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58章 袁绍之死(一)

袁绍道:“征集钱粮如何?”
崞县城内,袁绍满脸愁容,正在思考破解之道。上次出逃被吕布埋伏,若非吕布故意放他一马,袁绍此时早成了地狱亡灵。但如今被困县城,援军皆被击败,唯有马超部顺利赶到。
姜述寻个蒲团坐下,道:“大汉之乱,诸人皆以为黄巾为祸最甚,实则大汉之乱的根本就是袁家。太子仁义贤德,又有大将军何进辅助,若是顺利即位,大汉必会迅速平稳。董承一系因谋反族诛,董后与刘协本已息了争位念头,袁家为了家族之利,暗中怂恿董后又生野望,诱她写下让董卓入京平乱的诏书;同时,又使本初怂恿何进召董卓平黄巾,欲借董卓入京交割军令时发动兵变。董卓虽是武夫,但是十分聪明,岂能让人利用?一封太后诏书不足使其铤而走险,因此袁家承诺事成后让董卓监国,令其生起非分之想。又暗中勾结赵忠等宦官,派出杀手潜入宫中,伪何后之诏传何进入宫,而使杀手害了张让、何进性命,又派心腹弑了灵帝性命。赵忠本是袁家同盟,派人打开宫门,已失去利用价值,本初兄亲自操刀杀了赵忠,又以何进首级挑唆何进旧部生乱,攻入皇宫,从而导致京城形势大乱。太子本可凭借名望收拾局面,又是袁家刺客暗箭射伤太子,打开城门迎接董卓虎狼之军入城,共同推举刘协登基。能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够稳定朝局之人,皆死于袁家手中,从而导致朝廷分裂,皇室名望威信大跌,以致诸侯割据,混战不休。诸位,我说袁家是大汉最大的祸害,对否?”
苏由为袁绍心腹,让沮授亲口禀报,便是不想袁绍迁怒于己,闻言道:“沮县长所言为实,近日合县大户人家皆去过,军士仔细搜过,确实无粮。”
袁绍焦虑不安,派人召审配、许攸、苏由等前来,道:“征集大户钱粮,效果如何?”
沮授面无惧色,道:“近期苏太守与我同去征粮,清楚事实真相。”
袁绍沉思一会,道:“事已如此,只有此计可行。不过人马太众,不易逃脱,只让少许亲卫跟随,余人皆随马超突围。”
初闻马超援军赶到,袁绍不由喜出望外,如今援军亦被困在城中,粮草成了致命软肋。到了此时,袁绍才知晓姜述用心毒辣之处。马超率部初到之时,合力突围,尽管会损失一些兵马,但是突围应当可行。马超受激与许褚赌斗,越战越是不服,突围之举一拖再拖。而形势又是主弱客强之势,马超部下实力雄厚,又属客军,自然无法强逼。噩梦逐渐来临,各郡失守消息依次传来,周边再无可援之军,崞县已是孤城一座。最可怕的是城中粮草已尽,若再无破解之策,西凉兵生乱,大难瞬间即至。
姜述和图书所言不太条理,说得很动情,很实在,这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。目标很宏大,很不容易完成,这番话很感人,因为姜述所说的一切,着眼点不是自我,不是家族,甚至不是朝廷,而是天下百姓。
审配道:“主公息怒,再仔细琢磨,看看是否还有活路。”
袁绍沉思良久,摇摇头道:“不然,颜良、文丑久随我左右,倘若不在军中,马超必会生疑,待会我自去挑选护卫。”
袁绍抓起身边长剑,站起身来,呼道:“颜良、文丑何在?”
沮授道:“月前黑山余贼孙轻曾率众侵优本县,本县城外不少大户被劫,因此近日筹粮甚少,非大户不予,实无粮也。”
审配张口结舌,不能相答。
袁绍叹了一口气,道:“不必,上次我等私下突围,其已生异心,突围之事轻忽不得,让他在此自生自灭吧。”
审配又道:“沮授等人是否通知?”
马超冷笑一声,道:“周边诸郡已失,县内存粮已尽,袁刺史到了如此绝地,还要让我马家为你拼命,欺我马超愚蠢否?”
苏由道:“县长沮授在外相侯,主公可使进来禀明。”
审配道:“喏。”迟疑一下,道:“不须通知两将?”
