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61章 匈奴败灭(二)

族人近前看了一会,打马回来,摇头道:“不是。”
杜远道:“营盘尚未立完,还需有人守营。两位都是师兄,先在营中休息,此战让师弟前去。”
三将闻言大喜,唤来副将交代清楚,各自点起本部一半兵马出战。营前列好战阵,三将策马赶到阵前,见前方一位黑脸大汉,身材巨大,手提狼牙棒,在阵前左右策马。三将之中刘辟是师兄,策马上前,大喊道:“来将报名。”
杜远心道不是两位师兄定是自己,策马上前道:“想要报仇,找我便是。”
龚都道:“那一定是我。”说完策马走到阵前,喊道:“你父亲是不是白胡子老头?我记得杀过几个。”
那族人上前看了一遍,还是摇了摇头。埋吉里道:“不是你们三个,你们军中勇将还有谁?”
刘辟打马上前,道:“我杀得手顺,族名也未问过,你想战尽管找我好了。”
刘豹沉思半晌,摇头道:“与鲜卑人虽有小过节,然而不致于如此凶狠,但若非鲜卑,其余部族谁敢如此大胆?!”
刘靖见刘豹过来,请去帐内落座细谈,说起损失之惨重不由黯然神伤。刘靖道:“汉军卒何时变得如此凶残狡诈,真是意想不到。”
两人不由大惊失色,东部多是刘靖的地盘,刘靖急道:“你将情况仔细说来。”
埋吉里道:“不和*图*书是你。”
龚都、刘辟、杜远三将各引骑兵六千,一路追杀,沿途尸横遍野,将至匈奴王城,见城中兵马出来接应,三将方才勒马停军,择地搭建营寨。王城兵马出去接应逃难部族进城,行到城池近前,左贤王部将埋吉里看清其中有自己部族的难民,急忙下了城墙,问族人道:“我父亲呢?”
刘辟望着龚都、杜远,茫然道:“一路上灭了若干部落,只顾厮杀,皆未问过名字。两位知晓埋奇族吗?”
刘靖怒不可遏,道:“莫非是鲜卑人动的手?”
埋吉里道:“要想厮杀改日奉陪,今日我只寻杀父仇人。”
匈奴人战制与汉族不同,除了贵族亲卫,不设兵马编制,打仗时通知各部族派出壮丁,自备武器兵甲马匹。埋奇族是左贤王刘豹辖下大族,上次左贤王出征并州,埋奇族派出三千兵马,由埋奇族王子埋吉里统领,后来左贤王与右贤王争夺单于之位,埋吉里统领族人随同来到王城至今。
两人狐疑不定,猜不出是谁下的手,又有斥候来报:“汉军骑兵分为十路,从南方、东方杀来,沿途各部族无论男女老幼全遭杀害。南方各部听到消息,纷纷逃奔王城,汉军骑兵一路追杀,族人死伤无数。”
族人看清是埋吉里,不由放声大哭,道:“合族之人只http://m.hetushu.com逃出我等百余人,余人无论男女老少,皆被汉军杀了。族长为了保护族人,路上带领族中勇士阻击,寡不敌众,已经战死。”
龚都、杜远皆摇头,杜远异道:“都是匈奴人,也分族群?”
刘靖不以为然,道:“汉军战力再强,但以步卒为主,族中勇士皆是天生骑士,打不过还跑不了吗?”
龚都、刘辟都是战争狂,如此机会如何肯让?皆言不行。三人你争我抢,吵得面红耳赤。情报官姜珍笑道:“三位将军不用为此争吵,只需分军一半,留下各军副将立寨守营就是。”
刘靖看了刘豹一眼,苦笑道:“倘若果真如你所料,汉骑动用五六万,我族逃无所逃。”
刘靖、刘豹皆立起身来,道:“三支骑兵人马多少?”
三将互视一眼,皆感觉莫名其妙,刘辟道:“你是何人?你父亲又是何人?”
