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54章 生擒妙才(五)

话音刚落,大车工事缝隙中齐刷刷竖起千余杆超长大枪,大枪皆由手臂粗两丈多长的云杉树干为杆,配上锐利的大枪头,三四名士兵扶住一杆大枪斜向上指,尾部抵在挖好的硬坑内,齐刷刷对准飞奔而来的敌骑。
夏侯渊眼中的辅兵与民兵,其实都是正宗战兵,此时换上衣甲兵器,轮换顶上前来。浴血大战的首批士兵换到后面疗伤休息,大车再次被推回摆正,横亘成一道屏障,只是有些大车稍有破损。
曹纯忽道:“咱们派人喊话,要求将死伤者尸体抬回清点,姜述讲究仁义之道,其部下定会答应,这样咱们毫不费力就能够将阵前障碍清理干净。”
八十码的距离只够射出三轮箭雨,实际上两轮之后便无法再射,已经冲到三四十米距离,此时若不赶紧换掉弓箭换上长兵,转眼便是接敌之时,难道用硬弓去敲死敌兵吗?
一位校尉指挥部下清理开始阵地上的死尸和乱七八糟的杂物,姜述赶紧让典韦上前制止,吩咐道:“这些不能动,这也是一道屏障,敌军战马遇到障碍无法加速。”
在强大的冲击力之下,大枪戳中敌军之后,弓成弧形向上跃起,有的连人带马将其弹上半空,再轰然落下,砸中紧跟而至的后续敌兵。数百余杆大枪,杆杆不落空,千余骑翻滚落马,大枪本就是对付敌军战马的利器,因为只和_图_书有战马才会对工事造成毁灭性破坏。马上骑兵要么随着战马倒下,被身后同伴踩踏为泥,要么被高高抛起落入敌军阵中,下场则是乱刀分尸。
众兵会意,不再跳着高与马上士兵过招,刀刀砍向马腿,马儿不懂避让,满地战马哀鸣,一连倒下数百骑战马。十余名士兵光顾着下三路,将背心卖给了敌兵,砍下了马腿,却被敌军伤了后背,但是带来的回报十分丰厚,摔的七荤八素的敌兵很快被乱刀砍死,地上凭空又多了一堆人尸和断腿马,这让后续而来的骑兵更是难以驰聘。
借着火光,张辽看到敌军皆手持弓箭,冷静下令:“立盾。”继而高声喝道:“听我号令,贼势凶猛,先避其锋芒,贼兵欲以弓箭射击,大家先躲在工事或巨盾之后,全军听我军令再露头。”
姜述微微摇头,远远看着敌骑正在调整阵型,斩钉截铁道:“对方绝不会退,妙才铁了心要吃定咱们,崖口已经堵上杂物,现在退却若被我军追击,定会吃亏不小。妙才非庸将,虽然损伤过半,但仍以为有足够力量攻破营寨,暂时不会退兵。”
张辽大声下令道:“重新搭建工事,弓箭手近前,预备贼人再次冲锋。”
双方迅速清点伤亡人数,片刻的正面激烈对抗,汉军阵亡五百余人,而长安骑兵损失更惨,二千余骑兵在此次和*图*书冲锋中丧命。
当然事实并不是十分完美,起码有十余骑骑兵由于长枪戳中的位置存有偏差,导致他们不是直上直下,而是连人带马打着旋儿在地上横扫过来,压死汉军士兵不说,还毁了七八辆大车。
道路上燃烧的大车和尸体被清理开来,浓烟散去以后,对面的情形方才看清。方才拆卸得七零八碎的寨墙已被堵上几十辆大车,上面盛满沙土,几十辆大车横亘面前,成为一道坚固的沙土工事。
两百步距离瞬间便至,弓箭百步外即可射人,但夏侯渊硬是忍到近八十步才大声下令放箭,一时间箭如飞蝗划过半空,落入敌军阵中,马车巨盾顿时爆豆般连响,几十辆大车瞬间插满弓箭。
孙翊愕然道:“贼人还会来攻?我观贼人有退却之意,属下原以为清除障碍便于追击,程远志部兵马未至,须得拖住他们方可。”
张辽喝道:“弓箭手后撤,立大枪。”
夏侯渊道:“正因如此,欲退不得,才要速战速决!”