沮授拜道:“主公之言,确为警世良言,令属下茅塞顿开,授倾一生所有,助主公早日完成心愿。”
马超冷笑一声,道:“袁家人性http://www.hetushu.com命值钱,其余将领官员百姓皆可无谓牺牲,方才在外面听得本初高论,两将皆掩面而去。想让两将卖命,只怕已经指望不上。”
苏由是袁绍心腹,说出此话袁绍不能不信,袁绍瞅着苏由看了片刻,不由颓然坐下,摆了摆手,让沮授出去。道:“马孟起麾下士卒三万,粮草将尽,今日前来索要数次,若是不能设法解决,其军将不战自溃。”
袁绍眉头紧锁,道:“姜述大军已将崞县团团封死,即使有人来援,如何深入?即便援军到达,没有粮草,如何支持?”
众人闻言,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如何答话,袁绍无奈答道:“粮食奇缺,容我想想办法。”
审配道:“如此我通知颜良、文丑两将,让其挑选些亲卫随同护卫。”
姜述道:“本初杀害何刺史时,非故友乎?”
袁绍道:“人皆贪生怕死,若其知晓我等私逃,露出破绽,我等安能逃出生天?”
鞠义泪流满面,他能听懂一些,这些大道理都对,最让他感动的是姜述尊重他,对他讲真心话,也许这就是袁绍与姜述最大的区别。鞠义道:“主公肺腑之言,令鞠义明悟,主公如此推心置腹,当以生命以报。”
马超为马家嫡子,身世好,武艺高,自小性情高傲,听了这席话,感觉很惭愧。他从来没有真正想过要为百姓做点什么,怎么去做,此时他才明hetushu.com白人生的意义,明白此生努力的方向。马超低下高傲的头,拜伏于地,道:“主公在上,请受孟起一拜,此生尽我所能,助主公完成大道。”
审配道:“我等自兵败至今,包括马超援军,怕是皆被姜述算计在内。崞县就是其布局中心,马超援兵虽众,或已无法逃出生天。”
沮授奉召入内,道:“下官沮授参见大人。”
审配道:“即使想战亦不能战,马超方才几乎翻脸,安能再为我等拼命?我军只剩二千余众,即使人人拼命又有何用?不若今夜让马超等聚兵往凉州方向突围,我等趁夜寻找空隙潜逃北方,从胡族之境设法出逃,辗转去投公路。”
袁绍话音未落,门外传来掌声,只听有人说道:“果真是心狠手辣,为了逃命,不顾远道而来的盟友,不顾忠心耿耿的将领,不顾辖下官吏百姓,确是世上无双的枭雄。”
姜述叹道:“两人若能明白袁家近年所为,清楚袁家为百姓带来多大祸害,或许两人能够大彻大悟。”
马超道:“并州诸郡皆已失守,周边皆为敌境,谁能来援?如何来援?”
马超道:“军中粮尽,特来相告。”
众人闻言大惊,门声响处,袁绍一瞧,不由目瞪口呆,来人正是生平大敌姜述。姜述身后,是许褚、马超领兵护卫。
袁绍此时众叛亲离,身边只余审配、苏由、许攸三人,知道已是在劫难逃,不由黯然失http://m.hetushu.com色,对审配等人道:“我已至绝境,众叛亲离,你等可以投降保全性命。”
审配又道:“鞠义现被关在牢中,是否带其一起突围?”
众人无计可施,坐在房中一筹莫展,忽有亲兵来报,道:“马孟起将军求见。”
审配见马超发作,急忙起身上前,道:“孟起勿急,只需坚持数日,定会有人来援。”
袁绍大怒,立起身来,厉声道:“一县之境,如何能无粮?此为推托之词。”
姜述抒情完毕,又转入正事,谓鞠义道:“颜良、文丑皆负勇力,国家用人之时,能否让其归降?”
袁绍如今手下兵员不足两千,对拥兵三万的马超自然不敢怠慢,带领众人将马超接入客厅。袁绍道:“孟起此来何事?”
马超见袁绍默不作声,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。众人目送马超离去,若同木偶,一时间室中寂静无声,袁绍忽然站起,一掌猛击在几案上,道:“既无活路,只能拼死一战了。”
袁绍摇头道:“不用。县中官吏皆随马超突围,吸引敌军注意,我等成算才高。”
审配摇了摇头,谓姜述道:“曾闻丞相与我家主公为故友,因何斩尽杀绝?”
鞠义道:“属下与两人皆有救命之恩。前期在狱中,两人曾去牢中看望,想将我私放出来,我担心袁绍处置两人,劝两人不要盲目行事。袁绍行事不得人心,两人虽无背叛之心,但已心灰意冷。且容属下前去劝说两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