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65章 匈奴败灭(六)

“是!”刘都与刘达属同父异母兄弟,平常最是不合,听到刘达下令般的言语,内心本能想要拒绝,但想起惨死的兄长,咽下马上张口而出的话,应了一声,翻身上马,招呼部下,分派人马。
廖化一声令下:“各队站好位置!弩手就位!”
廖化拉开硬弓,大喝一声:“中!”利箭飕然离弦。
沉闷的长号声传来,东方出现了匈奴军队的大旗,军旗下骑兵排列整齐,武器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,七八千匹战马奔腾的蹄声震醒了周围的鸟雀,间或有野兔惊动,飞快得跑向远方。
自谓骁勇无敌的刘都将战斧扛上肩头,催马来到军旗下,道:“二兄,一会我出阵冲锋,汉人昨晚趁夜偷袭,才侥幸得手,我去为大兄复仇。”
弓驽射倒大部分匈奴骑弓手,继而转向前排骑兵,匈奴骑兵在箭雨中浴血冲锋,挥舞着马刀往前急冲!但是密集的陷马坑成了致命阻碍,匈奴骑兵到了此处,顿时人仰马翻,残存的匈奴弓手零星射出利箭,击在铁盾上发出“叮叮”的响声。汉军如同上了弦的机器,不停瞄准射箭或是换上驽箭发射,六轮弩箭呼啸而过,一千多人横尸阵前。
空中突然传来嗡嗡声,正在费力催马爬坡的匈奴骑射手抬头观望,一群小黑点在眩目的阳光下飞速接近,所有正在仰望的瞳孔开始浮现出惊惧之色,弩箭射程超出了他们的想像,正和*图*书以惊人的速度飞驰而至。
血花四溅!人喊马嘶!冰雹般的箭矢摧枯拉朽,穿透铁盔射进头颅!穿透胸甲射进心脏!穿透盾牌射穿手臂!甚至射穿战马坚实的头骨!人和马匹发出痛苦的嘶呼!无数生命在血光中化为亡灵!无数匈奴人骁勇的呐喊声戛然而止!
号角声长鸣,匈奴人的进攻开始了!两千匈奴骑兵迅速分为四队,围着汉军所在高丘,在山丘下面排成攻击军阵,开始展开猛烈的进攻。
尸横遍野的战阵前,只剩下刘都一人一马如飞逃命,利箭破空而至,眼看就要射穿他的背心,匈奴阵营不少人惊呼出声。似乎上天眷恋刘都,马蹄正好陷入陷马坑,战马猛然翻倒在地,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刘都贯出数丈,利箭恰好擦身而过!屏息观战的匈奴人同时拍拍胸膛,心中祈祷感谢长生天眷顾。廖化望着刘都拼命飞奔,已经逃出弓弩射程之外,一队飞快上前接应的骑兵将其团团护住,廖化不甘地放下手中强弓,心中暗自遗憾。
刘靖听刘都开口求情,余怒虽然未消,但是停止鞭打,鞭梢指着汉军战阵,道:“没听说过汉人圆形阵吗?如此防御阵势,根本无处下嘴!”
赵敬紧盯着匈奴弓箭手,抽出一支箭,舔舔箭镞,将箭搭上了弓弦,下令道:“两百五十步!弩手注意!”
进入草原以来,陷阵营所向披靡,百www•hetushu•com人将赵敬对匈奴人其是轻视,道:“将军,匈奴人下马休息,是否趁其立足未稳之时,冲他个人仰马翻?”
伤兵们听着齐声喝彩,嚷道:“脑袋掉了碗大个疤,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!”
“三弟,分派两千兵马从四个方向同时进攻,试探敌军虚实!”刘达见部下人马力气渐复,让刘都率军前去试探。
廖化不由暗自点头,匈奴也有好汉!廖化抓起一柄投枪,深吸一口气,轻舒猿臂,长枪如离弦之箭,射向正在奋力拼杀的刘都。尖细的投枪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,破空而至。一位满身是血的匈奴骑兵大叫道:“王子当心!”刘都下意识一夹马腹,战马一声长嘶,前蹄高扬。锋利的长矛没有戳中刘都,而是贯穿马颈,刘都瞅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矛尖,不由惊骇万分。可怜的坐骑四蹄一软,将刘都掀下马来,刘都昏头昏脑拄斧试图站立,一根投枪再次呼啸而来,方才提醒刘都的部下飞身而上,用生命挡住这支致命的投枪,一股巨力将他的尸体推向刘都,将刘都猛然压倒在地。
廖化见伤兵们气色不错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正在低声笑谈,道:“都是我指挥不当,以致让兄弟们受苦。”
“你这头没头脑的猪!平白无故折了这么多人马!”刘靖叱骂道,同时马鞭扬起,劈头盖脸落在刘达头上。刘靖收殓完刘吉及其http://m•hetushu.com部下阵亡士兵、妻族族人的尸体,赶到现场不久,亲眼目睹三子刘都接连遭遇险情,不由怀疑刘达有借刀杀人之嫌,又见阵前如此血腥,损失了不少精锐,一腔怒火顿时泄向次子刘达。
“二百步以上者强弓发射!”廖化下令道。
一名骑兵飞驰而来,廖化心中有数,这名斥候是一个固定岗,此时回阵说明敌军主力已近。
军旗下,刘达勒住坐骑,细看山丘屹立不动的汉军战阵。人并不多,只有千余,长兄为何输得那么惨?手下铁骑被砍瓜切菜般干掉一大半!还丢了自己的小命!
