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三国小驸马

作者:墨柱
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第一卷 姜述篇

第167章 匈奴败灭(八)

一个个背心中箭的匈奴士兵倒下,临死的躯体痛苦扭曲,四肢徒劳地抓挠着大地。刘达身边只剩余百余人,被刀锋营精兵团团围住,看着族中勇士逐渐倒下,他斜靠在死马上,已经说不出话来,箭伤使鲜血快要流光,看着汉军渐渐围到身前,猛然吐出一口鲜血,双眼逐渐失去光亮。
“元俭指挥若定,又立大功,此战尽灭右贤王亲锐,主公攻城难度大减。伤亡如何?”高顺一路走来,形状之惨令人触目惊心,可以推测战事惨烈,一千精兵与万名带甲骑兵相战,损伤定然不低。
方才听到城墙方向有呼喊声传来,心神已经平复的刘豹以为汉军又是故计重施,并未起身,正在犹豫是否向汉军请降。
“呜呜呜!”号角声回荡在匈奴王城上空!
匈奴人曾经是英勇的战士,他们在为自己的信念战斗,只不过彻底失败了!在这个世界上,失败者没有所谓信念!廖化没有与友军争功,正是指挥部下紧急抢救伤员。
汉军得了军令,令旗猛然挥动几下,凝固的包围圈突然发动。刀枪翻飞,弩箭暴射,刀锋营士兵默不作声,认真执行着上级指令。利器扎入肉体沉闷的钝响,汉军铁盔下冷酷的眼神,战马轩昂的嘶鸣,间杂匈奴人杂乱的惨呼……待聚拢的汉骑整队散开,包围圈里只剩下满地的鲜血和七零八碎的肢体。
刘靖万余亲卫终有漏网之和-图-书鱼,数十名残兵狼狈逃回匈奴王城,刘靖兵败身亡的消息流传开来,王城内更是愁云密布。刘豹在室内定定地坐了一个时辰,眉头紧锁,一言不发,双眼似已迷离,显得痴痴呆呆。
“当啷!”一把战刀颓然掉在地上,接着“丁零当啷”一片脆响,兵器落了一地。
“打开城门!”贺齐领兵清理完城上守军,命令一校人马去打开厚重的城门,自己统兵紧急支援朱恒部。
就在守军狂呼乱叫之时,数百支寒星直接飞往城头,这是汉军用来登城的飞虎爪,爪钩落下,牢牢钉在城墙上,很快城头上便出现一群高大敏捷的身影!
史阿统领的五十名高手完成突袭任务,他们用勾索攀城,没有衣甲保护,已经撤回城下。朱恒统兵排列在队伍的最前面,后面是贺齐统领的步兵。全副武装的汉军步卒站立在城墙上,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精兵。
“上!”朱恒见身后军阵摆列完毕,带领部下沿城墙往西方杀去。贺齐部几乎同时,往东方发起攻击。
姜述统领部下赶到匈奴王城,其余骑兵亦陆续抵达,十余万大军连营十余里。骑兵都是战果显赫,掠夺了无数马匹牛羊;刘辟等实施的疲兵之计效果很好,姜述命令部下继续轮番袭扰,不让守兵有丝毫安闲;高顺的战报也传了过来,右贤王刘靖战死,将给惶恐不安的匈奴人带http://m•hetushu.com来更大的恐惧;刘靖部族除了伤心悲痛之外,还要戒备刘豹趁机兼并他们。
铁塔神色惶急,进来急报:“大王!城墙上到处都在厮杀,汉人攻上来了!”
匈奴人学着汉人建城,却未学会汉人守城的真髓,天生的马背战士与汉人步战,是匈奴人抵挡不住最大的原因。即使守军有马,在狭窄的街道上如何驰骋?
史阿习惯性地在衣袖上擦擦刀刃,其实刀挥得很快,还没来得及沾上血迹。城中近日夜间连遭袭扰,守军以为又是疲兵之计,并未做出很大反应,城外云梯迅速搭上城墙,很快攀上无数士兵,在城墙上布好军阵,汉军向匈奴王城张开了狰狞的大嘴。
今夜的风很大,守城的匈奴兵丁感到有些寒意,佝偻着身子来回走动。忽然听到城下异响,兵丁探头去看,城下箭矢忽然不间断射来,三四十米区域内守军死伤惨重。
“后退者死!全部给我冲!”刘豹双手狂舞着大砍刀,带着一帮亡命之徒冲向汉军匆忙组织的防线。混战的人潮以此为中心,形成一个搅动的血色漩涡。朱恒部下汉卒组成的防线坚若磐石,一排排舍生忘死的匈奴士兵倒在这道血线前面。
“勇士们,冲啊!把汉人杀光,关闭大门!”刘豹此时已顾不得考虑投降之事,气急败坏地收拢混乱的队伍,亲手砍倒好几个企图逃跑的匈奴人。