刘豹道:“传令让南方各部族皆至王城。”又长叹一声,道:“命令传到之时,诸族怕已十不存一。”
刘豹轻叹一口气,道:“我等曾与董卓部交战,其麾下汉卒兵甲齐全,战斗力极强,与我族战损比约为一比三。往昔董卓兵败,我以为姜述依仗兵多,此次去并州与关羽交锋数次,其部下无论装备、武器皆优于董卓部,士兵十分精锐,方知董卓失败并http://m.hetushu•com非兵力不足,委实实力不如。我军与关羽部下骑兵相战,战力约为一比五。只须超过三万汉骑,战力便高于我族。其主力五万步骑加上十路骑兵,我军胜机实在渺茫。”
正在此时,斥候来报:“东方十余部落全被屠杀,无一活口。”
刘豹苦笑道:“大汉内部若无意外情况发生,我族唯有举族而降才可能存于世上,即便我族归降,我这条命也是保不住了。”
斥候又进帐急报:“汉军在北方大开杀戒,今日清晨发现他们屠杀了赞罗氏部。”
那族人却也胆大,去军阵中逐一细看,想汉卒穿得都是制式盔甲,长兵器大多都是刀枪,马匹只有几种颜色,近万名骑兵一时半会哪能找到?这位族人倒是聪明,他记得杀害族长之人使用大斧,看汉卒长兵器基本都用刀枪,专寻用斧之人辩认,很快找到人,打马回到埋吉里身侧,遥指着那人说道:“就是他!”
刘豹道:“我最近仔细分析姜述用兵,极其谨慎,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。此次敢出兵与我族交锋,自是已经做好完善部署。”
杜远道:“也罢,念你一片孝心,让你这位族人去军阵里面认认。”
刘靖迟疑一会,道:“汉朝两帝分立,齐侯主力与我军厮杀,不怕长安出兵攻其老巢吗?”
刘豹苦笑一声,道:“曾记得齐http://www•hetushu.com侯所书《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》?此次引兵前来,是想斩草除根,一劳永逸。往昔其征幽州时,乌恒人合族投降,我等还笑话丘力居懦弱无能,此时想来此人十分明智,若不举族相投,恐怕早已族灭。看来齐侯言出必践,我等除了逃离此处,只能与汉军厮杀到最后一兵一卒了。”
刘辟笑道:“应该是的。”
埋吉里悲嚎几声,不及与左贤王汇报,招呼族兵径奔城外,前去汉营挑战。龚都三将指挥部下搭起营盘,尚未整理利落,听闻外面有人挑战,忙不迭地都要出营迎战。
埋吉里又问族人,道:“是不是此人?”
刘豹叹道:“我为匈奴人招来灾祸,真是悔不当初。”
杜远望了埋吉里一眼,道:“一个老头,普通士兵就可以杀死,别找了,算我杀的。”
埋吉里双眼通红,不及通名,恶狠狠地问道:“你等谁杀了我父亲?”
两人闻言面面相觑,知道惹上了无穷麻烦,此事定是昨夜那批汉军所为,但此时汉军主力将至,无法抽出兵力对付。刘靖道:“下令各部族往王城集中,或数部族集中居住。”
刘豹摇头道:“如今马匹损失如此惨重,部族如何转移?昨夜来袭的汉军,此时应在附近窥视,一不小心就会上来咬上一口。后日汉军主力便会到达王城,北方又有精兵袭扰,我族如今面临灭http://www.hetushu.com顶之灾。”
刘靖颓然道:“难道我族举族投降不成?”
两人大惊,刘靖怒道:“汉军向以仁义自居,为何变得如此凶残?”
刘辟闻言打马回阵,道:“黑大块只寻杀父仇人,不是我,定是你两人。”
埋吉里招呼逃难族人近前,道:“杀我父亲之人是否此人?”
埋吉里平复一下情绪,道:“我乃左贤王帐下大将、埋奇族王子埋吉里,我父亲是埋奇族族长。”
埋吉里哼了一声,道:“我父年纪虽大,勇力不在我之下,岂是普通士兵能伤?”
斥候道:“我等前日去并州打探消息,顺路想去宁息部歇脚,进入部落发现尸横遍地,男女老幼全部遇害,马匹、牲畜全然不见。之后,我们分头去探视附近部落,发现相邻十余部落全部遇害。”
族人上前仔细瞧瞧,摇头道:“不是。”
刘靖此时怒意早消,愁又上心头,道:“难道我族无一丝胜机?”
刘靖宽慰道:“左贤王不需如此悲观,我族十余万兵马,怎得也能抵挡一时,见势不妙,去投北匈奴就是。”
刘靖虽与刘豹争夺单于之位,但两人共同代掌匈奴多年,彼此相处还算不错,又是血脉至亲,笑道:“不必如此丧气,战上一时再说,若是不敌,再议降不迟。”
又有斥候来报:“三路骑兵追杀南方部族已近王城。”
斥候道:“一路骑兵约五六千兵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