刘十二是刀锋营成立之初的老人,腿上受了箭伤,坐起身道:“将军不必自责,当兵吃粮本就是刀尖舔血,我朝尚武重视军功,有军饷抚恤,即使战死沙场也无后顾之忧,又是替主公效力,即便战死也痛快得很。”
刘达性情沉稳,见部下又累又饿,马匹大汗淋漓,冲击那段陡坡显然有些吃力。又看对面汉军十分自信,不由顾虑重重,道:“慢!儿郎们奔袭一夜,人困马乏,先行休息。弓箭手压住阵脚,余人下马休息!不得卸甲解鞍,随时准备出战!”
久经沙场的老兵开始检查装备,离开位置者迅速返回位置坐好,后排士兵左右摆着弓弩及十只投枪。掷枪是陷阵营必修的训练科目,投掷长枪都是士兵的拿手好戏,约有半数兵丁可以将投枪掷到百步和-图-书以外,落地时还可穿透两层牛皮。武器配备神刀和各种弩机,皆是长山基地研发出的最新改进型武器,在上次攻打匈奴军塞时大显神威。士兵除了铁甲,还有一面护身盾牌,中央装上尖锐铁钉,就是可攻可守的钩镶。
“那家伙有两下子!”廖化背手站在高处,战局如他所料,匈奴人不懂汉军兵阵,此次出击已被轻松击溃。
高丘下此时吹响撤退的号声!刘都费尽力气重新站起,一个部下在他身边翻身落马,失去主人的战马经过他面前,刘都本能地扯住缰绳奋力一纵,骑了上去!紧紧伏在马背上,拼命往山下逃去。
廖化下令道:“弩手听令,各自标注目标,自由射击。”
刘都急道:“难道没有办法吗?匈奴人不缺勇士!”
廖化仔细观察敌军,道:“不行!我们已经布成阵势,一动就会出现破绽。放心,他们比我们更急!”
“父王,这不怪二兄……”刘都惊魂初定,大气尚未喘匀,猛吸两口气,接着说道:“汉狗弓驽实在厉害!射程和威力闻所未闻!”
一百架巨弩应声微微上扬,百名驽手依序报号,两人一个目标,“嗒嗒”声连绵响起,弩机开始发威。
刘都明白后退会把后背亮给汉军弓驽手,只有拼死冲锋才是正道,他拔出战刀用刀背猛砍马臀,战马发疯似的冲向汉军,刘都高呼道:“勇士们冲啊!杀!杀!”
从高丘下向上射箭,射和-图-书程缩短不少,而且准头大受影响,从高处下射恰恰相反。匈奴骑射手经验丰富,他们围着高丘绕圈,企图寻找与汉军阵地高度接近的射点。
刘都脸上出现一道怖人的血槽,剧痛反而让他变得疯狂,飞身掷出沉重的战斧,战斧旋转着砍进一面盾牌,坚固的盾面出现一个不规则的陷坑,躲在后面的汉军一个踉跄,差点坐倒在地。
满脸血痕的刘达倔强地立在那里,任凭马鞭挥落,不避不闪。此次出击连汉军战阵的边都没挨上,连死带伤折了两千精兵,他确实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辩白。
“嘭!”“嚓啦!”战刀划过盾牌,火花迸溅!刺来的长枪被刘都左手一把抓住,右手战刀劈开了盾牌上的铁皮!
随着廖化一声令下,汉军抖擞精神,层层叠叠立起盾牌,整个战阵像巨大的龟壳。盾牌空隙间闪动着刀剑的寒光,百人将、都伯、什长口令声此起彼伏。山丘最高处,廖化神色悠然,站在猎猎飘扬的陷阵营军旗下,显得十分从容。
幸存者勇猛地冲到阵前,出现在他们面前的,是盾牌之间露出的密集长枪长刀,匈奴勇士连人带马,没有一丝机会冲入阵中,只能无奈地告别这个世界。
刚赶回的斥候大喊:“报,匈奴兵马上就到!”
廖化不再说话,逐一拍拍伤兵的肩膀,又站在中心仔细环顾圆形车阵,见无漏失之处,部下也皆无紧张神情,正在坐卧休息,感觉十分满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