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60章 匈奴败灭(一)

高顺沉默寡言,性情坚韧,武艺高强,熟识兵法,治军严谨,精通练兵之术,才能不在张辽之下,实是刀锋营主将的最佳人选。高顺有个短板,属于吕布嫡系,而刀锋营是军中尖刀,史上吕布被害之时,一起就义之人为陈宫、高顺,高顺可以算是吕布死忠。姜述为此犹豫很长时间,最终寻来高顺,问道:“我有重任欲托付于你,然而你是奉先部将,若我与奉先反目,你当何为?”
匈奴探子忽略了姜述手下的另一把尖刀,张辽当初组建的刀锋部队。张辽奉命调任骑兵将领,部队以千人为单位,分为五军,直接由姜述指挥,由裴元绍、赵弘、廖化、韩忠、何仪等五人担任千人将。五将皆是张角弟子,对张宁忠心耿耿,武艺高强,而且颇有急智。五将在黄巾起事之前,奉张角命令,曾经占山为王,有独立指挥能力,对姜述贯彻的游击战术领悟极快。姜述经过考察,一年前将五将调入刀锋营。五将随部队训练年余,领悟不少姜述指点的战术,已经完全融入军中。
匈奴诸将闻听有警,此时都披挂整齐,待在城门楼下候命,刘豹唤葛乐欠上前,道:“上午汉军离此三百余里,怎能到得如此快速?”
刘靖在旁插话道:“身着铁甲,如何攀上寨墙?”
刘靖又道:“敌军伤亡如何?”
葛乐欠所言确实不假,昨日姜述引领和图书五万汉军步卒,夜间确实在匈奴王城以东三百里处扎寨,今日急行军一日,距此尚有二百余里,若按如此速度,就是急行军至少两天才能到达。
今夜行动就是高顺统兵所为,刀锋营奉姜述军令西上,进入草原以后,灭了十余匈奴小部落,按照军令,除了汉人奴隶,无论男女老幼全部灭掉,抢了三万余匹健马和大批牛羊,解救数千汉人奴隶,让韩忠分兵送回并州。
会也齐回忆当时场景,面露惊恐之色,道:“一种双面开刃的大刀,一刀下来,勇士们连人带武器,都是一刀两截,场面十分恐怖。”
因为担心被汉军各个击破,此时匈奴三部兵马皆集于此处,左贤王部下兵马五万余,右贤王部下兵马六万余,单于旧部三万余众,共计十四五万大军。王城容量太小,比汉境县城还小许多,只能容纳两万余兵马,加上四处军塞,也容纳不了三万。因此依王城北墙建了一处大营,屯扎十余万兵马。
刘靖赶到大营时,惊马刚开始发动,还未等他弄清原因,只见大营内火头越来越多,惊马在大营内疯狂奔驰,兵将乱跑乱蹿,一时喝止不住。等到大量惊马力尽或被制服,大营这才逐渐安静下来,内外却已狼籍一片,兵将死伤无数。刘靖收拢兵将,逐一分配任务,救火救人救马,忙得不可开交。天亮之时,诸hetushu.com事方才理出头绪,一点兵将,死亡万余,伤者不知其数,马匹完好无损者不足万匹。
姜述暗自点头,随后向吕布讨要高顺,吕布听闻高顺升职,不以为姜述有挖人之嫌,反而兴高采烈。其后,吕布召集部将为高顺升职庆祝,狂饮数日。高顺到任以后,非常称职,又从五千部下挑选千名精锐训练,以廖化为将。练成之后请姜述往观,果然令出即行,配合娴熟,兵威骇人,姜述非常满意,为廖化部取名为陷阵营。
面对缺衣少甲、武器落后的匈奴人,陷阵营士兵不敢说以一当百,至少以一当十毫无问题,又是千人同时杀上,很快将千余守军清理干净,只有十余名机灵守军见势不妙,放火烧了塞内草料,趁敌军未合围之际先行逃窜出去。
说话之时,亲卫带着数名匈奴兵将过来,败兵皆脸露惊恐之色,刘豹唤败军上前,问为首者道:“会也齐,损失如何?多少敌军?”
刘靖道:“此处需你坐镇,大营那边我去看看。”
裴元绍引领部下突起,杀散守军,点燃草料场,继而迅速向马场靠拢。此时高顺领兵夺下马场,部下每人牵住两匹战马,然后用箭射、刀砍、火烧诸法,驱使余马往外狂奔。
刘豹面露异色,问道:“如此短时间杀死千余子民,汉卒使用什么武器?”
