自制弓箭,看其举止打扮,似是本地猎人;其余三人身材彪悍,虽未着甲,身上却带有肃杀之气,又配备定制武器,应是行伍出身。
关羽让兵士喊话招降,见其无动于衷,下命驽箭齐射,一时间箭矢纷飞,百余名袁家死忠全部毙命。
等到了通道尽头,晋阳兵将不由傻了眼睛,两侧各有骑兵军阵,阵前竖着白旗,到白旗下弃械的安然无恙,再往前狂奔可就没有好下场了,弓驽齐发之下,顿时变成一只只刺猬。失去心气的兵丁到了此时,自然而然做出求生决和_图_书择,大部分奔到白旗下弃械,部分死硬分子即便逃过弓驽之利,又如何逃过蓄势待发的骑兵追杀?
朱恒大喜道:“可否请孙礼前来一叙。”
晋阳军主力非死即降,城军守军薄弱,又无核心人物支撑,城中开始纷乱起来。正在此时,邓茂等将引兵来攻南门,关羽方才布下的暗子开始行动,五百名身着晋阳军衣甲的败兵猛然发作,杀开南门,放邓茂等部入城。晋阳守兵在城墙上望见城外袁军全军覆灭,皆无战心,又见城门已失,纷纷放弃抵抗,弃械归降。
新兴太守贾范为当世名士,袁绍重其名望征辟出仕,并非袁绍的铁杆心腹。郡尉孙礼因边功久居此职,袁绍因其才留任。郡城文武主官皆非袁绍死忠。客军职务最高者是骑都尉严纲。
朱恒闻言,已知使命达成,道:“丞相久闻公才干,欲请至洛阳任职,未知公有意否?”
此人笑道:“吴郡朱桓,字休穆,现任奉车校尉,在关征虏部下为将。”
严纲道:“与其交情尚可,可试请之。”
严纲道:“贾范数次整兵出援,应是袁氏心腹,然相交甚浅,不知其心。孙礼非袁绍所拔,任职在袁绍掌控并州之前,应该不是袁绍心腹。”
晋阳郡城顺利拿下,关羽派人拿了并州文武家小,张榜安民,派人赴崞县大营报捷,留在晋阳收编降兵,处理军政事务。人马休整数日,接到姜述军令,关羽派刘辟www.hetushu.com、龚都、朱恒三将统兵去取新兴。
此将答道:“邺人潘凤字无双。你是何人?”
严纲见此人面相憨厚,应无恶意,请他入厅奉茶,屏去左右,道:“阁下有事便请讲来。”
严纲遂以故友来访为名,让左右去请孙礼前来作陪,孙礼与严纲性情相近,交情不错,未曾生疑,欣然前来。到了客厅,见孙礼陪着一人来迎,三人入内奉茶。严纲屏去左右,谓孙礼道:“袁氏已败,我欲投奔别处,与君相交甚契,今日请君前来,以为作别。”
来人道:“袁绍大势已去,欲使将军归降。”
新兴郡城兵马甚众,各郡前来营救袁绍的援军被击溃以后,大多就近投靠新兴郡城,城内兵马共有万余。初闻马腾援军到达崞县,士气有所上涨,又突闻晋阳失守消息,士气再次大落。
严纲闻言便知是洛阳来使,心中暗喜,道:“久有此意,恨无机缘相投。未请教阁下大名。”
关羽见大局已定,吩咐众军停止呼喝,将缝隙重新堵住,分兵去夺城池。邓茂、龚都、刘辟三将奉令,引领本部兵马去抢城门,其余兵将袁强等牢牢围死。
严纲道:“我领西河五千精兵往援崞县,为温侯领军击败,折兵两千余,麾下兵马不足三千。”
贾范环视周边,只有十余亲随,知已无回天之力,叹道:“念本初征辟之德,前番数次往援,损兵折将,亦是尽了心力。事已至此,任两位处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