www•hetushu•com军铜墙铁壁般的骑阵,密不透风的弩箭,将四散的匈奴人像赶羊一样驱赶到一起,从四面八方将他们围在中心。很快,几乎所有幸存的匈奴人被如墙般的骑兵团团围住。铠甲反射的阳光刺痛着匈奴人的双眼,匈奴人绝望地看着面前的汉军甲士,密密麻麻的大刀在眼前晃来晃去。战败了!匈奴人右贤王的亲卫战败了!败得非常之惨!全军覆灭!右贤王没能为死去的长子报仇雪恨,与精锐部下一道成了长生天的殡葬品!
一千人硬抗万余匈奴铁骑,还杀了匈奴右贤王,已经是个奇迹。伤亡远低于预计之数,高顺微微颔首,望着荣宠不惊的廖化,道:“此战打得很好,你部就近休养。将缺失物资报上,我安排人送来。”
“弟兄们战死十三人,重伤三十余,轻伤近三百人。”廖化想起死去的部下,不由黯然神伤。
刘豹又惊又怒,急忙披挂整齐,统军到前方督战。城内已是火光冲天,城头上的匈奴兵已经受到毁灭性打击。刘豹大声招呼,指挥战斗,匈奴人顿时有了主心骨,近万名匈奴兵迅速聚在左右,很快和朱恒部交上了手。狗急跳墙的匈奴人像输红眼的赌徒,不顾死活地冲向南门方向,企图将冲进王城的汉军击溃。与他们短兵相接的是精锐的汉军步卒,一时间刀光剑影,血肉横飞,欲置对方于死地的两方将士都成为了挥动刀和_图_书剑杀戮的机器,以至于很少听到大声的呐喊,多是低沉的怒吼和哽在喉头的沙哑低鸣。
正在此时,一骑快马疾驰而来,道:“将军,匈奴残兵皆被围住,请示如何处理。”
两名企图反抗的匈奴士兵被数十支弩箭射中,他们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,因为利箭射穿得是他们的咽喉!剩下的匈奴人不由自主向包围圈中间退缩,彼此拥挤在一起,还有几分勇气的士兵下意识端着刀枪,但大多数都虚弱地垂手提着自己的兵器。兵无斗志,挣扎何用!
城墙上的汉军已经架好驽机,群驽齐发,一轮便射倒一堆匈奴人,弓驽手发威,很快控制住南城墙附近区域,也使前方厮杀的汉军不必顾忌后路。
姜述此次攻击匈奴,军令非常残酷,他要让异族从骨子里产生恐惧,不敢对汉境产生一丝幻想,然后集中精力收拾国内乱局,再回过头来收拾异族。姜述内心也不忍将匈奴人全部杀绝,但是匈奴人至今未曾求降,他想赦免也不能行。
“汉军攻上来了!快吹号!快去通知左贤王!”小头目巴搪巾刚刚呼喊出声,眼前似有眩目的月光闪过,接着感觉脖子一凉,眼前出现冲天血柱,那是从一具没有头的躯干中间喷射而出的,躯干的右手还拿着长刀,拼命做着奔跑的动作。
似乎对他们的命运没有丝毫兴趣,浑身覆甲的汉军没有再出手,只是策动战马一步步收紧包围圈m.hetushu.com,将绝望的匈奴人围在中间,饶有兴致地观赏着他们的恐惧和惊慌。
刘豹嫡弟刘定为匈奴著名勇将,此时见王城将破,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,沉重的特号马刀不分青红皂白乱砍,不断有自家兵马死在他刀下,每杀一人,便喊一声:“挡我者死!”
“还是抱有幻想,既然如此,先攻破王城再说。”姜述围着王城看了一圈,定好进攻策略,分派诸将任务,又飞鸽传书让刀锋营主力往匈奴王城附近靠拢。
高顺扬起手,优雅摆了摆,吐出两个字:“杀了!”
一个身裹重甲的汉军将领在廖化阵地前下马,廖化远远望见,连忙上前相迎,拱手行礼:“未将参见将军!”
北方忽然传来悠长的号角声,北大营的匈奴援军开始进城,正被汉军杀得节节败退的匈奴人内心大喜,士气一振,更加疯狂地反扑汉军。朱恒部伤亡开始增加,汉军却毫不畏惧,只要前面有人牺牲,后面的战友会迅速增补上去,尽管防线被迫往里收缩,也只是向大门后退了数步而已。
尽管还有族人在与汉军缠斗,刘豹毫不留情地下令放箭。乱箭过后,一片狼藉,蚌壳般合拢的钩镶将身后的汉军保护起来,没有防备后背的匈奴人反而中箭最多。朱恒见状,让懂匈奴话的汉军趁机大叫:“汉军从背后杀上来了!”正在奋勇朝前拼杀的匈奴人急忙后撤,与挥军杀出的刘豹一干人撞成一团,阵脚顿时大乱!