铁塔把城中乱兵迅速弹压下hetushu.com去,转回到了城楼,见刘豹、刘靖神情凝重,上前请命道:“大王,属下请命率部出击,前去救援。”
正说话间,忽见北方又起了火头,刘豹、刘靖互视一眼,心中皆生出不详的预感。起火之处应是北方军营,如此大的火头蹿起,必是营内草料被引燃。
草料场起火之时,已将匈奴人惊起,都起来察看情况,听到马场传来厮杀声,尽往此处赶来,不料未见敌人,反是无数惊马狂奔而来。这下大营乱成一片,草场大火,惊马践踏,人喊马嘶,一波接一波的火箭又连续引燃帐篷,人马践踏不知坏了多少性命。
败卒为首者会也齐是刘豹族人,年约四十上下,身材魁伟,甚是骁勇,统领一千兵马把守东部要塞。方才逃回王城,路上缓行一会,心魂这才安定下来,答道:“汉军约有数百,皆穿铁甲,个个凶悍无比,一千勇士只逃出我等数人,余人皆亡。”
高顺张口就答,道:“我受国家薪俸,为朝廷军官,非奉先私兵。我与奉先相交于微末,视其为兄。丞相若与奉先私斗,我必会维护奉先。然而此为小义,倘若奉先因私利不顾大义,属下自然不会随同。先有国,后有家,行事当以国家之利为重。”
军塞墙矮,不足三米,高顺部下皆负甲,不能使用挠勾,高顺让部下改装十余组活动云梯,制成三角形状的坚固和*图*书斜梯。让廖化部全部着甲,悄然将斜梯靠上城墙,待敌人发现之时,廖化统兵已近城头。陷阵营士兵皆着铁甲,不畏弓箭,廖化一马当先,先登上城,城墙甚窄,只容三人并行,廖化指挥部下三人成行,使用横刀小阵,开始屠杀匈奴守兵。
占据军塞是高顺计划一部分,高顺派遣两百部下押送战马,先去与姜述主力会合,引领主力弃了军塞,步行前去袭击城北匈奴大营。来到敌营外面,见匈奴兵将皆被火头惊起,高顺当然不会以四千没有马匹的部下与十余万匈奴大军硬碰,统兵潜到大营西北方向,等候匈奴兵将入帐安歇,派人先去摸了匈奴岗哨,从防守松懈的西北边进入,分派诸将各自行动。
高顺率领特种兵一人双马,昨夜潜至匈奴王城百里范围,见附近人马牲畜皆集于王城附近,择地让部下白天休息,自与数名亲卫观察王城地势。大略转了一圈,捉了数名匈奴斥候,回去审出详情,傍晚之时让部下饱食,夜深之时潜至王城城下。
匈奴贵族家眷皆在王城,军塞丢失其实事情不大,无非是道短墙而已。匈奴人不善防御,汉军有备而来,必会一攻即破,前往救援为时已晚,弄得不好,反而会被汉军利用。刘豹想到这里,道:“不必,过去也无事无补,败军应该快要回来了。”
会也齐脸色一红,道:“黑暗中看不清楚。汉卒浑身着http://www.hetushu.com甲,不畏弓箭,我等马刀也不能透甲,汉卒只需护住头脸脖颈,很难杀死。与未将交战一队士兵,只有数人肢体受伤,未有毙命者。”
刘豹闻言不语,望向北方的冲天大火,良久方道:“传令,汉兵已至城下,城中各军皆听我命令,谨守王城,不得擅动,违令者斩!”
葛乐欠为斥候头领,方才闻知军塞起火,又见北方升起火头,还未确定有兵马偷袭,一听刘豹之言,隐隐猜到应是汉军所为,不免大惊失色,道:“上午斥候探得消息,汉军主力确实在三百里之外,其军多为步兵,不应如此之快。”
说完,刘靖呼喊亲兵,集合队伍,带着人马打开北门前去北大营。
会也齐道:“军塞墙矮,汉军用若干木梯搭成缓坡,沿梯登城,如履平地。”会也齐说完,用手比划式样,众人大约听得明白。
天亮之后,刘豹点兵去夺军塞,未料到军塞早已人去楼空。刘豹点了一部兵马在此整理驻守,前去大营视察情况,入营一看简直惨不忍睹,虽是晚上得了通报有了心理准备,也不由恨得牙根发痒,七窍冒烟。
高顺不慌不忙,统领部下尽量将场面搅乱,等到惊马踏出一条血路,下令道:“诸军上马,随我冲锋。”然后一马当先,沿着瞅好的路线杀出大营扬长而去。
刘豹道:“右贤王,汉军夜袭大营,部将怕是震慑不住,你在王城压阵,我去大营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