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,只听惨呼声入耳,喷溅的鲜血如黑夜里的精灵,瞬间将交接之处染成一片血色,有的骑兵机警,伸出短刀想要削断枪杆,可惜这种枪杆太过坚韧,又摇摇晃晃无着力之处,所以短刀削上只是荡开数寸,砍中树干也只进去半分,根本削不断,下一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枪尖和图书穿过自己胸膛或是战马的驱体。
与此同时,汉军弓驽齐发,朝迎面而来的敌兵近距离攒射。首当其冲三百余骑,连人带马都成了刺猬,顿时翻滚于地,不时传来悲惨的哀嚎。距离太近只能直线射击,杀伤力最是惊人,由于距离太近,敌军翻滚倒地之后,居然因为惯性太大,竟然连人带马直接撞击工事,差点将工事撞出一个缺口。
大战前十分宁静,两边人马对峙,没有人说话,激烈的战场顿时偃旗息鼓,两百来步的空旷地带显得格外诡异。随着一声令下,巨大的呐喊声猛然响起:“杀……”
姜述在后面大喝道:“砍马腿。”
“将军,怎么办?退还是打?”曹纯满脸血污,头盔破碎,被人用刀劈了一个口子,坐骑也被砍了蹄子,抢了一匹无主战马,这才逃了回来。
夏侯渊恨得咬牙切齿,看着远处的敌军再次构筑好工事,他想一鼓作气冲垮敌阵,但是眼看后续骑兵冲到厮杀之处寸步难行,成为对方绞杀的对象,他不得不选择暂时后退。
曹纯得了夸奖,派人举手骑马靠近敌军营寨,高声喊话道:“对方将官听着,你我虽是敌对,但是死去之人曝尸荒野,有违人道,我家首领提议,派出百人前来收尸,绝不携带兵器,都是母生父养血肉之躯,请不要拒绝人道之义。”
防线一旦出现漏洞,骑兵潮水般和_图_书的涌将上来,想堵也无法堵住。大批骑兵摔成滚地葫芦的同时,也将工事接连摧毁,依仗工事抵御告一段落,接下来便是真刀真枪的肉搏。
“整队!全体装备弓箭,准备冲锋。”曹纯发出命令。羌人骑兵最喜欢使用短刀,长枪其实就是摆设,至于弓箭倒是拿手本领,在此不利形势之下,只能以箭阵之威攻营才能减少伤亡。
夏侯渊长叹口气,道:“咱们本钱还足够,敌军怕是吃不消了,只是敌军前沿全是尸体杂物,骑兵根本无法逾越,这是个极大难题。”
曹纯道:“此间大火夜间百里可见,万一敌军援军掩杀而至,该如何是好?”
汉军依仗的是地利,长安军凭借的是冲击力,在这种情况下说不上谁的优势更大。一组健卒排起军阵冲上前去,皆为腰圆膀粗之辈,手持两面开刃的神刀,排成演练精熟的军阵,大刀落下,无论兵马,无论有无覆甲,皆是一刀两段。
张辽冷冷一笑,谓姜述道:“主公,贼子要将通道清理出来,进行下一次冲锋。”
夏侯渊手持长枪,一马当先冲上前来,部下齐声怒吼,一齐操戈向前;六七千骑兵分成三个梯队,摆成冲锋阵型,像一股巨浪向对面营寨席卷而来。
张辽喝止住想要追击的士兵,带人退了回来,重新布置防御线。浴血厮杀的战场很快空无一人,遍地堆积着小山般的m.hetushu.com尸体和哀鸣不已的断腿战马,现场惨不忍睹。
“放箭!”张辽大吼一声,将手中硬弓搭着的箭支射出,别人射一只箭,他射三只箭,他的弓箭是特制硬弓,三只箭如流星赶月,直接命中三人,一人眉心中箭,一人下巴中箭,一人额头中箭。
夏侯渊毅然道:“咱们退无可退,必须先拿下这帮贼子,我们还有多少人手能战?”
骑兵冲锋之中挥刀砍人如砍瓜切菜,只可惜地形不利,乱七八糟的尸体加上横七竖八的大车和各种物事,早让敢于冲锋的骑兵变成滚地葫芦,地势逼得骑兵冲锋到此为止,好在立于马上居高临下,对上步卒还是大战优势。
战局变得更加有利,后面骑兵上不来,前面的沦为活靶子,两千余人相继被歼灭。与此同时,发现形势不妙的夏侯渊下令暂缓进攻,他知道骑兵失去冲锋之力,在狭窄之处与敌肉搏,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,须得重新布置冲锋才成。
姜述脸色严肃,他对这一仗其实并不满意,凭借地利阵亡已近千人,虽然给了对方重创,但是明显暴露出一个严重问题,低级军官临场指挥应变能力急需加强。
部将杨阜在侧道:“刚才清点,不足四千七百骑,已经阵亡四千三百余骑,尚有近千伤员,已经不能再战。”
夏侯渊点头道:“子和深悉人心,对方应会答应,此计不露声色,甚是精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